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1本章字数:3048字

    第十四章

    映绯紧忙闭上了门,小声对慕白说:“那家伙找上门来了。”

    她口中的那家伙就是雷电蝠龙。

    “不要让他们发现了。”慕白提醒。

    映绯点头,捏了个诀隐去了他们的气息,然后放出神识听着屋外的动静。

    雷电蝠龙是来打探她的消息,但小厮很机灵并没有暴露。

    过了一会儿,他们走了,映绯才松懈下来。

    “苍龙神族究竟遗失了什么宝物?离开时听到女子的喊声,是何人与凶兽为伍?”慕白说出这些时,心里已有了答案。

    映绯一怔,他怎么也知道了。

    慕白从容地解释:“是晋已跟我讲的。”

    映绯沉思着,经慕白这么提醒,她确实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儿。

    慕白继续分析:“苍龙帝姬找你就是为了寻回宝物?这个宝物会不会不是一件物品。”

    苍龙帝君老来得子,在小公主九千岁时大宴三天,当时慕白也收到了请柬,如今又过了近千年,小公主该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映绯苦闷地挠挠脑袋,忽然灵光一闪:“我想起来了!第一次去苍戎山的时候,侍女说漏嘴,我才知道苍龙帝姬还有一个妹妹。”

    雷电蝠龙身边的女子,会不会就是她呢?

    慕白替她把思路理清:“小帝姬为什么心甘情愿跟着雷电蝠龙,有家也不回呢。”

    “该不会是喜欢他罢。”映绯皱了皱眉,实在对雷电蝠龙凶狠的样子爱不起来。

    慕白颔首:“劝说小帝姬回家,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映绯嘴角微勾,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看来你也没少看话本子。”

    这句“称赞”慕白实在不敢当,但也无从辩解,免得映绯起疑。

    映绯不知想起了什么,垂眸沉思,面色忽然变得凝重。

    “怎么了?”慕白问道,不知是不是她与蝠龙交手时伤到了哪里。

    “凶兽藏身在小镇上,若是在此作乱,凡人如何抵抗,我的修为不过数百年,又能救得了几个。”

    慕白见她如此认真的模样,竟觉得有些好笑,此刻司战神君应该得到了消息,不久就回赶来。

    映绯抬起头,正对上慕白的眼睛,看着倒映在他眼中的自己。

    四目相对,慕白一时忘了他想要讲什么。

    映绯神色认真地看着他:“以后不要那么傻,什么都不顾了就跑来救我。”

    慕白摇了摇头,语气甚是坚定:“不能让你一人涉险。”

    映绯急了,这人怎么说什么都不听呢。

    “不行,就是不许,听见没。”

    慕白不做声,映绯又补了一句:“不听就将你绑起来。”

    慕白伸出双手:“悉听尊便,反正晋已会帮我解开。”

    映绯一愣:“唉!你们两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慕白连忙示意她嘘声,医馆又传来人声,不知是不是雷电蝠龙又折回来了。

    映绯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神色紧张地趴在门上偷听。

    忽而她松了一口气,是苍龙神族第一勇士牧将军找来了。

    慕白冷笑一声,雷电蝠龙他们找不着,找他们倒是很快。

    牧将军从唐木剌峰下来发现了打斗的痕迹,映绯不知去向,如果不是看到跟她在一起的神官急匆匆地飞走,也不会跟着找过来。

    牧将军见映绯和慕白在一起,略有些惊讶。

    映绯看在眼里,没好气道:“命大,没死。”

    牧将军愣了愣,猛地跪下,把映绯吓了一跳。

    他拱手道:“还望仙子指点,早日击退凶兽寻回宝物。”

    以他所知,能从雷电蝠龙手上全身而退的没有几个,但映绯好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实为能人。

    牧将军的态度忽然变得这么好,映绯还有些不适应,慕白也是一怔。

    既然如此,映绯清了清嗓子,故意问道:“跟着雷电蝠龙的女子,究竟是谁?”

    牧将军一听先是震惊,又立即掩饰方才的失态。

    映绯一看就知道有鬼,抱臂道:“凶兽我是打不过,你们若是如实相告,还能想办法智取。”

    牧将军也是个爽快人,跟副将交换了眼色,就把小帝姬的事儿全部交代了。

    事实果然是慕白料想的那样。

    傍晚时分,映绯换上了一身黑衣,轻巧地跃上屋顶,然后消失无踪。

    听小厮说,白天来医馆的一男一女在驿站住下了。

    映绯守在在驿站外,等雷电蝠龙出去才开始行动,没有阻拦,她轻而易举地潜入了小帝姬的房间。

    尽管知道此举不会成功,她还是执意要试一试。

    小帝姬正在梳妆,看见镜子里出现了另一个人,慌乱中把梳子掉在了地上。

    她回过头打量着映绯的这一身装扮,满脸愕然。

    映绯弯腰捡起梳子,还给她:“帝姬莫怕,是你姐姐让我来的。”

    小帝姬仔细辨认着映绯的模样,不可置信地说道:“你是素锦食肆的掌柜?”

    映绯一怔:“正是。”既然认识,那就好办了。

    小帝姬撇了撇嘴,转过身去才道:“我认得你,但我不想回去。”

    映绯又是一怔,这是什么道理。

    劝说不成功,那就直接绑走好了,映绯默念口诀,水蛇化成细绳缠在小帝姬的纤细的手腕上。

    “实乃无奈之举,帝姬请见谅。”

    就在这时,在驿站前厅守着的小蛇前来报信,雷电蝠龙回来了!

    小帝姬挣脱开束缚,催促道:“快走。”

    眼下不得不走,映绯衣袍一摆,掀起了一阵风之后就不见了。

    再次出现时,映绯迎风而立,站在驿站对面的房顶上叫嚣:“雷电蝠龙,给小爷滚出来!”

    驿站里走出来几个人,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映绯。

    映绯放出了几条水蛇,把他们吓得大叫起来。

    “妖怪啊!快跑啊!”

    有人这么一喊,没过一会儿驿站里的人就跑光了,正合了映绯的心意。

    映绯继续挑衅:“雷电蝠龙你个缩头乌龟。”

    话音刚落,“缩头乌龟”就黑着脸现身了。

    霎时一道红光闪现,映绯及时一跃,方才她所站的房顶被炸得粉碎。

    “昨儿才饶了你一命,今天又来找死!”雷电蝠龙的嗓音十分浑厚,声音大是大,就是没什么震慑力。

    映绯敢这么放肆也是赌了一把,雷电蝠龙不会在小帝姬面前大开杀戒,不然纵使她有九条命,也不敢如此挥霍。

    果不其然,小帝姬拦在雷电蝠龙面前,双臂一张:“雷大哥,不得伤她!”

    “玉儿!”雷电蝠龙无奈一叹。

    映绯腾云而起,搁下一句“有胆你就来”。

    “莫跑!”雷电蝠龙大喝一声,地都抖了三抖。

    他顾不上小帝姬的阻拦,恨不得撸起袖子立刻把映绯揍一顿。

    好了,映绯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现在可以带着他离开镇子,以免打斗时伤及无辜。

    映绯把雷电蝠龙引到山林里,牧将军他们埋伏在周围,伺机而动。

    别问他们为什么用了这么为君子所不齿的办法,出主意的那个人本就不是君子,而是女子。

    敌强我弱,无奈之举。

    虽然他们几个加起来也没有能力将雷电蝠龙制服,但是牧将军得到消息,天界的司战神君会来帮忙。

    相传司战神君俊朗非凡,借此机会能见他一面,十分幸运。

    几道红光追着映绯,有几次相差甚微,险险将她击中,看得牧将军都为她捏了把汗,慕白的目光更是紧紧追随着。

    映绯并不想在众人面前出糗,但雷电蝠龙的身法实在太快了。

    一道红光从映绯的侧脸滑过,一缕头发落了下来。

    “只会追着女子打,不觉得羞耻么?”

    雷电蝠龙顺着声音看过去,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那个灵力被震得筋脉尽断的凡人。

    他居然还没死,也没学得惜命一些,碾死他就像碾死一只飞蛾那么容易。

    雷电蝠龙放弃了去追映绯,直接对着牧将军发难。

    牧将军无力抵挡,红光越来越亮,逐渐逼近他的心口。

    一道白光与红光融在一起,刹那间夜空亮如白昼,一位身着玄色战甲的神君从天而降。

    慕白抬袖挡了挡有些刺眼的光,来的是个生面孔,但他认得这身装扮。

    待雷电蝠龙回过神来,司战神君从容了挥了挥剑,将所有的杀招挡在身外,缓缓落下,对映绯侧目一笑。

    映绯看愣了,满心雀跃起来,司战神君本人果然如传言中那般气宇轩昂!

    慕白冷眼看着,天界的后备们越来越浮躁,不务实。

    从天而降很潇洒,很有气势?还要回眸一笑。

    司战神君一跃而起,一手执剑,一手将金羽钟掷到空中。原本掌心大小的金钟瞬间变大,将雷电蝠龙压在了下面。

    小帝姬急匆匆跑过来,护在金羽钟前,阻止司战神君下一步动作。

    牧将军上前跪在小帝姬面前,恳切道:“帝姬,您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

    “牧将军请让开!”

    牧将军怎么会听,即便被小帝姬的冰刃划伤了脸也是寸步不让。

    小帝姬神色坚定,一字一顿地说道:“把他放了,我就跟你们回去。如果不是我唆使他来救我,他不会再在六界现身。”

    雷电蝠龙是来救她的?

    这是个什么情况,映绯没看明白,她到底该帮哪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