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出师不利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10本章字数:3011字

    奈河桥边,彼岸花开。

    “慕容绾,此生你最后悔的是什么?”

    “爱上南延夕。”

    “若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重生,你还会爱上他吗?”

    “……不知道。”

    ——

    夜,漆黑一片。

    “小姐,你确定要闯安亲王府?我们还不知道千年灵芝的具体位置。”

    水云居的一处屋顶上,趴着两个身着夜行衣,带着蒙面,只露两只眼睛的……人。

    “据说就在南延夕的药库里,”慕容绾忽闪着漂亮的眸子,信誓旦旦道。

    据说?呃……

    慕容绾,幽冥谷呼风唤雨的大小姐。奈何她爹爹,也就是幽冥谷的谷主,却在几年前中了葬花毒。自此以后,她就奔波在寻药途中,一去不复返了。

    “巡逻的侍卫离开了,快,跳下去!”

    千凌正忐忑时,就已经被自家小姐连拉带拽的,落进了水云居。

    “那小姐你知道药库在哪吗?”千凌扯了扯慕容绾的衣摆。

    “不会找吗!”慕容绾白了千凌一眼,拍了拍身旁的树,“等会儿你上去,好好地待在树上给本小姐放哨。”然而慕容绾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再定睛,她的身旁已经没有了千凌的身影。

    “小姐你就安心等着,危险的事情还是让千凌来。”

    听着回荡在耳边的声音,慕容绾叹了声气,慢吞吞地爬到了树上。可是还没坐稳,就听到前方传来了尖叫声,“小姐,赶紧跑!”

    这声音很明显是来自于她的婢女千凌!

    就知道千凌这么贸然冲出去,定会出问题,慕容绾再次叹了声气,又慢吞吞地顺着树干落到了地上。看着前方亮起的灯火,慕容绾拍了拍屁股,“看来这一趟要白跑了。”

    “要不然呢,这位小姐还想收获点什么?”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冷笑。

    慕容绾一惊,后退了一步,“砰”的一声撞到了树上。坚硬的树干撞的她倒抽了口冷气。

    “你是谁?”慕容绾眯起了眼睛,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男子。准确的来说,是打量着这个院子的主人南延夕!

    是的,慕容绾当然认识南延夕。要不然她会敢夜探安亲王府?

    看到南延夕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慕容绾后背直冒冷汗,“那个,看公子如此俊俏,如此潇洒,就知道肯定是个正人君子。”

    “然后呢?”南延夕嘴角一扯。

    慕容绾立即道,“既然是正人君子,又怎么会为难一个小女子呢。是不是?”

    呵!南延夕被气笑了,“来人呐,将这个盗贼给本世子抓起来。”

    盗贼?她哪里像盗贼了!慕容绾身子一跃,正欲趁机逃走时,却被南延夕给擒住了。

    就这样,慕容绾被关进了水云居的柴房内!

    “说吧,你夜探安亲王府,到底所为何事?”坐在柴房的正中央,望着被五花大绑的慕容绾,南延夕质问道。

    慕容绾眨了眨眼,“听闻大名鼎鼎的夕世子,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我闲来无事就过来瞧瞧。”

    “是吗?”南延夕挑眉。

    慕容绾狗腿一笑。

    南延夕瞥了慕容绾一眼,甩袖离开了。

    看着柴房门被阖上,慕容绾身子一歪,瘫到了草堆上。她怎么这么倒霉?一进来就遇到了南延夕!真是出师不利。

    不过,像这种绳子还是困不住她的!慕容绾手腕一转,微微用力,就轻而易举的挣脱开了。

    趴在门缝上,望了眼守在柴房门口的侍卫,慕容绾蹑手蹑脚的推开了后窗,闪身跳了出去。还妄想用柴房困住她?那南延夕未免也太小看她了。

    眺望了一眼夜幕下的安亲王府,慕容绾果断地放弃了寻找千年灵芝,径直去了幽冥谷在皇城的落脚点醉香楼。

    醉香楼,是皇城规模最大最繁华的妓院,每天晚上都聚集着众多达官贵人皇亲国戚,掌握着三教九流的各种消息。特别是今晚,尤其热闹。因为有一位花魁要开苞了。

    慕容绾身为幕后大小姐,悠哉地坐在三楼的雅间内,不动声色地关注着整个大厅内的情况。

    醉香楼的大当家,给慕容绾介绍着都来了哪些贵家子弟。就在慕容绾吃着葡萄,正欣赏着花魁的舞姿时,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进入了视线。

    那个衣着华丽,黑着脸从门口进来的男子,不正是南延夕吗!

    慕容绾一愣,被一颗大葡萄给噎住了。

    咳咳咳……慕容绾拍了拍胸口,赶紧走到了窗口前探着脑袋看了看,那个穿过人群,正上楼梯的男子,的的确确就是南延夕!

    要不要这么巧。她刚从安亲王府逃出来,怎么就又遇到了南延夕!

    不知道是不是慕容绾看的太过于专注,原本正和身边人说着话的南延夕,猛地抬头看向了慕容绾这边。

    四目相对,慕容绾打了个嗝,立即阖上了窗户。

    一旁的千凌不解了,“怎么了?小姐。”

    慕容绾赶紧将手中的葡萄塞给了千凌,“出事了出事了,我要躲一下。”说着慕容绾就快步离开了雅间,来到了与醉香楼只有一墙相隔的后院。她虽然不常过来,但房间却一直都有准备着。而且位置极佳,背靠景阳河,可一览河上美景,观赏众花船。

    一扑到床上,慕容绾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随后进来的千凌,看到自家小姐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不禁笑了,“我们要不要找个时间,再探安亲王府?”

    慕容绾摇了摇头,“来日方长,不着急。更何况,紫仙草还没消息。”

    一提到紫仙草,慕容绾忍不住忧愁了。她爹爹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要是再寻不够药引,怕是熬不了多久了。

    不想惹慕容绾难过,千凌赶紧转移话题道,“热水已经备好了,就在屏风后面,小姐先泡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

    沐浴完,慕容绾如咸鱼一般,瘫到了床上。

    千凌摇了摇头,帮慕容绾阖上了床帘,熄灭了灯光。

    一夜无话。

    翌日,慕容绾一觉睡到中午才醒来。

    没想到街上已经贴满了她的画像,安亲王府的世子爷南延夕要缉拿她!

    看着千凌递来的画像,慕容绾满脸黑线。不像她,一点也不像,画的也太丑了!慕容绾随手扔了画像,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今天她还要去翠轩阁和七彩坊看看情况。

    戴上面纱,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哪里会有人认得出。慕容绾正嘚瑟时,她的肩膀被人抓住了。

    “怎么了?千凌,”慕容绾一转身,却对上了南延夕明晃晃的笑脸。

    而千凌此时此刻正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慕容绾在心中咒骂了一声,脸上却笑得眼睛都快眯到一起了,“请问这位公子有事吗?”

    “别装了,”南延夕伸手扯掉了慕容绾的面纱,“你以为你换身衣服我就不认识你了?醉香楼一周全是本世子的人,早就等着你落网了。”

    再一次被抓进安亲王府,可就不是住柴房了,而是直接进了地牢。

    望着黑漆漆,泛着臭味的地牢,慕容绾不爽了,“南延夕呢,让南延夕来见我!”

    回应她的却是侍卫们的冷漠。

    接下来的两日,不管慕容绾怎么叫嚣,南延夕都未再露面。

    想她身为幽冥谷的小姐,有朝一日,居然住进了牢房内!慕容绾郁闷了。

    与此同时,南延夕更郁闷。

    因为查了两日,他们竟然没有一点收获,好像这个慕容绾是凭空而来。

    “醉香楼呢?醉香楼可去看了?”南延夕问道。

    容墨道,“去了,可醉香楼内的所有人口径都一致,都说没见过。”

    搞了半天,连名字都没查到。南延夕眉心紧蹙。越是查不到,就越是说明背景不简单。若是普通百姓,岂能有本事将行踪抹的一干二净?

    原本只是好奇慕容绾夜闯安亲王府的目的,现如今南延夕倒是对她这个人感兴趣了。

    “去将那个女子给本世子带来!”南延夕敲了下桌子,吩咐道。

    正在牢房内对着牢门唉声叹气的慕容绾,看到南延夕的贴身侍卫来了,赶紧站了起来,“可是要放我出去了?”

    容墨头冒黑线,“我们世子要见你。”

    “不放我?”慕容绾眉头皱了起来,“关了我两天,喉咙都快喊哑了,不给吃也不给喝的。现在想见我?晚了!本小姐不去。”

    慕容绾环抱着双臂,一屁股坐到了稻草上。那模样,好似谁欠了她几百两银子似的。

    无论容墨怎么劝说,慕容绾就是无动于衷。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犯人,容墨无奈了。最终硬是出动了四个大汉,将慕容绾抬出了牢房,抬进了南延夕的书房。

    “请佛容易,送佛难。现如今你们就是想放我,我也不走了!”慕容绾瞅了南延夕一眼,傲娇道。

    南延夕被气笑了,围着慕容绾转了两圈,道,“你夜闯安亲王府,还有理了?”

    “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怎么没理了?倒是你们无缘无故地将我关进了地牢,这是私自囚禁,是犯法的!”慕容绾气势汹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