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6本章字数:3059字

    谢夫人收到叶芷青派人送去的礼物,高兴的次日就拉着谢明蕊到了药膳坊。经过持续调养,谢明蕊体内的寒气已经被清除的差不多了,现在每个月也不必卧床,能够随意起身走动。

    叶芷青再次为谢明蕊把脉,很是欣慰:“以后只要注意保养,就没什么大碍了。”

    谢夫人再次表示感谢,又道:“没想到姑娘走了一年多,再回来我们老爷也要调回京里去了,过完了这个月就要离任,原以为再没机会见到姑娘呢。”

    叶芷青真没想到谢大夫离任,真有些没想到,但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的:“谢大人高升了?真是恭喜恭喜!”

    谢夫人便露出几分笑意:“你这孩子还真是聪明伶俐,我倒是真喜欢你,只是你这铺子不会搬到京里面去,当真可惜了。不过既然你回来了,也有时间好好打理生意,我倒是可以替你介绍个大主顾,过两日便请了她来店里。说是生完孩子有些小病症不太好,便一直养着。”

    “那就谢谢夫人了!”叶芷青离开一年多,店里的主顾也走的差不多了,两个小丫环连带厨房灶下的婆子都以为快要关门,没想到她到是回来了。

    她手头虽然有了点便,可是目前还没找到别的进财的来路,就打算先做着老本行再说。

    谢夫人果然说话算话,过得两日当真带着她要介绍的大主顾来药膳坊,进了店见到丫环小桃,还道:“快去把你家姑娘请过来见贵客。”

    叶芷青正在楼上盘帐,闻声而下,却呆在了当地。

    与谢夫人一起来的果然是贵客,万没料到会在扬州城见到她:“叶子?”

    贵客正是已经改封为淮安王的萧烨的王妃,如今的淮安王妃,身边还带着丫环婆子,俱是叶芷青的熟人。

    素馨惊喜上前,拉着她的手问:“叶子你没事?没被人牙子拐跑啊?殿下还以为你被人牙子拐跑了,王妃都担心了好久呢!”

    叶芷青屈膝向淮安王妃问安,淮安王妃倒是要比素馨沉得住气,抬头打量了一下二层小楼的店铺,闻着店内药膳的味道,微微一笑:“叶子,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谢夫人露出惊讶的神色:“叶姑娘跟王妃娘娘认识?”

    叶芷青心道:差点就成了我的直属上司,能不认识吗?不过瞧着淮安王妃似乎也没有否认的意思,便干笑两声:“以前与王妃娘娘有过几面之缘。”

    淮安王妃这才道:“上一次怀孕,就是叶子帮我调养的,只是后来……她离开了王府,就失去了联系。”

    当初淮安王发了疯的在京里找叶芷青,恨不得掘地三尺,高嬷嬷还不以为然:“不过是个女人,王爷非要花时间去找,府里的女人难道还不够多吗?”

    淮安王妃那时候始觉得,原来叶芷青以前的那些话都不是作假,她并不想留在王府,只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她那时候总算略微窥着点叶芷青的心思:“嬷嬷,你不明白,王爷府里的这些女人们,没有一个是跟叶子同一类的。”

    以萧烨的尿性,府里环肥燕瘦,各种类型的女人都有,但唯独叶芷青是特别的,是他从来没有遇上过的女子。单论容貌以及笼络男人的手腕,叶芷青也并非最拔尖的,她无心打扮,似乎对自己的容貌也并不特别在意,对萧烨也不肯屈意奉意,真要论起来大约只是敷衍,可是正因为她不似府里的女人们打破了头想要求得萧烨一顾,就更让萧烨撒不开手了。

    谢夫人还真没想到淮安王妃与叶芷青还有这层渊源,顿时松了口气:“我还怕王妃觉得这店子小不起眼,叶姑娘瞧着年轻面嫩,怕她没有真本事。既然以前叶子替王妃调养过,那倒不用我多费口舌了。我还要回去收拾东西,就不陪着王妃娘娘调养了。”

    除了吃,叶芷青这里还做理疗,也实在不太方便外人在场候着。

    淮安王妃便不留她,叶芷青让小桃去送谢夫人,亲自陪了王妃上楼落座,才道:“恕小女无礼,能替王妃把下脉吗?”

    淮安王妃转头四顾,但见这楼上布置的十分雅致洁净,总算露出了几分真心的笑模样:“莫不是你的本事有退步,怎么我瞧着生意有些冷淡呢?”一面伸出手去给她把脉。

    叶芷青亦笑:“王妃见笑了,这铺子我开了也没多久,刚旺起来的时候出门一年多,最近几日才回来,原来的老主顾都长久不曾光顾,倒也怨不得生意冷清。这不是谢夫人心善,便为我引来了王妃嘛。”

    淮安王妃深深瞧了她一眼,似是在打量她的气色:“你离开京城这么久,过的怎么样?”

    叶芷青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探究之意:“应该算是很不错吧,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跟着一位大夫学医,开了铺子,还坐海船离开了大魏一趟,去流球等国转了一圈,很有几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感觉。”

    淮安王妃跟她身边的嬷嬷丫环们听的目瞪口呆,原来以为她也就在扬州城里开个铺子混混日子,看她的穿着也必然是粗茶淡饭,比起王府的锦衣玉食当然是差了很多,但胜在自由。真没想到她还有这番奇遇,就连淮阳王妃也忍不住问起别后见闻。

    这个时代坐船出国,可比后世坐着飞机满世界乱窜要难上许多,就连叶芷青也是出了国门才知道这个空间里的历史发展。她便讲起自己在流球皇室的见闻,以及高句丽等国的风俗饮食,直听的淮安王妃与她身边的人都连连惊叹。

    等这趟看诊结束,淮安王妃吃了顿药膳,回去的路上坐在马车里,脑子里还是叶芷青神彩飞扬讲着海外见闻,以及在大海上航行时的趣事。

    “等你们回去之后,都不许在王爷面前提起见到叶子的事情。”

    高嬷嬷经过叶芷青的讲述,三观几乎都要碎成渣渣了:“王妃,像叶子心这么野的人,咱们王府的后院还真是盛不下她。她连外国都敢坐船去,还有哪里不敢去的呢。”

    素馨若有所思:“这么说……以前是叶子自己跑的?亏得奴婢还以为她被什么人给拐跑了,为她伤心了许久。”那时候她听着叶芷青讲故事,还向萧烨转述叶芷青的故事,最后因为很喜欢她讲的故事,转而对讲故事的人也很是喜欢。

    淮安王妃轻笑:“可叹王爷还以为叶子出了事,一直耿耿于怀。”忽有点担心,真不知道王爷知道叶子没出事会怎么样。”

    她有点不敢想。

    萧烨自叶芷青走失之后就一直很是颓废。后来古定邦回朝,又被圣人改封淮安王,听起来似乎是圣人很疼这个侄子,但有次喝醉了他还在王妃面前抱怨:“他不就是怕我跟古定邦来往吗?还没来往就让他坐立不安了?”

    那时候房间里没有别的丫环,只有他们夫妻两个,但萧烨的话让王妃心惊肉跳,第一次发现,原来那个平日对皇帝感恩戴德的萧烨,也许并非他的真面目。

    次日他酒醒之后,王妃问起他醉酒之语,他却笑嘻嘻道:“定然是王妃听岔了,你不知道淮安有多繁华富庶,江南鱼米之乡,产丝产茶产盐产米,皇伯父能让咱们去江南,多好的事儿啊。”

    来到扬州之后,他便每日沉沦于温柔乡,与淮安官员来往应酬,又有地方官员知道他好女色,便向他敬献美人。来扬州才一年过,淮安王府的女人又添了六七个,听说他在外面还有不少红颜知己,淮安王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自己不知道。

    她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坐在回府的马车上,她露出个不得已的苦笑:“今天我才觉得,比起我这样在王府里死守苦熬着,还不如叶子在外面海阔天空的生活呢。在市井间守着个小铺子,愿意开张就开,不愿意开张就关了铺子,随便去哪里都没人管,多好。”

    高嬷嬷不敢深劝她,其实劝了也没用,只能拿别话去引逗她:“王妃出门时间有点久了,说不定小殿下都已经开始找娘了。”

    淮安王妃上一胎产下的是个儿子,乃是淮安王府的嫡次子。

    萧烨虽然在女人上花心混帐,但对待王妃倒是一直敬重有加,有时候淮安王妃都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为他生下了小世子,所以才能得着这份敬重。

    但是比起敬重,做为女人她有时候也会在做梦的时候想着,假如夫妻两个能够恩爱白头,该有多好。

    可惜这一切都遥不可及。

    等到了王府里,难得今日萧烨没有出门,正院里摆着许多箱笼,他在旁边走来走去,见到王妃还笑的很是高兴,似献宝一般:“王妃快来看看,郭三出海一趟,为咱们带了许多礼物,着人送到王府来了,你快来挑一挑,有没有自己可心可意的,带回去把玩。”

    淮安王妃心里猛的一沉:叶芷青才说过自己去了海外一趟,虽然未曾提及跟着何人,可她一个弱女子……难道是跟郭三一起出海远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