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尘埃落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6:03本章字数:3131字

    “他被我毁了经脉,废了丹田,更是被我的拳劲生生震死的。”林天突然高声的对着罗烈吼道。

    罗烈登时一震,但是就在此时,林天的神府之中,神魂猛地爆发出一股极为磅礴的精神力,直接席卷着冲向了罗烈。

    罗烈只觉得自己识海一阵剧痛,他登时明白了林天的目的,林天刚才是故意如此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分心。

    也是如此,林天的精神力才在此时陡然出动,这个小畜生是早就算计好了的!

    没错,林天就是早就算计好的,林天一开始就在不断用自己的语言去攻击着罗烈,一开始罗烈就已经被林天激怒,逼的罗烈和他硬拼,林天的肉身强悍无比,自然不会畏惧罗烈的进攻,而且今天利用大造化拳的拳劲,还将罗烈所伤。

    如此一来,逼的罗烈不得不自爆想要和林天同归于尽,但是林天再度说出罗晨是如何被他所杀的,由此扰乱罗烈的心神,罗烈听到罗晨,果然受到了些许的影响。

    就在此时,林天再度施展出来精神力的攻击。

    林天自然知道,作为金丹九重境的强者,罗烈的识海自然不可能轻易的被他所伤,所以一定要等到合适的时机,这个合适的时机,自然就是现在,罗烈先是被萧晨的气箭所伤,现在更是被林天的拳劲所伤,罗烈现在已经是伤势颇重了,再加上他为了要动用自己全部的力量来准备自爆,自然不可能再去管他的识海。

    所以林天强大的精神力瞬间出动,而后便是直接一击致胜。

    彻底的伤到了罗烈的识海。

    此时罗烈的识海之中一阵震荡,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这么好的时机,林天自然不可能放弃。

    龙鳞枪轰然出手,枪出如龙,滔天的元气携裹着龙鳞枪,让他龙鳞枪之上此时也是传来一阵轻轻的龙吟。

    气势如龙,龙鳞枪轰然出动,直接贯穿了罗烈。

    “啊!”罗烈的惨叫声戛然响起,他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林天:“小......畜生......你......竟然敢......杀我!”

    罗烈身体轰的一声,彻底的爆炸开来,刚才他的力量汇聚了一半,龙鳞枪直接将他的身体贯穿,自然也就引爆了那股力量。

    “嘭轰”一声,罗烈的身躯登时变为了一阵血雨,纷扬而下。

    林天默默的任凭那些血雨落到他的脸上,良久,他才擦干了脸上的血,还有泪水:“余伯,我,我为你报仇了!”

    萧云海和萧晨此时已经是彻底的震惊了,都是呆呆的看着林天,一脸的不可思议,尤其是萧云海,更是长叹了口气:“傻孩子,罗烈再怎么不争气,也是天罗国皇室宗亲,你杀了他,怕是要面对天罗国无穷无尽的追杀了。”

    .......

    与此同时,天罗国都城,天罗城。

    皇室,宗堂。

    在宗堂之中,此时摆着无数道灵牌,这些灵牌,并非是灵位,而是本命灵牌,天罗国皇室采用的乃是分封而治的方式。

    自第一代国君开始,天罗国君就会将自己同宗,同祖,或者是旁系子孙,或者是其他的皇室宗亲分封到天罗国的各个城市之中。

    天罗国无比庞大,有州郡众多,

    而每一个州郡之中,都有着无数的城市。

    每一个姓罗的王爷,只要是皇室正式册封的,就一定会有这本命灵牌,只要这个灵牌破碎,就证明这个王爷被人所杀。

    天罗国皇室自然不会容许有这等情况发生,所以派人在此地时时看管。

    看管的小厮此时有些瞌睡的打了个哈欠,他的任务就是天天盯着这些本命灵牌,以防有特殊情况发生。

    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干这个的,这么多年来,他听他爷爷,他爹,看管了这里一辈子,这些灵牌都是好好的,没有破碎,倒是有更换的,因为有些王爷干的太不称职,皇室也会撤换。

    但是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灵牌破碎的情况。

    所谓灵牌破碎,也就是这个王爷死了。

    这个死,不是指的老死,因为上一任王爷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会主动传给自己的儿子,然后上报皇室,更换灵牌即可。

    这个灵牌破碎,意味着王爷不知何故死了,遇到这样的情况,就要立马上报宗堂堂主。

    皇室会派人彻查此事。

    那小厮百无聊赖,心中忍不住暗道:“让我看这玩意,真是没意思,整天对着这一堆灵牌,反正这灵牌又不会破碎,毕竟,整个天罗国都是罗家的,谁敢找这些王爷的麻烦,我就不信有不怕死的!”

    但是不等那小厮自语说完,那灵牌的西北角,突然响起一阵极为刺耳的咔嚓声。

    那小厮登时打了个激灵,连忙冲向西北角。

    他呆呆的看着西北角的一个灵牌从中间开始劈开,而后彻底的崩裂,碎成了几节。

    那小厮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骂了句:“他奶奶的,还真有不怕死的!”

    但是想到这,那小厮登时变了脸色:“坏了,坏了,出大事了,要赶紧去禀告堂主!”

    那小厮拼命的冲向了宗堂,而后尖声叫道:“不好了,不好了,有王爷被杀了!”

    宗堂堂主登时吃了一惊,而后迅速的冲了出来,一把提起了那小厮:“你说的都是真的?”

    那小厮连连点头。

    宗堂堂主也姓罗,也是皇室中人,他自然知道王爷被杀了是什么意思。放下那小厮,匆匆的冲向了宗庙之中。

    他仔细检查了灵牌,最终在西北角看到了那个已经碎成了几段的灵牌。

    “天龙城,罗烈?”那宗堂堂主立马拿起那断成几段的灵牌,冲出了宗堂。

    ........

    林天和萧晨,还有萧云海已经回到了天龙学院,此时天已经大亮了,林天在青崖山一处风水宝地,挖了一个墓穴,将余伯厚葬了。

    此时,林天跪在余伯的坟前,思绪却是回到了这十几年来与余伯相处的点滴。

    余伯对他有养育之恩,虽然余伯恪守着主仆名分,但是在林天心里,早已经拿余伯当做他的爷爷了。

    “余伯,你放心,我一定会恢复我林氏宗族的荣光,让天罗国皇室付出代价。”林天坚定的道,林氏宗族并没有对不起皇室,是皇室先对不起的林氏。

    “还有,我也会找到我的父母。”林天轻轻的对着余伯的坟头道。

    “谢谢你,余伯。”林天在给余伯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之后,便是直接转身离去了。

    不过在他即将要走出青崖山的时候,却是猛地回头,对着身后空无一人的青崖山道:“云凰姑娘,金婆婆,你们自从和我们分别以后,就一直尾随于我,不知道两位到底想干什么?”

    此话一出,不远处,竟然真的走出来了两人。

    正是云凰和金婆婆,他们两人确实是从林天去救余伯开始,就一直尾随着林天,直到现在。

    不过她们两人也极为震惊,金婆婆是星河境的强者,藏匿住自己的气息,连萧云海都无法发现,云凰更是祖凰血脉,乃是天之骄女,她自从和林天上一次双修之后,血脉之力被彻底的激发,解锁了无上神通,她想要隐匿住自己的气息,萧云海更是无法发现。

    这个林天是怎么发现他们的?

    两人都是不可思议,金婆婆更是笑道:“不愧是符师,感知力竟然如此之强!”

    金婆婆猜测林天是因为符师的缘故,才能够发现她们的存在的。

    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林天虽然是符师,但不过是下品符师,精神感知力完全没有那么恐怖,这一切,都是因为螭。

    螭的感知力无比强大,很早就感知到了两人在跟踪林天,所以一早就告诉了林天,林天当时正在沉浸在余伯死亡,和复仇之中,并没有管两人,但是直到现在,两人还在跟随自己,林天自然是要问个清楚明白了。

    不过对于金婆婆猜测因为他是符师,才能够感应到他们,林天却也并没有否认,而是看着云凰和金婆婆,再度问道:“两位如今也知道了我的身世,更知道了我的所作所为,想必是要上报给天罗国皇室了吧?”

    林天眉毛微微一挑,而后笑道:“除此之外,我再也没有别的理由说服我自己,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跟踪我!”

    林天心中满是怀疑,这两人的身份,他一点都不知道,林天虽然不怕天罗国皇室来报复,但是有这么两个人知道他的秘密,还是让林天感觉到了不安。

    “林天,你混蛋!”云凰登时俏脸通红,像是受到了侮辱:“你血口喷人!”

    “哦?”林天没想到云凰反应会如此之大,微微愣了一下,而后又问道:“那两位跟踪我的目的是?”

    “是因为.......”说到这,云凰戛然住口,因为她想说的是,她想了解这个林天。

    可是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了不太对劲,她若是这样说了,不就是承认了她对这个淫贼有兴趣嘛。

    “因为什么?”林天冷笑着看向了云凰,但是旋即林天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这云凰难道是因为当日洞府之中的事,所以才想跟踪我,然后趁机杀了我?”林天登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不过想到这,林天就有些无奈了,当日洞府之中的事,他比谁都不想让它发生,可是发生了,结果也.......

    林天想到这,登时有些纠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