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1本章字数:3016字

    第十六章

    映绯亲自将小帝姬送回苍戎山,慕白借着见见世面的理由,也一同去了。

    走过山门那一段悬空的路,映绯心惊胆战,生怕慕白一个不慎掉下了悬崖。

    “我没事,别担心。”慕白无奈地笑。

    映绯搭在他手臂上的手并未放松,反而抓得更紧了,还一本正经地胡扯着:“我腿软,你扶着我不行吗?”

    “好好好。”慕白也是拿她没辙。

    一路上他们二人的举止,小帝姬都看在眼里,侧身笑道:“仙子真是细心,公子好福气。”

    慕白但笑无言,这误会就大了,什么福气不福气的,是服气罢。

    牧将军派人先回到苍戎山传信,苍龙帝君听说女儿回来了,几个时辰前就站在宫殿外等着,终于盼到他们出现。

    苍龙帝君没了往日不怒自威的威严,面上满是慈父关切的神色。

    一见到守卫带着牧将军出现,他免去礼节,迫不及待地走过来。

    小帝姬站在店门前发愣,不知道如何面对父亲,距她离开家都过去了两个月。

    苍龙帝君走来,一把将她揽在怀里,语气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

    “女儿,回来了啊。”

    这毕竟是他的心头肉、心尖宠,能平安归来就是最好的事情。

    映绯向苍龙帝君阐明了她此次前来的目的。

    不出所料,苍龙帝君答应了雷电蝠龙的条件,放弃了与火凤神族联姻的想法,但不许小帝姬再与雷电蝠龙往来。

    除此之外,他邀请映绯与慕白在苍戎山多住几日,借此机会好好感谢一下他们。

    映绯本想推辞,一是帝君盛情难却,二是考虑到慕白重伤初愈不宜奔波劳累,才答应三日后再启程。

    苍戎山山好水好吃的好,快活得很,映绯好久没过这种只用发愁如何吃喝玩乐的日子了。

    可是她忽略了苍龙帝君的另一个目的,直到发现才追悔莫及。

    慕白与苍龙帝姬在亭中对弈,谈笑间微风徐徐,繁花落在他们身上,好一对才子佳人。

    站在一旁的映绯看愣了,把手里的烤山菌掉在了地上。

    苍龙帝姬清丽脱俗,举止得体,偏偏又生得那般美,相比映绯的黑衣束发、不修边幅,高下立现。

    不知是不是被香味吸引,慕白往这边望了一眼,起身就向映绯走来,苍龙帝姬也只能搁下棋子随他走来。

    就在他们走过来前,映绯镇定地站在原地,抬手将烤山菌的痕迹抹除,还不忘用手背擦了擦嘴,却是怎么看怎么狼狈。

    慕白看在眼里,站在她身侧:“我们回去罢。”

    “你们不继续下棋了吗?”他这么快就要走,映绯心里得意,但嘴上还是再询问了一遍。

    “本就是在等你,既然你来了那就走罢。”慕白解释说。

    苍龙帝姬点头笑了笑:“不知仙子方才去哪儿了?”

    映绯一怔,这是明知故问,找吃的去了呗。

    这都什么时辰了,她又不是铁打的,当然会肚子饿,也就他们有这个闲情雅致跑来下棋。

    映绯不答,苍龙帝姬也不会自讨没趣继续追问,于是道:“天色已晚,婉儿送二位回去罢。”

    婉儿是她的乳名,映绯还是第一次听到,虽然她们认识的日子不短了。

    “有劳帝姬费心,我们自己就能回去。”映绯婉拒了她,不知为何今日再看帝姬这般生厌,竟不想与她同路。

    这是他们在苍戎山的最后一天,明日一早就要启程返回长安,映绯把路都摸熟了,自己走回去完全没问题。

    映绯走在前头,慕白跟着她,一路都没有说话。

    映绯就差把闷闷不乐写在脸上,慕白不知道该如何才好就没有做声。

    女子的心思最难猜。

    “你觉得苍龙帝姬怎么样?”

    映绯看着一轮残阳,心中莫名惆怅,不知为何突然冒出这句话。

    话一出口,她尴尬地埋着头,用脚来回踩着地上的几枚石子,害怕被慕白看穿心思。

    慕白看不见她问出这番话的神情,便道:“我与帝姬相识尚浅,还不太了解。”

    不知为何这句话,映绯偏偏听出了别样的味道,这是在慨叹他们应该认识更久一点儿。

    映绯不悦地看了他一眼:“你继续住在这儿,我先回食肆了。”

    慕白也不慌,语气依旧平静:“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不在身边看着,你可放心?”

    听他这么一说,映绯还真不知道如何反驳,干瞪着他讲不出一句话。

    “天都要黑了还不走。”慕白绕过她,抄道走前面去了。

    “喂,你等等我!”

    映绯连忙追上去,岔路那么多,慕白走丢了怎么办。

    说到底,映绯还是低估了苍龙帝君求婿心切的战斗力。当夜,帝君亲自造访了他们下榻的侧殿。

    慕白就住在映绯隔壁,她稍稍放出神识就能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老夫这么讲可能有些唐突,这几日相处下来,你觉得我婉儿如何?”

    “我与帝姬相识尚浅,还不太了解。”

    慕白这语气与傍晚时分她亲耳听到的一模一样。

    苍龙帝君沉默片刻,慨叹了一声:“或许是缘分不到罢。既然如此,老夫也不会勉强。”

    映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同一句话,苍龙帝君就听出了拒绝的意味呢。

    更奇怪的是,慕白明明是一介凡人,帝君怎么就相中他了呢。

    苍龙帝君一走,映绯就敲响了慕白的房门。

    无事不登门,慕白还是将这位“不速之客”请了进来。

    映绯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忽然道:“怎么,帝君想让你给他当女婿?”

    慕白没有立即回答,低头噙了一口茶,她分明都听见了还故意要这么问。

    他越是避而不答,映绯就越想追问:“苍戎山好吃好喝的,多少人求之不得,为什么不留下来呢?”

    “因为……”慕白神情严肃地看着她,后面的话迟迟未出。

    映绯透过他的眼睛看见自己的模样,心跳鼓噪着耳膜,莫名地期待着什么。

    “因为我来长安是寻人的,人还没找到,旁的不做他想。”

    映绯托腮看着他:“这样啊,再过些时日让山漆带着你到坊里挨个去问,总能找到的。”

    慕白拱手道:“那先谢过了。”

    映绯面露期盼之色:“找到人以后,你会继续留在食肆么?”

    慕白看向别处,避开她的目光:“我会带她回到家乡,就不再来长安了。”

    映绯怔了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为掩饰尴尬她干笑了两声。

    “到时候有空回来看看我们罢。”

    她失落地神色慕白都看到了,一个“好”字在口中缱绻许久才讲出。

    “明早启程,早点休息罢。”说完,映绯起身走了。

    第二日一早,小帝姬来送他们。

    映绯一夜辗转难眠,她原本就情绪低落,又到离别时,更不知说什么来劝慰,只剩大眼瞪小眼。

    即将走出山门时,她才勉强挤出一句话:“帝姬,有空来食肆玩儿,茶点什么的随便吃。”

    一听到邀请,小帝姬一扫愁绪,开心地蹦了起来。

    映绯满脸莫名地看着她的举动。

    小帝姬笑道:“掌柜放心,我跟朋友约好了会经常食肆拜访。”

    映绯咦了一声,这个“朋友”怎么听起来有点儿古怪。

    “难道是……”

    小帝姬连忙嘘声,对她眨了眨眼,附在她耳边说道:“临别前,我告诉了雷大哥食肆的位置。”

    “……”映绯扶额,心好累,感觉再也不想开店了。

    慕白在一旁看着他们,唇角带出浅浅的笑。

    从苍戎山回来后,素锦食肆的常客里多了一位俊公子,他阔绰得很,茶点紧着最贵的点满一桌,但每样只吃一口,其余通通扔掉。

    还有好几次他嚷嚷着要见掌柜,但被山漆也糊弄过去了。

    今日他把整个食肆的包了下来,把其他客人拦在外面不许进来,映绯忍无可忍,准备会会他。

    俊公子斜躺在雅座上轻拂着折扇,他穿着一身配色大胆的胡服,活像一只亮色鹦鹉,腰间的蹀躞带镶满了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玉石,泛着耀眼的光泽。

    他怎么不把金子贴在脸上呢,映绯不禁想到。

    “不知是那位贵客大驾光临,让小店蓬荜生辉。”

    映绯走过去,脸上还挂着笑,但愿这人是钱多人傻。

    俊公子循声望过来,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凤眼微眯打量着来人,唇角带笑,隐隐透出三分邪气。

    映绯并不喜欢这样的面相,但他们打开门做生意,遇到什么样的客人都没有不接待的道理。

    “想见掌柜真不容易。”他用挑衅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映绯,其实是在用灵力探她的修为。

    映绯敛了笑意,强忍着把这只花鹦鹉一拳揍倒的冲动。

    “不妨开门见山。”

    俊公子勾唇一笑,合上纸扇,在手中轻敲:“本神君找娘子来了。”

    映绯方才恍然,这人就是雷电蝠龙说过的“一群蠢鸟”中的一个。

    果然名副其实。

    他这是丢了媳妇,来找她算账了?

    “冤有头债有主,要找也该去苍戎山,来食肆讨打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