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偶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4本章字数:3612字

    翌日上午,张嘉田进了这雷督理赠送的宅院,背着手内外溜达了一圈,耗费了大半个时辰。

    这宅子本是前朝一位遗老的私宅,雷督理在前些年,有一阵子很好赌,并且赌运很不错,在牌桌上把这处宅子赢了过来,赢过来了,却又没什么用处,便放在那里空置着。还是叶春好到了他身边之后,励精图治,把这大宅院又一点一点的收拾了出来。

    这宅子的房屋堪称精致,后头花红柳绿的,也有一个花园子。当初张嘉田做了卫队长,从雷府的仆人房迁去了一处四合院里,都激动得感慨了半天,如今从个四合院搬进了这华丽的府邸里,反倒淡然了。仿佛是拿了一年当十年活,眼界说开阔就开阔了,心气说高就高不可攀了。

    有的时候,他也觉得自己活得不真实,像是在做梦。但是凭着他的出身和底子,他做梦都梦不到这样高贵的阶级上来,所以这不是梦,这是他的命。背着双手走在一道深深的长廊里,走着走着,他停了下来,背靠着那顶天立地的红漆廊柱,他闭了眼睛,觉着有些眩晕。

    梦也罢,命也罢,富贵与权势都来得太突然了,太猛烈了,让他竟然有些消化不了、招架不住。他让随从搬来了一把椅子,然后原地坐下了,挥了挥手,让他们都退到远处去。

    四周安静了,只有微弱的凉风吹过。他瘫软在椅子上,细细的听那风声,心里想自己原本只是个赤条条的人,这个人起初是个街头上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后来进入大帅府,成了个小听差,小听差聪明伶俐会巴结,摇身一变成了卫队长,卫队长糊里糊涂的跑去文县,又成了个师长。师长是不好干的,但也干下去了,东拉西扯的弄了些钱,弄了些枪,招了些兵,乱糟糟的凑了上万人马。这上万人马放在文县,单是吃饭,就是个不好解决的大问题,然而偏巧北京城里出了事,这支乱糟糟的队伍就爬上闷罐车,从文县城内转移到了北京城外。

    与此同时,师长也立了功,于是又升官,成了帮办,成了现在的他。

    一切都是合理的,都是有迹可循的。他当帮办,理所当然。

    他是英雄出少年!

    双手一拍扶手,他从椅子里弹了起来。昂首挺胸的站直了身体,他背着手,晃着大个子继续往前走。

    他是帮办,他手下有一万人,整整一个师的兵力,就驻扎在北京城外。

    除了这一万人,他另有余部留在文县,文县也是好地方,四通八达,繁华热闹,兵家必争之地。目前,也归他管。

    迎着那么一股似有似无的小凉风,他向前走,越走越快,脸上带着一点微笑,微笑如风,也是似有似无。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音,是随行的副官和勤务兵跟了上来,一个个的,大气都不敢出,仿佛帮办大人是雪做的,气出重了,便要将大人吹化。

    张嘉田在宅子里巡视完毕,十分满意。回头便来了雷府,要向雷督理致谢。然而雷督理无影无踪,他一路找来了书房,上楼一瞧,依然是没瞧见雷督理,反而是看到了叶春好。

    叶春好正在用小钥匙去锁墙角的铁皮文件柜,见他推门进来了,显然也是一惊:“哟,二哥?”

    张嘉田一手握着房门把手,停在门口,进退不得:“春好。”

    说完这话,他补了个笑容:“我以为大帅在这儿呢。”

    叶春好笑道:“他今天早早的就出门去了,热河的虞都统回承德,他去送送。你要是有要紧的事情找他,就坐下来等等,我猜他一会儿就能回来。”

    张嘉田还站在原地,不动:“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是想来谢谢大帅。那个——你知道吧,大帅送了我一所宅子。”

    叶春好一边把小钥匙收进皮包里,一边答道:“我知道的。二哥,你做了帮办,我还没有向你道喜呢!”

    张嘉田听了这话,却是含笑默然了——帮办自然是个大官,可再大也大不过督理去。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叶春好也还是要选择雷督理做丈夫的,这样一想,这喜事就又显得还不够喜。

    于是抬眼注视了叶春好,他自作主张的换了话题:“你……好像胖回来了一点儿。”

    叶春好一直在观察着他——从他离开北京去了文县开始,她每次见他,都觉得他像是长大了一点,又像是苍老了一点,那苍老是印在眼睛里的,是看过了很多很多的人、想过了很多很多的心事、才能熬出来的眼神。她一直活在这风平浪静的北京城里,头上一直有着雷督理的庇护,可单只是因为管着大大小小的许多事务,便常有心力交瘁之感。张嘉田那样一个无忧无虑、无知无识的小伙子,忽然跑去了人生地不熟的外县,面对着一帮老奸巨猾的豺狼虎豹,他要耗去多少心血方有今天的成绩,可想而知。

    “我就是这样。”她眼睛看着他,心里有叹息,语气却是若无其事,并且还带着一点客气的笑意:“少吃几口就瘦了,多吃几口又胖回来。倒是二哥,这些天真是辛苦了。”

    张嘉田也笑了一下:“我不白辛苦。”

    然后他又说道:“晚上我请客,搬家嘛,总得热闹一场。我想请大帅到我那里坐坐,你也去吧,好不好?”

    “好不好”三个字让他说得很轻柔,是试试探探的要和她打个商量,有一点恳求的意思。

    叶春好听出来了,但是装听不出,只笑着点头:“好,你这回搬家,不同于往日的搬家,应该大大的庆祝一次。只是你有没有找人帮忙?请客这种事情,说着简单,办起来就繁琐了,照理来讲,就应该挪到明晚去请,这样时间上也从容些——”话说到这里,她猛的停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想自己真是嘴碎,人家搬家请个客,哪里就轮到自己唠唠叨叨了呢?

    张嘉田看她笑,也跟着笑了笑,像是瞧出了她的那点儿尴尬:“老白替我办,昨天就说好了,酒席和戏班子都归他管。”

    叶春好点头笑道:“那就妥了。”

    话到这里,两人似是谈到了山穷水尽。叶春好搭讪着把那写字台上的笔筒挪了挪,然后抬头说道:“我得走了,我……”

    张嘉田听了前四个字,便下意识的一侧身,要给她让路。叶春好见了,便迈步走了出去——走了几步之后,她回头看张嘉田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便带着微笑说道:“二哥不是要等大帅吗?”

    张嘉田恍然大悟:“啊——对,我得等大帅。”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楼梯口,叶春好抬手扶着楼梯扶手,回头含笑说道:“你到楼下小客厅里等着也成,留在楼上屋子里等着也成。你不是外人,就自己随便吧,我得出一趟门去,就不招待你了。”

    张嘉田认为叶春好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有理,所以连连点头:“好好好,行行行,你忙你的,我——”

    这句话又没说完,因为他目光一转,忽然发现楼梯下方站着雷督理。叶春好这时把脸转向前方,也愣了一下。

    雷督理没穿外衣,是衬衫军裤的打扮,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孤零零冷飕飕的站在楼梯前,他像不认识了他俩似的,睁着大眼睛直勾勾的向上看着他们。还是叶春好先唤了他一声“宇霆”,他才眨了一下眼睛。

    在这位丈夫面前,叶春好不知为何,永远有种做贼心虚的恐惧。当即把张嘉田抛到脑后,她笑微微的走下楼去,说道:“你回来得正好,二哥等着你呢。”

    这话说完,楼外气喘吁吁的又走进来一个人,却是林子枫。林子枫一手提着一只公文包,另一条胳膊上搭着雷督理的军装上衣,外头说是春天,其实已经有了夏天的阳光和温度,林子枫热汗涔涔的追了进来,偏又是个高个子,就像一盏路灯似的,只是不放光明,放的是热力与汗气。有他比着,越发显得雷督理“清凉无汗”,似是个无可救药的病人,也似是个得了什么道的小仙。

    进入楼内之后,他抬头看见叶春好和张嘉田,没说什么,只一点头。雷督理抽了抽鼻子,不知道是被什么气味刺激得清醒了过来,开口向上问道:“等我有事?”

    张嘉田这才迈步下了楼,脸上换了喜气洋洋的笑容:“大帅,我这么早跑过来找您,有两件事。一是来谢谢您,您赏我的那大宅子,真是气派极了。我进去一瞧,简直吓了一跳!第二件事呢,就是我等不得了,今晚儿就搬家。搬家得请客,您是我心里天字第一号的贵客,我来请您晚上到我那新家里坐坐,您赏不赏我这个脸?”

    话说完了,他人也走到了雷督理面前,可雷督理背着手,似笑非笑的仰脸看着他,却是不说话。

    张嘉田和他对视了片刻,忽然明白过来,连忙一弯腰,小声笑问道:“大帅,好啦,您给我句话,赏不赏脸啊?”

    他这一弯腰,便把自己的高度降低了,雷督理垂了眼帘看他,这才答了一个字:“赏。”

    张嘉田笑着抬了头:“好,谢谢大帅。您去,太太也去。”然后他抬头去看林子枫:“老林,我不给你下帖子了,不是我怠慢你,一来咱们是好朋友,可以不讲那个虚礼,二来是我根本没帖子,我看完房子就跑过来了。”

    林子枫听他叫自己“老林”,感觉十分刺耳,但是没法挑理,只能点头答应着。张嘉田这时又道:“老林,你家里要是有女眷,也一并带来吧!我那儿没别的可玩,但是老白派人帮我请戏班子去了,说是能有小兰芳,这可值得一看。”

    林子枫想了一想,然后答道:“那我带舍妹过去。”

    张嘉田笑呵呵的答道:“好极了。”然后他转向雷督理:“大帅,那我告辞了。趁着天早,我回家再张罗张罗去。”

    雷督理点点头:“去吧。”

    张嘉田再没看叶春好,自己颠颠的跑出去了。叶春好不便紧随着他往外走,只得停下来,因见雷督理不住的打量着自己,便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怎么了,要你这样一个劲的瞧?”

    雷督理答道:“你和他站在楼梯上,看着倒是很好看。”

    叶春好听了这话,不明所以:“好看?什么好看?”

    随即,她品出了这话里的酸味,当着林子枫的面,她脸色不变,只抬手轻轻一打雷督理的肩膀,做了个打情骂俏的活泼样子:“我不好看,还是你好看!”

    不等雷督理回答,她拔腿就走,且走且笑道:“我要出门去,可不和你胡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