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忠君之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2本章字数:3516字

    张嘉田糊里糊涂的,给自己招了个兵。

    那青年叫着要去从军,可无论他投到周遭哪家队伍里去,都会成为他潜在的敌人,于是张嘉田把他叫了住,详详细细的盘问了一番。原来这人姓马,名叫马永坤,家里开着一间小铺子,已经娶妻,上头有个亲爹,有个继母,并无兄弟姐妹。这马永坤本是个读书人,然而考运不佳,平时是问一答十,一进考场就变成了一问三不知,所以苦学多年,毫无成绩,搞得他平日总是忿忿的,简直快要心理变态;他既是如此的没出息又脾气坏,他那年轻貌美的媳妇自然不愿受他的气,年初的时候便勾搭邻居男子,私奔了个无影无踪。

    马永坤受了这样大的打击,简直要从心理变态恶化为精神失常,而他的父亲马老爷子一贯经营无方,把祖上传下来的小生意,做得是与日俱惨,他看不惯,常要指点他这位老父,然而老父的性情古怪,不但不听,还要骂他,继母又在一旁煽风点火,所以他在精神上从来得不到半分安慰,有的只是痛苦。及至老父一死,家里铺子彻底关门,继母也不搭理他,马永坤自觉着简直没有生路,一怒之下,便冲往师部,“刺王杀驾”来了。

    张嘉田盘问过后,也不知如何评判这个人,只说:“人家铺子都交钱交粮,就你家不交,人家商会的人说你爹几句,也不算欺负人吧?”

    马永坤默然。

    张嘉田又道:“你爹为了这事,一赌气死了,也赖不着我吧?我初来乍到的就这么点儿人马,我们能要多少钱?原来这儿是洪霄九的地盘,洪霄九的胃口总比我大吧?那胃口大的你不敢动,专杀我们胃口小的,到底是我欺负你还是你欺负我?”

    马永坤像只泄了气的皮球,瘪在原地,依旧默然。

    张嘉田又问:“我这话不算不讲理吧?”

    张嘉田把马永坤问了个哑口无言。而马永坤在师部的厨房里喝了一大碗热粥之后,恢复了些许元气,鼻青脸肿的走到张嘉田面前,低声说道:“家,我是死也不愿回了,张师长若是宽宏大量,不计前嫌,就让我在这儿投军吧!”

    张嘉田答道:“随你的便。”

    马永坤就此当了大头兵,姑且不提,只说张嘉田这一趟来时,手里确实是攥了一笔款子的,这时他就暗暗的算了算账,然后拨出十万块钱,给了张文馨当军饷。

    张文馨第一天得了钱,当场腰和脖子就直了。及至到了第二天,他的肠胃病好了大半,腿也不瘸了,发炎的腮帮子也平复了,甚至眼睛都明亮了,烂眼边都不红了,可见这金钱的力量,确实不能小觑。而旁人见他又买粮食又制冬衣,还在大街上立起牌子招了新兵,真有鸟枪换炮的气势,自然心动,于是张嘉田那冷冷清清的师部,立刻也有兵强马壮的客人前来拜访了。

    张嘉田每天和这些人周旋,长了许多见识。他本是打算过来“干坏”的,可到了文县之后,才发现“干坏”也不容易,况且明明是有可能“干好”的,为什么不努力一把呢?

    这么一想,他就当真努力起来了。

    张嘉田努力得废寝忘食,并不知道北京的雷督理正在眼巴巴的等着他“干坏”。一旦“坏”了,雷督理就立刻借机发兵,消灭余孽。然而他等了又等,文县那边始终是没有传来内讧的消息,简直让他有些着急。

    于是他发去密电,让张嘉田随便找个由头挑起战争,哪知张嘉田即刻就回了电报,答曰不必。雷督理拿着这份回电,简直有些发懵——懵的不是张嘉田不听话,而是想不出张嘉田会有什么更好的法子。

    他倒是不担心张嘉田会被余孽笼络得变了心。在他眼中,张嘉田没什么特别出色的,最大的优点就是忠诚。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派这么个毛头小子去办大事。

    在雷督理发懵的时候,叶春好来了。

    叶春好新剪了头发,剪得齐齐的,越发显得头发与脸面黑白分明。雷督理见她来了,开口第一句话便是问她:“这些天,嘉田给你来信了没有?”

    叶春好在他面前的沙发上坐下了,自自然然:“前天接了他一封信。”

    雷督理问道:“信上都写了什么?”

    叶春好认为他这话颇为无礼,有逼问旁人隐私之嫌,但是也没法子,只得答道:“也没什么,说是文县那边比北京冷得早些,还有就是他每天如何的忙。”

    雷督理坐在写字台后,饶有兴味的又问:“那你怎么回的信?”

    叶春好惊讶的笑了:“怎么回的?就是讲了讲我的情况,无非是些闲话罢了。”

    雷督理点了点头,这才问道:“你有事?”

    叶春好在回答之前,先做了个深呼吸。

    忠言向来逆耳,而雷督理又是个狗脾气,所以她此刻有些紧张。

    叶春好给雷督理管了几个月的私人账目,自己是殚精竭虑了,把账目也理得井井有条,但依着她的本心,她其实是不爱这个差事——或者说,她愿意、也能够管账,但是不愿意管这样的账。

    那账上来往的货物,都是违禁的走私品,军火弹药倒也罢了,那些烟土白面之类的毒物,实在都是贻害人间的坏东西,她虽是接触不到它,但它的出出入入化为数字写在账目上,她天天看着,便觉得自己也直接参与了这样的恶行。况且这样的生意虽然暴利,却不能持久——如果雷督理不是督理、麾下没有几十万的军队,那么这发大财的生意轮得到他来做吗?

    有些事情,她既是想到了,就一定要对他讲,若是只顾着明哲保身,那么就不算她是真心待他好,她也把他的真心辜负了。

    所以做完了一个深呼吸之后,她含笑说道:“我记得您好像和秘书长说过一次买地的事情,怎么后来又不见您提了?”

    雷督理一愣:“买地?”随即恍然大悟:“我只是随口一说,哪有那个闲钱。”

    叶春好微微笑着:“闲钱,是有的呀。”

    雷督理打开写字台下的抽屉,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支雪茄。低头把雪茄送到鼻端嗅了嗅,他抬眼问叶春好:“你是不是有话要劝我?”

    叶春好笑道:“我也知道,我这都是浅薄的见识,可是有话不说,我又有点忍不住。”

    雷督理似乎是个没什么嗜好的人,把雪茄叼在嘴上,他并不急着点燃,含糊答道:“你说。”

    叶春好得了许可,便平心静气的讲了一番。雷督理认真听着,听到最后,他把雪茄拿了下来:“积蓄田地,当然是件可以福及子孙的好事,只不过我现在常闹饥荒,单是靠着种粮食,能换几个钱呢?”

    叶春好就等着他这句话,此刻便立时笑道:“我们并不是要一定要买那上面能种庄稼的土地,我们也可以买那下面有矿产的土地啊!”

    雷督理从抽屉里取出了一盒长杆火柴,慢慢的划燃了一根,盯着火苗问道:“买矿?”

    叶春好点了点头:“是。”

    “有目标了吗?”

    叶春好答道:“直隶一带,矿产也是很丰富的,若是大帅同意涉足这个领域,那么目标自然很容易定。”

    雷督理一甩手,甩灭了火苗。把火柴杆往玻璃烟灰缸里一扔,他起身绕过写字台,走到了叶春好身边坐下来,忽然笑道:“那天,我听人私底下叫你财神爷。”

    叶春好听了这话,倒是红了脸,很不好意思:“这帮人真是爱嚼舌头。我也听过类似的话,是把我叫做……叫做财神奶奶,我当时就不许他们再讲,哪知道他们阳奉阴违,不叫奶奶,改叫爷爷了。”

    然后她往旁边挪了挪,喃喃的又道:“怪热的。”

    她挪,雷督理也追着她挪,笑眯眯的一直把她逼到了沙发一端。她站了起来:“那我不坐了,都让给您坐。”

    雷督理向后撤了撤,抓住腕子把她又拽了回去:“一起坐。”

    她坐了回去,低头不理他。他用自己的手背贴了贴她的手背:“你看我就一点儿都不热。”

    她将手一躲:“谁会热在手背上呢?”

    话音落下,她的手忽然又被雷督理抓了过去,贴到了他的面颊上:“真的不热。”

    她脸上红扑扑的,回头瞪他,一双眼睛瞪得黑白分明,显出一圈深深的睫毛。然而雷督理垂下眼帘避开她的目光,将她的手顺着面颊向下移,让她的手指蹭过他的下巴、滑过他的胸膛。

    她不知道他将要把自己的手牵引到哪里去,但她凭着直觉,嗅到了一丝情欲的热气。手指关节猛然被牛皮腰带硌了一下,她如梦初醒,用力的要把手抽回来,然而雷督理死死攥住了她,不肯放。

    “干什么?”他把她的手捂在了自己的腰带上,低声问道:“我又没把你怎么样。”

    她挣脱不开,又觉得自己面孔发烧、心绪纷乱——都是不好的征兆。于是索性正色说道:“你再这样,我只能辞职离开了。”

    雷督理坐正了身体,转过脸去看她:“你舍得我?”

    “你还问?”

    “你要是真走了,我是舍不得的。你要是舍得,也说明你薄情。”

    叶春好不理睬他的目光,面向前方回答:“对我来讲,情深情浅,都是一样的。我不是为情所困的人。”

    “可我觉得,你对我很好。”

    “那无非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这话我不爱听,你重说。”

    叶春好扭头看他,看着看着,却是叹了一口气。她为了他,心中常有千言万语,可千言万语之中,竟没有一字能说出口。她不信他,她不敢爱他——这样的话,可怎么说?

    “其实,这样也许更好。”她轻声告诉他:“君子之交淡如水,反而会有一生一世的恒久。我没有色衰爱弛的担忧,你也能得一个以心相待的朋友。反倒是世间所谓的恩爱夫妻,难得一起白头。”

    雷督理沉默了半晌,答道:“我小时候,性子很坏,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便大哭大闹,不是想藉此要挟长辈,是心里真的难过,忍不住要哭要闹。”

    他放开了叶春好的手:“我现在也还是这样。”

    叶春好低着头,看自己那只手已经被他攥得红白斑斓。他毕竟是个男人,有时候下手没轻没重,攥得她骨头都疼。

    思来想去的,她最后说道:“你放心,我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