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姐姐(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6:06本章字数:4071字

    叶春好站在地上,头发蓬乱,脸红红的,低了头去扣旗袍肋下的纽扣。一边系,她一边低声埋怨:“你看你,弄得脏兮兮的,这地方又是处处不方便,也没法子洗。”

    雷督理躺在床上,喘息着笑道:“我叫人送水进来。”

    叶春好立刻扑到床边捂了他的嘴:“真是好意思,生怕人家不知道吗?”

    雷督理在她手中小声笑答:“怕什么,我们是夫妻。”

    叶春好松了手:“夫妻也没有大白天这么干的……”她的脸越发红了,转身背对了雷督理,继续去扣纽扣。腰间忽然一紧,是雷督理起身挪过来,从后方搂住了她的腰:“春好,我们再躺一会儿。”

    叶春好自顾自的扣纽扣,不回头。于是雷督理就把脸贴上了她的后背,后背暖融融的,金丝绒旗袍上附着她的香气,有脂粉香,也有肉体香,两种香气混合了,让雷督理恨不得闭了眼睛,一头扎进她的怀抱里去。

    “还没闹够?”他听见叶春好半笑半恨的质问自己:“再敢胡闹的话,我这个姐姐可真不客气了。”

    雷督理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旧事——那时候他有多大?十二岁还是十三岁?记不得了。那时候雷家的人丁还算兴旺,亲戚往来也多,有个已经订了亲的五表姐,常爱和他闹着玩。那年夏天,他光溜溜的躺在床上睡午觉,身上只盖了一丝半缕,五表姐悄悄的溜进房来,也没和他真怎么样,单是把他从头到脚的摸了一通。他醒了,也想去摸她,然而被她狠狠的打开了手。

    家里从来没人敢打他,他算是受了她的欺负,并且未做反抗,由她将自己欺负到底。

    后来,五表姐嫁了人,再不露面,而他越长越大,越长大越招女人的爱,也早把五表姐忘去了九霄云外。若不是叶春好方才忽然显出了一副姐姐的模样,让他心中一动,否则他大概永生永世都想不起这桩旧事了。

    五表姐其人是不值一提的,令他心动的是其它的一些什么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也说不清楚,总而言之,叶春好方才那种姐姐式的姿态神情,忽然给了他一种刺激性,让他对她重新一见钟情。

    “我想找个清静的地方。”他依然搂着她不放手,口中喃喃说道:“只有我们两个,一起睡个三天三夜。”

    叶春好终于扣好了那些啰里啰嗦的小纽扣。低头抹了抹前襟的皱褶,她拍了拍雷督理的手:“清静的地方倒是有,我也愿意奉陪,可是你能真这么办吗?”说到这里她转过了身,低头对着他说道:“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夫妻,可谁家的夫妻是这样偷着见面的?你敢说,你能堂堂正正的回家?”

    雷督理仰脸看着她,低声唤道:“春好……”

    叶春好叹了一口气,摸了摸他的面颊:“好啦,别做这个可怜样子了,一切都是你自找的,现在知道不是人人都像我这样好欺负了?你好好的躺下来,既然没有公务,你就多歇歇。我不陪着你了,我要走了。”

    “你走什么?”

    叶春好没有镜子,自己摸索着理了理头发,然后走去衣帽架前,穿大衣拿皮包:“我走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若是在这里真待上一天,晚上你回了那边去,小姨太太能饶得了你?”

    不等雷督理回答,她已经推门走了出去。门外有卫兵站岗,也有副官来回的活动,她脸上发烧,低了头不看人,一口气走去了侧门。侧门外停着她的汽车,她这一趟来,实在像是大户人家的少奶奶私自出门会情郎,不成体统,不像话,然而又没办法。坐上汽车向后一靠,她一边望着窗外的风景,一边想着心事——林胜男一定要在小公馆里做外宅,那也没关系,将来等她生下了一儿半女,她是继续做她的外宅,还是自立山头成为另一位雷太太,那也都随她。她现在简直不能听到和想到“林”这个字,只要一听一想,就必定要厌恶到反胃作呕。

    她只要对着雷督理这一个人用心就好了,雷督理是所有问题的关键。最要紧的是:她还爱着他,还没有爱够他。

    雷督理在公事房里混了一天,晚上又被虞天佐找了去。虞天佐的二姨已经入土,他近日就要启程回热河,所以在启程之前,要尽情的狂欢几日。

    雷督理在虞宅又闹到了夜里十一二点,这才回了帽儿胡同。进门之后听闻林胜男还没有睡,他便带着满身的烟气酒气走去了卧室,意思是要给小太太请个安。哪知他刚一进门,林胜男便抬手在鼻端猛扇起来:“臭死了,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

    随即她捂了嘴,弯了腰就要呕吐。雷督理慌忙退了出去,一边招呼丫头老妈子进去服侍太太,一边在烟酒臭的掩护下一退到底,直接退到了前院。白雪峰一直跟着他,这时就问道:“大帅,您这是要往哪儿去?”

    雷督理答道:“你进去告诉太太,就说我今夜喝了酒,到前院屋子里睡,让太太别担心,早点上床休息。”

    白雪峰领命而去,而雷督理在一间厢房里独睡了一夜,睡得伸胳膊踢腿,还挺舒服。到了第二天,他又早早出门,跑去俱乐部打了半天的台球,傍晚俱乐部里有舞会,他同着虞天佐等人玩乐一场,夜里又去虞宅,推了半宿的牌九。这回凌晨时分回了家,他根本没往卧室里走,直接就进了那厢房里。

    第三天中午,他睡醒了,走去和林胜男说了几句闲话,见林胜男似是已经度过了那最难熬的几日,现在已经可以吃点清粥小菜,便放了心。林胜男一不留神,发现他又走了。

    “空着肚子就出去了?”她诧异的问白雪峰:“他这几天怎么这么忙?”

    白雪峰笑道:“大帅是这样的,一忙起来就忙得不得了。”

    “那也不能不吃饭呀。”

    白雪峰依然是微笑——他有话也不对着林胜男说,因为林胜男实在只是个小女孩,未必听得懂他的弦外之音,听懂了也未必会领他的情,所以只答道:“太太放心,大帅又不是小孩子,总不至于挨饿的。”

    白雪峰此言不虚,雷督理确实没有挨饿。不但没有挨饿,他坐在番菜馆子的雅间里,还正预备着大嚼一场。今天他有点微服私访的意思,只带了两名便装的卫士,卫士还都留在馆子外头的汽车里。独自一人坐在雅间,他静等了片刻,直到门帘一动,叶春好闪身走了进来。

    进门之后,叶春好先问他道:“等了多久了?”

    他上下打量着她:“没多久。”

    叶春好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厚呢子大衣,围着一圈银狐领子,头发新修剪了,仿佛是烫过,因为黑亮蓬松,一侧鬓发掖到耳后,显出了面颊清秀流畅的线条。抬手把另一侧鬓发也向后一掠,她自己用双手捧了红彤彤的脸蛋,对着雷督理一笑:“今天好冷。”

    这时茶房进了来,送上菜牌子请二人点菜。叶春好知道雷督理大概也有若干年没有下凡到这种小菜馆子里吃东西了,大概不懂这个行情,便也不让他为难,自己接了菜牌子看了看,直接点了两人份的饭菜。雷督理含笑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等那茶房带着菜牌子退出去了,叶春好问他道:“你总这么瞧着我干什么?”

    雷督理答道:“前几天叫了你几声姐姐,你现在就真像个姐姐一样了。”说到这里,他又对着她一摆手:“你别误会,我是说你事事都能为我做到,在你跟前,我可以省下许多心力。”

    叶春好听了这话,不置可否——她既然像个姐姐,那么自然也另有一位是像妹妹的了。她胸中藏着一万句话,可以刺得雷督理和那位“妹妹”体无完肤,然而此刻,她忍了住,一个字也不肯往外吐。

    她不提雷督理那座小公馆,也不提那小公馆里的林胜男。雷督理今天给她打了电话,她便约了他到这里来吃午饭。既是奔着午饭来的,那么若是能够一团和气的好好吃一顿,那就算是她不虚此行。

    伙计将饭菜络绎的送了上来,雷督理喝了几口汤,忽然说道:“我们这样子,倒是有点像当初恋爱的时候。”

    他不说,叶春好也感觉到了,只是觉得这话不便出口,说出来像是讽刺他。可他自己既然已经先说了,她便点了点头:“现在想想,还是恋爱的时候好。”

    雷督理看着她:“比结婚好?”

    叶春好笑着摇了摇头:“我要是有未卜先知的本领,那么或许当初就只和你恋爱,不和你结婚。你若只爱我几个月几年呢,我就快乐几个月几年,你若爱我一生一世呢,我就快乐一生一世。你若不爱我了,也很好办,我们分开就是了。”

    雷督理听了这话,低下了头,拿起刀叉去切盘子里的火腿:“若是我们没有结婚的话,你现在大概已经离开我了吧?”

    说完这话,他等待片刻,没有等到回答。将一叉子火腿送入口中,他一边咀嚼一边抬了头,却见叶春好慢慢的喝了一小口汤,低声说道:“是你先离开我的呀。”

    这时伙计进了来,将一盘通心粉送到了叶春好面前。叶春好一边伸手去拿胡椒粉,一边去看雷督理,却见他像呆住了似的,拿着刀叉,盯着桌面只是不动。

    自顾自的往通心粉里加了几样佐料,叶春好吃了几口,见雷督理依旧是发呆,便将那通心粉盛了一小碟子送到他面前:“想吃就说,干嘛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看?”

    雷督理这才回过神来,用叉子扎起一点通心粉,他在吃之前,低声说道:“春好,我觉得,我很对不起你。”

    叶春好听了这话,只说:“收起你的甜言蜜语吧,要吃你就好好的吃。反正我是饿着肚子来的,不能和你客气了。吃完了饭,下午我还要去办几样沽名钓誉的事情,忙得很呢。”

    雷督理被她说得笑了:“你要办什么沽名钓誉的事情?”

    叶春好抬眼望向他,压低声音笑道:“妇女联合会下午开大会,我们这班太太小姐,作为会中的骨干,总要在一下午吃完上百块钱的汽水点心,才能散会。”

    雷督理听了这话,越发的想笑:“那你们这班妇女联合起来,就是为了吃吗?”

    叶春好抬手捂了嘴,笑得肩膀直抖,笑过之后,她小声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联合会究竟是要做什么,不过每次开大会,我都可以顺便联络几位朋友,我们这些骨干的照片,还可以上一次报纸,所以我说这是沽名钓誉的事情,参加它,所为的不过是交际和出风头罢了。”

    “还有吃。”

    叶春好刚拿起了叉子,一听这话,把叉子又放下了,捂着嘴扭过脸,无声的笑个不停。雷督理也跟着她笑了:“一说到吃,乐成这样?”

    叶春好欠身伸手打了他一下:“不许你再说话……”然后她坐下来,忍着笑又问:“你身上有钱没有?”

    雷督理不假思索,直接摇头:“没有。”

    “没钱还敢贫嘴。”叶春好说道:“再逗我笑,我吃完就走,不付你的账,看你怎么办。”

    雷督理不说话了,默默把那一小碟通心粉吃了个干净,然后才抬了头,又对叶春好窃窃私语起来。

    两人这样有说有笑的吃完了一顿饭,叶春好毫不留恋,说走就走。雷督理落后她几步,眼看着她上了汽车、还看见了汽车内那位二十多岁的小白脸汽车夫。他记得这小白脸好像是姓韩,也为叶春好开了好一阵子汽车了,但是他对此毫无意见,一点也不猜忌,或许是因为这个细皮嫩肉的小韩太“小白脸”了,瞧着实在不大像个男人。

    他只对张嘉田那一款的野小子心生嫉妒。

    小白脸载着太太往妇女联合会去了,雷督理一时空闲下来,又想干点这个,又想玩点那个,反正是无论如何不肯回帽儿胡同陪小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