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0本章字数:3007字

    第十章

    “老大,贵客到!”胡瓜急忙跑进来说。

    “好。”映绯把手中的食谱扔给到了山漆怀里,迈稳了步子,向前堂走去。

    “贵客到来,映绯有失远迎啊!”映绯缓步走出,前堂里的人一见她便看过来。

    那两人身着青色劲装,腰佩短剑,衣上绣的云纹正是苍龙神族的印记。女子扮作男装,她们应该是苍龙帝姬身边的侍女。

    其中一个上前揖道:“苍龙帝姬命我等前来,邀掌柜去府上一聚。”

    阿娟附在映绯耳边提醒道:“苍龙帝姬就是常来食肆的那个女公子。”映绯的目光一直落在她们手中的法器上。

    “是她?”映绯冷颜一笑,又道:“邀人相聚便是有求于人,又为何带着法器至此?”

    侍女抬手见便将法器收回,躬身道:“是我等失礼了,还请见谅。”

    晚清追过来问道:“帝姬有何事,定要在这时将我家掌柜请去。”

    苍龙帝姬她也是见过,来食肆的几次,每次点的都是同样的茶点,客人有事来访,这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她们白天不来,偏偏入夜才到访,就令人生疑了。

    侍女只是奉命办事,道:“掌柜去了便知。”

    映绯不悦之色写在脸上,这不就是鸿什么宴,有去无回的那种。

    侍女看出她的顾虑,道:“掌柜放心,帝姬行事磊落。”

    映绯无奈笑道:“那就好。”

    侍女躬身向前:“那便走罢。”

    “待我与他们交代几句再走。”映绯转身与晚清、山漆悄声嘱咐了一件事。

    山漆凑上来还以为映绯要跟他们讲什么生离死别的暖心话,结果竟然是这么一句。

    “天凉了,给慕白屋里添个暖炉。”

    山漆仿若受了极大的打击,闷声捶着胸口,晚清则是抿唇一笑。

    映绯正欲与苍龙神族的人一同离开,不知何时慕白已站在门口,好似专程在这儿等着他们。

    “我同你一起去。”

    映绯与他对视一眼:“此行凶险难料,跟来做甚。”

    凶险与否,映绯未能预知,但苍龙帝姬身边从来都是女子,这个时辰带着慕白一起去见她,感觉是要促成一段姻缘啊。

    映绯屈指一弹,唤出软软。

    “公子,得罪了。”

    漫长的一夜过去,天色渐亮,素锦食肆却不如看上去的那般平静。

    伴着坊里的公鸡鸣声,有人惶急地从内堂走进庭院,应该是映绯回来了。

    “大人!小仙冒着多大的风险才能来见大人一面,嘤嘤嘤……”神官坐在慕白的床尾抽泣着。

    “知道了,说正事罢。”慕白不是没有人情味,只是心情略有些沉闷,才会显得不耐烦。

    神官如往常一般抹了把鼻涕,平静下来:“昨夜我依照大人的嘱咐跟在他们身后,一路跟到了苍戎山……”

    神官适时的顿了顿。

    “然后呢?”慕白眉心微皱。

    “后来靠近苍戎山我就跟丢了。”神官懊悔地长叹一声。

    慕白虽没有明显表现不满,但以神官的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从他脸上读出了“要你有何用几个字”。

    这么嫌弃,他是不服的。

    于是,神官小声地为自己辩解:“大人若是能亲自去,结果就不一样了,唉!若那个被水蛇绑住的是小仙就好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

    慕白被这么一噎,脸色变得更难看。

    “那你今夜化成一粒露珠附在映绯身上。”

    “大人,这法子不妥罢,会被发现的。”神官方才还是洋洋得意,此刻再也笑不出来了。

    “按我说的做就好了。”

    语毕,慕白抬手一挥,使得神官往后退了几丈远,离门只有一步。

    他这般“礼待”,神官愤愤地走了。

    慕白郁气难平,躺在床上反复想着一个事儿,苍龙帝君自立门户十万年有余,怎么会请一个外人过去插手族内事宜。

    奇怪得很。

    ……

    真是奇怪了。

    映绯从苍戎山回来,一觉睡到了晌午,吃饱喝足后在庭院里踱步,目光四处扫着,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她翻遍了所有的角落、桌底,就连树杈都找了。

    往常神官总是出其不意地冒出来,今日怎么一个都没有。

    等了夜里,还是没见着。

    映绯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也有休沐,就这么不凑巧被她撞上了?

    她又断断续续找了几个时辰,才在墙角逮着一个。

    神官看见她的时候,双手哆嗦地护着头,下一刻耳畔响起的不是一阵刺耳的风声,而是许久未有过的平静语气。

    “神官你见多识广,雷电蝠龙是个什么玩意儿?”映绯饶有兴致地看着神官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

    神官郝然,忙放下手装出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手背在身后,一脸讳莫如深地给了映绯四个字作为答复。

    “凶兽,大凶!”

    映绯一怔:“此话怎样?”

    “雷电蝠龙,十大凶兽榜上有名。”

    映绯殷切地看着他:“可有应对之法?”

    神官摇了摇头:“小仙当值不过百年,凶兽尚有耳闻但未曾见过,仙子还是另寻高明罢。”

    映绯眼神一亮:“先将你知道的说来听听!”

    神官捋了捋长须,娓娓道来:“当年雷电蝠龙盘踞在昆仑山,作恶多端,众仙想了许多办法都不管用,最后还是白泽帝君亲临,才将它驱走。这些年来雷电蝠龙鲜少在六界中露面,变得更为狡猾难辨,怕是修为大增更难对付了,仙子还是莫要去招惹它为妙。”

    神官讲得有模有样,好似他亲眼见过一般。

    “这样啊。”映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神官好言劝道:“仙子还是好好参悟道法,早日渡劫,小仙也好交差……”

    “你叫什么?”映绯忽然打断他。

    神官听了一愣,又听映绯说道,“你们人太多了我都不认识,以后就你专门过来吧。”

    神官脸色一沉,映绯今日心情好才没有把他掷出去,以后还点名要他过来,日子不好过啊,这是倒了什么血霉。

    他心中虽万分不愿,还是躬身说道:“小仙晋已,愿为仙子效劳。”

    晚清看着映绯把神官恭敬送走,目光就一直留在她身上,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将她仔细打量一番。

    映绯看起来精力充沛,并不像受了伤的样子,但问她昨夜的细节,她含糊不清地什么要紧的都没讲,尽是苍戎山的茶点有多好,苍龙帝姬的容貌有多么清丽照人。

    晚清很清楚,她越是表现得正常,她所隐瞒地事情就越严重。

    夜里,苍龙帝姬的侍女如约而至,又是邀请映绯一人赴约。

    慕白倚在门上,垂眸听着她们的对话,苍龙族侍女脸上带着戒备的神色,不用想就知道这事儿不简单。

    映绯从他身边经过时,停下来看着他,正好与他的目光撞上。

    是道歉,是寒暄,还是装作不经意地路过。

    映绯抿了抿唇,低声道:“昨夜形势所迫,望公子见谅。”

    她这么恭敬得体的道歉,竟让人觉得有些别扭。

    慕白静静地看着她,许多话堵在胸口,但说出口的只有四个字:“一切小心。”

    映绯点了点头,同侍女们一起消失在夜色中。

    绕过云雾,才得见苍戎山的真面目。

    眼前峰峦叠嶂,虚实难辨,他们上前走了几步,就有守卫围上来。

    守卫躬身道:“苍龙帝姬有请。”

    话音刚落,前方的山石挪动起来,拼成了一条悬在半空中的路,脚下就是悬崖绝壁,若是一脚踩空掉了下去生死难料。

    映绯毫无惧色,跟着侍女身后就走了上去。

    在苍龙神族内殿,映绯漫不经心地品着茶,苍龙帝姬身着碧色长袍,与她对坐。

    苍龙帝姬这身打扮显得格外清雅,语气也是极为温婉,倒是与一向骁勇善战、个性刚硬的龙族大有不同。

    雷电蝠龙从苍戎山抢走了一件宝物,隐匿在唐木剌峰。唐木剌峰千年冰封,暴雪狂风,想要在其中行走,可谓是举步维艰。

    苍龙族人不耐严寒,得知映绯身法极快且精通水系法术,苍龙帝姬便想请她来寻回珍宝。

    “不知帝姬考虑得如何?”映绯问。

    苍龙帝姬沉了脸色,略显为难:“鲛纱实乃罕见珍宝,每一寸都来之不易。”

    映绯一边听,一边把玩着一只空了的茶杯,等侍女想给她斟满时,她伸手拦了一下,淡笑着看向苍龙帝姬。

    “雷电蝠龙也不好对付。再说了,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为了一些毫无价值的东西把自己的小命也搭进去就不值当了。”

    映绯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袍,这是准备要走的样子。

    苍龙帝姬连忙喊住她:“掌柜莫急,这件事还有待商量。”

    “我只是售卖糕点茶水的商人,不想管你们神族的事情,帝姬还是另请高明罢。”

    苍龙帝姬显得尤为踌躇,眼看映绯就要走了,她咬牙道:“鲛纱作为谢礼。”

    “一言为定!”

    映绯也是爽快的人。

    “还望掌柜定保守秘密。珍宝失窃,不得招摇,此乃无奈之举。”

    “明白!”映绯说完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