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逆鳞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5本章字数:2597字

    雷督理坐在俱乐部内的“公事房”中,正在听魏成高参谋长汇报。魏成高这几天都在为雷督理预备就职典礼——直鲁豫三省巡阅使的委任状已经发表了,雷督理自觉着面上有光,很是得意,所以绝不肯悄悄的就职,定要大操大办的热闹一场才行。

    然而魏成高刚汇报到了一半,房门一开,闯进来了个湿漉漉的人,正是林子枫。林子枫冲到了雷督理面前,开口便道:“大帅,这个差事我没法干了!”

    雷督理本是瘫坐在沙发上的,这时便莫名其妙的抬了头:“谁又怎么你了?”

    林子枫气喘吁吁的,咬牙切齿的说话:“太太把账房内的资金全部提走了。”

    雷督理听了这话,微微一皱眉头:“她最近说是要和人合作什么大生意,拿钱大概就是干这个去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她又不是拿了钱去胡花。”

    林子枫像是气懵了,根本不理雷督理这句话,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听了这个消息,连忙追上去拦她,结果她反倒将我比作奴才,把我讽刺谩骂了一顿。”

    雷督理苦笑了:“你也是的,男子汉大丈夫,总和我的太太斗气。算了算了,我另找点钱,替她赔给你,好了吧?”

    林子枫依然是不接雷督理的话:“若不是张嘉田把她带走,她还不肯罢休。可账房里一点流动的资金都没有,接下来的贸易如何继续?况且我是大帅的部下,不是太太的听差。她这样侮辱我的人格,我是不能忍受的!”

    雷督理张着嘴看着他,看了片刻,然后问道:“这里头怎么还有嘉田?”

    林子枫咽了口气,声音低了些许:“张嘉田是路过,见了太太,就让太太上他的汽车,走了。”

    “走哪儿去了?”

    “不知道。”

    雷督理坐正了身体,沉默了半晌,然后转向魏成高说道:“我累了,你的话,改天再说吧!”

    魏成高看看雷督理,又瞄了林子枫一眼,口中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屋子里一时又静下来,林子枫看雷督理呆呆的坐着,便不打扰他,让他自己琢磨去。

    雷督理呆坐了一会儿,终于又抬头望向了他:“你还在这儿站着干什么?”

    林子枫一怔:“我、我等您的话呢。”

    雷督理一瞪眼睛:“我有什么话?太太是我家的人,她用我家的钱,天经地义,轮得到你跑过来挑拨离间?是不是看我过了几天好日子,你眼红了?眼红你也讨个老婆去,少他妈的天天跑到我跟前来嚼舌头!三十多岁的人,自己不结婚,还看不得别人夫妻恩爱,你是不是有点精神变态?”

    林子枫一口气噎在胸口,憋红了脸:“我这都是为了您谋利益,怎么能叫变态?我——”

    雷督理恶狠狠的一挥手:“我不要听你说话!你给我滚!”

    林子枫把噎在胸口的那一团气呼出来,扭头就滚。

    雷督理在房内一坐便是一个多小时。

    然后他抬腿躺了下去,仰面朝天枕着双手,心里回忆着他和叶春好的恋爱时节——叶春好显然是懂他的,可既然是懂,为什么还要几次三番的触他逆鳞?

    他想不通,很不通。这些年来,他心心念念想要找个红颜知己,这回真找到了,真是知己,一刀一刀专往他的软肋上扎,仿佛是专门的来恶心他、折磨他的。

    一个多小时后,他没法再躺,因为叶春好来了。

    叶春好匆匆的走进门,高跟皮鞋和裙子下摆都带着泥水痕迹。进门见了雷督理,她没告林子枫的状,开口第一句话是:“宇霆,我要向你坦白,我今天坐了二哥的汽车。”

    雷督理坐了起来,看着她,一点头:“嗯。”

    叶春好又道:“我知道,你很不喜欢我和二哥见面。我这一回是情非得已,所以希望你能谅解。”

    雷督理依然看着她,脸上不喜不怒,只有倦色。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鬓发,他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这几根白头发,是前几年被玛丽逼出来的。我想你无论如何,总该比玛丽强一点。你行行好,不要再逼我了,行不行?”

    叶春好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可以不必再解释下去了——不是他谅解了自己,而是自己的解释将等同于对牛弹琴,说也是白说。

    于是,她临时改变了对策,只答:“好,我知道了。”

    雷督理向她抱拳拱手拜了拜:“谢谢你。”

    叶春好后退了一步,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他很脆弱、很疯狂——自己是保护不了他的,更是改造不了他的。他是随时会破碎的水晶玻璃人,他一旦碎了,必定也要扎出她的血来。

    叶春好决定离开这里,先回家去。此刻的雷督理瞧着要疯,显然是不适合听她掏心窝子讲道理,所以她决定避其锋芒,等过了这个时候,比如说,到了晚上,两口子清清静静的躺下了,她再慢慢的哄他。

    想到那个“哄”字,她猛的一阵心悸头痛,像是不学无术的学生面对着期末大考,又是深壑又是高山,简直不知如何度过。自从结了婚后,她常有走投无路之感,可雷督理又确实是不曾如何的欺负虐待她过,她成天只是自己惶惶然,对外则是无苦可诉。

    搭讪着往外走,从她的方面讲,她是采取了新的策略来应对雷督理的脾气;可从雷督理的方面看,就只看见她走了。

    他这边心里还难受着呢,她就自管自的走了。这算什么红颜知己?这算什么有爱情?他就是随便花钱买个姑娘回来,那姑娘也不会这样冷心薄情的对待他。

    越是他看得重的人,越是把他看得轻,他并不知道叶春好已经快被他吓出心病,只是觉得寒心。一个一个的,都是这样的辜负他。

    门口有人探头探脑,从门帘缝里向内张望——张望了几眼之后,帘子一开,白雪峰沉静的、严肃的、走了进来,以着给神佛上香的态度,弯腰摸了摸茶壶的温度,然后给他倒了一杯茶。

    雷督理没看他,只问:“张嘉田呢?”

    “大帅要见他?”

    “对。”

    白雪峰轻声答道:“那我这就往他家里打电话,让他过来。”

    雷督理没言语。

    白雪峰悄悄的走出去了,片刻之后回来了,依然是肃穆的,压着声音说话:“大帅,张嘉田不在京,刚上火车往天津去了。”

    雷督理这回扭头望向了白雪峰:“谁让他去天津的?”

    白雪峰被他问住了:“这个……应该是他自己的主张吧!”

    雷督理又问:“他去天津干什么?”

    “大概……是玩去了?”

    雷督理点了点头:“好,我这边要就职,他那边玩去了。”

    白雪峰瞄着雷督理的脸色:“那我发电报去天津,让他马上回来?”

    雷督理摇了头——这头摇得幅度很大,猫头鹰似的,足以表明他那否定的力度。白雪峰一看便知,当即换了话题:“大帅这么干坐着,也怪没意思的。天眼看着也快黑了,您是回府里去呢?还是留在这儿消遣消遣?”

    雷督理忽然问道:“子枫呢?”

    白雪峰颇有分寸的浅笑了一下:“您不是骂了他几句吗?他……他一生气,就回家了。当然,要不然他也得回家,他让雨浇了个精湿。”

    雷督理叹了口气:“子枫有子枫的毛病,但是对我没坏心,我知道。你打电话,让他过来,就说是我让他来的,我不骂他了。”

    白雪峰领命而走,又跑去了厢房打电话,不出三分钟他回了来,显然是憋不住笑:“大帅,林子枫不肯来,说是答应了要带妹妹出去下馆子,不便食言。”

    雷督理想了想,然后说道:“让他把他妹妹也带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