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余伯被捕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6:02本章字数:3206字

    林天没有想到,跟在他们后面的另一个人,竟然是萧晨。

    林天挥手挡住了要出手的凌天烈,走到萧晨面前,忍不住问道:“怎么?你也是要问路么?”

    林天对于这个萧晨,印象还是极深的,因为这个少年古怪是一方面,他可以一口气吹倒一座山头,这其实已经是超出了古怪的范畴了,甚至有些骇人听闻了。

    而且关键是,萧晨知道林天叫什么,若是熟人林天自然不会觉得奇怪,但是萧晨之前和他完全都不认识,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萧晨绝对不是天龙城的人,林天从他说话之中便就可以断定,也就是说,萧晨在来到青崖山之前,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天龙城。

    林天在天龙城小有名气不假,但是绝对没有到所有人都认识他的地步,大多数都知道他的名字,却并没有见到过他这个人。

    萧晨怎么可能看自己一眼,就知道自己叫林天?

    这也是林天最为不解的事情,所以林天才更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天,我要跟你走。”萧晨没有废话,语气坚定的对着林天说道。

    林天又是一怔:“萧兄弟,咱们之前并不认识,你现在跟我走是什么意思?”

    “你会知道的......”萧晨没有多说,但是想了想,又问道:“你,你家里还有其他人么?”

    林天登时警惕了起来,他没想到,这萧晨竟然是冲着自己来的,现在还要问自己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他语气登时冷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你,你别误会......”萧晨登时明白了林天的意思,连连解释道:“我跟你有很深的渊源,但是现在跟你说了你也未必相信,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么,可以带我去看看么?”

    林天更是一脸狐疑的看着萧晨,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不过林天也没有再多问,现在,还是赶紧先离开这里再说。

    “跟着我们一起走吧。”犹豫了一下,林天还是决定带上萧晨,家中就只剩下了一个余伯,林天也不怕萧晨翻起什么大浪来。

    而且更关键的是,萧晨刚才那番话,让林天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他的身世。

    之前余伯告诉他,他只是一个孤儿,是余伯抱养回来的,但是自从林天从小到大都带着的那块化龙令觉醒之后,林天就越发的感觉不太对劲。

    这萧晨说的意思,难不成他知道有关于自己身世的消息么?

    这么一说,林天登时便是不淡定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现在,或许是个机会。

    一路来到天龙学院,凌天烈和凌无双却是在此时选择告辞了:“小师弟,我带着这个弟子来,也在此地都留了很长时间了,再不回去怕是要被院长说了,我就不进去了,知道了你在天龙城,那就好办了,以后可以随时来找你。”

    凌天烈的语气之中有些不舍。

    “也好,大师兄毕竟还在青州学院,在外呆久了不好,你们尽快回去吧,我就不留你们了。”萧云海之前也是在那青州学院里待过,自然知道青州学院的规矩,直接点头说道。

    “大师伯保重。”林天也是开口道,他对这个大师伯,印象倒是不错。

    “好小子,你好好修炼,想必再过不久,青州学院就会派人前来,以你的实力和潜力,此时进入到青州学院,是板上钉钉的事,小子,我在青州学院等你来。”凌天烈对林天也是极为看好,忍不住对着林天鼓励道。

    “多谢师伯的鼓励,林天一定不会辜负师伯的期望。”林天郑重的点了点头,说实话,他也极为向往那青州学院。

    “林师弟,我们走了,等你来青州学院,一定要记得找我。”凌无双也是对着林天笑了笑。

    “嗯。”林天点点头。

    几人告别完毕,凌天烈便是直接带着凌无双离开了。

    萧云海,林天,萧晨和李婉儿四人却是径直进入到了天龙学院之中。

    但是刚一进门,林天就看见一个满脸焦急之色弟子在门前守着,不停地张望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张轶,你在这干什么?”那人林天认识,是平民区的一户子弟,从小和林天一起长大,他天资不好,没有修炼武道的天赋,所以倒并不在天龙学院修习武道,所以林天才越发的好奇,他不在这天龙学院之中修行,来这干什么?

    “天哥,你可算回来了,我都在这等你一天了。”张轶看到林天的时候,登时便是拉过了林天,拉到了一旁。

    “怎么了?”林天心中突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快逃吧,你家出事了!!”

    张轶刚刚说完,林天登时想起来了,对了,罗晨!

    他杀了罗晨的时候,永安王罗烈并不在永安城之中。

    所以林天都没有放在心上,而之后,又是在元灵池之中修炼,最后又马不停蹄的去了青崖山。

    这期间,他一直都没有顾得上余伯,也没有再想罗烈的事。

    因为这中间发生的事太多了,但是现在他登时想到了,罗晨一死,罗烈肯定会要来找他报仇,若是找不到他,那......

    遭殃的可就是余伯了!!

    林天眼神登时变得猩红了起来,他死死的盯住了张轶:“到底怎么回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张轶登时把罗烈找余伯报仇的事说了出来。

    原来,两天前,永安王罗烈突然从外地归来,就是要调查小王爷罗晨身死的事,李天海和赵霸自然是将当日发生的事,包括林天如何击杀了罗晨,将他们打残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罗烈。

    罗烈登时大怒,直接带人来了天龙学院,但是却扑了个空,两天前,林天刚好跟着萧云海去了青崖山。

    找不到林天的罗烈大怒,直接去了林天的家,林天的家中,只有一个余伯。

    林天猜的没错,遭殃的正是余伯。

    罗烈直接带人将余伯带走,甚至一把火烧了林天的家。

    可是,罗烈翻遍了整个天龙城,都没有找到林天的踪影,所以罗烈直接下了通缉令,现在正在全城通缉林天。

    “天哥,你快走吧,再不走就会被发现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张轶满脸焦急的劝着林天。

    “余伯,在哪?”林天此时眼神之中,几乎都要喷出火来,余伯是从小将他抚养到大的人,虽然余伯不让林天叫他爷爷,但是林天心中,是已经把余伯当做亲爷爷一般对待的。

    余伯是他唯一的一个亲人了,但是现在竟然被罗烈掳走,生死未卜,若不是林天尚且还保持着一丝理智,现在就准备杀向永安王府了。

    “余伯,余伯被抓走之后,听说罗烈就是一直在严刑拷打,但是余伯一句话都没有说,罗烈为了诱捕你,现在还将余伯挂在天龙城的城门之上,只等你去自投罗网了。”张轶看着林天此时的神情,也是被吓了一跳。

    “我去救余伯。”林天的神情狰狞可怖,他心中愤怒到了极点,他现在脑海之中一点别的念头都没有,他只想救出余伯。

    “怎么回事?”萧云海早就察觉到了林天的表情不太对,直接闪身拦住了要离开的林天。

    “让——开!”林天此时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在沸腾,他脑海之中满是嗜血,杀戮的念头。

    萧云海眉头一皱,但是还是闪开了自己的身子。

    林天刚要冲出去之时,萧云海猛地出手,一点点在了林天脖颈处,林天感觉自己意识一沉,而后便是软软的倒下了。

    萧云海接住了林天,直接一把抱起,对着那张轶道:“进来说。”

    将林天放在自己的书房里放好,萧云海这才听了张轶刚才跟林天说了什么。

    萧云海也是叹了口气,当初他急于带着林天去龙门虚影,却是把家里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要知道,林天之前可是杀了罗烈的独子罗晨啊!

    现在必将会遭到罗烈的报复,而余伯,还只是罗烈复仇的第一步。

    萧云海登时有些踌躇了起来,罗烈的实力,是金丹九重境,若是之前,萧云海自然不会把罗烈放在眼里,甚至罗烈敢这样对余伯出手,萧云海直接都会踩到他的门上去。

    但是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萧云海的实力不仅没有提升,比之前,甚至还倒退不少,现在的萧云海根本不是罗烈的对手。

    到时候,若是带着林天上门,怕是自身难保,就更保不住林天了。

    至少现在还可以保住林天。

    在天龙学院之中,萧云海至少还能保住林天,大不了今晚连夜将林天送走,这么多年来,萧云海只有林天这么一个像样的弟子,若是死在了罗烈的手中,就太可惜了。

    然而就在此时,林天却是猛地睁开了眼睛。

    “师父!”林天的声音沉静无比。

    “天儿,你怎么这么快就苏醒了?”萧云海微微一怔,没想到今天这么快就苏醒了。

    “师父,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余伯,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得不救,如果不救,我怕会落下永远的心魔,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林天沉声说道,从萧云海刚才拦住他,林天就明白了萧云海的意思。

    “可是,我们现在完全不是罗烈的对手,去了也是送死罢了。”萧云海叹了口气:“天儿,不是师父怕死,是师父不忍心看着你去送死啊,师父没用.......”

    “师父,你可是受过什么重伤,才会导致实力下滑的?”林天沉默了片刻,此时却突然问道。

    萧云海陡然一惊:“你,你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