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1本章字数:3117字

    第二一章

    晚晴不指望映绯对她吐露心声,但求她直面本心。

    “慕白对你来说是什么?”

    “生死之交啊,我救过他,他也救过我。”映绯骤然开口。

    她还在撒谎,晚清把怒气压下去,继续问道:“我听晋已说,慕白被雷电蝠龙的灵力震碎了筋脉,你想都没想就要逼出精元去救他,可有此事?”

    映绯垂头道:“性命攸关,也是无奈之举。”

    晚清气得身子一颤一颤,险些站不稳。

    “为了得到几尺鲛纱,你答应苍龙帝姬从雷电蝠龙手中取物,就是为了将它送给慕白?依着你的性子,陡然接受小凤君同意渡劫回到天庭,你知晓了碧蕊的身世也未改主意,是不是又是因为他?”

    映绯无力地瘫坐在案边,沉默着,面对晚清的质问她无颜以对。她还没回答,晚晴就给她下了定论。

    “你明明喜欢慕白却不愿意承认!映绯你怎么跟碧蕊一样傻!”

    “不一样。慕白又没有入魔道。”等映绯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了,她这么说,与承认没有差别。

    晚清一怔,语气变得缓和了许多:“映绯你还要傻到什么时候去,他要走了,人生百年不过短短一瞬,以后也许就见不到了,你那么在意他,为什么不告诉他。”

    映绯摇摇头:“慕白跟我们不一样,百年过后他又转世投胎了,孟婆汤一下肚前尘往事一概不记得,又何必要说呢。他去意已决,告诉他又如何,只是徒添伤感。”

    晚清说的道理,映绯都懂,她也不是一个做事拖泥带水的人,不过面对这些事,沉默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正是出于对映绯的了解,晚清愈发坚定:“要么你马上去告诉他,要么我去替你说,你自己选吧。”

    她的声音清脆有力,一字一句都敲在映绯的心上,她不是说着玩的。

    晚清留下了一套衣裙给映绯,淡道:“你去与他道别,穿的好看一点儿罢,毕竟没有几天了。”

    “好。”映绯嘴上的这么答的,眼睛下意识地往柜子那边瞟,她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他们还能按着她换衣服不成。

    她那些小心思哪里逃得过晚清的眼睛,晚清很是镇定,出声提醒她:“黑衣都我让山漆拿去烧掉了,要么穿这个,要么你就这样出去罢。”

    映绯哭笑不得,晚晴发起狠来,威逼胁迫的手段与她如出一辙,果真是好姐妹。

    映绯换上一身红裙,还破天荒地梳了一个发髻,长裙真的不适合她,走哪都觉得被牵绊着,不能伸展开。

    晚清没有就此作罢,把她按在铜镜前,点唇画眉一样没少,这才让她走。

    她跟着晚清走到庭院里,晚清回头就把她的房间用结界封死了,耐心地嘱咐:“把你那些喊打喊杀都咽到肚子里,别一言不合就揍人,牛车给你备好了,带着慕白去长安城逛逛。”

    映绯除了连声答好,还有别的选择么。

    她垂头看着自己的脚,绣花鞋底子薄,哪有软靴穿着舒服,腰带也勒得很紧,甩甩头簪子摇摇欲坠,这一身装束让她别扭极了。

    晋已找慕白哭诉。映绯最近总把他关在门外,渡劫一事没有半点儿进展。

    晋已刚走,屋内才安静了片刻,又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慕白起身去开门,映绯就站在门外。

    “怎么,出什么事了?”慕白立即发现她与往常不同,还以为晋已去帮她说媒了。

    映绯不出声只是摇头。

    “那先进来坐吧。”他说。

    映绯又摇了摇头:“慕白你能陪我去一趟东市么?今天要去采购香料,本来是晚清同我一起去的,但她一时走不开。”

    慕白点了点头,相比映绯专程过来请他帮忙,更像是临时想出来的托辞。

    “那就走罢。”映绯转身走在前面,慕白也跟了上来。

    东市里人头攒动,好不热闹。他们把牛车停在坊外,下车走进去。

    女子红衣墨发,略施粉黛,原本清秀的一张脸偏偏愁眉不展。男子长衣长袖,潇洒俊逸,看上去风度翩翩。

    两人一起走在坊里,引得旁人纷纷侧目。

    映绯换了一身装扮,小厮差点认不出她来。

    谈价杀价搬货,映绯熟练得很,倒是慕白显得无所适从,本想帮着小厮把香料搬到牛车上,中途被映绯发现了,想从他手下接过来。

    慕白避过她的手,郑重道:“我是男人,怎么能让姑娘家做这种粗活。”

    “好罢。”映绯两手一摊,随他的意思,撒手不管更落得自在。

    等货都搬完了,映绯抱臂站在车边:“男人,该你驾车回去了。”

    “好。”慕白答得轻巧,以为驾牛车和驾马车差不多,驾马车又和驾驭仙兽差不多,直到他甩了两鞭子才发现是自己想当然。

    慕白从来没有赶过牛车,更何况是一头脾气倔强的老黄牛,这真的把他难住了。

    几鞭子下去,老牛纹丝未动,气定神闲地嚼着路边的枝蔓,一副你奈我何的姿态。

    映绯坐在车里,笑得前仰后倒。有那么一瞬,慕白的脸抽了一下。

    伴着车里传出的笑声,慕白喊住了正要返回店里的小厮:“小哥,能帮我们把车赶回西市的素锦食肆么。”

    小厮面露犹豫,慕白适时地补充道:“酬劳什么的,掌柜不会亏待你的。”

    听慕白这么说,小厮当然很乐意,驾车比搬重物轻松多了,赚得也多。

    “你!”

    映绯笑不出来了,刚想下车阻拦,老牛忽然动了,映绯整个人往前馋了一下与掀开帘子钻进来的慕白撞了个满怀。

    映绯迎面倒过来,慕白险险避开,她的唇啪唧一声亲在他的侧脸上,整个人倒在他怀里。

    “……”

    小厮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是故意的。”映绯发现唇上的朱红印在慕白脸上,一边起身一边帮他擦着。

    就在这时,牛车陡然一停,她没站稳又坐回慕白身上,他们一起跌到车里堆放的麻袋之间,与它们挤在一起。

    “我这次也不是故意的。”映绯挣扎着想站起来,怎么看怎么有她故意在占便宜的感觉,但一时还没有那么容易爬起来,得先把周围的麻袋推开才有地儿。

    麻袋一个个都死沉死沉,她坐在慕白身上,又使不上力。

    “你再忍耐一下,都怪这身衣服束手束脚。”映绯略带歉意地看了一眼,大概是自己挺沉的,慕白为了托着她,脸都涨红了。

    “……”慕白除了咬牙忍着,也没有别的办法。

    映绯平时看起来力气挺大的,现在怎么变得秀气起来了,推了半天都没把麻袋推开。

    “你能快点么?”慕白无奈地问,除了这样也没有别的办法。

    映绯忽然没了动静,手臂下咯着什么东西,怎么会有点硬。

    “你身上藏了什么,棍子?”说着她就拿手肘探了探又戳了戳,咦,怎么还带到处跑的。

    “别问了……”慕白被她无意间戳中某处,强忍着痛,映绯下手不轻。

    “你怎么了?”映绯看着慕白涨红的脸开始变紫,总觉得他像是很痛,勉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这时,车外传来小厮哧哧哧的笑声,映绯自然是不懂他在笑什么。

    “好了好了,我起来了。”映绯推开他们身边的障碍,猫着腰站了起来。

    原本打算一人赶车一人坐车里,只留下一个人能坐的空地,现在慕白和映绯都挤在里面。

    牛车走起来一晃一晃,他们夹在货物中难以动弹,偶尔互看几眼,又因之前的意外尴尬到不知道说什么。

    “小哥,我们不能走快些吗?”映绯问。

    “掌柜的,车里装太多东西了,就一头老牛哪里走得快。”

    慕白没有说话,只给了映绯一个“好好坐着”的眼色。

    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牛车越过一道坎,把车里的连人带物都颠了起来,接着它彻底停下来,老牛罢工了。

    “掌柜的,牛应该是渴了,小的去给他找点水喝,您二位最好别动,小的去去就回。”小厮扔这一句话就跑了。

    映绯刚准备下车舒展筋骨,就被这话拦了回去,听这口气小厮一会儿就能回来,好罢,那就坐着呗。

    映绯后悔啊,晚清给她准备牛车是让他们出去郊游散心,她怎么脑袋一抽带着慕白买东西来了,状况频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与他道别。

    “你打算渡劫返回天庭?”沉默中,慕白先开了口。

    映绯点了点头,她既然做了这个决定,也没什么好隐瞒。

    “与从未谋面的人相处你当真愿意?”慕白抬头望着她的脸,映绯眼神闪躲。

    “当然了。”

    她还是很没有底气,毕竟她当着他的面儿,给小凤君介绍了一下自己喜欢的类型,偏偏跟他所差无几。

    那日的场景映绯回想起来还有些难以自容,她的话莫不是在慕白心里掀起了不小波澜。

    想到这儿,映绯抬眸静静地与他对视,那直勾勾的带着审视的目光,就差把他戳出几个窟窿来。

    映绯忽然眯起眼,似是察觉了什么:“那日我对小凤君说的话,是不是让你误会了?”

    慕白一怔,她指的是哪句?

    映绯看着他,心底却有一个声音不断怂恿着叫嚣着,她又想起了自己与晚清的争执,又想到慕白即将离开长安。

    “那你就误会好了。”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