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喜欢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1本章字数:3125字

    叶春好看了张家田这处宅子,也觉得好,又道:“二哥,你院儿里这口大缸里蓄了水,正好能养几条小鱼,小鱼上边再浮些荷叶荷花,就更好看了。”

    张家田听了这话,立刻就要亲自去买鱼,叶春好连忙拦住了他:“这又不是非得立刻办的事情,你也太着急了。”

    张家田笑了:“你的话在我这儿,就和圣旨差不多,我能不急吗?”

    叶春好打量着正房门口的纱帘,说道:“这几天热得很,换了纱的,倒是正合适。”

    张家田又道:“我让人上胡同口的馆子里叫几样菜来,咱们一起吃晚饭,你想吃点儿什么?”

    叶春好想了想,末了摇头笑道:“还真被你问住了。我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二哥不用管我。”

    张家田把这家里的仆人叫来吩咐了一通。那仆人领命跑了出去,片刻之后,果然同着两个伙计回了来。三个人各拎着两只大提盒,提盒送去厨房打开来,里面正是一碗碗热菜。

    这些菜肴摆上来,倒也是很丰盛的一桌宴席。叶春好见了,心里虽然知道这是张家田的一番盛情,可又暗暗的不以为然——若由她来做主请客,她就只叫几个精致的好菜,既经济,也好看。要不然两个人对着这么一大桌子鱼肉,倒像是两个老饕了。

    菜摆齐了,张家田才想起没有酒,立刻又让仆人出去买酒。这仆人常年留在此处看房子,生活虽然乏味,头脑倒是并未因此迟钝,竟然立刻就从外面扛回了一坛黄酒和一瓶西洋葡萄酒。

    张家田挺高兴,随手赏了他五块钱,然后把门帘往下一放,开瓶倒酒。叶春好冷眼看着他的行为,虽然明知道他如今发达了,可还是另有想法:“一赏就是五块钱,真是大方。”

    她的思想是有条理的,少有即兴的成分,总像是有备而来,一切全在计划之中。从张家田手中接过了一杯葡萄酒,她笑道:“这一杯就足够了。这酒喝着甜甜的不像酒,反倒格外的容易醉人。”

    张家田坐下来,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仰头喝了半杯,咂摸咂摸滋味:“这东西我是第一次尝——是挺甜。”

    两人拿起筷子,慢慢的吃喝起来。张家田这样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正是馋嘴的时候,可是当着叶春好的面,他极力控制自己,不许自己狼吞虎咽。不知不觉的喝了两杯葡萄酒,他看叶春好那杯子里还剩着大半杯,就问道:“怎么不喝?真喝醉了也没事,我这儿有的是屋子,够你住的。”

    叶春好当即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二哥喝醉了。”

    张家田寻思了一下,随即一打自己的嘴:“这话是我说得不对——你要是真醉了,你留下来,我出去住。”

    叶春好没接这话茬,只给自己盛了一小碗汤,同时搜索枯肠,想要另找个话题来谈。哪知就在这时,张家田忽然嘿嘿笑了两声,又抬手抓了抓脑袋:“春好。”

    叶春好捏着汤匙,抬了头看他。

    张家田抓完了脑袋,又用手指在鼻子下面一抹,且清了清喉咙,舔了舔嘴唇:“春好。”

    叶春好见了他这一套小动作,隐隐觉得不对劲。

    张家田没等她发问,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其实……你可能也觉出来了,我心里是特别的……特别的喜欢你。”

    说完这话,他嗓子做痒,扭头咳嗽了一声——越是说到要紧的关头,周身的毛病越多,他简直恨了自己:“原来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所以这话我也就藏在心里,一直没敢说。但现在我知道上进了,还给雷大帅当了卫队长,大小总算是个官儿,手里也有了点儿钱,所以你看……你看咱俩能不能、能不能合成一家呢?”

    叶春好听了他这一篇表白,虽然知道他说的都是真心话,可是无论如何不能感动。对于张家田,用“没看上”三个字来形容她的感情,是太笼统了。她对他不是简单的“看不上”,她是看他一身的小缺点,看不惯,总盼着他能全改了,能变成个更好的人。

    变成了“更好的人”,她也没打算去爱、没打算去要。只不过是因为他对她好,她无以为报,所以希望他也好。此刻他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她没有准备,可又觉得这样也好,该说的话迟早要说,说的太迟了,岂不是耽误了人家的年华?男子的年华,也是年华呀!

    于是,她开了口:“二哥,你对我说真心话,我也对你讲一句真心话——我已经立定主意,此生都不嫁人了。”

    张家田直愣愣的看着她,看了半晌,末了向椅子背上一靠,很突兀的笑了一声:“不乐意就不乐意,你也不用说这种话——”

    叶春好正色打断了他的话:“二哥,你不要以为我是拿这话来敷衍你!”

    张家田当即问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是个粗人,你也不用对我拽文,有话就直说。”

    “我自力更生,不求不靠,一个人过清净日子,比什么都好。”

    张家田眨巴眨巴眼睛,脸上露出了几分傻相:“这叫什么话,哪有你这么想的?你是不是——”他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看上雷大帅了?”

    叶春好听了这话,却是很平静:“二哥,你当三姨太太为什么那样笼络我?她是怕自己失了宠,所以想要把我荐给大帅,一是向大帅讨个好,二是让我提携着她。我若是想嫁给雷大帅,我早嫁了。我说不嫁,就是不嫁,你若当我是待价而沽、想要攀个高枝一步登天,那你真是小视了我。”

    她这话说得坚定,而张家田仔细端详着她的脸,就见她皮肤光洁,一点脂粉的痕迹都没有,衣着也是一派素净。二十岁的大姑娘,正应该花枝招展的打扮起来才对,可她周身上下,连点鲜艳颜色都没有。这确实是不大正常的,可他怎么直到如今才注意到?

    叶春好由他看着,又道:“二哥,你现在正是力争上游的时候,将来定有远大的前途。将来你眼界广了,就知道我不过是个最普通的女子,比我好的人多着呢。”

    张家田移开目光,垂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想象中撕心裂肺的痛,他只是胸中闷闷的难受。

    “我就看你最好。”他喃喃的说道:“都好几年了,那时候你天天在胡同口坐洋车上学去,我就总看着你……”

    说到这里,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不想说了,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还说它干什么?他堂堂的男子汉大丈夫,前途远大,怎么能为了个小女子愁眉苦脸?等他将来出人头地了,还怕没有女人吗?

    可是目光扫过前方的叶春好,他就发现自己想象不出那比叶春好更好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叶春好就够好了,就已经是最好了。他活到二十多岁,没有看过比她更好的了。

    “不说了。”他逼着自己轻松起来,然而轻松得很蹩脚,声音都走了调:“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二哥,你都是我妹子。”

    叶春好点了点头,点过了头之后,觉得有些太沉默,就又补了个笑容:“是。”

    张家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分几口把这一杯喝光,他终于找到了新的话讲:“哎,春好,你知道吗?大帅给我这名字,改了一个字。”

    叶春好问道:“哦?改成什么了?”

    “念着和原来一样,就是把家改成了这个——”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蘸酒,在桌子上写了个很大的“嘉”字。不是故意要写大,而是这个字笔画较多,地方小了,他安排不下。

    叶春好看清楚了,微笑着点头:“原来是这个字。二哥,大概,大帅是准备提拔你当大官,所以提前给你改个更漂亮的名字,将来好衬得上你的官威。”

    张家田一笑:“我听说有个团长,本来名叫张小三,后来当了团长,就把大名改成了张啸山。你别说,这名字改得还真不错。”

    叶春好笑了起来:“可不是。这样的事,原来听着只当是笑话,可是如今再看,倒也觉得并不荒诞,也有道理。”

    说完这句话,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张家田是假轻松,她却是真轻松,以至于低头喝完了一小碗汤,又多吃了几口菜。

    天蒙蒙黑时,张家田送叶春好回了雷府。

    然后他回了他这处新宅。那葡萄酒喝着像果子露一样,却真是有点儿后劲。他一进院子就晕了,于是一屁股坐在了正房门前的台阶上,他扯开衣领吹凉风。

    回想自己今晚的所言所行,他越想越是后悔,就觉得自己说得不漂亮,做得也不漂亮。这样重大的告白,自己怎么脑子一热就说出口了呢?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再等一等呢?

    他胸中闷闷的作痛,只觉得自己怎样做都是不好,简直走投无路。深深的垂下头去,他用手指头在台阶上乱画,画着画着,他发现自己画出了一个“嘉”字。

    于是魔怔了似的,他反复的勾描“张嘉田”三个字。这个叫张家田的小子干什么都干不好,丢人现眼,他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他不要再当这个张家田了。

    从此刻起,他是张嘉田。前途无量的张嘉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