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1本章字数:3046字

    第十九章

    映绯笑了起来,把废纸扔到晋已面前:“你忘了,这儿不写着么!”

    她倒是没想起来什么,不过觉得纸上那些名字确实很眼熟。

    晋已瞅了一眼果然是他写的,脑袋耷拉下来,空欢喜了一场。他当差这些年还从未遇见像映绯这样把前世忘得一干二净的。

    唉,碧蕊上神大彻大悟,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碧蕊上神师承何人,她的法力如何,相比雷电蝠龙呢?”映绯真正关心的是这个。

    晋已又拿起笔,一边写一边给她讲:“碧蕊上神本长在瑶池的白莲,受到天后喜爱,点化成仙,又在莫慈老祖的栽培下成为上神,至于法力应是不及雷电蝠龙,但也是上神中的佼佼者。”

    “我……”映绯觉得喊起来很奇怪,还是变了称谓,“她师父莫慈老祖很厉害吗?”

    “莫慈老祖与白泽帝君师承同门,碧蕊上神和白泽帝君算是同门师侄,他们那一派在仙界十分显赫。”晋已腹诽不已,没见识真可怕,可还是要耐心讲解保持微笑。

    “这样啊……”映绯托腮咂摸,碧蕊上神听起来还挺厉害的,她就差远了,又问,“我如何才能恢复她那样的法力。”

    “历劫期满,仙子恢复上神身份,法力也会更上一层。除此之外,没有捷径可走。”晋已搁笔,将修改好的话本子递给映绯,“小仙只能帮到这里了。”

    映绯捧着小册子随便翻了几下,发出一声声哀嚎:“神仙为什么要渡劫啊!我想变厉害为什么这么难!”

    晋已无奈摊手,怪我咯。

    接下来的几天映绯拿着小册子不离身,吃饭拿在手上,睡觉捧在怀里,到了就连上茅厕都要拽着一起前去的地步。

    “这是一本有味道的话本子。”吃饭的时候映绯还是捧着小册子,山漆实在忍不住想说几句。

    晚清夹了一块菜瓜给他,随带使了个眼色,山漆只得闭上嘴。

    桌子猛地一震,山漆吓了一跳,差点把瓷碗给摔了。

    “小爷我终于看完了,不容易啊!”

    映绯把小册子一把拍在桌上,笑得无比爽朗,真是一身轻松。

    “老大!”晚清又夹了一块菜瓜给山漆,他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晋已呢?”映绯起身到处找晋已,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不需要的时候他就在你眼前晃来晃去,真是巧了。

    “他去请小凤君了!”山漆再低头时碗里装满了菜瓜,连一粒米都看不到。

    小凤君栩珅如约而至,这一次不仅有晋已亲自去请他,就连映绯都摆好了茶点等着。没有一见面就被打,他还有点不适应。

    晋已在栩珅耳边悄声说道:“仙子也有温柔似水的时候。”

    映绯恰好听见了,恶心得不行,只能强忍着。

    栩珅掀开衣摆,安分地在映绯旁边坐下,眼角眉梢带着笑意,细细打量着她。

    映绯面莹如玉,眼澄似水,抛开装扮也是个粉雕玉琢的美人儿,眉宇间比寻常女子多了几分英气和豪态,就不知道这身男装下藏着怎样的身材……

    一双漆黑溜圆的眼珠看了过来,栩珅才将目光收回。

    “晋已给的话本你可看了?”映绯问。

    “看过了。”栩珅甚是得意,看个话本子不是小意思么。

    映绯很是满意地点头:“一个月时间如何?”

    “我们这才刚认识,一个月未免太仓促了。”栩珅有点懵,她就有这么心急?

    映绯只是摇头:“不能再等了,已经耽误了太久。”

    栩珅没有再说什么算是答应了,他翻着话本,随口一问:“不知仙子是否能告知,前一世是莲台山的哪位上神?”

    映绯想也未想脱口而出:“晋已说我是莲台山的碧蕊上神。”

    栩珅笑容一敛,听到最后几个字脸色骤变,他立即起身,对着映绯恭敬一鞠:“有劳仙子帮我给晋已托个话,这事情他找别人罢,本君实在有心无力。仙子告辞了!”

    映绯还没反应过来:“喂,你说清楚了再走!”

    映绯没有追上去,看着栩珅头也不回,就这样跑了。

    不是说好了碧蕊上神纤尘绝艳,冷若冰霜,是众神心中的白月光吗,小凤君听到她的名号就这样落荒而逃了?

    看来姻缘这事儿,还真不怪映绯。

    晋已知道了栩珅逃得比什么都快,面色不好看,他缓缓放下话本子,无力地抬了抬眼皮。

    “这也不怪小凤君,火凤帝君最好面子。”

    晚清并不赞同:“栩珅并不了解映绯就能口口声声说喜欢,本就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没了他也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晋已一默,似有难言之隐,欲言又止。

    看晋已的神色,映绯知道这事儿没这么简单,问道:“一听碧蕊的名字跑得比什么都快,她到底犯了什么错才会被下凡历劫?”

    晋已长叹一声:“仙子有所不知,小凤君大概是不想跟魔族沾染上任何关系,才会如此果决。”

    映绯挑眉,提到魔族这就有意思了,难道碧蕊还跟魔族的人勾结不成,难怪她要下凡历劫了,只怕不是心甘情愿而是迫不得已。

    “魔族?”晚清惊叹。

    “仙子可能只知道碧蕊上神是为情所困,却不知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险些铸成大错。”

    “那人是谁?”晚清问。

    “仙界叛徒。”晋已又是一叹。

    映绯瞪大了眼睛,提出质疑:“为何这些从不曾听你提过?”

    “仙子也让小仙说才行啊,每次到食肆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被扔走了,哪有机会讲啊!”

    映绯面露尴尬,以前那么对他们确实有点儿过了。

    晋已盘腿坐下,细细讲来他所知道那段故事。

    “碧蕊上神独自在莲台山待了十万年,一直心如止水,直到遇到了风流倜傥的舒晏神君。舒晏神君是白泽帝君的得意门生,仙界众人本以为他会成为昆仑山的下一任主人。谁能料到舒晏神君为求剑道有成,竟然走了旁门邪路,自甘堕落与魔族之人为伍,甚至要投靠魔族成为仙界的敌人。”

    “白泽帝君得知这个消息十分痛心,他一向大公无私,哪里容得劣徒毁坏昆仑山门规,更有损仙人的声誉,仙界容不下舒晏,再说他也无心悔改,白泽帝君这才下了狠心。白泽帝君大义灭亲,清理门户,亲手将他陨灭。”

    “白泽帝君与战神绞杀舒晏神君,碧蕊上神大概是修仙修傻了,她还妄想包庇带他逃走,最后虽未铸成大错,但依旧是错了。舒晏神君陨灭的那一夜,碧蕊上神像是失了魂魄,原本如墨的长发一夜间全白了。她向天后请命,想要下凡渡劫历练以求悔过,天后不舍,驳回了她的请求。之后碧蕊上神难逃心结,在莲台山闭关不出,天后见她这样子十分痛惜,才允诺了她下凡的事情,再后面的你们也知道了。”

    故事说完了,映绯与晚清皆是沉默,只有晋已如释重负地笑了笑。

    晋已相伴她们已有几百年,或许是真的没有机会讲,或许是他并不想把这个沉痛的过往告诉她们。

    “知道了这些以后,仙子还要回到天庭么?”

    映绯在心中思量,如果她就是碧蕊,那她为什么还要回到天庭,那当然是不回去了。名声没了,恋人也死了,回去喝西北风么,可是她又很需要碧蕊的神力,这该怎么办。

    映绯一时难以决断,看向晚清,却发现她的眼里闪着泪光,还拿帕子擦了擦眼角。

    映绯难过是难过,大概是上一世的眼泪都流尽了,眼睛酸涩痛得很,却掉不下一滴泪。

    “白泽帝君……”映绯喃喃念着这几个字,怎么又是这个老头,好的坏的他都要来参一脚的感觉。

    舒晏错得离谱,白泽帝君也很心痛吧,才会选择亲手将他陨灭,但那毕竟是他的徒弟,怎么下得去手。

    映绯长长一叹:“碧蕊选择离开天庭,是为了解脱,还是怨恨白泽帝君太狠心呢?”

    “这个小仙就不得而知了。这些都是五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小仙还在凡间修炼,后来也只是听听传言。”晋已确实为难。

    “那传言是如何的呢?”

    晋已想了想才道:“传言碧蕊上神与白泽帝君并没有多少接触,但也没有恩怨可言,碧蕊上神离开天庭的那天,帝君还去探望了她。”

    晚清摇了摇头,不知为何深有感触:“碧蕊甘愿舍弃上神身份,下凡历劫。我觉得她心里是有怨的,不然怎么会不管不顾地走了。”

    映绯点头如捣蒜:“晚清说得对。”

    自刚才坐下以后,晋已就在暗自观察映绯的举动,她没有他料想的那般难以承受过往的不幸,这才稍稍安心。

    “仙子如何决定,小仙都能接受。”晋已回归正题,他想知道映绯的回答,却害怕她说要放弃。

    映绯皱着眉头,似乎很难下决定,她看看晚清,又看看晋已,始终不说一个字。

    晚清知道映绯为难,轻轻地握住她的手,劝慰道:“好好想想,不急于一时。”

    “我……”映绯顿了顿,晋已神色紧张地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