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灭杀恶奴!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6:00本章字数:3676字

    林天四处望去,周围却是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在你脑海中,只要你进入冥想的状态,就能看见我了。”那道声音再度响起。

    林天依言而行,这才发现,此时自己的脑海中之中,正有着一道龙魂体盘旋在其中。

    “你是龙?”林天震惊的叫道:“你怎么会出现在我脑海里?”

    “我叫螭。”那道灵魂体淡淡的道:“但是我不是龙,只是伪龙而已。”

    “伪龙?”林天一愣,这才发现,那叫做螭的龙魂体之上,并没有双角,他登时便是明白了过来。

    真龙都有双角,没有角的是伪龙,虽然有龙的形状,但是没有龙的神通。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林天却并没有放松警惕,自己的脑海之中怎么会突然多出了这么一个东西。

    “你获得了我龙族的传承精血,唤醒了我,所以我才会在你的脑海之中。”那道龙魂体解释道。

    “龙族传承精血?”林天的瞳孔一收,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小子,你知道天龙大陆的起源么?”螭问道。

    “当然,远古时期,祖龙破开混沌,成为创世祖神,天地渐分,清者为苍穹,浊者为大地,这便是天龙大陆的雏形,后来龙族统领诸族,后来人族渐渐壮大,龙族破开九天虚空,飞升天界。”

    这是每个天龙大陆人出生之后,家人都会给他们讲的故事。

    天龙大陆的人族乃是祖龙之血所化,所以,每一个人族都称自己是龙的传人。

    可虽然说是这样说,但是自远古之后,神龙一族就彻底消失,谁也不知道神龙一族到底去了哪。

    况且,至今这么多年,谁都没有真正见过神龙。

    神龙只活在传说之中。

    林天这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龙族,虽然只是一条龙的灵魂。

    林天不由问道:“你问这个干吗?”

    “果然!”螭轻轻叹了口气:“小子,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太多,但是,你要记住,你们现在口口相传的关于神龙的传说,并不是真的,但是现在告诉你那么多也没有用,你之所以有现在的变化,就是化龙令的原因。”

    “化龙令?”林天愣了一下,便是突然想到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铁牌。

    似乎能够了解到林天的想法,螭点了点头,道:“不错,化龙令就是你之前脖子处的那枚铁牌。”

    “可是,现在已经不见......”林天话还没有说完,猛然发觉,在自己的丹田漩涡之处,那块铁牌就躺在那漩涡之中,镇压着那滴鲜红色的血液。

    “那个就是化龙令?”林天问道。

    “恩。”螭看着那化龙令,解释道:“你的血液唤醒了化龙令,化龙令开启,将祖龙精血传到了你的体内,你看到你丹田漩涡里面的那滴血了么,那就是祖龙精血,而你,之所以有现在的变化,全是由于那祖龙精血所带来的。”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变化龙!”林天突然想起了这句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话来。

    “本来经脉被毁,丹田被废,自然是无法重新踏入武道的修炼,但是你既然传承了祖龙精血,凭借你之前的经脉,身体,还有丹田,也根本无法承受住祖龙精血的威力,你现在体内的那条经脉,就是由祖龙精血重新为你打通的,所以,你现在体内的经脉,乃是我龙族的经脉!”

    “龙族经脉?”林天登时明白了过来,人类经脉共有八条,称之为奇经八脉,但是现在,林天体内只有一条经脉,从丹田处起一直贯穿整个身体。

    “而你本来的丹田,已经被废,所以你体内现在的丹田漩涡,就是我龙族的丹田。”螭淡淡的回答道,这么几句话下来,已经是将林天为什么出现现在的变化,解释的一清二楚。

    “你说什么,我竟然是祖龙传人?”林天满脸的不可思议,祖龙那是什么存在,他又怎么可能会是祖龙的传人?

    “你身体之中有着极为精纯的龙族血脉,但是不知为何,好像是有人故意将你的血脉之力封印了一般,此番误打误撞,你的血液唤醒了化龙令,这才有现在的变化......”螭犹豫了一下,又道:“至于化龙令这等至宝,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身上,我也不得而知,但是很有可能跟你的家族有关系......”

    林天听了这话,忍不住微微一怔,但是旋即还是摇摇头道:“我是个贫民区的孤儿,我是余伯捡来的孩子,我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谁......”

    “嘘,噤声。”就在此时,螭突然说道:“有人来了......”

    林天登时住了嘴,不远处,此时,他隐隐看见两道人影正朝着此地走来。

    “小王爷真是多此一举,这么高的悬崖,摔下来铁定成肉饼了,还让我俩下来查看......”一人不满的抱怨道。

    “就是,不过小王爷这次可是奖赏了我们一人一颗洗髓丹,等服下洗髓丹,我们就可以突破到练气三重了,这样想着,来收尸倒也值得。”另一人却是极为高兴。

    林天的屏住呼吸,躺在原地,没有起身,静静的等待着那两个人的到来。

    “咦,这垃圾竟然没有被摔成肉饼,真是稀奇。”两人说话间,已经找到了林天。

    “摸摸他还没有呼吸.....”另一人吩咐道,他也很是奇怪,林天从这么高的悬崖处落下来,竟然没有被摔成肉饼,倒也真是古怪之极。

    先前说话的那人也没有想太多,直接出手摸了摸林天的胸口。

    “温热,不对,好烫!”那人登时惊声叫了起来,刚才他摸向林天的胸口之时,竟然感受到了一股灼烧的感觉,林天的胸口竟然在发烫。

    “你叫什么,不过是一个死人而......”那个“已”字还没有说出口,他就像见鬼了一般的惊叫道:“你没死!”

    “爷爷没死,不用你们两个乖孙子收尸!”林天突然站起了身子,适应了下自己的身体,而后对着两人狞笑道。

    这两人他都认识,是那小王爷罗晨身边最忠实的两个狗腿子,罗晨废了他的经脉和丹田,还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既然见到了罗晨身边的两条狗,不收点利息怎么能行?

    恶奴当死!

    这两个恶奴平素里没少帮助那罗晨干一些欺男霸女之事,除掉这两人,也算是为天龙城的老百姓造福了。

    “呸,老子倒还真不信了,你从这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一人嗤笑道:“当初你是个天才,老子不敢动你,但是小王爷说了,他废了你的丹田,毁了你的经脉,就算你还活着,现在也是个废物,老子最喜欢干天才,还喜欢把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天才踩在脚下!”

    “咱们一起上,干死他!”另一人登时便是直接冲来,一道火红色的元气带着狂热的掌风,瞬间便是冲向了林天。

    林天冷哼一声,这两个恶奴的实力,连练气三重都没有,他现在经过龙血淬体,已经是达到了练气五重,这两个狗腿子竟然还敢对他动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杀!”林天厉喝一声,一股血红色的元气登时便是汇聚在手中,身子微微一动,一掌疯狂的轰向了为首的一人。

    “好快的速度!”那人惊呼,林天只是眨眼间就来到了他的身前,甚至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啊!”那人仓促间挡了一掌,但是根本挡不住林天的这一掌之力。

    他的身子直接被林天轰飞,狠狠的砸在了一旁的一颗大树之上。

    大树被那恶奴的反震之力,直接拦腰折断,那恶奴的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七窍流血,显然是活不成了。

    林天没有停手,下一刻,林天的一掌也是轰向了下一个人。

    “砰轰”一声,另一人也被林天一掌轰飞,同样的结果,都是七窍流血而死,是生生的被林天的掌力轰死的。

    一招一个,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林天看着两个恶奴的尸体,也是有些惊奇,这是他被龙血淬体之后,第一次对别人动手,没想到,他的速度,反应力,还有感知力,爆发出来的力量,都是比之前强大了数十倍不止。

    看着两人的尸体,林天倒并没有什么罪恶感,恶奴当死,罗晨,也该死,这两个恶奴,就是林天找罗晨复仇之始,也是利息。

    林天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动身匆匆赶回了天龙城。

    罗晨对自己下手,那么很有可能会斩草除根,对余伯也下手,他没有父母,余伯是他唯一的亲人,林天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

    天龙城位于青州,隶属于天罗国,整个天罗国州郡众多,青州是其中之一,而天龙城,却也只是青州一座小城罢了。

    穿过了主城的繁华街道,林天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林天是平民区的孩子,他自幼是个孤儿,被一个老人,也就是余伯收留,两人相依为命。

    只是余伯很是奇怪,他的年纪明明可以当林天的爷爷,但是余伯从来都不让林天叫他爷爷,只能叫余伯。

    “余伯,我回来了......”林天刚进入那自己的房间,就看见余伯一人正坐在门边,似乎在等林天回来。

    看到余伯没事,林天登时松了一口气。

    “你去哪了?”余伯问道。

    “没去哪,就是去后山了一趟。”林天不想让余伯为他担心,索性把罗晨差点杀了他的是事情给隐瞒了下来。

    “是为了江如雪那个小女子?”余伯叹了口气:“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江如雪面色不正,非你良配,你偏偏不信,这一次,怕是在那小女子手里吃亏了吧。”

    林天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余伯竟然看得如此透彻,不过他现在已经彻底的对江如雪死心了,这等喜欢攀高枝的贱女人,不配他林天喜欢!

    “余伯,你放心吧,以后再也不会了。”林天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坚定地道。

    “你脖子上的那块令牌呢?”余伯一眼就发现了林天的不同,林天脖子上的令牌竟然消失了!

    “难道,难道大少爷说的是真的,小少爷,这一次,要觉醒了么?”余伯的脸色突然激动了起来,他心中震惊无比,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但是林天却是开始支吾了起来,他不想让余伯知道罗晨要杀他的事情,相反,他想等到他有能力找到罗晨报仇之后,再原原本本的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余伯。

    余伯也看出了林天的意思,倒也不再多问,而是道:“你也累了一晚上了,去休息吧,别耽误了今天的课程。”

    林天在天龙学院修行武道,每天都要去学院修炼。

    林天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他离开之后,却是没有发现余伯的眼角已经是湿润了,余伯一个人喃喃自语:“大少爷,老爷,你们看到了么,小少爷,小少爷他已经觉醒了,老奴终于完成了大少爷之托,林家,林家要中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