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5本章字数:2516字

    三日之后,叶芷青带着手下人坐上了郭家的海船。站在甲板之上,咸腥的海风迎面吹过来,郭嘉与她并肩而立,指点着远处明州城的景色,还跟她开玩笑:“这次你来的太过匆忙,等下次来了我陪你好好逛逛明州城。”

    自跟周鸿分手之后,叶芷青便埋头在客栈睡足了三日,虎妞跟思萱都拿她没办法,宋魁跟苏铭赖大庆被她撒出去准备东西。

    宋魁在海上长期航行过,还知道要在船上带些什么,便去准备长途航行的东西,还听她的指示买了茶叶,黄豆之类的。这却是以前军中不曾有过的。

    苏铭跟赖大庆还没有军籍,离开容山岛的时候叶芷青跟周鸿打了声招呼,这两人就算是离开了东南水师,跟着她这个师傅讨生活了。

    连晖倒是还想着让叶芷青去军营里转一转,最好是能够跟她再探讨一番。

    叶芷青来自现代的保健观念让连晖大开眼界,又有人体内部结构图,许多以前不太能理解的关窍都豁然开朗了。若不是叶芷青是女儿身,连晖早把人给拖到军营里面去了。

    他一把年纪,见到周鸿围着叶芷青转,两个人浓情蜜意两情相悦的样子,很是乐见其成,巴不得两人尽快成婚,也好方便随时向叶芷青请教。

    将军府宴罢三日之后,周鸿才打起精神进了军营,连晖就收到了叶芷青的辞别信,后面还附着自己所能想起来的军营预防传染病的小方子。

    送信的是叶芷青住的那家客栈的小二,收了银子办事,却被看完信的连晖揪着领口问:“让你送信的姑娘呢?”抬头见到周鸿,揪着店小二的手就松了,挥着手里的信问他:“少将军,叶子说要去流球远游,今儿离开明州,这事儿你知道不知道?”

    周鸿原本冷着一张过来的,听到这话整个表情就龟裂了,连晖也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手里的信却被抢了过去。

    连晖没想到周鸿竟然不知道叶芷青的行踪,这就有些不太理解了,他不由松开了店小二的领口。

    店小二悄悄扯平了衣服,暗自感叹自己今儿运气不好,没想到来军营里送信,也能碰上个老疯了,还不快跑难道还等着被揍啊。好在让他送信的姑娘赏的银子不少,这趟跑腿也值了。

    他还没来得及跑,已经一目十行看完信的周鸿又揪住了他的领子,凶神恶煞的问他:“说,让你送信的姑娘去哪了?”

    店小二心里“妈呀”一声,暗自觉得今儿这趟腿跑的不值,真害怕自己被周少将军的拳头给揍了,缩着脖子老实交待:“叶姑娘去码头了,我听说……听说她今儿离开明州。客栈的房都退了。”

    他话音才落,周鸿已经扯过旁边护卫牵着的马,一跃而上,向着明州码头奔去。

    码头之上,郭氏的海船缓缓离岸,叶芷青怅然一叹:“不必了,我以后……都不想再来明州了。”明州于她来说,也算是个伤心地了。

    郭嘉笑道:“别啊,周少将军伤了你的心,可我没伤你的心啊,明州的山水美景也没有伤你的心,你这又是何必呢?”

    叶芷青摇头,只觉得疲累万分,她转头准备回舱房去睡个回笼学,旅途漫漫,还是尽快忘记这一程风雨。

    她转身离开之后,码头上一骑飞驰而来,隔着海水漫漫,郭嘉咧开嘴朝着伫立在码头上的周鸿使劲招手,只差把得意两个字写在脑门上了。

    周鸿这三日心里在翻来复去的想叶芷青当日说出那些话的原因,总觉得她是不是在周府受了什么委屈。可是他好几次有意无意在周夫人面前提起叶芷青,周夫人总是将叶芷青夸成了一朵花,还再三要求:“鸿儿你若是有空了,就带叶子来家里坐坐。我倒是真喜欢这个小姑娘。”

    周震以前向夫人提起叶芷青的时候,她再三反对,态度极为坚决,没想到见过一次之后,竟然对叶芷青大为改观,顿时笑道:“我早就说过,叶子是个好姑娘,没见之前你还不愿意,没想到见过之后就喜欢的不行。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周夫人笑道:“瞧老爷说的,还不兴我有偏见啊,真见过了这孩子,才知道她生的又美,人又是个有本事的,配咱们鸿儿再合适不过了。我倒是盼着鸿儿能够及早成婚,也好了了我一桩心事。”

    每当这时,周琪总是欲言又止,抬头看看周夫人,再看看这两日神思不属的长兄,低头戳着碗里的粥,难以下咽。

    周夫人事后告诫她:“你懂什么?那姓叶的野丫头在外面摸爬滚打,不知道见过多少男人,心计深着呢。你大哥一直在军营里呆着,哪知道这些女人的手腕。娘拆开他们,是为了你大哥好。你也不想眼看着你大哥受骗是吧?你大哥是一根筋拧着,要是娶回来个搅家精,以后有得你大哥受的。咱们家里啊,就应该娶个大家闺秀,你看看郭家三房的思晴,家世模样人品没一样差的,等过些日子你大哥缓过劲儿来了,娘就派人去提亲下聘。”

    周琪觉得瞒着大哥,心里特别不得劲。特别是周夫人在长子面前跟叶芷青面前简直是两张脸孔,这让她都觉得自己从来也不了解亲娘,这几天看周夫人的眼神都有点不对。

    周鸿听到周夫人好几次提起叶芷青,对她欢喜不已,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对叶芷青在将军府受了委屈的猜测又放了下来,只想她是不是觉得自己呆板无趣,只知打仗,对舌灿莲花的郭嘉移情别恋了?

    他在心里猜测了千百回,都不及亲眼看着郭嘉在船上朝他得意笑来的打击大。

    只有直面现实,才能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失败!

    当日回去之后,周鸿就去找周夫人,开口就提:“娘,我跟叶……跟她的婚事作罢,以后都不必提了。娘若是瞧着哪家姑娘合适,替儿子做主就是了!”

    情情爱爱太过虚无飘缈,还不如满足母亲的愿望,至少也还能占个孝字。

    周夫人似乎被他的决定给震住了:“鸿儿,你说什么?不是说了要娶叶姑娘吗?”

    周鸿对这件事情羞于启耻,只再三道:“不娶她,以后也别提她了,她已经离开了明州!以后我的亲事娘看着办吧!”

    等他离开之后,周夫人喜不自禁,对身边的嬷嬷道:“真没想到,姓叶的丫头倒是干脆利落,竟然还真能离开鸿儿,我还以为还得折腾一场呢,难道她又找到了高枝儿?”

    身边的嬷嬷也替她高兴:“管她攀上什么高枝儿呢,反正她离开咱们少将军,也算是没白长一副聪明模样,知道进不了周家的大门,省得白耽误功夫!”

    春三月里,周府正式请了媒人向郭府提亲,定下了周鸿跟郭思晴的亲事。

    三个月后,因海境安宁,周鸿接到调令,前往江南清查两淮盐道。

    原来近些年两淮盐道贪渎成风,每年国库收的盐税银子越来越少,圣人早就不满,只是朝中官员跟江南官员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正好周家多年偏居东南一隅,而周鸿战功赫赫,做这柄刀正合适。

    周鸿接到调令之后,拜别了家中父母,又前往郭府向岳父母辞行,顺便还与郭思晴见了个面,收了未婚妻送的荷包,与她在郭家园子里很平和的说了几句话,这才收拾行装离开了明州府,前往江南赴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