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4本章字数:3064字

    叶芷青他们进入苏州的当日,倭寇杀入苏州城两日,还在疯狂劫掠烧杀,还未来得及布防,他们才能够摸进苏州城。

    但是她们在地窖里的这段时间,倭寇已经在苏州城里布防,而整个苏州城因为倭寇入侵几乎要沦为人间地狱。

    不过贼首张九山在放纵了手底下的人尽情抢掠三日之后,终于下令停止劫掠,转而开始在苏州城里招兵,准备将苏州城当做长期据点。

    叶芷青摸黑在苏州城内的街道上躲躲藏藏,只想要寻到一个药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了风,星月被乌云半掩,视线受阻,她只能靠着嗅觉来猜测路过的每一家铺子。

    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甜香味的是胭脂铺子,旁边大约是绸缎庄还是别的铺子,闻不到别的什么味道。街道太黑,四周太过安静,她几乎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要用手使劲按着胸膛,试图将心跳声捂住,好不曾泄露出来。

    迎面似乎有人说着醉话走来,她能清晰的听到对面的脚步声以及说话声,此刻能在苏州城里大摇大摆走来走去的,除了倭寇恐怕再没别人。

    叶芷青缓缓靠着身后蹲了下来,没想到只听得“砰”的一声,自己居然朝后跌了进去,原来黑暗之中她误把门板当做了墙壁,惊慌之余用了点力气靠上去,没想到却将紧闭着的两扇门板给撞开了。

    远处传来喊声:“谁?”

    叶芷青目不能视,也不知道这铺子是做什么的,慢慢朝后缩了过去,黑暗之中被一只粗糙的手掩住了口鼻,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就被揽着腰拖到了黑暗深处。

    远处的脚步声很快就走了过来,叶芷青脑子里无数个可怕的念头转着,她很想要拼命挣扎,可是倭寇的脚步声已经到了铺子门口,身后的胸膛滚烫,这个人手跟铁钳似的捂着她的口鼻,腰间抵着一个硬硬尖锐的东西,如果她感觉无误的话,那应该是匕首一类的东西,因为刀尖已经扎破了她的衣服,就抵在她腰间的肌肤之上。

    一帮倭寇到得近前,见到大开着的黑洞洞的铺子门,探头往里面瞧了一眼,什么也没有,大半夜的真有点毛骨悚然,其中一个人嚷嚷:“可能是风太大吹开了这门,回去吧回去吧!”

    另外一人反对:“说不定是什么人藏在里面呢,不如咱们进去搜搜!”

    忽听得“喵”的一声,从房里跳出来一只猫,睁着两只绿幽幽的眼睛,大约是这里的动静吵到它睡觉,大猫不耐烦的喵喵两声,就从倭寇脚下穿行而过。

    这帮人顿时大笑:“真是被个畜生给哄骗了,原来是只猫啊!”

    养在街面上开着的铺子里的猫见过太多陌生人,早就不怕生了,尾巴扫过其中一名倭寇的脚,惹的那名倭寇要拿刀砍它,大猫才猛的窜了出去,一下就窜到了对街,钻进了对街半敞着的铺子里,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这帮人见无甚事,遂结伴而去,还历数这三日在苏州城的收获,哪家的铺子有金银绸缎,哪家的铺子里有美食佳人,互相交流经验。

    良久,等到这帮人的脚步声走远,叶芷青后背上靠着的利器悄悄撤了回去,捂着她口鼻的大手松开了:“抱歉,方才冒犯了!”有人低低说话,声音太过熟悉,叶芷青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在梦里。

    “周……少将军?”她说完这句话才觉得自己傻。

    周鸿远在明州,怎么可能出现在苏州?

    “叶子?”

    对方很快做出了回应,黑暗之中一把就握住了她的肩膀,脸上摸上来一只粗糙的手,沿着她的额头脸蛋鼻子一路摸到了柔软的嘴唇,紧跟着一把将人搂进了怀里:“叶子?”

    “少将军?”

    叶芷青也像他一样,在黑暗之中伸手去摸他的脸,摸到他英挺的鼻梁,清隽的下巴,乃至于他身上熟悉的气息,眼泪几乎都要下来了:“少将军怎么会在这里?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人在绝望的时候最容易做梦。她现在宁可自己深陷梦中,周鸿的出现就是她在激流汹涌之中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她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将自己的脸颊贴到了对方的脸上去,感受到男人被海风吹的粗砾的皮肤,几乎要哽咽:“怎么可能在这里见到你?”

    周鸿被周震派遣前来追击倭寇,他带着部众一路杀过来,在常熟太仓就跟倭寇对上了。

    张九山是海上多年顽寇,占据着海岛,他的部众成员十分复杂,既有倭国本土的倭寇,也有大魏被流放的贼犯,以及海边劫掠的海盗,心生邪念想要不劳而获跟着犯案的渔民,任何时候都不缺少冒险的赌徒,而张九山就是最大的赌徒。

    这些年,他没少带着小股部众骚扰大魏海岸线上的渔民,都是摸到陆地上来烧杀劫掠一番即走,没想到此次却纠集了一大批部众上岸,竟然还往内陆而来,实在出人意料。

    周震接到急报之时还有些不能理解,但是周鸿留下部属在太仓常熟跟守城的倭寇对战,自己带着十几名斥候追踪张九山的行踪,一路摸到了苏州府。

    他隐身在苏州府一日,方才见到跌进来一个人,生怕招来了远处的倭寇,这才将人拖了过来,没想到这人却是叶芷青,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

    “你不是在扬州好好的吗,怎么跑到苏州府来了?”

    叶芷青紧搂着他的脖子,方才受惊过度,此刻都没缓过来,而向来冷淡的周鸿竟然也由得她在自己怀里:“我……我跟郭三公子来苏州府看看能不能做点别的生意,没想到船才到了苏州码头,就被倭寇抢了,我们没法离开苏州,只能摸进了苏州城,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郭嘉?”

    东南水军大本营在明州,而郭嘉是明州郭家的三公子,比起他做官的父兄,郭三公子素有财神爷的外号,谁都知道他有点石成金的能力,倒有不少人都愿意跟他交朋友。

    周鸿没想到叶芷青竟然跟郭嘉同行前来苏州,哪怕此刻两个人都深陷苏州城,朝不保夕,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跟郭三公子很熟?”揽着叶芷青的手臂微微用了点力,似乎都要将怀里的人嵌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去。

    明明分开才几个月,可是却好像分开了几年似的,他鼻端还能嗅到叶芷青身上清雅的味道,人在自己怀里,还是极为亲密的姿势,她也许吓坏了,此刻都没察觉两个人的姿势有多暧昧,周鸿也乐的不提醒,温香软玉抱满怀,所有的战事都抛到了脑后,只想弄清楚她与郭嘉的关系。

    郭三公子风流倜傥,整个明州城的姑娘都有共识。

    “这件事情说起来比较复杂,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少将军知不知道哪里有药铺?我身边的人受伤了,我想去弄点药。”

    周鸿心里有点不悦,眉头都拧了起来,但是黑暗之中叶芷青瞧不见他的神情,也就无所谓了。到了现在她才觉得有几分尴尬,后背上紧搂着她的臂膀太过用力,男人的大掌轻抚着她的后背,而她就坐在周鸿的怀里,还紧搂着他的脖子。

    她悄悄的……想要在他未曾察觉之前收回手,从他怀里退出来:“少将军,我要去找家药铺。”

    “嗯。”

    周鸿懒洋洋应了一声,但是手臂却半点没有松开的意思,坐在地上将她揽的死紧。

    叶芷青只觉得自己整张脸都烧了起来:“少将军……”没错方才是她在巨大的惊喜之下搂住了她,可是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少将军……能不能松开手?”

    周鸿就好似睡着了一般,在黑暗之中一声不吭,也不肯松开手,叶芷青再催,他终于说了一句话:“方才不是你扑上来搂着我的吗?怎么你想搂就搂,想松开就松开?”

    叶芷青:“……我无意冒犯少将军。我方才……我方才只是太高兴了!”

    周鸿似乎愉悦的低低笑了一声,又或者他根本没笑,叶芷青的记忆里周鸿是个很严肃的人,笑的次数极少,更何况是这种情况下。

    “我也很高兴,叶子!”然后他的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脑袋,在叶芷青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她的唇被吻住了!

    黑暗之中,叶芷青根本瞧不清周鸿的神色,但是她能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灼热,以及他骤然粗重的喘息声。

    周鸿从来也没有与女子有过这般近的距离,然而此时此刻不止是叶芷青几疑是在梦中,就连他自己也怀疑行军劳累,半道上做了个美梦,叶子从天而降,落进了他怀里。

    太过突然的相遇瓦解了他的克制,让他肆无忌惮的搂着怀里的人,汲取她的甘美,恨不得将她整个人吞吃入腹。

    叶芷青起先还想过从他的怀里挣扎开来,然而后脑勺上紧扣着的大掌半点不肯松开,而男人的唇舌极具侵略性,似乎要将她口腔里的所有边边角角都占领,打上对方的烙印,她脑子都懵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忘了要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