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红粉多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5本章字数:5738字

    雷督理十分愤怒、六分好奇、三分留恋的跟着叶春好回了家。

    他坐在汽车里时,就一直在等待着叶春好开口,她随便说点什么都行,哪怕是在汽车里和他撕破脸皮吵起来了,他也乐意奉陪。如果实在不肯说话,那么瞪他一眼,也算她是个长了人心的。然而这个毒妇真是绝,一路上竟然就真的对他一眼不看、一句不理。

    她不理他,他不便给她脸,于是也保持了沉默。及至汽车开到了家门口,他二人分别从左右下了汽车,叶春好在府门前先停了停,见那白雪峰也从副驾驶座上跳下来了,这才低头打开自己手中的小皮包,从中取出了一串钥匙。钥匙全用一枚银闪闪的环子穿起来了,是沉甸甸的一小团。她从中卸下一枚顶小的钥匙,转身递向了白雪峰,一团和气的微笑道:“白副官长,这是楼里那座大柜子的钥匙,大帅平时常穿的衣服,都在楼上那几只立柜里挂着,你要是觉得那里头的衣服还不够齐全,就把那大柜子打开,那里头总是应有尽有的了。”

    叶春好对待白雪峰,向来是客气的,白雪峰先前也常同她合作,管理雷督理的生活琐事。如今她这么温温柔柔的把钥匙递了过来,他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就伸手接了钥匙——接过之后,他的手僵在了半路,这才意识到自己这行为很不合适:雷督理回来是干什么的?自己这最会“揣摩圣意”的人,怎么此时就糊涂起来、还当真预备给他找起衣服来了?

    他傻了眼,迟迟疑疑的回头去看雷督理,然而雷督理背着手,已经昂然的走向了大门,在经过叶春好身边时,他低声说道:“你也不必和我撇得那么干净。”

    说完这话,他跨过门槛,头也不回的往里去了。白雪峰抓住这个机会,连忙逮住叶春好的目光,可怜巴巴的向她拱手求了求,又用极轻的声音说道:“太太,大帅是为了您回来的,您就跟着过去看看他吧。”

    说完这话,他见叶春好手中的小皮包还敞开着,便轻轻巧巧的将那小钥匙向内一投。叶春好见了他的举动,脸上没有笑意,也没有怒意,只平静的一点头,说道:“好,那我就去瞧瞧。”

    白雪峰陪着笑后退一步,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大帅爱闹家务,就让他两口子闹去好了,闹破天了都没关系,只要别祸及自己就好。

    雷督理在前头走,叶春好在后头跟着。他能够听见她那高跟鞋踏在水泥路面上发出的笃笃声,然而把持住了心神,坚决的不肯回头。他不能对着这么个毒妇妥协——当初若不是她行为不检,故意的气他,他何至于要把林子枫兄妹叫过来喝酒?他若不是因为喝酒醉了,又何至于睡了林胜男?这要是旁人的妹妹,睡就睡了,花几个钱打发掉也就是了,可那是林子枫的妹妹。林子枫的妹妹,能是他可以随便打发的吗?

    这事说来说去,他虽有错,但错并不全在他一人身上。本来他那一天回来对叶春好坦白此事的时候,就已经是心虚得很了,她却全然不能谅解他,他这边的话还没说完,她那边就疯子似的闹起来了。

    兴许天下的女人,闹起来的样子都有相似之处。雷督理和冯氏前妻斗争了许多年,当时猛的见了叶春好这横眉竖目的怒相,先是吓得向后一退,以为她要扑上来打人,退过之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为丈夫,完全不必害怕这位年轻娇嫩的新太太,故而振作夫纲,开始拍桌踢凳,发作雷霆之怒。

    叶春好闹得凶,他比叶春好更凶。横竖论起“闹”这件事情来,他乃是个行家。他从小就是个能闹的,闹得他亲娘对他百依百顺,闹得他那弟弟在他面前如同避猫鼠一般——他那弟弟是在爱上了玛丽冯之后,出于一种同性竞争的心理,才开始对他不恭的。

    总而言之,他从小到大,在家庭内是战功赫赫,万没想到自己这一次会闹得有头无尾。他不知道叶春好这是什么意思,是接受了这个现实,还是依旧在同自己赌气。一鼓作气走进了楼里,他在客厅内的沙发上坐下了,不提拿衣服的话,也不看人,单是自己拉开那茶几下的小抽屉,翻翻捡捡的找出了一盒香烟。眼角余光瞥着一道珠帘外的叶春好,他看那叶春好目不斜视,居然就这么一路往楼上走去了。

    他找到火柴,给自己点了一根香烟,决定坐下来再等等。

    叶春好走到了楼上卧室里,进门之后先关了门。后背靠在门板上,她闭上眼睛,半晌不动。

    平时日夜不见这个人,倒也罢了,反正她忙忙碌碌的有事做,总能设法把身心都占住。不见他,也不去想他——想了就是伤心、就是生气,想他做什么?

    可是没想到,她不想他,他反倒又回来招惹她了。这算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已经另有一处新公馆了吗?难不成和那边也闹翻了,所以转过头来,又想同自己重做恩爱夫妻?

    紧接着,她又推翻了自己的这一番分析——为什么一定是闹翻了呢?林子枫可能让自家妹妹和他“闹翻”吗?他这一趟回来,也许只是想回这个家了。这个家舒服,是他住惯了的好地方。他那时候为了追求自己,曾经为自己住了几个月小四合院,不是后来把他住了个忍无可忍吗?

    想到这里,叶春好走到床边坐下来,用拳头捶了捶自己的心口,好像那里头堵了什么东西,她要用蛮力把它震落一样。然后又站起来走到桌边,桌子上摆着一壶微烫的新茶,是女仆提前预备好了的,她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喝了,心里想象着自己若是个女将军或者女皇帝,一定就要发下命令,把楼下那人关押起来,若不悔改,便不赦免。

    她这么恨他,也还不肯把他真正的往外推,因为方才跟在他身后往回走时,她几次抬头去看他的背影,每看一次都是一阵心痛。她先前是多么的喜爱这个背影啊!她现在依然是喜爱着这个背影的啊!

    把茶杯放下来,她想自己不能总躲在这卧室里。匆匆跑进浴室里,她对着镜子,用小块绵纸轻轻擦了擦眼角鼻洼等处的油光粉渍,又把头发重新梳了梳。晚餐她喝了些葡萄酒,脸上唇上现在还有酒色,倒是省了胭脂口红。

    转身出门走下了楼,隔着那道珠帘,她看见雷督理躺在长沙发上,正伸了手往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磕烟灰,没事人似的。今晚微微的有点凉,他还在肚子上搭了一件上衣,倒是很知道保重身体。掀开帘子走了进去,她没深入,只站在门口,不冷不热的说道:“你要拿什么衣服,就请拿吧。”

    雷督理坐了起来,把肚子上的上衣往旁边一撂:“你急什么?我不能在我自己的家里待着了?”

    叶春好一听这话,还是不讲理要找碴的意思,便答道:“我只不过是白问一句,你也不必着急。你请自便,我不扰你了。”

    说完这话,她转身要走。雷督理最恨她这冷淡的样子,当即对着她的背影说道:“站住!我难得回来一趟,你就这么给我脸色看?”

    叶春好一听这话,当即停了脚步——好,只要你有话问,那我就有话答!

    重新转过来面对了雷督理,她极力的平静了情绪,像是专为了要活活气死谁似的,气定神闲的反问:“你也知道你难得回来一趟?”

    雷督理把手里的半截香烟往烟灰缸里一掼:“怎么?你还要干涉我的行动不成?我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愿意回哪里就回哪里!”

    叶春好点了点头:“是呀,你回到这个家里,也只是你自己愿意而已,并不是为了我而回,我为什么要强颜欢笑的欢迎你呢?”

    雷督理站了起来:“你这叫什么话?难道我是你的仇人、你见了我要强颜欢笑?”

    叶春好听到这里,昂首挺胸的向前迈了一步:“你若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和你争辩一番了!你身为我的丈夫,用甜言蜜语追求我和你结婚,结果我们新婚了不过半年,你就在外私自纳妾。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后,不过是质问了你几句,也并没有在行动上对你和你那位新妾有什么冒犯之处,你便恼羞成怒,打得我连路都走不得!我怎样忍痛,怎样去医院,怎样养伤,你关心过一分一毫吗?你打完了我,便跑去了小公馆里,连着这么多天不回来!像你这样的丈夫,也有资格要求妻子对你笑脸相迎?真是令人齿冷!”

    说到这里,她瞪了雷督理一眼:“你总疑心我和张嘉田有私情,以此为题目,对我百般的无理取闹,可你闹到了如今,我也未见你拿出一样和那私情有关的证据!倒是你自己,装了个痴情的假象,结果新婚期还没有过,你就在外面讨了十六岁的小女孩做妾!我很不理解你是如何能够这样公然的说一套做一套而还理直气壮、毫无惭色的!”

    叶春好天然是个可亲的相貌,平时见人又爱笑,总给人一个和蔼的印象,今日她忽然发功,开炮似的对着雷督理连轰出了一大串话,而且这一串话让她说得斩钉截铁嘎嘣溜脆,一点停顿迟疑都没有。不但客厅里的雷督理被她说了个哑口无言,在楼门口溜达着的白雪峰窃听到了此时,也很想对叶春好一挑大拇指。

    叶春好说完这一番话,转身走到茶几旁,在一把沙发椅上坐下了。扭头盯着地毯上的花纹图案,她沉默下来,不再说话。而雷督理垂头站在原地,因为这屋里再没有人理他,所以他站了片刻,回头又看了叶春好一眼,然后走到那距离她较近的沙发一端,也坐了下来。

    “我打伤你了?”他低声的问:“伤着哪儿了?重不重?”

    叶春好依然盯着地毯上的那片图案:“不劳关心,死不了。”

    雷督理又向她那个方向挪了挪:“是腿上吧?”他边说边站起来,走到叶春好身边去摸她的胯骨和大腿:“是不是这儿?我看看。”

    叶春好一推他的手:“更不必了。这么多天过去了,那伤还养不好吗?”

    雷督理弯着腰僵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在她腿边蹲了下去。单手扶着她的大腿,他说道:“我那天确实是喝醉了,要不然,我再饥不择食,也不会去要林子枫的妹妹。”

    叶春好微微的一冷笑:“可是张嘉田乔迁请客那一天,我看你和她坐在一起,倒也是言谈甚欢呢。”

    “我当时不过是和她聊天,也算不得什么甚欢。”

    叶春好终于把目光转向了他:“你现在和我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

    随即她把目光移了开——此刻她怕见雷督理的脸,怕看他的眉目。她爱他,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他长得好,是美男子。而她现在是不能受蛊惑的,她须得坚定的向前走,带着他一起走,走过现在这一团乱麻的生活,把那个十六岁的小妾远远抛到身后去!

    雷督理抬眼看着她,看她蹙着一段眉尖,神情仿佛是平静的,然而那样扭开脸的僵持姿态,竟然有几分凄艳。那不很遥远的前尘旧事忽然涌上心头,他轻轻摇了摇她的腿:“我知道我这事做得不对,只是现在没了办法。她是林子枫的妹妹,我能不负这个责任吗?”

    叶春好吸了吸鼻子,声音中忽然带了哭腔:“那你对我的责任呢?”

    雷督理仰头看着她,看她眼眶与鼻尖都泛了红,眼睛一眨,睫毛上就挑起了一颗泪珠。她是个永远不走样的人,哭的时候都端庄,两人再吵再闹,她也总给他一个诉说的机会。

    雷督理想,她终究是比玛丽强。

    想起了她一样的好处,她其余的好处也跟着全想起来了,雷督理忽然很想抱着她或者被她抱着,吸取或者承受一点她的温柔。

    “春好。”他说道:“我们是结发夫妻,将来还有一辈子要过呢,我慢慢的补偿给你就是了。你放心,”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腿:“我知道你好。”

    叶春好抬手用小臂挡了一双泪眼,哽咽着摇头:“我不好,我要是好,你怎么会这样对待我?”说完这话,她起身要走:“我给你拿衣服去。你快走吧,别来招我的眼泪了。”

    雷督理站起来追上她,从后方一把搂住了她:“不拿不拿,这才是我的家,我的衣服不放家里放哪里?”

    叶春好拼命的摇头,一边摇头一边挣扎:“你别纠缠我了……”她像个小女孩似的,边哭边说:“你还有一个家,你回那个家去吧。求你别来招我了,我心里刚刚好过了一点,受不了你再来这样折磨我。”

    雷督理转到她面前,紧紧的抱住了她:“春好,我错了,我是混蛋。”他放松了她一点,歪着脑袋去看她的脸,用手去擦她的眼泪,可那眼泪滔滔的流,他擦也擦不尽,索性俯身凑上去吻她的眼睛。她捶了他的肩膀一拳,还是要挣扎,还是要逃:”不要你来假惺惺,我知道你不爱我了……”她把脸埋进雷督理的怀中,呜呜的哭:“是我自己傻,我若早知道你对我的爱情这样短暂,我就不会嫁给你,我也不必受你的嫌弃打骂,我也不用这样伤心……”

    雷督理听了她的哭诉,也觉得自己是欺负了她,辜负了她,又想起她比自己小了十几岁——不论别的,单论双方年龄上的差距,他也不该对她动手啊!

    于是他便死死的拥住了她,不许她逃。等她这哭声渐渐降了一个调门之后,他才松了一只手,揽着她扶着她,哄着她往外走:“我们上楼洗把脸去,瞧你,哭成小丫头了。”

    叶春好确实是哭得发昏,须得靠着他才能迈步走路。头发昏,心里却是清楚的,随着他上楼进了卧室,她在床边坐下了,雷督理亲自去拧了一把热手巾送到她面前,在她托着手巾擦脸的时候,他又蹲下来,给她脱了脚上的高跟鞋。她把双脚向后一收,低头说道:“你不要这样。你现在对我这样好,明天后天万一又不好了,我心里反倒更难受。”

    雷督理起身接过了她的手巾,微笑着答道:“那你就监督着我好了,看我明天后天的表现如何,会不会又坏起来?”

    叶春好偏着脸去看那床栏杆上的光影,显出了长长的睫毛和溜直的鼻梁,面颊和鼻尖还微微的有点粉红,皮肤经了那热毛巾的擦拭,洁净白皙的像是细瓷。

    “你坏起来,我也没有办法。”她说。

    雷督理一直认为她是个美人,此刻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发现几天不见,她竟比自己印象中的模样更美,就伸手轻轻一捏她的脸蛋:“那你就多担待些,原谅了我吧!反正我的心总是在你这里的,你不相信我吗?”

    叶春好抬头望向了他:“我问你,我要是和张嘉田在一起玩,你看见了,心里恼不恼?恨不恨?”

    “那还用说。”

    “那你说你纳了林子枫的妹妹做妾,我恼不恼?我恨不恨?”

    雷督理攥着手巾,在她身边坐下了:“唉,我是个男人嘛……”

    “你不要说了。男人也分无数种,你若真是那种庸俗好色的男人,我当初也不会爱你,更不会嫁你。”

    雷督理笑着,不知道叶春好说这句话,是在夸自己还是在损自己。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他问叶春好:“那边我总不能一点不管,我若是管了,你又要生气,你说我是不是也很两难?”

    叶春好沉默了一会儿,却是答道:“那你干脆送她出洋留学去好了,反正她本来也正处在一个求学的年龄。”

    她这话并非无缘无故而来,雷督理也知道这是当下一个比较流行的法子,专门用来处理那些出身比较体面的姨太太——花一笔钱,把她送到外国去住几年,读不读书倒是无所谓。几年之后,她爱回不回,回来了也是完全自由,和夫家没了关系。

    “这……”雷督理沉吟着,脑子里想的人不是林胜男,而是林子枫。他心里向来不大有林胜男,但是对她也绝无恶感。没事的时候和她说说笑笑,挺快乐,但要是从此再不见她,也未必会感觉痛苦。

    林胜男几乎还是个小孩子,不值一提,难办的是林子枫——林子枫不嫖不赌不结婚,一身的精力无处发泄,全聚在脑子里了,实在不是个好糊弄的。

    “你让我想想……”他对叶春好说道:“这事不是不能办,但是总要办得漂亮一点,要不然她哥哥——”

    话说到这里,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白雪峰的声音传了进来:“报告。”

    雷督理正想和叶春好说点私房话,冷不丁的受了打扰,就很不耐烦:“我要睡了!有话明天再说!”

    白雪峰停顿了一下,然而犹犹豫豫的,居然又说了一声:“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