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强者之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6:02本章字数:3203字

    “余伯,余伯?”林天死死的抱住了余伯,喉咙之中发出低沉的咆哮声。

    此时的余伯已经是彻底的咽气了,螭说的没错,余伯只是一个凡人,不是武修,无法逆天改命,余伯被折磨了这么多天,能够撑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了,但是想要救活余伯,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但是也就是如此,林天才会更加愤怒,余伯若不是被折磨这么多天,绝对不会死。

    而他留了最后一口气,竟然只是为了告诉林天他的真正的身世。

    这让林天更加悲愤交加,他后悔之前自己的粗心大意,若是早就看好余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林天更恨的是永安王,罗烈!

    林天轻轻的放开余伯,而后将余伯的遗体放好,目光陡然转向了身后的萧晨:“余伯说的话,你也都听到了,说说你的身份吧!”

    萧晨微微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但是反应过来的萧晨,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半跪在了林天的面前:“林家军虎骑军后裔萧晨,拜见少主!”

    “虎骑军?”林天诧异了一下,而后想了起来的,当年大帅林无敌的建立的军队,称之为林家军,林家军中,有三大主力部队,分别是飞鹰队,虎骑军,和血豹营。

    飞鹰队是飞行军,虎骑军是骑兵,血豹营是战士。

    这三大主力部队,是当年大帅得以成名的资本。

    只是后来,林氏宗族被覆灭之后,林家军也遭到清洗。

    飞鹰队,虎骑军,血豹营,最终都没有被保留下来。

    没想到这个萧晨,竟然是虎骑军的后裔。

    林天思索了片刻,这才想到,当初虎骑军的统帅,不就是有着“战神”之称的铁血名将萧纯均么?

    萧纯均乃是当初大帅的八拜之交,也是大帅出身入死的弟兄。

    萧晨也姓萧,难道就是当初萧纯均将军的子孙?

    若是按照余伯所说,林天是林氏宗族的子孙,那么眼前这个萧晨,确实跟自己有很深的渊源。

    难怪当初萧晨看到自己的时候,表现的有些不太自然,而且还一直说着什么天命难违的鬼话。

    不过看萧晨的意思,似乎对自己这个少主身份不太认可啊......

    “你是萧纯均将军的后人?”林天目光灼灼的盯住了萧晨。

    “回禀少主,正是,我是虎骑军统领萧纯均第十五代孙,萧晨。”萧晨恭恭敬敬的回道。

    “也是十五代,刚好是同辈,不用跪着了,起来吧。”萧晨说出了身份,倒是让林天有些好奇了起来。

    “多谢少主。”萧晨站起身,但是还是弓着腰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林天走到了萧晨面前,声音有些玩味:“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见到我的第一眼,就知道我是林天,而且你是否那个时候,就猜到了我的身份,是林氏宗族的后裔?”

    “回禀少主,我们萧家当家虽然也被清洗,不过因为我们萧家世代出武将,而且多年来忠心耿耿,所以天罗国君并没有下狠手,我们萧家侥幸苟延残喘。”萧晨回道:“但是这么多年来,萧家一直都有祖训,萧家自萧纯均开始,都是林家家臣,一日为家臣,世代为家臣,所以我们萧家,世世代代都会打探林家的消息,一旦林家有需要,萧家无论如何,都要出手相助。”

    “我们萧家,上一代的家主,也就是我爹,死在了战场之上,我是师父养大的,但是师父也是萧家一员,萧家虽然现在就我一个人活着,但是祖训不可忘!”萧晨说到这的时候,林天明显的感觉到萧晨有些失落。

    “所以师父也一直探查你的消息,十年前,师父多方打探,最终知道了你的身世和下落,从十年前,也就是我刚刚记事开始,师父每年都会下山,再回来的时候,他只带回来了一幅画。”

    萧晨猛地抬起了头:“那副画,是你。”

    “师父让我每日看那幅画几十遍,而且一遍遍的叮嘱我,画中人叫林天,是林氏宗族的十五代子孙,是我的少主,是我萧家的少主,是我萧晨此生都要追随的人,哪怕我死了,也要少主活着,但是少主死了,我就必须死,不是死在为少主报仇的路上,就是陪着少主一起死!”萧晨的声音突然激动了起来。

    “我从到大是陪着你一起长大的,——少主。”萧晨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情绪也很是失落:“我一辈子都将活成一道影子,活在少主的身体之下。”

    “觉得对自己很不公平?”林天听明白了萧晨意思,忍不住反问道,他嘴角带着笑意,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说真话。”

    “不公平!”萧晨的眼睛登时变得红了起来:“我的少主,若是你一生下来,就有人告诉你,你会成为另外一人的影子,你将一辈子都无法活成真我,只能成为一个影子,活在别人的世界之中,但是别人的世界之中,永远都没有你,你会怎么想?”

    “若是你最亲爱,敬爱,尊敬的师父,下山之后,带回来的都是一副画作,上面画着一个陌生的人,然后你师父告诉你,你一生都将为他风险,死而后已,你又会怎么想?”

    “若是你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身负着一个可笑的,但是偏偏又必须要继承的祖训,而且还遇见了那个所谓的少主,你又会怎么想!!”说到最后,萧晨的声音已经是开始嘶吼了起来。

    “我不想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中,我不想成为别人的影子,我也不想遵守那个可笑的祖训,更不想有什么少主,我只想做我自己,做萧晨。”萧晨瞬间泪流满面,他一直都以为师父说的不过是谎言而已,是骗他的,但是没想到,在山上呆了十五年,一下山,竟然真的就遇到了自己的少主。

    他怎么可能不会在瞬间认出林天,他怎么可能没有低落。

    但是他无能为力,师父告诉他,必须要执行,因为他姓萧,他是萧纯均的后人,他是林家的家臣。

    林天微微一笑:“萧晨,你这是要比惨么?”

    “我比你惨多了,我从小都没有见过我的父母,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儿,唯一的亲人,余伯,现在也躺在那了。”林天笑的有些勉强。

    “前不久,我被毁了经脉,废了丹田,连我一直都很喜欢的女子,也成了小王爷的玩物。”林天声音开始苦涩了起来:“但是我从来不曾抱怨,抱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也从来不曾放弃,我一直努力的修炼,成为了被人眼中的天才,但是我还是弱小的,我之前保护不了自己,所以才会被废,现在保护不了余伯,所以余伯死了。”

    “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没有被打倒过,废了我的罗晨,被我用同样的办法杀了,他的老子才要杀我,那个背叛我的贱女人,我虽然没有杀她,但是她也死了,那是她多行不义必自毙的结果。”林天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所以,萧晨,我想告诉你的是,强者之心,从来都不会被打败,能够打败你的,只有你自己,罗烈也不会将我打败,我发誓,余伯的死,我会让罗烈一千倍,一万倍的还回来,还有曾经欺负过我的,伤害过我的,甚至是想杀我的,都不会击败我,而且,对这些人,我都会杀之而后快。”林天声音狠厉了起来。

    “所以,我说这些,你明白了我的意思了么?”林天突然抬起头,对上了萧晨的目光。

    萧晨怔了怔,似乎并不知道林天到底想说什么。

    “我,林天,以林氏宗族第十五代孙的名义,请天地日月见证,请已经死去的先祖,林无敌,萧纯均将军的亡魂见证,今日,我将驱逐出萧家的家臣地位,从今往后,林家还在,但家臣不在,我将剥离一切和林家有关的家族,当年对林家发过誓的所有家族,都将不再是林家家臣!”林天突然举起手中的龙鳞枪,对着苍天吼道。

    “所有的罪孽,惩罚,我林天将一力承担,我也对天发誓,只要我林天一日不死,一定让覆灭了我林氏宗族的天罗国皇室烟消云散!我林天一日存活,逼走我父母的翡翠圣谷,将一日不得安宁!”林天接连发下两道誓言。

    天上天雷滚滚,片刻之后又重新消失不见。

    这是天道誓言!

    萧晨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林天,心中满是震惊。

    林天竟然强行剥离了他萧家家臣的地位,那么意思就是说,萧家的祖训,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因为萧家是被主家驱逐了的家臣。

    这是天道誓言,一旦开口,无法收回。

    天龙大陆之人,凡人大可不必担心发誓的影响,但是武修不行,武修的一身力量都来自于天地之间。

    所以要遵守天道规则,林天刚才是对天地发誓,天道规则就会承认林天的誓言,一旦林天违背誓言,就只有一个下场,就是会被天道降下雷罚,直至神魂被灭而亡!

    天道誓言,对于武修来说,都会极为慎重,一般不会轻易发下这等誓言。

    可是,林天就这么发了?

    “萧晨,说到底,你不过是想要自由罢了,我给你自由!”林天静静的对着萧晨说道:“林氏宗族,有我林天一个就足够了。”

    “但是,我想告诉你的事,没有人能够剥夺你的权利,想要自立,就必须要有强者之心!”林天喃喃自语的道,似乎是对着萧晨说的,也许是对着他自己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