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1本章字数:3098字

    第十五章

    就在映绯犹豫不定之时,金羽钟嗡嗡作响,响声越来越大,想必雷电蝠龙在其中想尽了办法逃出来。

    司战神君紧盯着金羽钟,面色不再是那么平静。

    慕白心道,一个资质平平的法器就想将凶兽困住,未免太轻巧了一点儿。

    果不其然,天际响起一声轰鸣,金羽钟瞬间炸得粉碎,雷电蝠龙从中一跃而出,站在众人对面,竟然毫发无伤。

    司战神君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金羽钟怎么说也是叫得上名头的法器,就这么被雷电蝠龙轻而易举地扯碎了。

    雷电蝠龙一步步向他们走来,牧将军和手下准备迎战。

    映绯心中已有决断,对慕白使了个眼色,便准备有所动作,但司战神君抢在她前面。

    “雷电蝠龙,当年你败在白泽帝君手下,离开昆仑山时做出了何种承诺?”

    “从今往后,六界内再无雷电蝠龙这个名号。”苦战三日,终被白泽帝君驱逐出昆仑山,那场景雷电蝠龙记忆犹新。

    司战神君又言:“帝君仁慈,才未将你斩杀,如今你再度出现,有何解释?”

    “无从解释。”雷电蝠龙当即就回了他,目光一直落在小帝姬身上。

    小帝姬急急反驳:“他已经改过从善。”

    从善?

    映绯是不赞同的,雷电蝠龙想要一招将她陨灭的狠厉劲儿,她见识过。

    他灵力强大,毫不留情,凡人只要靠近分毫就会筋脉尽断,骨子里还是那个嗜血的凶兽。

    “帝姬不要糊涂了,凶兽怎么可能改变本性。”牧将军只恨小帝姬不听劝,一定要与凶手为伍。

    在寻找他们的一个月里,陨灭在雷电蝠龙手下的苍龙族人不是少数。

    这么一来,映绯又开始犹豫。

    慕白看出她的心思,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趁所有人都想着怎么对付雷电蝠龙时,映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步上前绕过牧将军,带着小帝姬腾云飞走了。

    他们刚升到天上,小帝姬就跟映绯打了起来。

    映绯用水蛇将她制住,慌忙解释:“帝姬莫慌,若是雷电蝠龙诚心悔改,司战神君自有定论。”

    话音未落,雷电蝠龙的嘶吼声响遍整片山林。

    “把人交出来,不然就让你们陪葬。”

    小帝姬顾不得与映绯说话,惊愕地回身望去,数道红光闪现,一片混战。

    小帝姬失神地站着,被映绯拉走,焦急地往回赶。

    慕白还在那儿,是她太傻了,听了他的话带着小帝姬离开,面对雷电蝠龙难免一战,他这是故意将她们支开。

    等映绯腾云找回来,已经分不清他们最初所在的位置,茂密的树林烧毁了,变成一片焦土。

    天渐渐亮了,细微的火星埋在灰烬下,腾起阵阵黑烟。

    映绯用神识探了好几遍,确定慕白他们不在这儿才安心。

    “不理解你为什么会把他找来。”

    映绯的声音特别轻,但每个字都重重地打在小帝姬的心上。

    小帝姬冷冷道:“不需要你懂我。”

    映绯拔高了声音:“离开族人,甘愿与凶兽为伍,我不懂你不要紧,六界中将会怎么看待苍龙神族,如果雷电蝠龙再次为祸人间,滥杀无辜,那你就是罪魁祸首!”

    小帝姬颤抖着身子,冷笑了一声:“族人?把你往火坑里推的也是族人?”

    她这么讲,映绯就听不懂了。

    每一次眼看就要从他们口中套到话,但下一句偏偏出不来,够急人的。

    小帝姬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低声道:“我是父王最小的女儿,从小就得到了无尽的宠爱,但父王听信术士的谗言,认为我族大难将至,只有与火凤神族结为姻亲才能避免灾祸。”

    “所以就选了你过去?”

    小帝姬点了点头。

    “还说是最疼爱的女儿,我看也不过如此。”

    映绯最厌恶所谓的父母之命,草率决定子女的一生。

    “出于无奈,我唤醒了雷大哥,希望他能带我离开。他答应我会悔改,我便信了。”

    “涉世未深,这也不怪你。”映绯叹了一声。

    忽而,地动山摇,眼前变得模糊不清,一阵疾风过后,眼前的场景渐渐褪去。

    疾风将映绯和小帝姬带又回到腾云离开前所站的地方,牧将军挡在她们之间,雷电蝠龙与众人对峙不下。

    小帝姬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发现映绯也是一脸错愕。

    编织幻境的人不是她,那是谁?

    幻境中经历的种种却那么地真实。

    不知为何,映绯的目光落在了慕白身上,慕白淡然地回望着她,没有半点反常。

    这种猜测映绯自己都觉得可笑,怎么会是他呢。

    “雷大哥,收手罢!”小帝姬的声音蓦地响起。

    雷电蝠龙觉得甚是冤枉,他就站在那儿,什么都没做呢,倒是其余人严阵以待要把他制服。

    “不要伤及无辜,我跟他们回去。”小帝姬想起幻境中的场景,心灰意冷地垂下了头。

    她挣扎过、奋力反抗过,还是没能改变什么,只能认命了。

    看着她这般模样,雷电蝠龙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一拳砸在树干上,生生将它斩断。

    他对司战神君喊道:“我会遵守诺言,但请把玉儿放了。否则,雷电蝠龙再现,所到之处变为焦土。”

    雷电蝠龙眼中不再有狠厉的神色,更像是一种无计可施的要挟。

    众人闻言皆是沉默。

    只有映绯继续问道:“此言绝非儿戏,因一己之私,引起人间祸乱,你可曾想过,她将如何自处。你当真愿意为她而改过?”

    “我雷电蝠龙一言九鼎!”雷电蝠龙信誓旦旦道。

    小帝姬怔怔地看着雷电蝠龙,后者坦然一笑,似在安慰她一般。

    这虽不是一个两情相悦、不能相守的故事,但也让人唏嘘不已。

    映绯由衷地叹了一声:“天下任何神兵利器,也敌不过痴情。”

    她不知道幻境是谁造的,那人预估的一切都合情合理,却忘了“情”是其中的变数。

    “诸位,家务事请自行决断。”司战神君收回了剑,又对雷电蝠龙说道,“若再作乱,吾必定亲自将你斩杀。”

    雷电蝠龙毫无畏惧之色,瞥了他一眼,从鼻子里挤出一声轻哼。

    映绯看着都觉得尴尬,神君这是在帮他说话,他要不要把轻蔑写在脸上,一点儿面子也不给。

    映绯白了他一眼,真是不想帮他,但她总是口是心非。

    “牧将军,你看这事该如何解决?”

    “这……”牧将军迟疑未决,或是不敢答,或是答不上来。

    映绯继续道:“有战神作为见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牧将军你说是么?”

    “仙子,你有所不知……”

    “火凤一族,你打得过么?”映绯绕过牧将军,悄声问向雷电蝠龙。

    “一群蠢鸟不足为惧。”雷电蝠龙毫不压低声音,旁人听得清清楚楚。

    映绯连忙接过话:“在场的所有人加起来都未必能打得过雷电蝠龙,为什么要拼个鱼死网破,还连带着六界一起遭殃。既然如此,为何不同意他提出的条件?”

    “仙子!”牧将军惊道。

    司战神君附和道:“仙子所言甚好,吾虽为战神,但不赞成一切用打斗来解决。”

    牧将军无计可施,只得说道:“待我返回苍戎山禀明一切,由帝君来做决断。”

    “好,就让父王来决定。”小帝姬也赞同。

    看着雷电蝠龙带着忧虑的神色望着着小帝姬,映绯忍不住出声安慰。

    “蝠龙大哥,你放心好了,我负责把小帝姬平安送回苍戎山。有蝠龙大哥那句话,没人敢再为难她。”

    雷电蝠龙缄默地点头。

    “吾还有要事,就不陪各位回到苍戎山了。”既有结论,司战神君对众人拱手告辞。

    话说完,他就御风走了。

    “神君莫走!”牧将军怅然地望着司战神君离去的身影。

    雷电蝠龙走到映绯身边,带着赏识的眼光打量着她,意味深长地说道:“仙子底子不错,勤加修炼,假以时日,白泽帝君定能收你为徒。”

    映绯很惊异地望着他:“那老头儿?”

    不知道她说错了什么,雷电蝠龙听后发出了爽朗的笑声,笑声响彻整个山林。

    晋已曾说过,白泽帝君与雷电蝠龙在昆仑山的一战,那是几万年前的事儿,他法力高深,连十大凶兽都畏惧,映绯便自行想象帝君定是个形容枯槁、长须长髯的老头儿。

    这有何不对?

    “怎么了?”映绯心虚起来,因为她看见小帝姬的脸上也有了笑意。

    雷电蝠龙收敛笑容,向映绯拱手道:“为表诚意,我也走了,静候仙子佳音。”

    在他与慕白擦身而过时,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不甚感激,后会无期。”

    慕白一怔,侧身去看时雷电蝠龙再无踪影。

    “保重!”映绯没想到他走得这么突然,连喊都不知道冲着那个方向。

    天渐渐亮了,山林苍翠,郁郁葱葱。

    慕白作为一个旁观者见证了,因众人的信任避免了一场灾难,不禁感慨。

    他曾见过同样的场景,选择相信,会不会另有转机,避免两败俱伤的局面。

    只可惜时过境迁,再也无重来的机会。

    映绯在他身侧,与小帝姬一路闲聊,对话飘进他耳中。

    “从天上看才发现这是好大一片山林,幸好没有烧毁,不然多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