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1本章字数:3019字

    第十二章

    感觉后面编不下去了,慕白便停了下来,饶有兴致地回望着映绯。

    映绯目光闪躲,奇怪,她怎么总是会在对视中败下阵来。

    “坐下罢。”

    慕白轻笑了一声,映绯像入了魔障一般,遵循他的话坐了下来。她索性仰面躺下,望着月亮出神。

    慕白看着圆月高挂,不禁感慨。

    日日夜夜,如此反复。

    昆仑山上数不尽的夜晚,他也是对着这一轮明月,不同的是,此刻身边有人相陪。

    更令人慨叹的是,他们之间还隔了两世的恩怨,他知晓所有,她一无所知。

    “你在想什么。”

    每当慕白沉默时,映绯无数次想这么问,第一次说出口。

    想什么?

    慕白闭眸叹道:“人世无常。”

    映绯不懂其中深意,只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平静的夜里忽然刮起狂风,映绯扔出结界罩在慕白身上,自己爬起来眯着眼远眺。

    携风而来的是牧将军。

    映绯站在风里,遥喊道:“我已差人送了信,今日未能赴约。”

    牧将军落在映绯身侧,脸上挂着讥讽的笑:“身体不适?我看你好得很,还有闲心思与人赏月,真是辜负帝姬的信任!”

    映绯哑口莫辩,确实是她先爽约,还扯了个很烂的借口。

    慕白起身,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牧将军。早就听闻苍龙神族第一勇士,只可惜有勇无谋。

    苍龙神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

    牧将军早就注意到慕白,指着他对映绯说:“你若再戏弄我族人,此人性命不保。”

    映绯勾唇一笑,眸中带着几分狠厉:“敢威胁我?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牧将军这般语气狂妄,别的也就忍了,居然敢拿慕白来要挟她。把他打得数月下不了地,映绯还是很有把握。

    牧将军面色一沉,再不敢口出狂言。

    映绯并不是说着玩儿的,掌心凝结了冰棱,随时会掷过来,把他戳成筛子。

    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副将腾云过来,落在二人中间,赶紧劝说起来。

    “我们将军不太会说话,还有劳仙子多担待。”说完,他还对牧将军使了个眼色。

    伸手不打笑脸人,映绯面上缓和了几分,冷笑道:“对苍龙神族的待人之道深有体会。”

    此言一出,牧将军和副将的脸色都很难看。

    映绯懒得理会他们,朝着庭院大喊一声:“晋已!”

    眨眼间,如鼹鼠一般大小的神仙从树杈间冒了出来。

    他睡眼惺忪地问:“仙子找我何事?”

    “我跟他们走,你看着他。”映绯指了指苍龙族人,又指向慕白。

    晋已看着慕白,不知如何是好。

    “我与你同去。”慕白打断映绯的话。

    闻言,映绯愕然回头,真不知道凡人的胆子是什么做的。

    慕白目光坚定,甚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姿态。

    映绯转身对副将说道:“二位先走,我随后就到。”

    牧将军不愿离开,是被副将强行拉走的,晋已站在一旁想劝又不能劝,怕被映绯看出来,他与慕白相识。

    映绯语调严肃地告诫慕白:“路途凶险,不能带你去。”

    “我知道。”

    “既然知道危险,为什么要跟着。”

    慕白语气坚定:“不能让你一人涉险。”

    ……

    风在耳畔呼啸而过,听不见别的声音,映绯一遍遍回想起慕白的眼神,还有他那句“不能让你一人涉险”。

    她不敢去想,慕白该怎么从屋顶上下来,以后会不会埋怨她。

    直到唐木剌峰又出现在眼前。

    这一趟,苍龙族人吸取昨日的教训,每个人都带上了防御法器,但又有什么用呢,他们缺的不是法器而是脑子。

    唐木剌峰的法力更强了,风将结界割出缝隙,钻了进来。

    映绯一面修补结界,一面按捺着性子向他们解释:“雷电蝠龙并不在这里。”

    “我不会再听你的鬼话了,哪怕是翻遍整座山,我也要将它找出来。”牧将军不耐烦地摆手,恨不得立马就冲进去,找出雷电蝠龙胖揍一顿。

    映绯没好气道:“你去找吧,我在山下等你,找到了喊我去打,就这样。”

    副将在旁边打着哈哈,小声跟她说:“珍宝丢失,将军失去理智了,望仙子海涵。”

    海涵,体谅?

    映绯是不乐意的。

    什么都要依照他们的意思,能打的一个也没有,要他们有何用。

    “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快去快回。”映绯就地坐下了。

    “好!”牧将军大手一挥,带领其余人头也不回地扎进了风雪中。

    映绯坐在原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连连叹气。

    这么坐下去也不是办法,先找个地方落脚吧。

    映绯在山脚找到一户人家,庭院里种了一棵果树,树上硕果累累,屋子里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看起来许久没有人住了。

    映绯吹了口仙气,其中摆设变得一尘不染,她翻身而上,半卧在软榻上。

    周遭安静下来,慕白的声音从脑海深处钻出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他深邃的眼眸,像猜不透的谜。

    映绯竭力压下脑袋里奇怪的声音,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

    雷电蝠龙究竟在哪儿,无人得知,但所有人都知晓他就在唐木剌峰,这事儿也太蹊跷了。

    只有牧将军这样没有头脑光有蛮力的人,才会觉得雷电蝠龙真的就在唐木剌峰,乖乖等着他们来宰,稍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这是个陷阱。

    这年头赶着送死的神仙还真不常见,牧将军可谓是其中第一人。

    映绯想了想,如果自己在这种处境中,会选择藏身在哪里。

    她看了一周屋内的摆设,忽然灵光一闪。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

    守在山脚下,看着仇人们赶着去唐木剌峰送死,这感觉岂不要太好。

    如此想来,这间屋子恰好出现在山脚下也是离奇得很,神仙都鲜少跑来这边,怎么会有凡人居住在这一带呢。

    映绯立即警觉起来,从软榻上一跃而起,细细打量着屋里的一切。

    最后,她从窗户看出去,目光落在那棵果树上,荒废已久的院子,地上却没有一颗烂果子。

    百密一疏,藏身在此的人已露出破绽。

    此地不宜久留。

    这时,庭院里蓦地出现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他杵着拐杖,缓缓走向映绯。

    “还说别人送死,你不也是!”

    他的笑声尖锐刺耳,一股强大的威压渐渐逼近。

    映绯暗叹不妙,默念口诀,用上她能想起的所有结界。

    与此同时,神官晋已带着慕白正向唐木剌峰赶来。

    夜里就他一人当值,事发突然,想找个帮手都没有。

    晋已想不通,慕白法力全无,还偏要跟过来。慕白想送死就算了,还要拖累他,这不是坑队友是什么。

    但愿映绯不会出什么事,不然纠察灵官有他好看的。

    慕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灵力就在前方,他们还是来晚了。

    “再快一点儿。”

    “好了别催了,这已经是最快的了。”

    晋已一共就那么大一点儿,还带着一个累赘,让他怎么飞得快。

    映绯拼上全力强撑着,稍不留神,雷电蝠龙的杀招就能把她撕成碎片。

    “还有点本事。”雷电蝠龙冷笑道。

    修炼不足千年的仙灵单抗十大凶兽之一,没有直接陨灭,还撑了这么久,有点儿意思。

    映绯辨不清这是嘲笑,还是绞杀前最后的警告。

    耳畔全是冰晶破裂的声响,映绯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害怕,她就要撑不住了,意识将要涣散时,晋已的声音从一片混沌中冒了出来,使她瞬间清醒过来。

    “大胆蝠龙,此乃白泽帝君座下弟子,你也敢惹!”

    晋已以为,当年雷电蝠龙被白泽帝君从昆仑山赶走,多少对帝君的称号有些畏惧,便谎称映绯是其弟子,希望能逃过一劫。

    “白泽帝君他老人家收弟子的门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

    雷电蝠龙话是这么说,但收回部分法力,要是白泽帝君为弟子亲临,他也好及时逃走。

    映绯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冲破攻击逃到屋外。

    “既然如此就更不能留你了。”雷电蝠龙化气为形,一道红光劈向映绯,想要一招将她陨灭,免留后患。

    映绯侧身一闪,避开了杀招,但她被灵力震飞,不可控制地往后退。

    慕白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稳稳地接住了她,随她一起重重摔到地上。

    映绯忍着身上的剧痛,很快就爬了起来,紧张地看着慕白。

    “你怎么样了!”

    还好赶上了,慕白虚弱地笑了笑,想要告诉她自己没事,但一口鲜血从嘴中吐出。

    映绯一看到血,就慌了神。

    雷电蝠龙的后招没有及时落下来,是晋已将他牵制住。

    “仙子快走!”

    晋已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他就要撑不住了。

    映绯这才回过神,带着慕白一起腾云飞走,抱着他的手不住地颤抖着。

    慕白的血滴在她的黑袍上,他的身子越来越沉。

    “你醒醒,别死啊!”映绯几近乞求,风吹得人想要流泪。

    忽然,清脆的叫喊声在风中轻轻响起。

    “雷大哥,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