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正经差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1本章字数:3850字

    雷督理说回来而没回来,林子枫一着急,就决定直接带着叶春好到天津找他去。

    叶春好也是第一次出远门,然而不知为何,情绪上并没有任何波动,满心里装的都是公务——她如今也是有“公务”的人了。

    她的行李就是一只小手提箱,反正保持整洁卫生即可,不必摆出许多脂粉颜色来修饰涂抹自己。生平第一次坐火车,就是跟着林子枫坐头等车厢,不但如此,还有两名士兵换了便衣,充当保镖护送他们。她年少,林子枫也风华正茂,然而两人走在一起,完全不会让人误会他们的关系——他们两个都斯文,都客气,都有一说一、不讲废话。

    上火车,在车厢里那蒙着丝绒罩子的宽大座椅上落座,看窗外风景飞逝,然后火车到站,下火车。叶春好一路紧随着林子枫,一点笑话都没闹。林子枫在前头走,她跟在他的斜后方,再往后是两名藏着手枪的保镖。他们并没有鸣锣开道的场面,但是不知怎的,竟像是有杀气,前方没有人敢挡他们的路。

    出了火车站,已经有汽车在站外等待着,汽车车门开着,车门旁也站立着荷枪实弹的士兵。林子枫并不很讲绅士风度,奔着汽车走过去,一马当先的先坐了上去。这也正合了叶春好的意——她此刻大概算是林子枫的下属,如果林子枫啰里啰嗦的非要请“叶小姐”先上,她反倒感觉腻歪得慌。

    她当叶小姐当了二十年,自觉着,并没有当出什么好处来。

    弯腰钻进汽车里,她穿着及膝的黛蓝旗袍,露出两条裹着丝袜的笔直小腿,脚上穿着一双半新不旧的黄皮鞋,皮鞋露着脚面,横系着一道绊儿,鞋跟只有一点点高,非常合脚,穿着它可以走上十里八里。她想清楚了,朴素的服装并不会让自己的姿色减少许多,况且自己即便是打扮成一朵花儿了,最好的结局也无非是去给雷督理做四姨太太。

    所以,对她来讲,“美”不是那么——那么的重要了。

    汽车门“咣”的一声关严了,车窗一暗,是士兵踩上了外面的车门踏板,用身躯保护车内的贵人。

    叶春好坐在这样一辆暗沉沉的汽车里,心里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更多的是得意。目光斜瞟了林子枫一眼,她想自己若是个男子,本领和成就都应该不会比他差。

    汽车行驶上路,片刻之后,开到了一处西洋式公馆的大门前。叶春好随着林子枫下了汽车往内走,穿过了一座花木整齐的大院子,他们进入迎面的洋楼内。

    有人自内向外的迎了出来:“林秘书——”

    说出这三个字后,那人愣了一下:“春好?你怎么来了?”

    叶春好抬起头,看到了张家田。

    连着好几天没见到张家田了,她就猜他是跟着雷督理来了天津。将张家田上下打量了一番,她发现自从跟了雷督理,这位兄台的面貌也变得好了许多,更干净了,也更精神了,身上那种痞子气褪了许多,乍一看上去,几乎就是个很体面的青年。

    “二哥。”她含笑点头:“我如今开始学着做秘书的工作,暂时不再教三姨太太学英文了。”

    张家田跟着雷督理东奔西走,光顾着开眼界了,竟是忘了自己进入雷府的初心。如今看着眼前这个素素净净的叶春好,他才想起自己的正事来——自己的正事,不是搅黄叶春好的工作、让她走投无路、乖乖的嫁给自己当媳妇吗?

    结果现在可好,叶春好那陪太子读书式的清闲差事当真是黄了,然而她并不会因此回家给自己当媳妇去,她更上一层楼,竟是高升到那官场里去了!这可真是见了鬼,世上识字的男人都死绝了,要让女人抛头露面的当秘书?雷督理不是没看上她吗?

    张家田望着叶春好,当场发了懵。而林子枫是有事而来,直接就问他道:“大帅在吗?”

    张家田这才回过神来:“大帅刚醒,在楼上卧室里呢!”

    林子枫回头对着叶春好使了个眼色,然后再次一马当先,大踏步的上楼去了。

    叶春好对着张家田又是一笑,随即快步追上了林子枫。

    在楼上的卧室里,叶春好看见雷督理“怒发冲冠”,差点笑了出来。

    雷督理确实是刚睡醒,满脑袋短头发——平时都是一丝不苟服服帖帖的——如今居然一起直竖起来,好像梦中踩了电门。虚弱的眼皮带不动了沉重的睫毛,他的大眼睛只睁了一半,两道剑眉,平日“长眉入鬓”,英武得很,如今也奇异的有点耷拉。

    不止眉毛,他似乎所有的五官都有点下垂,显出了一点苍凉的老态,只有头发奋力的向上挣着。林子枫进门时,他是躺着的,看见叶春好也来了,他才欠身靠着床头坐了起来。

    林子枫是他私人的秘书,不是军人,所以不必立正敬礼,直接问候道:“大帅近日安好吗?”

    雷督理答道:“一般。你的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林子枫答道:“叶秘书已经把情况整理清楚了,这一趟就是为了向大帅汇报而来。”

    说完这话,他扭头对着叶春好一点头。叶春好会意,开口说道:“大帅,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您有没有扑灭舆论的力量。”

    雷督理从鼻子里哼出了声音:“嗯?”

    “冯女士的杀手锏,便是所谓“您的秘密”。若是您能够控制舆论,让这秘密无法通过新闻界扩散,那么这杀手锏自然也就失效了。”

    雷督理答道:“我的事情,中国报纸不敢登,但英国报纸就未必了。”

    叶春好听到这里,不说话了。

    林子枫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说好是让她来“汇报”的,他不知道她怎么敢提了一个问题之后,就公然的沉默起来。幸而在他看过她一眼之后,她忽然又开了口。

    “大帅,既然对于赡养费的金额,双方已经绝对无法谈拢,那么我们这一边,只能是先下手为强了。”

    雷督理漫不经心的又哼了一声:“嗯,我派人去英租界宰了她?”

    叶春好答道:“冯女士用舆论来要挟您,您也可以用舆论要挟她。”

    说到这里,她突然摇了摇头:“不,不必要挟,您直接开始做就是了。”

    “怎么做?”

    “找几家有名的报馆,我们拟几篇稿子,让他们即刻刊登上去。当然,这些稿子的内容大多是不实的,目的是为了扰乱空气,等冯女士放出新闻时,让社会不知道孰真孰假。冯女士若是为此要状告报馆,那么大帅帮帮报馆的忙,别让他们受到损失也就是了。”

    雷督理点点头:“继续说。”

    “上面所讲的只是行动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继续和冯女士进行谈判。林秘书说可以找到冯女士……的证据,冯女士对此自然是忌惮的,而大帅也稍退一步,少付一点赡养费给冯女士,大概双方也就可以把这个问题和平解决了。”

    叶春好说到这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很窘得慌。自己一个没结婚的大姑娘,头头是道的替别人出离婚主意,这算是什么事情呢?

    雷督理这时答道:“说得漂亮,做起来呢?”

    他向外挥挥手:“去做,做好了再来见我。”

    林子枫答应一声,带着叶春好退了出去。叶春好有些怅然,因为她替雷督理出谋划策了许久,雷督理今天却是连个好脸色都没给她。

    但是一转念,她又觉得自己这个念头不脱女气,无非就是仗着自己是个年轻姑娘,便想天下男子都对自己另眼相看。这不是自己该有的观念,若是有了,便要坚决的把它改了扔了。

    她知道自己只要稍一摇摆,就会摇摆到三姨太太的阵营里去,成为雷督理或者别的什么男人的女人。

    到了那时,自己都不是自己的了,是别人的了。

    再要后悔,可就晚了。

    张家田总想找机会和叶春好说几句话,可叶春好匆匆的和林子枫走了。

    秘书没有住到大帅公馆中的道理,天津的督理公署自有招待所供他们休息。张家田眼睁睁的看着叶春好跟着个男人走了,心里也说不出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反正就像吞了石头一样,胸中堵着难受。

    他上楼去了雷督理的卧室,见床上已经没了雷督理的人,倒是卫生间那扇半掩的门后响起了哗哗的水声。他听出那是雷督理在对着抽水马桶撒尿,便走到卫生间隔壁的浴室里去放热水。

    雷督理尿完了,走出来见了张家田,随口问道:“怎么是你?”

    张家田是个跟班,不是贴身仆人,这些活计本不用他干。但是今天跟着雷督理进了浴室,他笑呵呵的把蘸了牙粉的牙刷送到了雷督理面前,答道:“这活儿我又不是不会干,顺手就做了。”

    雷督理不再多说,对着大玻璃镜刷牙漱口,然后宽衣解带,坐进了浴缸里。浴缸是从上海定制来的,异常宽敞,足够他在里面自由的伸展身体。向下沉浸在热水里,雷督理还在慢慢的清醒着,然而偶然间的一睁眼,他忽见张家田笑嘻嘻的蹲到自己面前,手里捏着一把雪亮的剃刀。

    他一激灵:“干什么?”

    张家田笑道:“我给您刮脸洗头,您不用动。”

    雷督理狐疑的看着他,看了几秒钟,闭上眼睛躺了回去。

    张家田往他的面颊下巴上涂抹肥皂沫,然后歪着脑袋拿出瞄准的架势,一刀一刀的刮过下巴,刮下泡沫,刮出一片洁净光滑的皮肤。他心里是真爱戴雷督理,别说是伺候雷督理洗漱沐浴,就算是雷督理撒尿让他给扶着家伙,他也没怨言。把雷督理的下半张脸刮干净了,他拧了把热毛巾,给雷督理擦了把脸,然后继续给雷督理洗头发。

    雷督理这人长得很标准,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香不臭。垂头坐在浴缸里,他先是默然无语,等到张家田把他头上的泡沫冲洗干净了,他抬手一抹水淋淋的面孔,这才说道:“看见人家大姑娘要强上进,心里着急了?”

    张家田笑了:“大帅什么都知道。”

    “那你是打算跟着叶春好一起上进,还是原地不动,把叶春好也拽回来?”

    张家田挽起袖子,给雷督理擦背:“我当然是想上进,可春好毕竟是个姑娘,她总这么抛头露面的,也不合适啊。”

    “那你觉得她怎么着才合适?”

    “肯定是嫁男人生小孩儿才合适啊!”

    “好,那我收了她,保她一世荣华富贵,如何?”

    张家田讪讪的笑了:“大帅别这么吓唬我了,我的心思,大帅不是都知道吗?”

    雷督理说道:“我知不知道都没有用,得她知道才行。”

    “她也知道。”

    “知道了,但是故意装不知道?”

    张家田说道:“她大概是没看上我。原来的事情就不提了,现在她已经有了正经差事,我还在这儿伺候您洗澡呢,她能看上我吗?”

    “伺候我洗澡,是不正经的差事?”

    “不是不是不是……”张家田笑着连连摇头:“我是说——唉,我的意思,大帅都明白。”

    雷督理抬手把短发向后一捋,露出了整张面孔。转过脸看着张家田,他道:“给你个正经差事,她也一样看不上你。”

    张家田停了手,对着雷督理笑:“您这话我不信。要不然,您给个试试?”

    雷督理微微一笑:“试试就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