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个小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41本章字数:3018字

    一、晋已那些心酸事

    晋已本来是纠察灵官手下干活最利索的小仙之一,就是因为他几千年里表现很好,深得纠察灵官的喜爱,才被派来跟着碧蕊上神。

    晋已本以为这是对他的栽培和器重,哪里算得到,这其实是噩梦的开始。

    早在两百年前,晋已就被分派来看着映绯,助她早日渡劫回到天庭。

    可是一转眼几百年都过去了,映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晋已也不好意思回纠察灵官那儿,看到同僚步步晋升,他心里更不是滋味。

    晋已又一次去找月老的时候,碰上了纠察灵官,既不用去神殿看同僚脸色,还能汇报工作,真是如有神助。

    所以,他连忙追了上去,拦住了纠察灵官的去路,对他深深一鞠。

    “晋已小仙,见过神官。”他说。

    纠察灵官上下将他打量一番,想了好久才想起他是谁,笑着问:“碧蕊上神渡劫的事儿如何了?”

    晋已笑了笑回了他四个字:“一切顺利。”

    纠察灵官心里清楚得很,这都顺利了几百年了,还没有个结果来,不管心里有多么不满,但他面上还是带笑的。

    晋已还是察觉到纠察灵官并不爽快,心里对慕白的怨愤一下子涌了上来,忙帮不上,他就会帮倒忙,趁着这个机会岂能不告他一状。

    他故作扭捏道:“小仙遇到一些困难了,几个月前您派了一位天神下来帮助小仙,但是他只有一副肉身,有次碧蕊上神遇险,肉身差点毁了,小仙就用精元救了他……”

    晋已只是想让纠察灵官为自己做主,哪知纠察灵官听了一言不发,抬头看着苍穹,出声打断了他的话:“他是天帝安插过来的人,你千万别给得罪了。”

    晋已瞠目结舌,感情慕白还是一个上面有人罩着的天神,这人居然还是天帝,就别说埋怨了,他忽然后怕起来,这不是要完蛋。

    别说言语上的不恭敬,雷电蝠龙那事儿以后,他几乎是处处与慕白对着干,还常常去他那儿哭诉当神官是如何不易。

    纠察灵官走的时候给了晋已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晋已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素锦食肆的,一路上都像是无魂儿的主,飘着飘着就回来了。

    或许是被慕白的来头吓了,晋已想吃点甜的压压惊,正巧看见前厅摆着好多点心,都是从没见过的样式,小小的一颗,看起来很是别致。

    他也没多想,拿了一颗就塞在嘴里,一口咬下去,把他的牙根都要酸掉了。

    “呸呸呸!怎么这么酸!”晋已赶紧吐了出来。

    正巧这时,小娟走了出来,看他脸色涨红,笑着问道:“好吃么?”

    “好吃?酸死了!”晋已灌下好几杯茶,忽然又咳了起来。

    真是人倒霉了,喝茶都噎着,最后晋已呛得眼泪汪汪,才把气儿顺了,那模样怎一个惨字了得。

    映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托腮看着晋已的举动:“吃下去是什么感觉,不如你来给它起个名字罢。”

    作为第一个吃下酸枣的人,晋已含着泪,不知是嘴里酸,还是心里更酸。

    原本遇到这些糟心事,他都会记在慕白头上,看来以后是不行了。

    当天,晋已端了一盘酸枣点心去找慕白赔罪,他当然不会那么傻,就对慕白说说是映绯专程让送过来,请他给点心起个名字。

    慕白吃了点心,皱紧了眉头,淡然地吐出几个字:“容我好好想想,先留下罢。”

    晋已目瞪口呆,与他料想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二、小凤君与小帝姬

    话说,小凤君不是在素锦食肆与玉致见过一面,就被映绯匆忙赶走了,但他们的故事还没完。

    小凤君口口声声说喜欢映绯,一知道她的身份就逃跑了,晋已以为是火凤帝君介意碧蕊上神与魔族有关,会牵连到火凤神族,其实不然,小凤君最怕的是他母后。

    小凤君对映绯喜欢是喜欢,只不过,他更喜欢的是她身上那股泼辣劲儿。

    他的母后是个厉害人物,他就想找个霸道媳妇,让她们俩相互制约着,他以后日子也好过一点,他曾见过苍龙帝姬,算着小帝姬应该也是个大概跟她一样性格温和,火凤神族跟苍龙神族的婚事黄了,小凤君并不在意。

    后来,花神大寿酒席摆了七天七夜,请了四海八荒里能叫得上名号的神仙,栩珅又遇到玉致了。

    往常玉致从来不参加这样的宴席,但自从雷电蝠龙的事情以后,苍龙帝君几乎不许她外出,这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转转,她怎么会错过。

    玉致还在守着雷电蝠龙的消息,自然不会把栩珅看在眼里,但他那一身金闪闪装扮,想让人看不见他还真有点儿难。

    栩珅向旁人一打听才知道玉致就是那个与他解除了婚约的苍龙神族小帝姬,顿时有种被人耍得团团转的感觉,不过他是不敢回去找映绯算账的,真打起来,谁吃亏都还说不定。

    眼下他也只能找当事人发难。

    于是,栩珅端着一杯酒,晃到玉致面前。

    栩珅带着玩味的笑容,拦住了玉致的去路:“玉致姑娘,好久不见啊。”

    身份是瞒不住了,既然都被他发现了,玉致瞥了他一眼,敷衍地笑了笑:“小凤君有礼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再待下去眼睛都要被他晃瞎了。

    “帝姬别走啊。”栩珅眨眼就拦在玉致前面。

    “有话就说。”玉致忍着怒意。

    栩珅倒是来劲了,笑着问道:“那日在食肆匆匆见过一面,帝姬就把我忘了么?”

    玉致险些将吃下去的东西干呕出来,她这才懂为什么映绯一见到他就火冒三丈,这要多强的自制力才能不出手打他。

    栩珅见玉致没说话,又说道:“帝姬,今夜皓月当空,良辰美景,不如坐下来叙叙旧?”

    “……”玉致也懒得与他多说,干脆一脚踢在他的腿上,踢完就跑了。

    这一脚倒让栩珅把玉致记在了心上。

    后来,但凡有玉致出现的宴会,都有栩珅的身影。

    对他这种死缠烂打的手段,玉致厌烦到了极致,连着所有与火凤相像的活物一并讨厌着,苍戎山外几十里一只鸟禽都看不到。

    三、雷电蝠龙

    玉致后来又来了几趟食肆,以为雷电蝠龙会真的到这儿来找她。

    其实从苍戎山回来没过几日,映绯就收到了雷电蝠龙托人送来的信,上面就两个字——莫等。

    雷电蝠龙是不会回来了,一是他对答应了实现对白泽帝君的承诺,不再出现在六界,二是在他手下了几个陨灭的苍龙族人,如果玉致再与他见面,要如何面对自己的族人。

    映绯本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玉致,但是晚清拦住了她。

    “等日子久了,玉致会想通的,她现在才几千岁,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晚清劝说。

    映绯不太懂这是什么道理,还是依照她的话办了,食肆的所有人都对雷电蝠龙的来信守口如瓶。

    慕白也说雷电蝠龙不会再来了,映绯问他原因,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后来,玉致来食肆的次数渐渐减少,先是隔两日来一次,后来半个月都不见她过来一次。

    那之后,映绯大概是懂了,原来时间真有如此大的能耐,能抚平那么多耿耿于怀和念念不忘。

    四、映绯换上女装

    映绯刚换成女装的那几日,别说自己了,其他人看见她也觉得不习惯。

    这一日清晨,山漆惶急地跑进前厅,胡瓜和晚清都在看着他,还以为他大白天里见到鬼了。

    “你们知道吗,我将将见到老大笑不露齿,竟像个姑娘!”

    多大点儿事呢,胡瓜不耐烦地斜眸看他:“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老大本来就是。”

    山漆托腮沉思,细细分析过来:“但我总觉得老大哪里变了,往日从不见她穿女装,今日居然换上一身衣裙。”

    话音刚落,映绯走了过来,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淡定了问了一句:“这一身怎么样?”

    脸上的粉没有抹均匀,黑一块白一块的,簪子掉了一只,裙子也好像穿歪了,有点儿惨不忍睹啊。山漆不忍再看,干脆把脸别了过去,免得被她逮着问。

    胡瓜都没看清就说:“美得难以形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映绯听了心里一乐,拍着胡瓜的肩膀说:“这马屁拍的太好,身为掌柜的我,不涨工钱都觉得不好意思。”

    “真的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胡瓜还有些飘飘然。

    “当然是假的了!”映绯勾唇一笑,猛地拍了拍他的肩,又道,“胡瓜,这类爱想太多的人,你要引以为戒。”

    “是的,老大!”胡瓜沮丧垂下了头。

    山漆一直在旁边装作自己不在场,但是还是被映绯凌厉的眼神扫到了。

    “山漆,你刚刚在这儿说什么来着,我可是一个字不落下的听见了,你要不要再说一遍?”

    山漆想都没想就认输了:“老大,我错了,您就饶了我罢。”

    映绯笑道:“早该这样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