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5本章字数:3046字

    容山岛事宜安排妥当之后,周震就带着张九山姚三里等战俘,以及岛上被掠来的妇人矿工,未曾驯服的海盗崽子们离开了。

    郭嘉也趁此机会回明州筹备出海事宜,他还记挂着张九山在流球等国的财产。

    临离开前,他还特意前来见叶芷青,邀请她一同出海。

    叶芷青倒是也想去海外各国看看,可是现如今她被连晖带着一帮军医缠着教授人体结构,营中还有重伤患者,分身乏术,根本就走不开。

    “这次去不了,以后有机会再去,等你下次从流球回来吧。”

    郭嘉安慰她:“没事没事,我回去也要筹备两个月,说不定等两个月之后,你都从容山岛回去了,我在明州等你。”

    周鸿当时没说什么,等郭嘉走了之后,才表示了他的不满:“叶子,你一个单身女子怎么能同郭嘉一起出海呢?”

    叶芷青笑他心眼太小:“周少将军怎么心眼这么小呢?我跟郭嘉就是合作伙伴,他估计是想带着我去赚钱,觉得我能给他带来利益。你想到哪里去了?”

    周鸿可没觉得放心:“我不相信他对你不动心!”

    郭嘉提议一同前往流球的时候,周少将军虎视眈眈在旁,搞得叶芷青都有几分不好意思。

    好在容山岛的事情太多,很快叶芷青就被连晖拉着忙的天昏地暗。

    她有自知之明,对自己在医药方面的知识倾囊相授,但同样的出向连晖请教跌打损伤以及刀枪箭伤的治疗方法。

    连晖手底下一帮人都唤她叶先生,她对诸人仍旧十分恭敬,特别是对连晖更是当师傅一般请教。

    “我一个老头子,见识还不及先生,先生又何必这样呢?”

    叶芷青正色道:“连叔谦虚了,学无止境。先生大半专攻骨伤科,经验丰富,我自己只是学过一些连叔不曾接触过的,连叔就误把我当作医药圣手,我心里很是不安。连叔若是当真愿意教我,以后叫我叶子就好,不必再叫我什么先生,我真的当不起。”

    连晖事后拿这件事情来教训手底下的军医:“你们一个个平日自视甚高,怎么就不懂得人外有我天外有天的,看看叶子小小年纪一身医术,还这么自谦。”

    这其中尤以误诊的许军医羞愧万分,头都抬不起来。

    苏铭是个鬼机灵,趁着机会向叶芷青提起要跟着她。他们一帮孤儿入了军营,虽然或在伙夫营,或在医帐,或在别的地方打杂,却都是没有军籍的,直等十八岁才能入册。

    赖大庆与苏铭都年及未到,他既提起来要随侍叶芷青左右,周鸿便索性把他跟赖大庆都丢给了叶芷青,往后也不算是东南水师的人了。

    又有哑婢不愿意随周震回家,也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

    周震带着水师回军的那天,很多掠来的妇人以及男人们都上了船,可是哑婢跪在叶芷青脚下不肯走,抱着她的腿直哭,叶芷青看她可怜,便收下了她。

    但也总不能一直叫她哑婢,便给她起了名字:思萱。希望她能忘记过往的痛苦,好好生活下去。

    周震带着水师回到明州之后,将犯人押在水师大营,又写了奏折,派人快马往京里送去,又处理了营中事务,才回将军府去休息。

    周夫人见到丈夫回来,却不见长子,还当周鸿受伤了,担心不已:“怎么鸿儿没回来?他是不是受伤了不敢回来,在营里养伤?”

    周鸿是个心性强硬的,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

    周震见夫人有点慌了手脚的样子,这才安慰她:“没没!你可别着急,鸿儿还在容山岛镇守呢,等朝中派人接管了容山岛,他大约才能回来。”

    周夫人不信,盯着丈夫的眼睛:“你……没骗我吧?”

    周震被她弄的都不知道该些什么:“我骗你干嘛?不然你派人去营里打听打听,看看鸿儿回来没。”

    周夫人派丫环侍候周震洗漱沐浴,夫妻俩跟女儿好不容易坐在饭桌上安静吃完了一餐饭,她还是忍不住叹气:“你说鸿儿年纪也不小了,他怎么就不为父母着想。前几天我娘家又来信了,我是想着能不能为他订一门亲事,我父亲说家里的女孩儿们都长大了,也差不多到了订亲的年纪。哪怕我娘家表妹看不上,这不是明州府还有不少漂亮的家世门第不错的小娘子吗?老爷不如也替儿子张罗张罗。”

    周震想起儿子求过的事情,便拐弯抹角将叶芷青夸耀了一番,从医术到容貌。

    周夫人听他的话头,心里打了个突,面上笑道:“老爷这么喜欢这个女孩子,难道是想收个干女儿不成?”

    周震想到儿子的托告,若是周鸿回来听到他跟周夫人要认叶芷青做干女儿,还不得疯了啊?

    他缓缓道:“我觉得叶姑娘医术高绝,就连连晖也称她为先生,做咱们的儿媳妇也不错!”

    “你说什么?”周夫人没想到周震敢把这话摆到台面上,当时就炸了:“老爷你没糊涂吧?咱们是娶儿媳妇,可不是招军医,要医术高做什么?周家的儿媳妇只需要安安份份在后院里相夫教子,等待丈夫打了胜仗归来。听你说这位叶姑娘,家教如何就不说了。可是好人家的姑娘能到处抛头露面吗?更何况还被张九山掳走过,清不清白就更不用说了!这样的女人怎么能进我们周家的大门?我不同意!”

    周震没想到才开口就碰了个硬钉子,而且还是毫无转圜余地的态度。

    周夫人见丈夫沉默不语,更生气了,坐在那里开始抹眼泪:“我自从嫁给了你,一直提心吊胆这么些年。担心丈夫就算了,还要担心儿子。这辈子就没过上安生日子。想着娶个儿媳妇好孝敬我,至少得是配得上咱们鸿儿的名门闺秀,又要性格和顺的。可你听听你瞧中的这都是什么姑娘?满世界乱跑不说,还在营里治伤员,肯定连男人露胳膊露腿的都看了不少。咱们鸿儿怎么能娶这样的女人回来呢?”

    周震就算原来有心要为儿子争取一番,可是听到周夫人这番话也只能偃旗息鼓了。他做丈夫这些年,还真没让周夫人睡过几个安生觉。东南沿海一线常有海盗倭寇滋扰,又不能彻底远征灭了流球等国,只能被动防守,一家子男丁都走的守卫国境的老路,她除了担心丈夫的安危,还要担心儿子们的安危,现在娶媳妇也不让她顺心,想想也可怜她。

    “唉,这事儿咱们以后再说吧?”周震叹口气,想着先把夫人安抚下来,至于儿子那边,只能找机会再跟他商量了。

    周夫人泪眼一瞪:“以后说什么说?这事以后也没得说!都是你帮鸿儿打掩护,他才敢这么胡思乱想!等他这次回来之后,我要请了明州各家的闺秀来赴宴,到时候给他跟滨儿各挑一门妻室,娶进来就完了。以后若是再由着他的性子胡闹,休怪我生气!”

    她说完之后,抹着眼泪气呼呼走了。

    小女儿亲眼目睹了爹娘这场争论,对叶芷青充满了好奇,等周夫人走了之后,才小心蹭了过来,睁着大眼睛问他:“爹爹,那个叶姑娘当真这样厉害?”

    周震自来很是宠小女儿,小时候还拿她当儿子养,只是后来迫于周夫人的强势才只能放后院去学绣花。他摸摸小女儿的脑袋,叹一口气:“你娘啊,就是觉得女儿家一定要在后院绣花。她当真应该是见见叶姑娘,那可是个有真本事的好姑娘,心胸开阔见识不同一般。”

    小女儿悠悠叹一声:“唉!女儿要是也能像叶姑娘一般有本事,能到处走走看看,该有多好!”她说完了也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点天真,实在不符合周夫人养女儿的标准,只能是痴人做梦了。

    周震摸着女儿的头不说话,小姑娘忽的来了一句:“爹爹,是不是大哥很喜欢叶姑娘?”

    “你怎么知道?”周震回想自己劝服夫人时候的话,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提过儿子喜欢叶姑娘。

    周大小姐笑的鬼精鬼精:“女儿猜的!如果不是大哥求您,爹爹日理万机,哪里会去操心哪个姑娘长的好看,人有多好,能不能配得上大哥这种琐事。”

    周震:“……”

    遥远的容山岛上,周鸿还不知道自己的婚事已经被周夫人强力驳回,他还沉浸在娶妻生子的美梦当中,每日叶芷青忙完了便陪着她在海岛上四处走动。

    两个人有时候去林间采药,周少将军用自己的无双箭术讨好心爱的姑娘,射些野鸡野兔之类的,亲手为心爱的姑娘烤了,啃两口就怀念起两人初次同行的时光。

    “叶子,还是你的厨艺好,我有时候想起来当初从伏城带你出来,万分庆幸当时没有把你丢下。”

    叶芷青忍不住揭他的老底:“得了吧,当时要不是我抱着你的腿求你,你早就把我丢下了。”说不定又得回去当贺家的小妾了。

    周少将军呵呵傻笑,试图蒙混过关,假装没有听到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