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4本章字数:3010字

    刘嵩浑身上下都是血,胳膊背上都是伤口,肋骨都差点被人踩折了,他捅完了高柏泰,被扬州帮众一涌而上,若非罗炎带人护着他,早就被打个半死了。

    他也没想到会在医馆里遇见叶芷青,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日受伤太过厉害,只觉得血涌上头,心脏狂跳,手心都出了一层虚汗,心里暗自猜测她知不知道自己杀了人。

    他自京里踏上了常州帮的漕船,就想过要出人投地。但是每日在漕船上卖苦力,离出头太远,这才费尽了心机跟船老大套近乎。

    那船老大是罗炎的左臂右膀,一来二去就上了心,后来又把他派到罗炎身边去跑腿,刘嵩一改过去的泼皮本色,变的嘴甜勤快,很快就讨得了罗炎身边兄弟的欢心。

    后来在常州地面上砍死了扬州帮的副帮主,高柏泰也受了伤,罗炎跟手底下兄弟定计,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吞了扬州帮再说。

    刘嵩当时自告奋勇捅高柏泰,罗炎还问他:“你怕不怕?”

    他心知这是自己尽快在常州帮立足的好机会,根本就顾不了那么多,头脑一热就答应了下来。

    以前刘嵩能多年只做个小泼皮,并未做出什么大奸大恶之事,全凭着刘婆子耳提面命,在他耳边叨叨。他虽然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对亲娘却是真正孝顺。可是一辈子善良的刘婆子死于非命,这对他是个致命的打击。他很想手刃仇人,可是淮阳王地位太高,是他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杀高柏泰的时候,滚烫的血喷到了他手上,衣袖上,刘嵩当时只觉得说不出的痛快。他心头憋着一团火,无处发泄,日夜煎熬,烧的他腔子里生生作痛,不得安生。

    可是现在对上叶芷青那双清澈的眼睛,他没来由一阵心虚,额头止不住冒虚汗,叶芷青却喊刘大夫:“师傅,他失血过多,你瞧一直在出虚汗呢。”

    刘嵩垂着眼皮,好似从来也不认识眼前的少女。但是感官却意外的敏锐了起来。她将袖子扎起来,拿白帛清理他身上的伤口,胳膊上后背前胸,他能感觉得到她轻轻拭擦。

    她拿桑皮线缝合皮开肉绽的伤口,真是奇怪,每一针扎下去能清晰的感觉到肌肤被刺穿,但是竟然并不觉得疼。

    刘嵩只觉得她温热的手指尖在自己皮肤上擦过,就好像带出了一团火,在他胳膊前胸后背留下了印记,他闭着眼睛,听着她温声细语的吩咐自己的丫头:“去弄一碗水,里面加点糖跟盐,端过来给他喝。”

    在人声鼎沸的医馆里,小丫头的脚步声很快就消失了,她柔软如玉的手指还在他身上的伤口上忙碌的缝和着,两步开外是刘大夫在骂徒弟:“……说过多少遍了,接骨不是这么接的,睁大眼睛看看。”他还能听到骨头被接上来清脆的响声,以及伤者的惨叫声。

    真是奇怪,在这么喧闹的场合里,她没有问过自己为何受伤,刘嵩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竟然觉得数月以来的焦虑情绪竟然得到了缓解,难得的内心安宁。

    这种情况有点像过去,他每晚回家的时候,明知道家里的瞎眼老娘什么也做不了,可是身处同一个屋檐下,哪怕听到亲娘的呼吸声也觉得安心。

    叶芷青还当他睡着了,缝完了肩上的伤口,拍拍他:“醒醒,喝点水。”

    刘嵩睁开眼睛,正对上她担忧的眼神,顿时一怔,难道她也会担忧他吗?

    他接过叶芷青递过来的碗,将一碗水喝了个干净,只感觉水里的味道有点怪,她叮嘱他:“最近几天伤口一定不能沾水,刺激性的食物都不要吃了,好生养着,过个六七日伤口长起来再拆线。两三天过来换一次药,还要吃点补血的东西。”

    刘嵩直愣愣问她:“你在这家医馆当徒弟?”

    叶芷青点点头,随口道:“虽然命只有一条,但还是要珍惜,你娘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的。”

    她这话差点让刘嵩红了眼眶。

    自刘婆子过世,他离开帝都,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一句关心的话了,就好像满世界都是人,可是与他无关,没有人关心他的饥寒冷暖,更没有人关心他的生死。

    他在这一个瞬间就更不想让叶芷青知道,方才她清理的他身上的血,有很大一部分是高柏泰的。

    “我……就是不巧碰上了。”

    叶芷青表示理解,在漕河上混饭吃,若是做了怂包软蛋,估计会被踢出漕帮。她虽然不是扬州本地人,可是对于漕帮争地盘的事情也是略有耳闻。

      刘嵩拎着一串药包离开医馆的时候,唇角甚至是带着笑的。他胁下火烧火燎的疼,前胸后背桑皮线扯着伤口一跳一跳的疼,全身如置炉中,虽经烈焰焚烧,却不觉苦楚。

    罗炎在漕船上等着他,见到他一瘸一拐的回来,顿时哈哈大笑,提着酒坛子就过来了,倒了满满一碗酒:“兄弟,来干了这碗酒!”其实能让刘嵩去杀高柏泰,他还是留了后手的,替补之人就站在他身后,只要刘嵩手软腿抖不敢上前,自有别人去做。

    没想到这小子倒是个可造之材。

    事发之后,扬州府衙派了官兵前来,罗炎带着手底下的两个人去见了谢毓一趟,他早就将身上收拾干净,跪在大堂上胡说八道:“大人,都是些年轻的汉子,马上要封了河道闲了下来,这帮人整日憋的慌,打一架消消火气。”

    谢毓似乎不信:“怎么我听着出了人命?”

    高柏泰以及他手下死忠的尸体当时就被常州帮的人丢进运河喂鱼了,留下来的不是伤了胳膊就是伤了腿的。

    罗炎不慌不忙辩解:“怎么可能出人命?大人,可有家属来报案?受了伤的小的都派人送到医馆里去了,现在那边还在治伤呢,小民怎么可能欺骗大人!往后大人若是想有要往京城运的东西,只管派人跟小的说一声,小人必定给大人办的妥妥当当的。”

    等罗炎走了,谢毓身边的幕僚才道:“大人,听这个姓罗的意思,扬州漕帮看来都成了他的天下了。”

    官府跟漕帮的关系也是不清不浊,只要不出大案子,谢毓也懒得跟这帮粗莽的汉子较真,他每年还有许多东西要靠着漕帮运到京城里去。

    刘嵩去医馆包扎一趟,罗炎已经从府衙转了一圈回来了。

    他明知道叶芷青早就提过不能喝酒,但是帮主递过来的酒,却不能推拒,他接过满碗的酒咕嗜咕嘟灌了下去,难得拽了句文:“幸不辱命!”这还是以往听说书先生说到某个义士完成了朋友相托的词儿。

    罗炎哈哈大笑,在他膀子上狠拍了两下:“好兄弟!”却拍了一手的血,只能催他:“把药给小六去煎,你回舱房去好好休息。”又吩咐身边跟着的罗六:“给你刘哥换个敞亮点的舱房。”

    罗六小跑着去换舱房,刘嵩快要走出他的舱房门之时,罗炎奇道:“怎么我瞧着你这气色跟才来的时候全然不同了?”

    刘嵩回头,唇角还带着未曾褪去的笑意:“大哥看岔了吧?”

    罗炎这下更是确信了:“怎么可能看岔了!你才来的时候死气沉沉,我都要怀疑这小子除了会往我跟前凑,说点甜话儿,跑腿跑的快点之外,心里是不是揣着事儿。后来听管五说你才死了娘不久,还在伤心呢,就没觉得有什么。不过你今儿怎么瞧着倒似遇到了好事儿?笑的跟朵花似的!”

    刘嵩心下一凛,没想到罗炎嘴上不说,原来看的门清,他刚来的时候虽然存着往上爬的心情,可是与现在的想法大有不同。

    也不知道为何,今儿知道她在扬州学医,心里便说不出的高兴。

      “大哥,咱们既然夺下了扬州地盘,是不是往后咱们就要长驻扬州城了?”

    扬州城要比常州城繁华,罗炎垂涎扬州城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那当然。”

    刘嵩只差欢呼一声了,他回去休息的时候,脸上都还得带着笑意。

    两日之后,刘嵩去刘记医馆换药,迎接他的是小风。他探头往医馆里扫了一遍,还问小风:“叶姑娘呢?”

    小风立刻警惕起来:“你找小师妹做甚?”

    刘嵩神情一滞:“也不做什么,就是那日她说让我两三日就过来换药,我这身上痒的厉害。”

    小风心里便将他归为登徒子,那日是医馆里实在忙不过来,刘大夫才派人把叶芷青叫过来了。现在能忙过来,自然不可能让叶芷青继续在医馆里干活,她还有自己的铺子要干呢。

    “我来替你换药就好,小师妹只是偶尔来,也不是天天都来的。”

    刘嵩摆明了不信。

    他换完了药,还在医馆附近溜达,直等到下午还不见叶芷青,这才回去了。次日一大早就又跑了过来守着,直到叶芷青带着虎妞过来,他才迎了上来,笑道:“叶姑娘,我今儿来换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