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6本章字数:3040字

    刘嵩与叶芷青在二楼雅间入座,遣了前来上茶的店小二带宋魁与虎妞去楼下大厅里,另叫一桌菜去吃。

    叶芷青也知道虎妞向来恪守尊卑,有客人的时候,让她上桌吃饭,有点强人所难,便也不勉强她,让宋魁陪她去下面吃:“我听药膳坊的顾客说,金华楼的菜可是等闲吃不着的,虎妞你今儿可要谢谢刘大哥。”

    虎妞如今对刘嵩也算客气,果真谢过了刘嵩,与宋魁一起去楼下大堂吃饭。

    出得雅间,宋魁还嘀咕:“就这样放姑娘一个人在此,行吗?”

    虎妞自问比宋魁更为忠心,便有几分热切道:“宋叔,姑娘今年也不小了。”

    “什么话?”宋魁没明白。

    虎妞难得露出女儿家的小算计:“姑娘跟少将军崩了,也还是要嫁人的。她没有父母操心,咱们倒可以瞧着些。刘副帮主……似乎对姑娘也很是热切。”只是与周鸿比起来差距有点大,让她有点难以接受。

    宋魁:“……”谁说不是呢?

    两个人跟着店小二下楼,在大厅不起眼的角落寻了个桌子坐下,扭头就看到周鸿的护卫梁进与汪宏扬在旁边桌上相对而坐。

    梁进可不管宋魁同意不同意,直接挪到了宋魁一桌:“宋大哥,你们也来吃饭?”

    虎妞眨眨眼睛,觉得有哪里不对。

    宋魁的熊掌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记:“难道……少将军也在楼上吃饭?”

    “宋大哥你猜的真准!”

    虎妞这才发现……差辈了。她跟着叶芷青都叫宋魁大叔,诚然宋魁三十几岁,一脸胡子长的甚是茂密,他又懒得修理,说四十都有人信,叶府里的人都尊他一声宋叔,但到了梁进这里,却是按着军中袍泽的叫法,以兄弟称之。

    今儿周浩没来,梁进跟汪宏扬见到宋魁就好奇追问:“宋大哥,叶子不会是跟少将军私底下约好了吧?”不然这也太过巧合。

    宋魁沉默着抿了一口酒,用眼神表示此题超纲,他拒绝回答。

    梁进还想扒着宋魁多问点内幕,就见周鸿从楼上下来,径自到了他们桌前,除了跟宋魁询问叶芷青所在的包厢,还支使梁进:“叶子跟刘嵩在一起吃饭,你——去想个办法让刘嵩先离开。”

    梁进苦着脸看着一本正经下命令的少将军,很想提醒他一句:哎哟我的爷,您可是订过亲的人!

    不过军令如山,哪怕来了扬州,多年养成的习惯改不了,梁进出去一会,便有个小子急匆匆从外面奔了进来,拉着店小二要寻刘副帮主。

    店小二引了那小子去二楼找刘嵩,梁进才从外面摸进来,回到原位坐下,倒了杯茶灌下去,贼头贼脑向周鸿邀功:“少将军,您就等着瞧好吧!”

    也不知道那小子上去找刘嵩说了些什么,没过一会刘嵩就匆匆从二楼下来,跟着报信的小子一起走了。

    周鸿唇边绽出一抹笑意:“真没想到你也有机灵的时候!”拍拍梁进的肩,上楼去了。

    梁进在后面向他伸手,小声为自己争取权益:“少将军,不应该奖赏属下吗?”

    周鸿早蹭蹭蹭上去了,将他的话作了耳旁风。到得跟宋魁探问到的雅间门口,抬手轻敲了两下,房间里传出熟悉的声音:“请进!”

    他一面心里唾弃自己没出息,一面推开了门,见桌上已经上了不少热菜,叶芷青一个人正对着满桌子的菜慢慢享用,大约是没想到周鸿会闯进来,一时之间都有些愣了:“……周少将军?”

    周鸿回身掩上房门,不似闯入者,倒好似他们早就约好了一般,走过去坐到了她旁边:“方才发现老宋跟虎妞在下面吃饭,才知道你也在此吃饭,不介意我打扰吧?”

    叶芷青愣了一下,不太明白两个人都已经形同陌路了,他这副自来熟的口气又是怎么回事:“我……我们好像应该避避嫌吧?”

    她一句话就把周鸿肚里火拱了起来:原来你我要避嫌,你却跟刘嵩大街上有说有笑不知避嫌?

    他陡然凑近了叶芷青,两人面孔相距一两寸,恶意的笑出声来:“这是因为刘副帮主吗?你跟他来吃饭,所以要本将军避闲?”

    叶芷青沉下脸:“周少将军请自重!我说的避嫌,是因为少将军已有婚约,我不愿意跟有妇之夫来往,免得引人误会。郭五娘……应该也不希望看到你我坐在一处吃饭吧?”

    周鸿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他发现这丫头现在很会拿刀子戳他,且一戳一个准。

    “如果不是你退缩了,会有郭五娘什么事儿?”他恨的磨牙,更不想再从她的嘴里听到诛心之语,两人本来就离的极近,呼吸相接,他想都不用想直接凑了上去,一手揽住了她的小脑袋瓜子,用嘴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叶芷青惊异的瞪着他,才张口去骂,嘴巴就被他堵的严严实实,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已经被他揽进了怀里脑袋被扣着,另外一只手试图去推开他,却被他拧到了背后,前胸整个与他贴在了一起,时近六月,夏日衣衫单薄,男人的体温透过薄薄衣衫传了过来,她瞬间被闹了个面红耳赤,狠狠瞪着强盗一般的家伙。

    两个人分别一年多,也许是以前的记忆太过深刻,周鸿将人捞到怀里,突然之间才发觉,内心里空荡荡的那块很快就被填满,他差点要满足的吐出一口气,加大了力气吻住了她。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小丫头眼神不善,他既然腾不出手来捂住她那瞪得溜圆的眼睛,索性自己闭上了眼睛,与她唇舌厮磨个够。

    叶芷青头一次发现,闭上眼睛的周少将军眼睫毛原来很是浓密,表情享受,直吻的她整个人都酥软了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连挣扎也忘了,由得他为所欲为。

    直到对门的雅间被推开,食客大声喧哗着散席,才惊醒了沉醉的两个人,周鸿手一松,叶芷青抓住时机从他怀里跳了出来,戒备的后退了几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周鸿心跳急促,面上却是一派淡然,终于恢复了他一军之帅的镇定:“你不是对我已经没感情了吗?我怎么觉得并非如此。”方才他分明瞧见她眼里的迷恋,不过霎那间就恢复了清明。

    叶芷青亦觉得心跳如鼓,那些强自压抑的感情差点就破壳而出,不过关键时刻总算是寻回了理智,还抚唇一笑:“还不是怨少将军技术太好!”大胆挑衅。

    周鸿还从来没听过她这么大胆的讨论此事,都说女子矜持害羞,但眼前这只实在不能以常理度之。

    他原本恼羞成怒,很想反问一句:难道你拿我与郭三或者刘嵩对比过?但很快就醒过味儿,若是真问出口,那就是对她的侮辱。

    将那句话咽了回去,他反倒强逼出一个笑容,站起身来,一步步逼了过去。眼看着小丫头在他走过来的时候,气势渐消,色厉内荏的喊道:“你……你你你站着别动!别走过来!”

    周鸿终于在今天的交锋中找回了主动权,他心情大好,将小丫头逼的步步后退,终于靠墙站着,退无可退,朝着他嚷嚷:“你做什么?周鸿我警告你啊——”

    “你心虚什么呢?要做的事儿我方才就已经做过了。”他双臂撑着墙,将她困在自己臂弯,由于身高相差悬殊,低头去瞧怀里的小丫头,更是造成了一种心理上的压迫。

    “你……你你无耻!”叶芷青习惯了他做正人君子,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周少将军会秒变无赖:“你……你流氓!”

    周鸿差点被她的话给逗乐,在她强自镇定想要两个人保持距离的情况之下,他忽然之间发现了让她慌乱的不二法宝,低头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眼睁睁看着她的耳珠染上了绯色,凑近了小声道:“你方才不是夸本将军技术好吗?本将军觉得,往后咱们还可以找机会探讨一番本将军别的技术好不好。”

    叶芷青内心飓风狂起:卧槽!不是说古人都很保守的吗?!周少将军以前也从来不耍流氓啊啊!不过才分开了一年多,他怎么就忽然之间染上了流氓恶霸的毛病呢?

    看看从良的地痞刘嵩以前的作派,都及不上周少将军的一半啊啊啊啊啊!

    “周鸿,你可别忘了,自己是有过婚约的人!”

    周鸿在她耳边轻笑:“本将军没忘记,可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谁规定本将军娶妻之后就不会再对外面的女人下手了?”

    叶芷青噎了一下,弱弱反驳:“可是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说的啊?你都答应过成亲之后就一心一意的啊?”

    周鸿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傻丫头,那只是你嫁给我的条件,别人嫁了我可没有这一条。”

    叶芷青心里又心酸又难过,却又有点抑制不住的喜悦:“你还是不要这样对郭五娘,她往后就是你的妻子,你别在外面招风引蝶,别惹人家伤心了。”话到一半,声音也逐渐低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