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云开月明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4本章字数:3176字

    叶春好在花园里做了一个多小时的监工,眼看着园丁把活儿都干完了,天气又实在是热,便转身又去了厨房——在这府里,她是什么地方都肯深入的,厨房也一样肯进。厨房分为中西两部,养了好几位大师傅,中餐西餐都能做。她在厨房里踌躇了一会儿,然后下了命令,让负责中餐的大师傅预备几样清淡易消化的饮食,又因为她在来的路上,听闻张嘉田也住过来养伤了,便又让厨房另做些滋补的饭菜,专门给那养伤的人补充营养。

    然后她离开厨房,慢慢的往外走,同时做了决定,决定待会儿见了雷督理,一定要放出好脸色来,就坡下驴,把这场纠纷含糊过去算了。要不然,自己还能跟他分争出个黑白对错不成?他那人根本就是不讲道理的呀!

    从厨房走回平日起居所在的小洋楼里,路途不近,太阳又大,她又是大病初愈,所以走了一身的汗,进门之后直接上楼走向卧室,想要换身衣服。哪知推门向屋子里一走,她迎面就见了大床上躺着的雷督理。

    雷督理侧卧在床上,面孔正对着房门。见她回来了,他笑了:“这么热的天,你还往外跑。”

    她怔了怔,看他像没事人似的,自己便也平静了神情,若无其事的回答:“我打了阳伞,并没有被太阳晒着。你身上好些了吗?”

    雷督理咬着牙笑:“浑身疼,简直不敢动。”

    “那是累狠了。平时不运动,忽然受了那么大的累,身体自然要不适应。你饿不饿?”

    “有一点。”

    “那我去让厨房早点开饭。”

    说完这话,她转身要走,雷督理却是欠身唤道:“春好!”

    她握着房门把手,回了头。

    这一欠身让雷督理深感痛苦,以至于他随即就又倒了回去:“吃饭不用急,你过来,我们说说话。”

    叶春好微笑了一下,转身走回到床边,坐了下去。雷督理蜷缩了身体,尽量的要往她身边凑,她见状,便向后挪了挪,贴了他的腹部。

    “春好。”他拉了她的手,覆到自己的脸上去:“你怎么对我爱答不理的?是不是心里还生着我的气?”

    叶春好的手温暖柔软,带着一点雪花膏的香气,只是瘦得厉害,指骨纤细,像是柔嫩的爪子。他握着这样一只手,像是握着她的心,也像是握着自己的心:“春好,我知道你没和我生分。那天夜里我跑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还为我哭了吗?我听人说了,我都知道了。”

    叶春好本是微笑着的,这时那微笑就维持不住了,闪闪烁烁的要变成哭相。于是她把脸扭开,低声说道:“那时……我是吓了一跳。”

    “以为我要死了?”

    “那倒没有,就只是……吓了一跳。”

    雷督理看着她,看她含着眼泪还要嘴硬。深深的弯了腰,他用身体半包裹了叶春好,护着她,缠着她:“这些天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叶春好的手顺着他的面颊向下移,摸到了他耳根下面的几片血痂。那一夜他带着半脸的血撞进门来,她见了,惊得肝胆俱裂,幸而后来洗净了伤口一看,只不过是浅浅的皮肉伤,不知道怎么会流了那么多的鲜血。如今血痂已经干硬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彻底脱落了。

    “其实,也没什么。”她垂下头,低声说道:“夫妻拌嘴,是免不了的事情。我们是夫妻,自然也一样。往后你我若是闹了意见,最好不要这样打冷战了,这么干,比什么都伤感情。”

    雷督理答道:“是,我记住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况且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早定了型。叶春好不信他会真的“记住”,将来哪天两人闹了矛盾,他肯定会又走个无影无踪。

    这时,雷督理把她的手捉到唇边吻了吻,说道:“这都是误会。我搬进了书房之后,你总不来找我,我还以为你也恨了我了。”

    叶春好扭过脸来,看着他的眼睛道:“你比我年长了十几岁,说起话来,却比我还孩子气。我对你说了几句硬话,你就以为我恨你了?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我就算是哪天气疯了,泼妇一样的骂你打你了,我对你的感情,也离那个‘恨’字还远着呢。你赌气搬去书房里的那一天,不知道我已经病在床上起不来了吗?我病成那个样子,你不关心我,还给我脸子看,还要走,你想,我怎么去追你回来?我躺在床上,哭都哭死了。”

    雷督理听了这话,慌忙用胳膊肘支起了身体:“春好,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病得这样严重,我对你是千千万万个对不起。”然后他抬手去摸叶春好的肩膀手臂:“你现在好些了吗?我回来时看你瘦成这个样子,就知道我做得不对了。”

    力不能支的倒回床上,他抓了叶春好的手往自己脸上拍:“你打我,打我出出气。”

    叶春好听到这里,眼泪当真滚了出来,一滚就是一串:“我是从来不生病的人,一病就病了个了不得,发了好几天的高烧,水都喝不下。新嫁过来还没有几个月,还是新娘子呢,就被你冷落成这个样儿,仆人丫头看我都不是好眼神,我一点脸面都没有了。我出气?我不出气,我没气。我要但凡有点气性,早收拾行李走了。”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了,那眼泪滔滔的往外流,两只手交替着擦,也擦不过来。一条帕子很快湿透了,雷督理坐起来,抓了枕巾给她擦脸,又把她搂进怀里,轻轻拍她的肩膀后背。叶春好哭了一会儿,用力推开了他,起身快步走去了浴室。

    片刻之后再出来,她已经洗净了脸,眼泪也止了,眼睛红红的,眼皮肿了,眼白也蒙了一层血丝。

    “不哭了。”她的鼻音很重,囔囔的说话:“一哭就头痛。”

    雷督理躺了回去,一双眼睛盯着她,她走到哪里,他的目光追到哪里:“春好,你再哭,我也要哭了。”

    这话一出,叶春好倒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这话怎么带着几分贾宝玉的味儿?你这些天,是住进大观园里去了?”

    雷督理没怎么读过《红楼梦》,但是也把这话听懂了。眼看着叶春好破涕为笑,他就像被阳光从里到外的照透彻了一样,身心一下子就温暖起来。一翻身在床上摊成了一个大字,很奇异的,他周身的疼痛忽然减轻了好些。

    傍晚时分,叶春好和雷督理对坐着吃晚饭。

    雷督理已经能够坐得住硬木椅子,两只手端碗拿筷子也不成问题。餐厅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叶春好不要仆人伺候,自己为他盛饭夹菜。

    双方都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感,云开了,胃口也开了,两人各自吃了两碗饭。饭后,两人坐着喝茶,雷督理提起了那一夜张嘉田的所作所为,很是感慨,摇头晃脑的叹息:“这小子有一种赤子之心,前些日子,我看他越来越不服管,还有些恨他。现在一看,是我狭隘了。”

    叶春好慢慢啜饮着大半杯热茶:“二哥没受过什么教育,身边也没有合适的人教导他,和旁人比,他显得没规矩,那也是自然的事情。可我想,只要他人好,脑子聪明,那将来就错不了。毕竟他年纪还轻呢,现在不懂,以后学着学着不就懂了?可一个人的心肠若是不好,那么本领越大,做起恶来越厉害,反而是没救的。”

    说到这里,她抬头问雷督理:“你现在听我夸奖二哥,心里生不生气了?”

    雷督理知道她是在讽刺自己,便摇头笑道:“不生气。”

    叶春好又道:“我不但现在夸他,我待会儿还要过去瞧瞧他,你生不生气?”

    雷督理笑道:“我这一会儿也没招惹你,你怎么了?”

    叶春好也笑了:“你那时候和我吵架,专说那些歪话污蔑人,我现在想起来,还气得慌。”

    雷督理伸出一条胳膊给她:“给你!我说让你打我几下出出气,你还不肯打。”

    叶春好向旁一躲:“少来!我知道你胳膊酸痛,我越打你,你反倒是越舒服。我不中你这个计。”

    两人说到这里,笑了一气。叶春好先止住了笑,接着方才的话题,继续说道:“你提拔二哥当帮办这件事,我想,其实对二哥来讲,是好又不好。当大官自然是好的,这不必说,可我又说它不好,是因为二哥实在是欠缺资历和本领,你忽然把他抬举得这样高,就算他自己不会得意忘形,也难保周围的人不看他眼红。枪打出头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他现在尽可以傻乐,你却要心中有数。将来看他行为不当了,就要指教,听了有关他的流言蜚语了,也不要轻信,总得先调查调查才行。你说,我这话对不对?”

    雷督理答道:“春好,你坐在家里当管家奶奶,真是有些屈才。我看凭你的口才和思想,你应该到学校里做先生去。”

    “你看不起管家奶奶吗?我不止管着这个家,我还管着外面的事情,我还管着你的钱。可没有那个做先生的清闲命。”

    雷督理抬手向她抱了抱拳:“太太,我说不过你。你放心,我一定听你的话,再不和你闹脾气了。我再闹脾气往外走,你直接打断我的腿好了。”

    叶春好微笑着移开目光,不看他,嘴里嘀咕:“贫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