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1本章字数:3039字

    第十七章

    话音刚落,映绯扬了扬手,从袖中甩出数道冰刃,这就给他一个下马威看看。

    她本想帅气地吐出一个“滚”字,哪里知道失算了,蠢鸟还有两下子。

    俊公子拿出腰间别着的折扇,看似随意地挥了挥,眨眼间冰刃化成了水,啪啪几声落在地上。

    他从善如流地收起扇子,眸中含笑:“就这点儿本事了吗?”

    哟,这是在逼她动真格了!

    就在映绯撸起袖子准备好好揍人的时候,俊公子侧身一闪,跑了。

    “我叫栩珅,别忘了。”

    人都不见了,还能听到他的声音,气得映绯想捶桌子。

    栩珅刚走,慕白就掀开门帘走到前厅来。

    “那人是谁?”

    映绯啐了一口:“一个疯子。”

    晋已从房檐跳下来,奇怪道:“这不是小凤君吗?”

    映绯示意他闭嘴的眼神,却被理解成了求知,他连忙补充道:“火凤帝君的第七子小凤君栩珅,仙子不认得?”

    “火凤帝君的儿子……”慕白沉吟着。

    映绯看着慕白的神情就知道他肯定误会了,急忙解释:“你们别想偏了,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他不是来找娘子的……”

    映绯适时地闭上了嘴,还不如不说。

    晋已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栩珅找来食肆的目的昭然若揭,慕白倒是淡定得很,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

    晋已在心里一盘算,好啊妙啊,映绯都几百年没有姻缘了,这简直是个从天而降的好机会。

    终于看到了盼头,晋已忍不住嘿嘿笑了几声。

    慕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给了一记冷眼。

    别说慕白,连映绯都看出来了,点着晋已的脑门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晋已喜上眉梢的模样掩饰不住,升官发财就在眼前岂能不乐。

    映绯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屈指一弹放出水蛇将晋已缠住,转身慨叹道:“又来一个疯子。”

    晋已回过神来,哭喊着:“仙子,慕白公子,你们别走啊!先把我放开再说!”

    过了一天栩珅又来了,又把其他客人拦在门外。

    映绯知道了这事儿,撸起袖子就要出去把他打趴下,被晚清拦住了。

    “没必要为他动气,讲讲道理把他赶走就好了。”晚清说。

    映绯听了直摇头:“这要是有道理可以讲,我就不会动武了。”

    “依我看老大都不用过去,我就解决就行了。”说着,山漆卷起袖子就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前厅传出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看见山漆掀开门帘揉着屁股回来了。

    映绯见这情形一下就火冒三丈:“我的人他也敢打!”

    晚清刚想劝阻几句,但眨眼间映绯就不见了。

    大概是没料到映绯出现得这么快,栩珅还在品着茶,他今日穿着一身金色的胡服,整个人好似闪闪发光,扎眼得很。

    映绯忽然出现在他身后,上去就是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屁股上。

    栩珅没有防备,往前搀了几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么挨了一下,栩珅也不生气,回首给了映绯一个狂狷邪魅的笑容。

    “本神君就喜欢你这么泼辣的。”

    映绯干呕了几声,真不嫌恶心。

    “栩珅,你打了我的人,我踢了你一脚,我们互不相欠,你请回吧。”映绯指着门,这不是与他商量,而是警告。

    栩珅起身拍了拍沾在衣衫上的尘,义正言辞道:“掌柜欠本神君的娘子,这事儿如何解决?”

    “我最后说一遍,你去找苍龙帝君,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映绯像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致,栩珅偏偏嬉皮笑脸的没个自觉。

    多说无益,映绯准备开打,就在这时晋已不知从哪儿跳了出来,挡在两人中间。

    “仙子、神君二位冷静冷静。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谈,别动手啊!”

    栩珅慵懒的声音飘过来:“掌柜听到没有?”

    映绯闷哼了一声,又不好他们俩一起打,随手拾起一个软垫,坐了下来。

    栩珅察言观色的本事也不差,就在她对面坐下,随便问候了晋已几句,拉拢一下感情。

    “晋已神官好久不见,最近在哪儿高就?”

    晋已面露难色,声如蚊吟:“小仙还在纠察灵官手下做事呢。”

    晋已都这么久了还没晋升,难怪不愿意提起这件事。

    如果栩珅没记错的话,上次他遇见晋已是都五百年以前,既然他还在纠察灵官手下,如今处处维护映绯,那么映绯多半是个下凡历劫的神仙。

    晋已千般忍让,不离左右,估计映绯的来历不小。

    栩珅谈笑道:“今日一睹风采,神官不愧是纠察灵官的左膀右臂。”

    映绯腹诽不已,栩珅这个马屁拍得溜,晋已也就是拦在他们中间而已,他未免也太睁眼说瞎话了。

    “小凤君太过奖了。”晋已低头笑了笑,对这明摆着的奉承很是受用。

    映绯白了他一眼:“虚伪。”

    映绯拍了拍桌子,打断他们相互恭维的客套话,最后一次耐着性子与栩珅解释。

    “小凤君,你听清楚了。我只是苍龙帝姬请来找回小帝姬的帮手,任务既然已经完成,这就不关我的事儿了。”

    栩珅点了点头,像是听进去了,目光灼灼地看着映绯:“本神君就是喜欢你怎么办。”

    映绯一怔,尔后唇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那你继续,先告辞了。”

    说罢,她就起了身,径直走到膳房。

    小娟正在准备今日的茶点,客人就一个,点的东西倒是很多。

    映绯逛了一圈,随便指了几个点心,交代道:“小娟,加点泻药再给客人送出去。”

    泻药虽然用得少,但是膳房里常备着。

    小娟探出一个脑袋:“老大想要加哪种进去?”

    “就那个一日七七四十九次,离不开茅房的那种。”

    映绯嘱咐完,心情变得好了许多,一走出膳房她就碰到了晋已。

    晋已拉住她,谆谆劝道:“这多好的事儿,您就别扭捏了。”

    “扭捏?我打人从来都是干脆得很。”映绯挑眉。

    晋已回味了一下她的话,这不对啊。

    “仙子您糊涂啊,这都几百年了,难得碰倒一个对您有意思的人,还是一位俊朗的小神君。”

    “可不是么,小凤君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瞎了呢。”映绯慨叹了一声。

    晋已目瞪口呆,她这句话是在夸自己还是损自己。

    管不了这么多了,晋已清了清嗓子:“仙子莫忘正事,早日渡劫重返天界,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映绯板着个脸,任他怎么说都无动于衷。晋已没有办法,只好想别的法子,栩珅还在外面就打算出去陪陪他。

    后面几日都不见晋已,听代班的神官说,他不知道吃了什么一直肚子痛,怕是这段时间都不能来了。

    映绯啧啧地摇头:“真是可怜啊。”

    其实晋已偷偷回来了,只不过没有在映绯面前露面。

    他垂头丧气地坐在慕白的床尾,手里抓着一本司命神君给他的渡劫话本子,肚子还在咕噜咕噜的响着。

    “大人,小仙实在无计可施了,到了您挺身而出的时候。”

    “为什么是我?”慕白抬了抬眼皮。

    晋已像看傻子一般看了他一眼,正气凌然道:“大人,您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与仙子有肌肤之亲的男人。”

    “……”慕白哑口无言。

    “大人!”晋已面带企盼之色。

    慕白听到这两个字就生出一股无名火。

    “司命这般确定她要渡的是情劫?”

    晋已点头如捣蒜,期盼着他能给出一个好办法。

    慕白想了想,得出一个简短的结论:“那我无能为力了。”

    情不因他而起,也不因他而散,既无心也无力。

    晋已听了也不说话,只是眼泪汪汪地看着慕白,后者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竟有些心软。

    “你再去求求小凤君。”

    话音未落,就听见屋外有人嗓音细长喊了一声:“娘子!”

    紧接着是映绯暴怒的声音:“娘你个头,小心我打得你亲娘都不认识!”

    慕白揉了揉眉心,小凤君如此坚持也是不容易。

    晋已似看到了希望一般,用袖子抹了抹脸,赶忙与慕白告辞,化作一阵青烟飘走了。

    映绯从屋檐上一跃而下,抬脚踩在栩珅面前的桌子上,嚣张又放肆。

    说真的,小凤君来的这些日子,她连带着隔壁铺子养的公鸡都一并憎恶着。

    这蠢鸟怎么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人,怎么都甩不掉啊。

    今日映绯痛下决心要下狠手了,不把他打得下不了地,食肆就没有一日安宁。

    所以一见栩珅,映绯上来就是一拳,用法术没有亲自去揍人的快感。

    栩珅有备而来,闪得那叫一个快,他侧身躲过去,还试图拖住映绯的手,把她拉到怀里来。

    映绯见势不妙,连忙脱开了手,大骂道:“无耻!”

    她手中凝结无数冰凌,眨眨眼就能把小凤君戳成筛子。

    晋已赶忙跳出来,把映绯拉到一边,他深知她生气起来下手没个轻重。再看栩珅这边,他眉眼弯弯,竟一点也不恼。

    栩珅越是不在意,映绯越是气恼。

    晋已心里打鼓,他口口声声说喜欢映绯,莫非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