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善后事宜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1本章字数:3388字

    叶春好离开冯公馆,没回招待所,而是直接来见了雷督理。

    雷督理办完了军务,正打算回北京,见她来了,便问道:“跟不跟我一起走?”

    他这话是在楼下大客厅里说的,说话时,他陷在柔软的大沙发里,两只脚向前架在茶几上,是个非常慵懒的姿态。叶春好素来认为他是个可亲的人,但今天在见了玛丽冯之后,她忽然有点不敢靠近他了。

    可该说的话,还是得说。

    “大帅……”她站在雷督理的斜前方,极力保持着和颜悦色:“我今天去见了冯女士。”

    懒洋洋的雷督理一转脸,望向了她:“嗯?”

    叶春好感觉他此刻是目光如炬,烧得自己面红耳赤:“我想,我们又想和冯女士讲和,又对冯女士一味使用威胁手段,是……是不大对的,所以今天我就私自去了一趟冯家,和冯女士谈了谈。”

    雷督理收回目光,垂下眼帘:“嗯。”

    叶春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大帅就给冯女士一百万赡养费吧!”

    雷督理当即一抬头一瞪眼:“嗯?”

    叶春好被他这么一瞪,真是怕了,可话已经说到了这里,打退堂鼓会更不像话。

    “冯女士现在憔悴得不得了,说话也是颠三倒四的,看着十分可怜,而且……而且精神好像也有点不大正常了。她说她如今已经没有什么钱,亲人只剩了一个母亲在英国,也很拮据。只要大帅肯给她赡养费,她便即刻去英国找她母亲去。一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讲,自然是个天文数字,可大帅并不是个普通人,想必是拿得出来的——”

    “我拿得出来,就活该受她的勒索?”

    叶春好垂下头,喃喃说道:“我本也以为冯女士是趁机勒索,可这回见了她,只觉得她很……很……”

    雷督理问道:“很什么?”

    叶春好想了又想,最后想出了个最合适的词:“很绝望。”

    雷督理哼了一声,望着前方的玻璃窗说道:“你个吃里扒外的丫头片子!”

    叶春好本是心事沉重的,忽听自己变成了丫头片子,忍不住微微一笑,笑过之后,她倒是增添了几分勇气:“大帅其实也是在赌气吧?可是我想,无论冯女士后来怎样,起初您和她结婚时,应该对她总是有感情的。您就只看当初那一份感情的面子上,大人有大量,拿钱把这件事情了解了吧!这件事情了解了,您腾出精神来,干什么大事不好呢?”

    雷督理默然无语,片刻之后,忽然抬头问她:“你这么为她说话,她是不是给了你什么好处?”

    这话简直有点无理取闹,问得叶春好无言以对,笑都只能苦笑。雷督理看了她这无奈的样子,便把双臂环抱在胸前,歪着脑袋说道:“这回我遂了她的心意,难保她将来不会再跟我故技重施。”

    “当然不能就这么直接的把赡养费给她,双方总要先签一份协议、把将来的事情约定好才行。”

    雷督理放下双脚站起身,绕着茶几踱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叶春好面前。窗外暮色苍茫,晚霞泼了雷督理半身火红。

    “你说得对。”他对着叶春好笑了一下:“我是在赌气,这气赌的也没什么意思。”

    叶春好今天本是有些怕他的,如今他这么一笑,眉目温柔,又恢复成了她心中那个和蔼的雷督理,她那惧意也就消散了许多。

    “那……”她含笑看着雷督理,不由自主的想要哄他:“不赌气了,行不行?”

    雷督理把双手插在裤兜里,移开目光盯着地面,没说话,只点了一下头。

    这动作让他像个闹别扭的、不服气的大男孩子,于是叶春好一瞬间老了二三十岁,甚至对他产生了几分母性——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一瞬间过后,她就清醒过来了。

    “去办吧!”雷督理对她说:“办好了有赏。”

    叶春好想问一句“办得不好呢?”,强忍着没问,怕雷督理误以为自己是要和他打情骂俏。

    雷督理这时又道:“我明天先走,你留下办事,办完了再回家。”

    叶春好听到“回家”两个字,心中又生出了奇异的感触——她不知道是雷督理说话遣词就是这种风格,还是他怜爱自己、真待自己好。

    “好。”她低声说道:“那我走了。”

    “你在招待所里,住得习惯吗?”

    “习惯,那儿的屋子挺好的。”

    “我说的不是屋子,是那个地方人多眼杂,谁都能去。你要是嫌乱,可以搬到我这里来。明天我走了,你住过来,也不必怕人说闲话。”

    叶春好笑着摇头,就觉得胸中一团温暖,四肢百骸都有了热源,冷也不怕了,累也不怕了。

    这一回,她心满意足:“大帅,我走了。”

    叶春好迎着晚风出了楼门,像是重新变回了中学女生——女生们穿着及膝裙子和矮跟鞋子,裙摆在风中飘荡,高谈阔论、大说大笑、想走便走,想跑便跑。一大步跳下三层台阶,她落到了水泥地上。有人斜刺里跑了出来,大喊一声:“春好!”

    她扭过头,瞧见了个宽肩长腿的高个子军官,原地站稳愣了一下,她随即从军帽帽檐的阴影下,看清了对方的面孔。

    “呀!”她这回可真是惊讶了:“二哥?”

    张家田抬手摘下军帽,对着她笑嘻嘻。上午他告了个假,专门去外国理发馆剃了个头。洋毛子理发匠大概是手指头镶了金,剃个头竟然要五块钱!五块就五块,他身为雷大帅的卫队长,还花不起这五块钱吗?

    洋毛子把张家田的两鬓剃得发青,上面的头发偏分梳开,用发蜡打理得有型有款。张家田有了这个价值五块钱的发型,又把新军装一穿,揽镜自照,自己都觉着自己帅。这么好的模样,当然得让叶春好瞧瞧。叶春好今晚若是不来,他明天就要亲自跑去找她了。

    叶春好早就知道张家田是个英俊人物,可没想到他打扮起来,竟会这么漂亮:“二哥,你这是改行当兵了?”

    张家田侧过脸,抬手一掸肩章:“当兵?大兵谁当啊,咱要当就当卫队长!”

    “真的假的?卫队长?”

    “大帅就在楼里呢,我要是假的,敢穿着卫队长的衣服跑出来吗?”说到这里,他弯腰凑到叶春好耳边,小声说道:“大帅好像看我特别顺眼。”

    叶春好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但心里很为张家田高兴:“二哥,你好好干,我看你是要有大出息了。”

    张家田乐不可支:“我知道。前头那个不好好干,让大帅给毙了,我亲眼看着的,还敢不怕?”随即他换了话题:“春好,明天回了北京,我晚上带你看电影去,好不好?”

    “明天你能走,我不能走。”叶春好笑道:“我这边的事情还没办完呢。等我办完回北京了,我再好好的祝贺你。”

    张家田一听这话,兴致立刻落了将近一千多丈,不过,他想,春好跟着林子枫办事,应该不会闹出什么桃色新闻来,因为林子枫破了相呀!目光转向叶春好,他看她脸上一点脂粉都没有,天生多美,就是多美。

    叶春好也笑眯眯的看着张家田,心想二哥这回升了官,今非昔比,娶个好姑娘不成问题,大概就不会心心念念的只想着自己了。他若是移情别恋,倒是省了自己不少事。

    叶春好在天津又耽搁了一个礼拜,这才和林子枫回了北京。

    这一个礼拜里,她把雷冯二人的离婚一事处理了个干净利索。离婚启事并没有上新闻报纸,但是双方共同签了离婚协议,那协议是她和几名律师共同拟的,一点漏洞都没有。雷督理把印章留给了林子枫,等玛丽冯在协议上亲笔签了名字之后,林子枫取出印章,也郑而重之的印上了雷督理的大名。

    之后的种种手续,又花费了她几天的时间,等到她陪着玛丽冯到花旗银行兑了那张一百万元的支票之后,玛丽冯已经肯把她当个好人来看待。但她倒是并没有拉拢玛丽冯的意思,玛丽冯得了巨款,即刻就要往英国去了,自己拉拢她做什么?

    她纯粹只是觉得玛丽冯可怜。玛丽冯出门时也还勉强打扮着,一张小巴掌脸抹得粉白黛绿,越发显得像是精神病人,浓烈香水掩盖着她身上的臭气,从她那油腻的卷发上看,她定是好一阵子没洗过澡了。

    离开天津之前,她来到冯公馆,向玛丽冯告别:“我要回北京了,将来怕是没有再见的机会。你多保重吧。”

    玛丽冯看着她,眼神空洞,只说:“好。”

    叶春好向她笑了笑,自觉着大功告成,转身要走,哪知玛丽冯忽然说道:“好姑娘,你可别受了他的骗。”

    叶春好一愣:“我受谁的骗?”

    玛丽冯怔怔的看着她:“雷一鸣。”

    叶春好知道她视雷督理为死敌,所以也不争辩,顺着她说话:“嗯,我记住了。”

    玛丽冯这回没话讲了,叶春好趁机离开冯公馆,匆匆赶回了招待所。林子枫预备赶乘下午的特快列车回京,叶春好回来时,他正坐在汽车里等着她。叶春好知道自己这是耽误人家出发了,心里很不过意,上了汽车之后,陪着笑脸向林子枫搭讪道:“让您久等了,都怪我没看时间,回来得晚了。”

    林子枫大模大样的坐在座位上,说道:“没什么,赶得上。又去冯家了?”

    叶春好含糊的答应了一声:“嗯。”

    林子枫淡淡的一笑:“到底都是女人,同命相怜,有话可说。”

    叶春好依旧是微笑着,没吭声,心里却是不爱听这话。她怎么就和玛丽冯“同命相怜”了?自从顶了这个秘书的名,她哪天不是勤勤恳恳的做事?难道只因为她是个女子,林子枫就认定了她是凭着色相高攀上来、并且迟早有一天会像玛丽冯一样沦为弃妇吗?

    这话不止是不好听,简直就有点诅咒的意味了。

    叶春好想到这里,脸上那笑容一闪一闪的,闪着闪着便消失了,成了一张粉妆玉砌的冷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