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逃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2本章字数:3829字

    叶春好的心绪,忽然平静坦然了。

    她常在俱乐部露面,认识她的人多了,她认识的人也多了。能走进这个俱乐部的人,即便纯粹是进来玩的,也都是阔人家的太太小姐。叶春好常和这一流的人物交谈,眼界见识早已不是当初的水平。自己做主从账房调出了一百万现大洋,她告诉雷督理,说自己看中了遵化的一处金矿,请雷督理派个可靠的人,和自己一起去遵化亲眼瞧一瞧。

    雷督理听了这话,反问:“可靠?我身边还有比你更可靠的人吗?”

    叶春好是来对他说正事的,听他油嘴滑舌,便哭笑不得:“大帅信得过我,我还信不过我自己呢!还有就是立合同时,我还需要大帅的印章一用。”

    雷督理问道:“用它干什么?”

    叶春好耐着性子解释:“若是订了买卖合同,那么大帅作为买方,至少也要在合同上留下个名字呀。”

    两人说这话时,是在一道回廊上。雷督理单手插着裤兜,仰头欣赏廊下笼中的小金丝雀,听了叶春好的话,他漫不经心的答道:“哪用这么麻烦,你既然去了,你就把合同签了得了。”

    叶春好简直要苦笑起来:“我哪能代替大帅签名呢?这在法律上是行不通的。”

    雷督理将一根小草棍伸进笼子里,捅得那鸟乱飞:“就签你的名字。”

    “签我的名字,那金矿就是我的了。”

    雷督理忙里偷闲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逗鸟:“没关系。要不然你一和我斗嘴就要走,我给你一座金矿,真走了也饿不死,我也不用惦记你了。”

    叶春好又羞又急,忍不住一跺脚:“大帅!我明天就出发,可没有时间陪您玩笑!”

    雷督理对着金丝雀嘘溜溜吹了一声口哨,然后说道:“没开玩笑。”

    叶春好发现,雷督理真的没有开玩笑。

    男子追求女子,有送吃喝穿戴的,有送首饰钻石的,还有送汽车洋房的,唯独没听说有送一座金矿的。回廊里风凉,雷督理站不久,叶春好又不能追着他连说带走,无奈之下,只得对着他的背影大声道:“签了我的名字,我也只是替你经营!我不要!”

    雷督理打了个喷嚏,像是冻着了。

    叶春好去了一趟遵化,累得瘦了一圈。

    对于这桩生意,她是非常的谨慎,虽然知道没人敢在直隶地界欺骗雷督理,可依然悬着一颗心,煎熬得夜里不能闭眼。十天之后,她回了北京,到家之后听闻雷督理在书房里,她直接就去见了他:“大帅,我回来了。”

    雷督理正在和林子枫说话,见她进了门,也不动容,只把林子枫打发了走,又说:“春好,关门。”

    叶春好走去关严了房门,然后转过身来,被雷督理一把拥抱了住。

    她不知道雷督理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只不过是十天的光景,秋意就又浓重了许多,雷督理在衬衫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毛线背心,背心柔软,透出他的体温,也透出他的气味。

    她惊讶了,没想到一个人的胸膛手臂可以是这样的好,以至于她要留恋,要舍不得推开他。她哪里是在和他斗呢?她分明是在和自己斗。她是咬牙切齿的屏住一口气,稍一放松就要跌进他的怀里。这口气她屏了太久,咬得牙齿都酸了,青筋都胀了。

    雷督理放开了她,她故意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大帅这些天可好?”

    雷督理笑着向她点头:“我是很好,但是看你不好。你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

    叶春好绕过他,把一沓文件放到写字台上:“出门在外,自然是舒服不了的,回家歇几天就好了。这是合同和几分文件,大帅有空时可以看一看。”

    话音落下,她忽然一怔,因为看见写字台上扔着几封信,信封上是张嘉田的字迹,收信人则是自己。拿起一封信看了看,她立刻回头质问道:“大帅,您怎么私拆我的信件?”

    雷督理走了过来,和她并肩站着:“你有什么瞒人的事情,不许我知道?”

    “我没有。但是——”

    “那我为什么不能看?还有,我看你对嘉田也是太关心了,怪不得他对你总是贼心不死。”

    “当初债主闯进我家里时,我吓得直哭,全是二哥出头帮我。我没法子报答他,便在别处多替他想着点儿,这也不算过分。”

    “你想得也太细致了,他这么大的人,还不知道天凉了要加衣?”

    叶春好听出了他话中的醋意,可又懒怠争辩,便低头把桌上的文件和信封都整理了一番,说道:“我得走了。我给燕姐带了一盒点心,点心路上放得久了,怕是味道不会太好了。”

    雷督理“哼”了一声:“不必,她跑了。”

    叶春好扭头望向他:“跑了?跑去哪里了?”

    雷督理一耸肩膀:“不知道。”

    叶春好走去了三姨太太的院子里,就见院子里花木依然,却是没了半毫的人气——两天前,林燕侬照常出去看戏,结果一去不复返,再也没回来。到了第二天,这屋里的女仆觉着不对劲,跑去报告了雷督理,雷督理让人砸开了房中箱柜,结果发现这屋子里除了明面上的东西不曾动之外,金银珠宝钞票是全没了。

    叶春好和林燕侬志不同道不合,可林燕侬毕竟是她的一个小伴儿,如今林燕侬一逃,她茫茫然的站在院子里,忽然感觉有些恍惚。

    她总觉得林燕侬不能无缘无故的逃,便把这房里一个十岁出头的小丫头叫了来,给了她五块钱,问道:“三姨太太走前,有没有和人生过气?”

    小丫头把钱揣进口袋里,小声答道:“又没人敢惹她,她和谁生气去?”然后她咬着手指头想了想,又道:“就是那天夜里,大帅打了她几下。”

    “哪天打的?为了什么打她?”

    小丫头眨巴眨巴眼睛:“哪天?上个礼拜吧?要么就是上上个礼拜,反正是好几天前。”

    叶春好追问道:“为什么打她,你知道吗?”

    小丫头这回立刻点了头:“我知道!因为三姨太太咬人!”

    “你怎么知道的?”

    “我夜里起来撒尿,就看上房亮了电灯,大帅骂三姨太太,说臭、臭——”

    她虽然年幼无知,但也晓得把“婊子”二字含糊过去:“臭——你敢咬我。然后就‘啪’一个巴掌,可响了。”

    “三姨太太还手了吗?”

    “窗帘挡着呢,看不着,不知道。反正第二天,她就是一边的脸有点儿红,也没别的事,也没哭,还给了我半匣子水果糖,下午也照样出去玩了。”

    叶春好向四周看了看,见无人经过,就又问道:“你在这府里住了多久了?”

    小丫头笑了:“我跟我姥姥来的,我姥姥在厨房干活,我从小就在这儿。”

    “大帅经常打人吗?”

    “不经常打。”

    “那你见过二姨太太吗?”

    小丫头点了点头:“见过,白白的,圆圆脸。”

    “那你知道二姨太太现在到哪里去了吗?”

    小丫头这回干脆利落的摇了头:“不知道。”

    叶春好又给了她五块钱,嘱咐她不许把自己问她的这些话说出去。等到小丫头揣着钱跑了,她回到自己房里,只觉得心思沉重,身体发冷,只想林燕侬可一定要快点逃,往远了逃,千万别被雷督理抓住。这要是被他抓了住,她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又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生出了新的怀疑:林燕侬当真是逃了吗?

    她知道,林燕侬不过是雷督理买回来的泄欲品,雷督理根本不把林燕侬当人。

    翌日上午,她去书房见雷督理,说道:“我想搬出去住。”

    雷督理又刚和林子枫谈完话,最近他似乎是看林子枫不顺眼,每次谈话完毕,都气哼哼的。听了叶春好这话,他想都不想,直接答道:“不许!”

    叶春好不肯和他硬碰硬,微笑着解释道:“是这样的,我——”

    雷督理虎着脸,从衣帽架上摘下军装上衣往身上一披:“你也要跑?”

    “不是,我是——”

    雷督理往前走,嫌她挡路,一肩膀把她撞了个趔趄:“敢跑打折你的腿!”

    叶春好站稳了,双手互相抚着上臂,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而雷督理头也不回,打开门就走出去了——走出了五六步,却又返回来,站到叶春好面前说道:“我是生别人的气,不是冲你。”

    说完这话,他也不等叶春好回答,急匆匆的又走了。叶春好愣在原地,心想他这也算是很给自己面子了,不过饶是很给自己面子,自己也还是受不得这伴君如伴虎的生活啊!

    然后,她的眼角余光瞥到了墙上那副雷督理的半身像。

    照片上的雷督理风华正茂,真是一个男性的美人。她看了又看,总觉得这样的一个人,大概是天地间的一股子灵气凝聚生成的。从他出生到现在,会有多少女人爱过他呢?是多少女子的娇惯,才惯出了他这样阴晴不定的坏脾气呢?

    其实,她也是愿意那样娇惯他的,只要他肯给她一句千真万确的准话。

    她千般万种的算计,无非是要自保。她就只有这一颗心,一旦错付了,便收不回了。纵然收回,也是千疮百孔的一颗伤心了。

    叶春好离了书房,自去工作。如此过了几天,她又去见了雷督理,老调重弹:“大帅,我打算另找一处房子,搬出去住。”

    雷督理本是懒洋洋的躺在长沙发上,听了这话,他当即坐了起来:“为什么?”

    叶春好在他斜对面的沙发椅上坐了,耐着性子带着笑容,慢慢的讲话:“原本我在这里,是以一个家庭教师的身份住下的,虽然后来我改做了您的秘书,可因为三姨太太还在,她很希望我能给她做个伴儿,我也就含糊着继续住了下去。如今三姨太太走了,我想,我也可以搬出去自住了。您千万别多想,这里自然是很好的,只是我很想有个自己的家,这是我一个小小的愿望,还请大帅能够体谅成全。”

    话说完毕,她闭了嘴,等着雷督理胡搅蛮缠或者大发雷霆,哪知雷督理不假思索的答道:“可以。京津两地,我有的是房子,你尽管挑着住。”

    “那也不用,我每月的薪水,根本用不完,足够租房子过日子的。”

    雷督理正色答道:“家里有的是房子,你出去花钱租别人的?你这个天天算账的人,怎么这笔账就算不过来了?”

    叶春好微笑道:“我并不是和您见外,我只是不想总这么白住,您是慷慨大方,满不在乎,我却是受之有愧。另外我又想起一件事来——您总是一边闹穷,说是没钱发军饷,一边又不把小钱放在眼里、不肯积少成多。其实您那些空置的房子,就应该好好的检查登记一次,派专人看管出租,这每年的租金也很可观,而不是那么空放着,当个玩意儿随便赏给人。”

    雷督理一本正经的点头:“说得好,这个差事也归你办了。你批评我胡乱大方,我也接受。往后你住我的房子,我每个月跟你要三十块钱的房租,算我改过自新,好了吧?”

    叶春好万没想到他会如此回答,一时间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心里笃定了他这是要趁机对自己恶作剧,可是毫无反击的招数,只能点头,说出一个“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