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1本章字数:3054字

    第十三章

    自那一声清脆的叫喊声后,打斗声不绝于耳,映绯顾不得身后发生了什么,带着慕白速速离开唐木剌峰。

    她又不敢飞得太快,慕白的伤势太重了,只怕会撑不到食肆。

    映绯方向一转,落在一个不知名的镇子。

    来往的人看见他们浑身是血都不敢靠近,映绯扶着慕白一步一跄,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医馆。

    小厮笑脸迎上来,待他看清慕白身上的伤和血痕,再也笑不出来了。

    “这人我家不敢收。”小厮上前一拦,人死在医馆里就太晦气了。

    “先让我进去,不然……”映绯拿着匕首比划了两下,示意他让开,没空与他多说。

    小厮还是惜命的,连忙退了几步把路让开,眼看着映绯把人抬到了榻上。

    医馆的主人是一个老道人,听到响动从内堂走了出来,看看映绯又看看榻上的人。

    他捋了捋长须,叹道:“没救了,姑娘准备后事罢。”

    “他尚有气息,怎么会没法救。”映绯坐在塌边,抹了把脸,也不知道脸上是血是泪。

    老道人看了看她:“姑娘,你早已看出他筋脉全断。”

    映绯低头不再言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明知危险还要跑来。

    她猛然想起,要救濒死的人,还有一个办法!

    “借地一用,二位先出去罢。”映绯对老道人和小厮说道。

    老道人慌忙退出几步,他看出映绯并非凡人,向小厮使了个眼色就赶紧走了。

    映绯就地打坐,想要逼出精元。她曾听人说过,只要消耗百年修为,就能为濒死的凡人重塑筋脉。

    眨眼间,半空中出现了一颗红色的精元,隐约成形。

    “仙子使不得!”晋已及时出现,拦住了她。

    映绯被这一声应喝打断,精元渐渐淡了去,又回到她体内。

    映绯愕然地看过来,晋已不救人就罢了,还阻止她救人。

    晋已有口难言,不知道慕白玩的这是哪出。

    明明是天神下凡,偏偏借用凡人的躯体,变成了不耐揍的草包,随便几下就被打死了,这不是给他找麻烦是什么。

    什么帮忙,简直是帮倒忙!

    他想找死,谁拦得住,也只有映绯这么傻,愿意折损修为去救他。

    晋已在心里把慕白骂了数十遍,等他回去一定要禀明纠察灵官,将慕白革职查办。

    映绯又急又气:“晋已,你怎么见死不救!”

    冤枉啊!

    晋已气得一直叹气,又不知如何为自己辩解,恨不得多给几脚,让慕白快点死远点儿。

    “你这是嫉妒他比你高,比你帅就不救了吗!”映绯气急了,口无遮拦。

    “怎么会!”晋已觉得心好累,感觉再也不想当神官了,无奈道,“让他自己来说!慕白,喂!”

    映绯瞪圆了眼睛,晋已让一个快死了的人坐来说说自己为什么要死了?

    晋已又嚷了几声,还推搡了一把,想要把慕白叫醒,但他全程没有回应,气息变得更弱了。

    晋已这才察觉不对劲,慌忙地去探慕白的神识。

    他居然……不在?!

    晋已要抓狂了,这人去哪儿了!

    映绯忍无可忍就提剑指着他,大骂道:“不但见死不救,你还把他推死了!”

    “仙子冤枉啊!小仙是冤枉的!”

    她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映绯手中的剑并未因此放下。

    为了证明清白,情急之下,晋已拿出了一小颗翠绿的精元,扔到映绯面前。

    “给他吃!”

    映绯拿起就塞到慕白嘴里,不能再耽误了。

    晋已只想咬着被角狂哭,百年修为啊,嘤嘤嘤。

    映绯守在慕白旁边,等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问道:“为什么还没醒?”

    晋已腹诽不已,还能因为什么,他的神识不在这儿啊。

    ……

    仙山云雾缭绕,仙乐飘飘,山中正殿由几位弟子轮流把守,就在他们换班的时候,殿中的男人缓缓睁开眼。

    入目的是一张熟悉的脸,上面挂着讥诮的笑,惟妙惟肖地模仿了元尊的模样。

    “哟,何事愁眉不展?”

    “你好意思过来?”男子薄唇轻启,吐出这么一句冷冰冰的话。

    幻影戏谑道:“哟,怎么说话的,你还不下去看看,碧蕊见你要死了,连精元都逼出来了。”

    男子闻言一怔,眉头锁得更紧,望着殿中的一盏长明灯出神。

    “哎呀都是我的错,我忘了你走不开啊。闭关四千九百年,只差短短数月,一朝破功,功亏一篑,多可惜啊!”

    幻影笑得更是得意,还把尾音拖得特别长。

    男人拂过长袖,面前再无任何幻影。他从蒲团上站起,径直往殿门走去。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喊声。

    “师父请三思!”

    守在殿外的是他的得意弟子,言外之意是劝他不要为一时冲动,做出追悔莫及的决定。

    男子停了下来,利弊摆在面前,如何决断。

    脚步声停住,似是听了他的话,弟子跪地道:“师父有何事,吩咐弟子去办即可。”

    “告知司战神君,雷电蝠龙危害人间,不得不除。”男人终是作罢,只得长叹一声。

    “是!”

    随后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弟子刚走,那张令人憎恶的脸,又一次明晃晃地出现在男人面前。

    “你求我啊,马上把你送回去。”

    男人恼了:“天帝!”

    看到男人陷入如此窘境,幻影得意地哼着小曲儿,恨不得再把他激怒一些。

    男人又拂手想将他赶走,幻影忽地噗笑一声,留下一句话就消失了。

    “还是赶紧把你送回去罢,我都不好意思继续看了。”

    天帝说到做到,当即男人屏气凝神,幻影带着他的一缕神识去到人间,落入一个叫远山的镇子。

    慕白醒来时浑身燥热,映绯紧闭着双眼,俯身伏在他身上,唇紧贴着唇,源源不断地渡来灵气。

    她这样也不知道多久了。

    他体内筋脉重塑,运气顺畅,应该用了不少时间。

    鼻尖萦绕的全是莲花独有的清香,慕白郝然,恨不得再次昏死过去。

    不知为何脑海里想到了,在他临走前,天帝在耳边的叨念。

    “这肉身是不是捏得很逼真,唉,没办法,我就是一个精益求精的神仙。”

    把凡人的七情六欲都捏了出来,果然是真得很!

    慕白推了推她,映绯才发现他醒过来了,仔细将他打量一番,人是醒过来了,就是腰间隐约多出一根棍子。

    她指着那处正想发问,被慕白翻身过去恰好挡住。

    咦,他不仅醒了,还能动了。

    映绯喜笑颜开:“你活过来了!”

    慕白故作镇定地扯来锦被把某处遮住,才道:“感谢姑娘救命之恩。”

    “不用谢我,精元是晋已给你的。”映绯连忙摆手,眼睛时不时往锦被下面瞟,不知道慕白藏着什么,就是莫名地觉得好奇。

    被这样毫不避讳的目光盯着,慕白有些哭笑不得。

    以前他认为映绯只是从未有过姻缘,这种想法真是大错特错,她大概连男女有别都不懂。

    映绯好似看穿了他的心思,往后退了一步,小手一挥:“你别怕,我不会让你以身相许的。”

    “……”慕白的脸色不太好。

    映绯见慕白还穿着血衣,就让晋已帮助他梳洗换衣,她不便在场就出去了。

    晋已走进来,把衣服往榻上一扔,斜睨道:“大人既然好了就自己穿罢。”

    对于一个小神仙来说,百年修为有多珍贵,他的怨气就有多大。

    还想让他伺候他?没门!

    慕白换好了衣服,黑着脸道:“映绯不知晓男女有别,你也是糊涂的么,竟然毫不阻拦。”

    “小仙哪里拦得住。”晋已气不打一处来,这跟恶人先告状有什么差别。

    他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立即质问慕白。

    “大人倒不如给小仙说说,您的神识去哪儿了!我们来谈谈这百年修为的事情。”

    慕白指了指自己:“想要就找它要。”

    晋已气得嘴唇发抖:“那给做这幅躯壳的人托个话……”

    话未说完,正好映绯敲门进来。

    晋已瞬间安静如鸡,佯装成耐心为慕白把脉的模样,后者竟然也十分配合。

    过了一会儿,晋已收回了手,怪声怪气地说:“慕白公子已无大碍。”

    慕白附和点头,配合极了。

    映绯没作多想,在床榻边坐下,伸手探了探慕白的额头,确实如晋已所说。

    “仙子早日启程回到食肆罢。”晋已瞪了慕白一眼,是示威。

    等回去了,他要同其他神官一起,唾弃慕白坑了他百年修为。

    原本以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但映绯的答复总是出乎意料。

    映绯对晋已殷勤地眨了眨眼,后者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我的好晋已啊,有劳你先行回去报平安。”

    之后,晋已哭哭啼啼地飞走了,映绯还以为他是舍不得离开他们。

    慕白不忘在旁火上浇油,淡淡叹道:“想不到晋已神官,竟是如此多愁善感、重情重义的神仙。”

    映绯深以为然:“可不是么。”

    话音刚落,他们就听见远处的某神仙嚎啕大哭起来。

    晋已刚走就有人找上门来,医馆来了一男一女,男人长得高大结实,衬得身边的女子格外娇小。

    映绯认出了女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