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台下人、台上戏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4本章字数:3672字

    叶春好本来并不懂戏,兴冲冲的来看,也主要是存了一份看热闹的心思。热闹这种东西,有闲情逸致时自然是爱看的,可她现在暗暗用手捂了胃部,也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情绪,总之像被自家丈夫吓出了心病似的,他不阴不阳的甩给了她一句话,她的身心便都承受不住了。

    台上锣鼓喧天的热闹着,花蝴蝶子似的名伶穿着戏装满台飞,越发看得她头晕目眩。忽然抬手捂了嘴,她紧闭了眼睛定了定神,然后勉强对雷督理笑道:“我要离开一下,好像是方才吃得不对劲了。”

    雷督理盯着戏台,微微一点头。

    她见了他这个态度,也来不及计较,转身便走。雷督理眼睛看着名伶,耳朵听着她的脚步声音,心想她终究还是关心张嘉田。张嘉田没规矩,用手指了自己的脸,自己还没怎样,她先紧张了——为什么紧张?是不是怕自己怪罪张嘉田?

    她在心里,护着他呢!

    雷督理偶尔会爱上个什么人,爱之深恨之切,越爱越恨,所以那感情总是不得善终。他隐约也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可是改不了。对着真正亲近的人,他一身的邪火,说恼就恼,说疯就疯,仿佛凡是他所爱的人,都对不起他。

    怎么着都是对不起他,所以他委屈透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他没尝出滋味来,也不知道是什么茶。

    身边有个人,来回的活动,一时来了,一时走了,一时像个游魂似的,无声无息的又来了。他终于忍不住扭过头去,瞧见了个洋装打扮的小姑娘。小姑娘正在戏台正前方这几处座位间来回的寻觅着什么,冷不丁的被雷督理盯住了,她也是一怔,紧接着向他一鞠躬:“大帅好。”

    雷督理认出了她:“在找人?”

    “嗯。”她直起腰,点点头,小脸苍白的:“我找我哥哥呢。他让我到这儿来找他,可我找了半天,也没看见他。”

    雷督理转身去问不远处的白雪峰:“子枫呢?怎么把他妹妹扔这儿不管了?”

    白雪峰靠边坐着,听了这话,立刻站起来答道:“回大帅的话,我刚瞧见他被魏参谋长拽走了。”

    雷督理答应了一声,转向前方继续看戏——看了几秒钟,忽然反应过来,回头又去看林胜男,就见林胜男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显然是没主意了。察觉到了雷督理的目光,她看了他一眼,然后立刻垂下头去,转身要往一旁的人丛里钻。

    雷督理忽然觉得这女孩子是个小可怜儿,便对着她一招手:“胜男。”

    他叫林子枫为子枫,对待林子枫的妹妹林胜男,他自然也就不假思索的喊了一声“胜男”。可林胜男听在耳中,却是有一点惊,没想到雷督理会这样亲近的呼唤自己。回头望着雷督理,她看见他向自己又一招手,分明是在示意自己过去。

    她环顾四周,还是没有看到哥哥的影子,自觉着无处可去,只好垂头走到了雷督理身前:“大帅。”

    雷督理一指身边的空位:“坐这儿等着吧。你哥哥迟早得过来。”

    然而林胜男迟疑着摇了摇头,并不肯动。于是雷督理莫名其妙:“怎么?还有别的事?”

    林胜男小声答道:“这是大帅太太的位子,我坐了,太太回来可坐哪儿呢?”

    她心里有什么,嘴里就如实的说了出来,却没想到大帅此刻正对太太含恨,听了她这番话,雷督理越发来了劲,索性抓着她的手往身旁一摁:“不管她,你坐你的。”

    林胜男吓了一跳,坐下之后立刻缩回了手。可坐着的确是比站着舒服多了,沙发也的确是比那硬木椅子舒服多了,坐在这里,一抬头就无遮无拦的看着戏台,看得清楚,听得真切,也真是一种享受。

    看着看着,台上“咚”的一声,她也跟着“哟”了一声。“哟”过之后,她见雷督理闻声望向了自己,就小声解释道:“我看台上那人忽然跳到了桌子上,吃了一惊。”

    雷督理答道:“那桌子代表的是山,你看着他是上了桌子,其实这在戏里,演的是他上了山。”

    林胜男点了点头,因为心里原本就知道他这人是很和蔼的,如今共坐了片刻,那种紧张劲儿也退了,便有了勇气同他讲话:“那这人打着旗子从台上跑过去,又是什么意思呢?”

    雷督理答道:“那旗子代表的是风,他这么扛旗走一圈,意思就是刮了一阵风。”

    林胜男很认真的“哦”了一声,点了点头。雷督理看她是一副很受教的样子,心里倒有些愉快,便问:“你哥哥很少带你去看戏?”

    林胜男有点害羞的笑了:“是的,他说戏园子太乱,空气也不好,不许我去。”

    雷督理听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一件小小的旧事:“我让你没事时到我家里玩玩,怎么不见你来?”

    林胜男支吾了几声,声音细细的,像是雏鸟,弱得连句整话都答不出,幸而旁边有人替她做了回答:“大帅,舍妹有点小孩子脾气,您虽然是这么说了,可她还是胆子小,不好意思去。”

    雷督理一回头,看见了林子枫:“你跑哪儿去了?”

    林子枫答道:“刚和参谋长在一起。”

    “妹妹都不要了?”

    林子枫笑了笑,伸手一拍林胜男的肩膀:“起来吧,别再打扰大帅看戏了。”

    林胜男刚要起身,雷督理发了话:“坐着吧!要不然我也是一个人——全他妈的躲着我!嘉田呢?”

    林子枫的手方才拍了妹妹的肩膀,这时也没有收回,而是顺势把妹妹又摁了住:“不知道帮办在哪里,我方才也没有看见他。”

    他既是一问三不知,雷督理便不耐烦的向后摆摆手。林子枫见势,也不言语,直接退到了白雪峰那一桌,坐了下来。白雪峰给他抓了一把瓜子,但他不爱吃这些零七八碎的东西,只守着一杯清茶慢慢喝,偶尔向妹妹的方向扫一眼——妹妹和雷督理已经谈起来了,当然,妹妹还带着一身孩子气,一定说不出什么漂亮的话来,不过女子只要是有着青春与美貌,那么稍微蠢笨一点,也是没有关系的。

    他希望雷督理火速移情别恋,叶春好那副西太后式的专横样子,他实在是一眼也看不下去了。

    紧接着,他又想:“她不是也来了么?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他就去问了白雪峰:“怎么不见太太?”

    白雪峰坐在这个好位置上,也不知道是为了看戏还是为了吃,嘴一直不闲着,听了林子枫的问话,他还得先喝一口热茶把口腔冲刷一下,然后才能腾出唇舌回答:“大概是去了化妆室卫生间一类的地方,不清楚。”

    林子枫点了点头,又想了想,然后也不说话,直接起身又走了。

    叶春好并没有往远了走,还在这花园子里,只不过是迷了路。

    她胸中烦恶,本意确实是想找到卫生间,进去洗一把脸,振奋一下。然而她对这宅子的格局完全陌生,眼前又没个仆役听差,想问路都不能够。偏在这时,迎面有几个人走了过来,为首一人步履匆匆,却是张嘉田。

    张嘉田抬头见了她,明显就是一愣,“太太”也不叫了,开口就问:“你怎么一个人走到这里来了。”

    叶春好勉强笑了一下,心想自己可不能和二哥多说话,万一让哪个长舌头的看见了告诉宇霆,回家又是一场闹。

    她心里想得清楚,行动上更是贯彻得彻底,一言不发,捂着嘴就跑到了路旁草地上——不跑不行了,单手扶着一株细瘦小树,她一低头,便是呕吐出了一口。

    张嘉田看了,一大步也迈了过来,叶春好接二连三的大吐起来,怕弄脏了他的裤子皮鞋,伸了一只手想要推他远离,然而他全然不在乎,只急急的回头吩咐:“去,拿热毛巾过来,快点!”

    叶春好自恃身体好,肠胃也是铁打的一般,万没想到今天会如此脆弱失态。上气不接下气的将晚餐饮食尽数吐了个干净,她累得面红耳赤,依稀觉得是有热毛巾递过来了,她接过毛巾擦了擦脸,非常的不好意思:“我这两天肠胃不舒服,方才大概是……”她不好说自己是吃多了,所以慢慢的直起腰来,她终究也没说出个缘由来。

    她不说,张嘉田也没追问,只道:“夜里风凉,那戏你就别看了,进屋子里歇歇吧!”

    叶春好刚想推辞,可是眼冒金星的晃了几晃,她很识相的把那客气话收了回去。

    张嘉田把叶春好领进了一间小客厅里。

    叶春好重新洗了脸,漱了口,恢复了从容的仪态,只是眼圈有点红,是方才面红耳赤的残影。在那明亮灯光下,她抬眼看着张嘉田,看他放着好好的沙发不坐,非要骑在沙发扶手上,坐没坐相,是个野小子。

    野小子和她保持着相当的距离,问她:“你是不是病了?”

    她摇摇头:“我没事。”

    野小子默然了,双手扳着沙发扶手的一端,越发显得胳膊很长,腿也很长,站起来不知道会有多高。低头看着地毯出了会儿神,他忽然望着叶春好,又道:“府里不是有现成的大夫吗?你哪儿不舒服了,就叫他们给你瞧瞧。你自己的身体,就得你自己当心。别人……也没法儿管你。”

    叶春好点了点头:“是,我知道。”

    张嘉田又道:“你要是喜欢看戏,我过两天把那帮唱戏的再叫过来,给你们重唱一遍。”

    “我其实也不懂戏。”叶春好低声说:“只不过是凑热闹而已。人家说谁是名伶,我就好奇起来,其实看不看都成的,我并没有那种戏瘾。”

    张嘉田又沉默了一会儿,起身挪到沙发上坐下了,把两只手端端正正的放到了大腿上:“多谢你今天提醒我,我这人不懂规矩,总是……没礼貌。”

    叶春好想要扼杀掉他对自己的所有情意,所以微微笑着,不肯承认自己的目的是要“提醒他”。

    “我是怕二哥一时疏忽,惹得大帅不痛快。”她说道:“大帅现在为了国家大事,已经是殚精竭虑了,今晚既是来玩的,那就让他称心如意的乐一晚上吧。”

    张嘉田点了点头:“是,你说得对。”

    然后他状似无意的抬了头:“大帅今晚上大概是乐的了,你呢?”

    叶春好站了起来,脸上依然是微笑着的:“我也很好。”

    张嘉田看着她那张苍白的面孔,又问了一次:“真好?”

    叶春好移开目光,轻声答道:“好。”

    张嘉田也站了起来:“好,你好就好。”

    叶春好下意识的迈步要往外走,走了几步,却又不想再走——若是这样一路的走下去,就要走回到雷督理身边了。

    她不知道丈夫正以着怎样的面目和心情等待着自己,她不是怕,她只是有点不想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