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5本章字数:4976字

    东南水军回师明州,周府大摆宴席,郭家也接到了帖子。

    郭嘉当日也去了将军府赴宴,同行的还有族中叔伯兄弟。开宴之时,他逮着周鸿还问过叶芷青的消息。周鸿今日心情好,想到叶子今日来家里,便按下了心里那点不痛快,不与他计较,只含糊将叶芷青的行踪一笑带过。

    他去后院见周夫人的时候,郭嘉也提前退席,前去码头去巡视船队,没过一个时辰,就被叶芷青派过去的人逮住了。

    郭嘉心里得意,暗道周少将军失策,自以为能将叶芷青像别的女子一般拘在身边,却不知这招对叶芷青根本无效。

    他回明州之后,听得母亲提起,三房的婶子早对周家有意,想要将堂妹郭思晴许配给周鸿。

    郭思晴在思字辈的姐妹里都是数一数二的,无论容貌才情皆不俗,倒也配得上周鸿。

    郭家嫡枝一共四房,郭嘉是二房幼子,他父兄皆在外为官,族中事务是长房大伯一手挑起,听郭二夫人的意思,此事竟然是郭太夫人也首肯了的。

    太夫人既然首肯,那就是长房大伯也衡量过周郭两家联姻的可能性,恐怕周家那边对此也不是无动于衷。

    大户人家联姻,很多时候根本不会顾忌小辈的想法。郭嘉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有几分幸灾乐祸,极想看看周少将军如何抉择。

    他与叶芷青坐在约好的茶馆里,提起三天之后的远航之旅,没想到叶芷青竟然提起同行。

    “……你不是跟周少将军在一起吗?他会同意?”按郭嘉的理解,两个人最终能不能走到一起,那也是周少将军争取过后才会有的结果。

    叶芷青才踏上明州的土地,怎么就要离开呢?别是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可是看周少将军今天在宴席间的神态又自不同。

    “容山岛就是个桃源境。”叶芷青抿一口茶,神情瞬间黯然:“在容山岛能将外界所有的事情都忘记,可是明州却大是不同。”

    郭嘉敏锐的察觉到了些什么:“你去过将军府了?谁给你难堪了?”

    叶芷青怔怔看着他:“是不是……所有高门大户的夫人们都觉得平民女子心机极深,逮着机会就想要攀高枝?”

    听话听音,郭嘉立刻明白了:“周夫人给你难堪了?”

    叶芷青正是心绪难解之时,她身边的除了虎妞之外,其余全都跟周鸿有着密切的关系,打心底里敬仰着周少将军,就连不能说话的思萱也因为周鸿大破张九山,而视他为救命恩人。

    虎妞是个沉不住气的,若是让她知道自己在周府的遭遇,恐怕冲动起来会跟周鸿嚷嚷出来,她竟是无一人可说,眼见得郭嘉问起来,到底倾倒了一句:“今日将军府宴客请了我去,接人的婆子从后门引了我进去,周夫人安排了三名花魁娘子陪我。我在周夫人心里大约类同娼妓一流。”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郭嘉蹭的站了起来,破口大骂:“周迁客这傻子,难道就任由他母亲侮辱你?没骨头的男人!我陪你去找他,咱们好好算算这笔帐!”

    叶芷青被郭嘉激烈的反应给吓了一跳,万没料到郭嘉会为她打抱不平,苦笑着招呼他坐:“他不知道周夫人这般待我。我回头想想,两情相悦也不能打破世俗之见。而且周夫人这般毫无顾忌的侮辱我,就是在告诉我别痴心妄想。周迁客再好,却并非我的良配!不如等我跟他分手之后,跟随你去流球开拓商道去。郎君可以没有,但银子是万万不能没有的,不然我手底下这些人不得饿肚子啊?”

    郭嘉细细审视她的神色,约略能瞧出点伤心黯然,却不见多少愤怒,要么是她掩饰的够好,要么是她太过理智。

    他在心里下了结论,这才落座:“真没想到你是个这么理智的人。拿得起放得下,比一般那些为了情情爱爱痴缠不休的女子要强上许多倍。只是你真的准备就这样让周夫人白白羞辱?”

    叶芷青一笑:“周夫人眼面前只看到自家后院这一方天地,我若是非要跟个井底之蛙的妇人争个高下,岂非跟她一般见识?再说周少将军救我于乱军之中,顶着被张九山识破的可能,数次护佑我,我怎好再让他难堪?”

    郭嘉便知她这是不打算追究了,终究是他们两人的事情,外人不好置喙。两人闲聊一时,约好了出发的日子时间,郭嘉便送了叶芷青回客栈。

    两人到得客栈,周鸿却已经等候多时,见到叶芷青竟然跟郭嘉在一起,面上闪过一丝阴云,先上前来握住了叶芷青的手,才向郭嘉打招呼:“没想到郭三公子也来了!”

    郭嘉只觉得他一个战场之上决断英明的俊杰竟然被亲娘给拆台,可笑本人还丝毫不知,不过既然叶芷青不准备揭破此事,他也不便从中插手做这个恶人,当下并不答话,一笑而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疯魔了吧?”

    周鸿被郭嘉搞的莫名其妙,想起自己今日前来,又满心欢喜:“我娘说你温柔识礼,她很是喜欢你。等回头我就跟父亲商量咱们成亲的日子。”

    思萱听得周鸿这话,眼珠子都快脱出眼眶了,亏得她不能说话,不然早叫出声了。她忙忙去看自家姐娘,却见叶芷青神情淡然,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周夫人在儿子面前如此评价她。

    “多谢周夫人喜欢,你来我有话要跟你谈谈。”

    思萱心惊胆战,很怕两个人吵起来,悄摸跟了进去,跟虎妞一起守在房门口,听得里面叶芷青道:“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我们门不当户不对,而且我不想一辈子被困在后院里,我已经答应了跟郭三公子去流球等国远航。”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方才还欢喜的一直说话的周少将军忽然之间就沉默了下来,好一会似乎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叶子你……你到底被郭三灌了什么迷魂汤?非要跟着他去远航?我们成亲不好吗?”

    思萱听周少将军的声音充满了怒意,紧张之下一把抓住了虎妞的手,两个人呆呆望着对方,似乎都想从对方的身上找到一点勇气,好踏进房间去劝解房里的两个人。

    很快房里就传出来叶芷青镇定的声音:“我想过了,与其被困在后院守着一个男人过活,还不如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我们的感情再好,可是也不足以支撑一段婚姻。更何况我去过了将军府才知道,自己以前想的太简单了,高门大户的规矩太多,要应酬的事情太多,我完全不想去守这些繁琐的规矩,只想简简单单随心所欲的过日子。不想为了少将军而委屈自己!”

    外面的两个丫头瞧不见,但里面的叶芷青却瞧的真真切切,她的话就跟鞭子一样抽在周鸿心上,周鸿就好像被人在脑袋上敲了一棒子似的,神情少见的懵了一下,似乎才醒过神来,连声音里都带着不可置信:“你的意思是……嫁给我会委屈了你?”

    他满心欢喜而来,只觉得终于守得云开月明,此后两个人能够终身厮守,再没有比这件事情更主兴的了,没想到却被叶芷青兜头淋了一盆凉水,情急之下顿时嚷嚷开来:“你不愿意守着我一个人过日子,不就是想跟着郭三满世界转悠吗?”

    原本他就对郭嘉跟叶芷青的来往有几分醋意,尤其今日郭嘉才送了叶芷青回来,她就说要跟郭嘉去流球等国出海远航,却不肯跟他成亲,一怒之下这句话脱口而出,说出来之后却又暗暗后悔。

    可是让他拉下脸来去道歉,却是不肯的了。

    明明两个人好好的,偏偏郭嘉要横插一杠子。

    叶芷青深深看了他一眼,周鸿没来由觉得那一眼让他心慌,很快她就说出了让他更为心慌的话:“你说的不错,我是宁肯跟郭三远航,也不想成亲被困在明州。”

    周鸿没想到她竟然亲口把这句话给讲了出来,相识以来他还从来没有气成这样子,只觉得心里揣着一团火越烧越旺,只烧的眼球都红了:“好!好!好!既然你这么喜欢跟郭三去远航,我也不拦着你,咱们的婚约作罢,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只当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盛怒之下,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后,他就懊悔欲死,面上却不肯服软,站在原地盯着叶芷青,只盼着她能够服个软,到时候他再道歉。

    没想到叶芷青的冷静却出乎意料,她似乎听到他这句话,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极痛快的接口:“就依少将军之意,我们此前约定就此作废,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周鸿被她这话直戳心窝子,只觉得心里痛不可抑,他愿意用生命守护的女子,原来在她的心里,所有的誓言都不作数,还抵不上旁的男人一个远行的邀约。那他到底算什么?

    “如你所愿!”他只觉得这客栈的房屋狭小逼仄,再呆下去他定然会疯掉,自己脑子不清楚才跑这一趟。视线冷冷在她面上扫过,这时候才发现她似乎面色苍白,嘴唇颤抖,神色难看的紧,心里恻然,却忽的在心里冷笑自己,她都不拿自己当回事,自己又何必去管她心不心痛呢?

    ——难道她也会难过不成?

    明明一切都是她求来的,不愿意跟他在一起,不愿意成亲,宁愿跟着郭三去流球。

    他与郭三注定是两种不同的人生,郭三此生恣意妄为,想去哪里去哪里,而他身负守疆卫土之责,连轻易离开岗位都不可能,更不能给她绝对的自由。

    门口守着的虎妞跟思萱眼睁睁看着周鸿神色难看从房里走了出来,在门口停住了脚步,隔着门帘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屋子,似乎是等着房里的人出声阻止他离开。但房里静悄悄的,就好像根本没有人一般。

    周鸿冷哼一声离开了。

    虎妞跟思萱忙闯了进去,但见叶芷青傻呆呆坐在椅子上抖成一团,紧闭着眼睛,眼泪却从紧闭着的眼眶里争先恐后涌了出来,就好像两眼汩汩的泉水流之不竭。

    虎妞不知内中情由,只隐约听着似乎两人有了成亲的约定,自家姑娘却又毁约了,万分不解叶芷青放着这么好的郎君不嫁,还想要什么。她有心要劝,却不知如何开口。

    内中唯思萱跟着叶芷青去了周家,知道周夫人对叶芷青的侮辱,听周少将军的话,似乎他并不知道周夫人对叶芷青的侮辱。而叶芷青似乎也并不准备让周鸿知道,竟然绝口不提此事。

    她心里替叶芷青万分难过,又苦于不能开口安慰,只得上前去将抖成一团的叶芷青搂在怀里,只觉得怀里的人肩膀一抽一抽,显然正在压抑着自己无声流泪。

    有些时候,坐在地上不顾仪态如孩子般放声嚎啕大哭,反而是一种幸福,如叶芷青这种无声流泪却更让人心疼。因为知道放声嚎啕也不能改变什么,该失去的照旧会失去,反而只能认清现实默默饮泣。

    周鸿从客栈怒气冲冲的出来,走到大街上去,看着人来人往却又茫然起来。

    他极想拉下脸面回头去道歉,好好跟叶芷青说说,两个人还有什么疙瘩是不能解开的呢,但是想到叶芷青在他跟郭三之间左右摇摆的态度,心里就跟塞了一团乱麻似的,理不出头绪来,那一点悔意也被气愤给压了下去。

    也许,他的脚步可以放的慢些,万一她想通了呢?或者后悔了追上来挽留他呢?

    在客栈外面候着的汪宏扬跟梁进眼看着少将军从客栈里出来,走路却好像怕踩死了地上的蚂蚁一般,慢的让人着急。

    两个人面面相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

    来的时候欢喜万分,回去的时候却好像满腹怒火的样子,实在教人费解。

    周鸿等得一时,并未见叶芷青追出来,复又满腔怒意加快了脚步,内心嫌弃自己丢人,自尊被个女人给丢到地上踩,他竟然还留恋不去。

    半道上遇见一辆马车,听到一名少女轻呼:“周少将军——”,周鸿满脑子他与叶芷青之间的纠葛,根本没听在耳里,还是汪宏扬拉住了他,向他示意。

    周鸿转头看到马车帘子掀起来,里面的少女笑意盈盈看着他,向他打招呼:“少将军匆匆忙忙这是要去哪里?”

    梁进跟汪宏扬一眼就看出这是郭家的马车,但是周鸿在客栈似乎被叶芷青给气懵了,并未瞧出这是郭氏的马车,只是硬梆梆道:“我不认识姑娘!”竟然就这样转头走了。

    这两人跟着周鸿,知道他对女人向来是这副样子,只除了叶芷青,似乎还没见过周鸿对外面的哪个女子露出亲切的笑容。

    马车里的少女生的十分美貌,举止也很合乎周夫人对大家闺秀的定义,但周鸿好似眼盲心盲,根本瞧不出少女见到他时面上的欢喜神情,梁进跟汪宏扬却瞧的清清楚楚,暗自叹息,向着少女匆匆一礼,紧跟着周鸿跑了。

    “小姐,周少将军也太傲气了些,你瞧瞧他眼里根本没有姑娘!”少女身边的小丫环愤愤不平开口。

    少女慢慢放下了帘子,露出自信的笑容:“你懂什么?周少将军无论对哪个姑娘都是这副冷冷的模样,他既然不认识我,我可以认识他啊。他这样的郎君,身边连个侍候的丫环都没有,想来将来对他的妻子也必是一心一意的。”讲到后一句,她面上渐渐露出红晕。

    小丫环恍然大悟:“是奴婢想岔了。”

    这少女正是郭嘉的堂妹郭思晴,今日跟着郭三夫人前往将军府赴宴,被周夫人拉着手儿赞了半日,还让周琪陪她逛园子。只是周琪今儿似乎没什么精神头,有些心不在焉。

    反倒是周夫人跟郭三夫人在一起聊了许久,宴散的时候还特意送到了门口,对郭思晴露出一副极为满意的样子,直让郭思晴羞红了脸。

    周鸿战功赫赫,其人又生的俊美英武,有时候年轻男女的宴会之上,也总是目不斜视,对各家名门淑媛从来不献殷勤。

    郭思晴偶然在宴会上遥遥见过身着便服的周鸿一次,便留了心,后来偶然撞见周鸿身着铠甲骑马路过长街,当时便心跳如鼓,再难忘记。

    少女的心一旦被敲开一块缝儿,便如春天里撒下了一粒种子,不知不觉间就破土而出,转眼间枝繁叶茂,再难扼制。

    等到郭三夫人有意向她透露,想要郭周两家联姻,郭思晴今日又在将军府被周夫人拉着手儿半天不放,她心里便再难抑止心中情思。半道上与郭三夫人分开,去书斋买了几本书,途中见到行色匆匆的周鸿,这才出声唤住了他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