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花泥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5本章字数:3039字

    天色擦黑的时候,林子枫带着林胜男来了。

    林子枫在家里沐浴更衣,此刻面目一新。他这人本有一副高大的身架子,然而没肉,单单薄薄的高,脸也是白脸,眉目清冷,有刻薄相,虽然私生活素来规矩,可是瞧着却像是负心薄幸过多少次的样子,很有一点斯文败类的意思。

    雷督理在公事房里摆了晚餐,自己在首席正襟危坐,专候着他们兄妹二人。林子枫自诩是雷督理身边第一忠臣,然而下午却无缘无故落了个“精神变态”的评语,此刻见了雷督理,便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虽然不敢把那怒意明摆在脸上,但神情也是相当的不好看。

    雷督理不能公开的向他道歉,于是转而去招呼林胜男:“来,坐。我听说,你哥哥今晚本来要请你的客?”

    林子枫那个面貌不好看,林胜男却是欣欣然的,对着雷督理鞠躬行礼之后,她按照雷督理的指示,不假思索的坐了下来:“是的。”

    坐下之后,她一抬头,发现哥哥坐到了自己的对面,并不是挨着自己的,就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她一起立,林子枫立刻抬头向她发了话:“听大帅的话,坐吧。”

    这回得了哥哥的许可,她才安安心心的又坐了回去。雷督理这时又问:“为什么请客?你有什么好事情了?”

    林胜男看了林子枫一眼,当着哥哥的面,她反倒是不敢由着性子谈笑:“其实也没什么,我们学校办了一个艺术比赛,我绣了一方手帕交了上去,没想到,还被评了个二等奖。”

    雷督理“哦”了一声:“我也记得你很会绣,你不是还送过我一幅绣画吗?”

    林胜男笑了,喃喃的小声说道:“那个……太小了。”

    她是洋装打扮,可是没有烫发,梳得还是东方式的发辫,面庞苍白洁净,有细细的眉毛和明净的眼睛,鼻翼窄窄的,樱桃小口涂着一点人工的红色,偶尔一笑,会显出清秀的尖下颏。雷督理看看她,然后转向林子枫,说道:“你这个小妹妹,倒是才貌双全。”

    林子枫扫了妹妹一眼,然后对着雷督理微微一弯腰:“大帅谬赞了。”

    这句话说完,便没了下文。雷督理看了他一眼,心里觉得有点腻歪,于是又转向了林胜男——林胜男几乎是林子枫一手抚养成人的,他善待林胜男,也就等于善待了林子枫。

    “我们吃饭吧!”他问林胜男:“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告诉我,这里的厨房什么都能做。”

    说完这话,他先抄起了筷子。白雪峰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轻手利脚的为他和林子枫各倒了一杯白兰地。林胜男看他已经夹了一筷子菜吃起来了,便也拿起了筷子:“我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桌子上的这些就足够了。”

    雷督理不理会,回头吩咐白雪峰道:“你去厨房,让他们给林小姐准备几样甜品。”然后他问林胜男:“我这个安排,没有错吧?”

    林胜男笑了笑,抬眼去看林子枫。雷督理见状,便又说道:“你总看你哥哥干什么?在我这里,你哥哥也得听我的。”

    说完这话,他带着一点笑意,转向了旁边的林子枫,却见林子枫端坐在椅子上,面前的餐具是一样都没动。

    于是他彻底的不耐烦了,歪着脑袋质问:“你是不是在等我喂你?”

    林子枫拿起筷子:“不敢。”然后夹了一筷子鱼片送进嘴里囫囵咽下,又端起酒杯说道:“我敬大帅一杯。”

    雷督理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一边看,一边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林子枫仰头灌了半杯白兰地,一张白脸瞬间涨得通红。

    雷督理也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白天说了你几句,你还记我的仇不成?”

    林子枫答道:“不敢。横竖是日久见人心,孰是孰非,将来大帅自然有定论。”

    说完这话,他一仰头,把余下半杯白兰地也干了杯。雷督理瞪了他一眼,决定还是去和林胜男聊聊闲天。可是转过身这么一瞧,他只见林胜男惶惶然的看着林子枫,像是被他那豪饮的姿态吓着了。

    她年纪虽小,但并不是完全的不懂事,怯生生的看了雷督理一眼,她的嘴唇动了动,又望向了林子枫,小声说道:“哥,你别喝了,会喝醉的。”

    林子枫端然的坐着,神情平静:“好,我不喝了。”

    然后他缓缓的溜了下去,雷督理拽住了他一条胳膊,同时想起林子枫素来没有酒量,方才空着肚子喝了一大杯白兰地,自然是要禁不住。眼看他已经溜到了桌子底下,雷督理刚要叫人,白雪峰从外面走了进来。见了这番情景,白雪峰忍着笑,把林子枫从桌下拖了出来——林子枫喷着酒气,依然是平静的,只是双目紧闭,像是昏过去了。

    白雪峰奉了雷督理的命令,把林子枫搬运出去,另找了间屋子让他睡觉。

    这回房内只剩了林胜男与雷督理,林胜男窘迫得满脸通红,捏着筷子抬不起头。雷督理倒是感觉轻松了些许:“你哥哥在和我赌气,因为他办事没办好,我下午说了他几句。”

    林胜男立刻抬了头:“大帅,我替我哥哥向你道歉,你别生他的气好不好?”

    “我要是生他的气,今晚就不叫他过来了。”他对着林胜男笑了笑:“你别管他,我也不管他,让他睡去吧。”

    林胜男点了点头,因见雷督理是很自在的连吃带喝,她便也放松了身心,捡那爱吃的菜肴,各样吃了几筷子。这时厨房的听差送了点心甜品过来,林胜男挑了一份水果布丁放到面前,用小勺子舀着吃了一口,随即笑道:“这个好甜。”

    雷督理也喝光了一杯白兰地,屋子里没人伺候着,他也不叫人,自己拿了酒瓶倒酒。听了这话,他向着林胜男的方向一歪身子:“我尝尝,有多甜。”

    林胜男愣了愣,因看他分明是在等着,便意意思思的挖了一小勺子布丁,送到了他面前。他一低头,就着她的手吃了那勺子布丁,然后一皱眉头:“齁死我了。”

    林胜男收回勺子,偷眼看他——没有男子和她这样亲密过,包括她的哥哥,所以她的一颗心脏大跳起来,跳得她上气不接下气,捏着勺子的右手甚至也要哆嗦,让勺子把布丁捣了个乱七八糟。

    “大帅。”她小声提醒:“您也别喝了,喝完这些,您都喝了三杯了。”

    雷督理摇摇头:“我的酒量,比你哥哥大得多。别说三杯,喝一瓶都没关系。”

    林胜男不敢深劝他,哥哥不知道睡到哪里去了,她独自守着个醉醺醺的大帅,怎么想都是不妥当。把破碎的布丁一点一点吃了一半,她往窗外望,就见窗外黑沉沉的,全然不见哥哥回来。

    身旁的雷督理忽然站了起来,她回过头去,就见他摇晃着直立了,沉重的睫毛压下来,他像不认识她了似的,好奇而又疑惑的盯着她看。

    她感到了危险,扶着桌沿也站了起来:“大帅……我该回家了……”

    雷督理闭了闭眼睛——他心里不痛快,虽然并不打算借酒消愁,可不知不觉的,还是喝多了。这个时候,叶春好是应该在他身边的,他需要她,需要她的身,更需要她的心。她怎么还不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怎么可以冷酷到这种地步?她难道不知道他是无亲无靠的一个人吗?他爱她,所以她应该也爱他,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怎么就不懂?

    这时,一双手搀住了他,有细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大帅,您都站不住了……要不要我叫人进来呢?”

    他摇了摇头,迈步向隔壁的里屋走去:“不用……我不想见人……”

    那双手小小的,颤颤的,费尽力气才把他搀扶到了里屋的床前。他扭过头,垂眼去看身边的林胜男。林胜男也在仰着脸看他——她是中等的个子,可是因为苗条荏弱,显得格外娇小玲珑。两只薄薄的小手紧紧抓着他的一条胳膊,抓出了他满心的火气与力气。

    酒醉之后,他往往是分外的有兴致。风尘女子,不干不净,他至多只肯和她们动手动脚的胡闹一番;然而此刻眼前这个小姑娘一定是清洁健康的,是可以“一用”的。

    于是他忽然出手,把林胜男拦腰抱了起来。拦腰抱起来也没有多少分量,他轻轻松松的一转身,然后在一种奇异的兴奋中踉跄向前,连怀中的人,带他自己,一起扑在了大床上。顺势抬腿爬了上去,他镇压住了身下那连踢带打的反抗,耳边响起了尖锐的哭喊声音,让他心神不宁,于是他寻觅到了她的嘴唇,拼命的去吻去吮,把她的声音全部吞吃了下去。

    从声音开始,他一口一口,把她咀嚼碾压成了一团有血有泪的花泥,又一口一口,把她咽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直到他心满意足的坍塌下去,把她掩埋在了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