• 第五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3本章字数:3066字

    谢明蕊娇养的千金小姐,拔火罐上身一会,就开始喊疼。

    叶芷青的这套陶罐都是特意订制的,由陶土烧制而成,罐的两端较小,中间略向外展,形同腰鼓,口径大小不一,口径小的略短,口径大的较长,而且比之后世的玻璃罐以及吸气罐要重不少,因此吸力较大。

    谢明蕊喊疼,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这个世代的娇小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从出生之后就轻拿轻放,跟名贵瓷器一般养大,脱了中衣一身肌肤玉般润滑细腻,小姑娘羞红了脸趴在那里,叶芷青身为女子都不敢下手了。

    约莫时间差不多了,她取了陶罐,但见谢明蕊背上深紫色近乎泛黑的痕迹,她趴在那里眼泪都下来了,尤其是腰臀处很疼。

    “这是什么?会不会留疤?”

    谢夫人见到女儿后背上触目惊心的印子,顿时吓了一大跳。女儿家一身肌肤引以为傲,打小就怕磕着碰着,留下痕迹,没想到叶芷青一顿罐子拔下来,都不忍看了。

    叶芷青将陶罐反转,让谢夫人瞧里面,她瞧了一眼,并没看出什么玄机。叶芷青无奈,只能示意她:“夫人把手伸进去摸摸罐壁。”

    谢夫人伸手摸进去,顿时惊讶了:“竟然还有水汽?”

    叶芷青点点头:“谢小姐体内湿寒之气太重,所以才这样。等过段时间,她若是体内湿寒之气少了,背上罐印的颜色也会渐渐淡下来,到时候也不会有这么重的水汽了。”

    她原本还准备给谢明蕊做个刮痧,但是就她这娇嫩的皮肤,说不定连肌肤都要被刮破了,哪里忍受得了这种疼。只能让她穿好了中衣,平躺了下来,吩咐虎妞去灌个汤婆子。

    虎妞一直在门外候着,她不曾进来,谢家的婆子丫环们也在外面候着,房间里只有叶芷青跟谢家母女两人。

    她将谢明蕊的中衣卷起来,在肚腹之上铺上一层艾绒,又铺了两层松江细布,向谢夫人解释:“《本草纲目》有载,艾以叶入药,性温、味苦、无毒、纯阳之性、通十二经、具阳气、理气血、逐湿寒等功效。谢小姐体内湿寒之气深重,有宫寒之症,用艾最好。此法名艾饼炙,夫人见过了,回去可吩咐家里婆子丫环们也照此法每日为小姐驱寒气。比艾条炙要好上许多,不怕烫伤了小姐的皮肤,留下疤痕。”

    谢夫人现在最担心的却是谢明蕊背上拔火罐之时留下的深紫色印子,只能将信将疑。

    一时里虎妞提了装了热水的汤婆子进来,叶芷青接过来之后,便拿汤婆子在谢明蕊腹部铺了艾绒的地方来回温熨,并时不时问及她:“小姐可觉得烫?”

    谢明蕊只觉得被汤婆子所过之处,说不出的酸、胀、麻、热、重等各种感觉,却又难以描述。尤其每天秋冬之日,手脚寒凉,连小腹也冰凉不已,极难暖和起来,似乎腹中东西凝滞成一块,倒好似怀里也揣着个冰块,冰的手足俱凉。

    以往她早早就用起了手炉取暖。但她抱着手炉,却只能让肌肤表皮热起来,似乎内里的寒气并没有被驱散,只要手炉离开,寒意就又渗破皮肤,整个人都冷的不行。

    但是现在情况大有不同,汤婆子熨过之处,似乎腹部深处的寒意都被驱散,也不知道叶芷青用的什么法子,这暖意直抵四肢百骸,似乎让她从内到外都暖了起来,她不禁舒服的哼哼了两声。谢夫人紧张坏了:“怎么了怎么了?可是哪里疼?疼的受不住吗?”

    谢明蕊眉眼带笑,也不知道是不是谢夫人的错觉,似乎往日苍白的面色都有了点红润的颜色:“娘,好舒服,好暖和。”

    谢夫人长吁了一口气:“你这孩子,吓死为娘了!我还当你疼的受不住了。”之前拔火罐,谢明蕊疼的要把罐子取下来,叶芷青不肯,谢夫人还心有不忍,尤其是见过了她背上的痕迹。

    谢明蕊在这种温暖的感觉之下,几乎要昏昏欲睡了:“娘,好舒服。”

    谢夫人眼眶都湿润了,她最为心疼女儿手疼冰寒,而且她每次葵水来了之后都疼的死去活来,让做娘的心疼不已。做到一半的时候,谢明蕊已经睡着了。叶芷青收工之后,将旁边叠着的被子拉过来,盖住了谢明蕊,房间里拢着火盆,小姑娘唇角带笑睡的香甜。

    她将烫婆子塞到了谢明蕊脚边,替她拢了拢被子,跟谢夫人相视一笑,示意一起出来。

    “这房间里的被子枕头等物虽然不及夫人府上的精细,却是全新的从来没用过的,夫人别嫌弃。”

    谢夫人轻笑:“你倒细心。”

    等到了外间,二人坐在临窗的雅座里,谢明蕊有丫环婆子在门外守着,倒也不怕有人打搅,谢夫人已经相信了叶芷青的能为,感激的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自从明蕊落水之后,这些年我常常自责,当时没有强硬的将她带在身边,才让她大病了一场。听说当时她差点没命了。”做为母亲,她深深自责:“尤其她还落下了寒症,每年秋冬手脚冰冷,也调理。但都是男大夫,也不好详细说,吃过几副汤药没效过就算了。若是姑娘能替我调养好了明蕊的身体,姑娘但有所求,我定然也要想办法替姑娘办到!”

    叶芷青似乎语带羡慕:“要是我娘亲活着,她也定然像夫人疼小姐一样疼我。”她心里却对自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自嘲不已,都是为了糊口,不容易啊。杨开山的原配长什么样儿她都不记得,根本也没感受过一丝她能给予的母爱。前世的叶妈就更不用说了,重男轻女的典型代表。

    但是也许她打心底里期盼着有一个人能够毫不计较的去疼她爱她,所以她这句话听起来竟然像真的一样,引的谢夫人都替她难过:“你这小丫头本领强,就是……命忒苦了些!”

    谢明蕊这一觉醒来,就到了下午,厨房里的当归羊肉汤都炖好了,正好热热的喝了两碗,吃了几口别的粥菜,坐着马车回家去了。路上她还在回味方才的那一觉,整个人都神采奕奕:“娘,方才真是睡的好香啊。我每次睡着,半夜里脚都要冻醒来了,真奇怪,今天睡的时候暖暖和和的,醒来的时候手脚竟然都不冷,羊肉汤虽然有股药味,可是也不难喝,喝下去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热呼呼的。”

    谢夫人将女儿的碎发别到了耳后,心道:那是你没瞧见自己后背的印子,不然准得吓着你。

    谢明蕊爱美,得亏那深紫色的印子在后背,她自己也看不见。

    谢大人今日下衙之后,还没见到夫人女儿回家,等到谢夫人回家,发现母女俩似乎心情都极好。谢明蕊回房去换衣服,谢夫人才向谢大人提起今日在叶芷青开的药膳坊里的经过。

    “……果真有这么好的效果?”

    谢夫人抿嘴轻笑:“老爷,其实最开始妾身真的没想过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只是想着去光顾一下叶姑娘的药膳坊,没想到她一眼就瞧出了明蕊身上的毛病,还出手帮忙调理。明蕊下午在她那里睡了一觉,还说手脚都暖和。叶芷娘真是好本事。”

    “真是没想到,叶姑娘生就的侠肝义胆就算了,竟然还有几分真本事。她才来扬州多少日子,竟然做下了这么多事情,真是难得。她有没说过,明蕊几时能调理好?”

    谢夫人顿时笑了:“老爷竟然比妾身还着急。回来之前妾身也问过了,叶姑娘说调理身子是要慢慢来的,急不得。不过往后明蕊身上的小毛病会慢慢好起来。”她也不好跟谢大人提起,叶芷青提起,往后谢明蕊葵水来了之后,腹痛之症会减轻许多,但是心里却恨不得盼着女儿的葵水早点来,也好验证一下叶芷青的话。

    谢府后宅子因为谢明蕊找到了会调理的好大夫,从主子到奴仆都喜气洋洋的,没想到晚上睡觉之前,谢明蕊的房里却传出了一声尖叫。

    谢明蕊的院子就在主院的隔壁,为着方便照顾女儿。谢夫人跟谢大人才准备安歇,听得这声尖叫顿时吓坏了,披上外袍就往女儿的住所跑。等到了谢明蕊房门口,但见丫环婆子在门口候着不敢进去,房间里还有一声声的尖叫。

    谢大人踹开门就要往里踹,谢明蕊的乳母忙挡在面前:“大人,小姐方才已经经脱衣安寝了。”房里只留了个小丫环。

    谢夫人推开丈夫,自己闯了进去,绕过屏风,但见谢明蕊满脸的水渍,整个人都吓傻了一般,还准备再叫,手里拿着个铜镜,旁边地上跪着个瑟瑟发抖的小丫头。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了?”

    见到谢夫人,谢明蕊顿时崩溃大哭,指着自己的后背语无伦词:“娘,我背上这是怎么啦?我就知道姓叶的没安好心,这下子可怎么办?”

    她到了说亲的年纪,一身白玉无暇的肌肤最是引以为傲,方才脱衣服的时候被小丫环看到,惊呼出声,才让她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