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小张师长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2本章字数:3401字

    雷府后花园里有个方方正正的花厅,这花厅被花木掩映着,四面透清风,大白天的也很凉快。花厅里摆着一张长方桌子,雷督理就带着部下军官们围着桌子坐了开会。张嘉田跟着白雪峰走到花厅门口时,那会议还完全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张嘉田伸着脑袋向内望了一眼,就见雷督理坐在首席的一把太师椅上,衬衫领口敞开着,两只袖子也挽到了肘际,可见到了这个季节,他也知道热了。

    坐在他左右手的人,一个是林子枫,另一个蓄着一抹小胡子,略微面生一点,张嘉田只知道他是参谋长,但是没和他搭过话。从左右往下排列,也都是身居重位的大军官们。参谋长用手指抹着唇上胡须,正在沉吟着慢慢说话:“要我说呢,就是把那支队伍原地打散,分成几股,编到别的师里去。”

    参谋长说完这话,花厅里一时寂静。雷督理把两只手放在桌上,将一枚戒指摘下来戴上,戴上又摘下来。林子枫端坐在一旁,脸上似笑非笑,旁人都是军装打扮,唯有他穿了一身浅色西装,像个职业的小白脸或者浪漫文人。参谋长见无人应和,仿佛是有些心虚,用手指又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还是雷督理忽然用戒指叩了叩桌面:“还有谁有主意?甭管对错,都说一说。”

    林子枫这时开了口:“我看——”他沉默太久,甫一开口,居然声音嘶哑、走腔变调,于是连忙用力清了清喉咙。与会众人当即向他行了注目礼,唯有雷督理垂眼盯着手里的戒指,目不斜视。

    林子枫面不改色,继续说话:“我看,虽然洪霄九离奇失踪,外界都说他是死了,但他留下的那个师里,凡是大一点的军官,可以说都是他的余孽。把这样的人分到其它队伍里去,很有可能成为隐患。况且,他这人是死不见尸,我们总还是要谨慎一点才好。”

    参谋长答道:“我的意思是先把那个师分成小块,然后再各个击破。洪霄九的余孽,那当然是不能留的。”

    林子枫不说话了,端起面前的茶水抿了一口,不像是无言以对,更像是不屑一驳。参谋长看了他一眼,仿佛也要生气了,把两道眉毛拧了起来,转向雷督理问道:“大帅以为呢?”

    雷督理把戒指往中指上一套,随即靠向后方,将两只手放到了椅子扶手上:“我?我看那几万人放到哪里,都是不安定的因素。干脆不要动它,我另外派个新师长过去就是了。”

    此言一出,端着茶杯的林子枫猛一扭头,“噗”的一口将茶水喷到了旁边的参谋身上。参谋长的脸上也有点阴晴不定:“这……怕是不行吧?那队伍里都是洪霄九的人,哪里会听新师长的话呢?万一没过几天,新师长就灰溜溜的让他们撵回来了,岂不是太不好看?”

    “也未必就一定会被撵回来。”

    参谋长略一犹豫,又试着步的问:“那么,大帅打算派谁去做这个新师长呢?”

    雷督理抬头环视了厅内众人,众人没有一个愿意去接管洪氏余孽的,统一的全低了头,于是雷督理放长目光,忽然抬手一指门口:“卫队长去吧!”

    此言一出,厅内立时哗然,林子枫刚喝了第二口茶,吞咽之时气息一岔,呛得他咳嗽不止,茶叶梗都从鼻孔中喷了出来。张嘉田本是扒在门口看热闹的,冷不防被雷督理点了名,也吓了一大跳:“啊?我?”

    他一出声,厅内的哗然立刻降了下去,唯有林子枫依然咳得天翻地覆。雷督理一手拍了拍林子枫的后背,一手对着张嘉田招了招:“对,就是你。我封你个师长,你敢不敢干?”

    张嘉田向内走了几步,张了张嘴,没说出话——这回他可真是彻底懵了。

    他懵了,旁人见雷督理说得认认真真,也懵了。姑且不提那帮洪氏余孽有多么的危险,就算那是一个师的童子军,也没有让个毛头小子当师长的道理。

    毛头小子人模人样,合了长官的眼缘,一步登天当了卫队长,已经算是雷督理很胡闹了。卫队长无能便无能,权当是使唤了个笨蛋保镖,碍不着军务大事,可让毛头小子去当师长管队伍,那就不是胡闹的问题,而是有发疯的嫌疑了。

    雷督理这时又问:“张嘉田,你干不干?”

    张嘉田糊里糊涂的抬手摘下了军帽,摘下之后又戴了上:“我……我听大帅的,大帅让我干,我就干。”

    雷督理一点头:“好,明天给你下委任状。”说完这话,他一拍桌子:“散会!”

    众人静了一瞬,然后各自起身敬礼,犹犹疑疑的络绎往外走。而雷督理侧身转向了林子枫,皱着眉毛问道:“你还没完了?”

    林子枫还在吭吭的咳嗽,咳得面红耳赤。用手帕擦了擦鼻子,他渐渐的平静下来:“大帅,非常抱歉。”

    雷督理又问:“你连茶都不会喝了吗?”

    林子枫的额头见了汗,双手放在膝盖上,他垂着头对着雷督理一躬身:“子枫今天实在是非常的失礼,还请大帅包涵。”

    雷督理把自己手边的茶杯往他面前一推:“重喝,喝给我看!”

    林子枫端起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把茶水喝了个干净。最后放下空杯子,他对着雷督理又是一躬身:“大帅,我喝完了。”

    雷督理不耐烦的向外挥挥手:“喝完就滚!下次老子说话你再咳嗽,老子踹死你。”

    林子枫站起身,对着雷督理又一鞠躬,然后红着脸转身走了出去。

    这回花厅里只剩了雷督理和张嘉田两个人,两人对视了片刻,张嘉田愣眉愣眼的,先说了话:“大帅,您真让我接替洪霄九、当师长去?”

    “那还有假?”

    张嘉田慢慢的回过味来了,顿觉不妙:“那、那我怎么办呢?”

    “爱怎办就怎办,你是师长,你说了算。”

    “我、我肯定干不好啊!”

    “干不好,还干不坏吗?”

    “啊?”

    雷督理抬手把张嘉田招到跟前,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你干好了,那自然好;你干不好,也没关系,我借这个机会发兵,干脆把那个师消灭掉。”

    张嘉田弯腰看着雷督理的眼睛,心里隐隐的明白过来——自己哪里是真的要去当师长?自己不过是雷督理伸出去的一根导火索,他是打算通过自己点一把火,把他的残敌炸个灰飞烟灭。

    为雷督理做导火索,那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

    张嘉田问道:“大帅,那我是不是得到外地赴任去?”

    “那当然。”

    “远吗?”

    “不远,那个地方通火车,大半天也就到了。”

    张嘉田手扶着膝盖,心事重重的撅在雷督理面前。雷督理将他打量了一番,忽然一笑:“舍不得叶春好,是吗?”

    张嘉田点了点头,对着雷督理,他不爱遮掩:“我确实是惦记着她,她和别的姑娘不一样,她没家。”

    “这儿不就是她的家?”

    “她没亲人。”

    “我对她不好?”

    张嘉田看着雷督理,看了片刻,他低下头,很艰难的说出了一句话:“大帅,求您件事。您可……您可千万别看上她。我处处都不如您,您要是看上了她,我可就真没招了。”

    “她不是说她不嫁人吗?”

    “我出去打听了,人家说大姑娘在订了人家之前,都爱这么说。她这话,不一定是真的。”

    雷督理笑了:“傻子,你还专门出去打听?”

    “嗯。”他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我问了不少人。”

    雷督理把胳膊肘架在桌子上,歪着脑袋看画似的看他:“那,要是叶春好看上我了呢?”他向前凑近了,笑眯眯的直问到张嘉田的脸上去:“你看,论年纪,我也不老,论模样,我这模样也还过得去吧?”

    “是。”张嘉田依然是有一说一:“相当过得去。”

    “那要是她看上我了,怎么办?”

    张嘉田被他问出了一脑袋的汗:“您要是真心待我好,就别搭理她!”

    雷督理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捶桌子。张嘉田也知道自己方才那话句句都是冒傻气,可怎么说才能显着精明点儿?他不知道。

    雷督理大笑一场之后站了起来,揪着张嘉田的衣领往上一提:“不闹了,我管你升官发财就够意思了,我还管你怎么讨老婆?你又不是我亲儿子!”

    张嘉田站直身体,追着他往外走:“您要是乐意,我给您磕头当儿子也行。”

    雷督理侧过脸一瞪眼睛:“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我年轻力壮的,要儿子我不会自己生?”

    张嘉田不敢深谈雷督理的生育问题,只得闭了嘴,快步跟着他走。

    这天晚上,张嘉田把叶春好约了出去。

    他向叶春好讲述了自己今天的奇遇,叶春好听了,当即停下脚步想了半天,末了问道:“这可不是个好差事,不能推了不去吗?”

    张嘉田苦笑道:“说是明天就下委任状,我现在想推也晚了。况且,好像也不能推。”

    叶春好本来答应了他,要同他走去咖啡馆里吃冰淇淋,如今猛的听了这话,她疑心雷督理是要把张嘉田当成敢死队使用,而张嘉田既没接受过正式的军事训练,也没上过战场,这样的青年跑去那虎狼窝里当师长,不和送死是一样的么?

    “不吃了。”她忽然转了身:“我去问问雷督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是糊涂,他派你去,你就真去?”

    张嘉田一把抓住了她:“别去了,你要是去了,倒像我背后找你搬弄是非似的。男子汉大丈夫,不在刀山火海里打几个滚,也混不出功名利禄来。”

    叶春好不理他,单是站在路边沉沉的思索。良久过后,她转过身,正色说道:“二哥,你记住,到了那里之后,一旦感觉情况不对,千万别逞强,马上回北京。那里天高皇帝远,和这大帅府里可不一样!”

    张嘉田垂手站着,心悦诚服,连连点头,仿佛叶春好是他的娘,而他是她的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