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关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4本章字数:3151字

    孙母的脸色变了变,对着那个‘媒婆’尴尬的说道:“这个事儿还要让你多费心了,回头我上你家串门子去,那什么,我先去把我家猪赶回去,老太太生气了?”

    媒婆冲着孙母漏出了一个理解的微笑,笑呵呵的说道:“我还是留下来帮忙吧,人多能够快一点儿。”

    孙母哪里能够让媒人帮自己干活呀,急急忙忙的说道:“不用不用,我们可还没有分家呢,这一大家子人,随便的出来几个,就把猪圈起来了,那里能够让你沾手呀,回去吧回去吧。”

    媒婆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说道:“也是,还是没有分家好呀,干什么都是热热闹闹的,出了什么事情,一大家子来帮忙,多好呀!”

    孙母笑了笑,然后拉着心艾急急忙忙的往回走,嘴里面还不忘记嘀咕:“这好好的,怎么就跳圈了呀?这猪是我一手养的,从来都没有跳过圈呀,今天是怎么了?”

    孙心艾的小嘴儿一瞥,心在滴血,不要说是跳圈了,如果这个猪想,上树都是可以的,我那半根幸运黄瓜呀,我都没舍得吃,就吃了一小口,吃的还没有我妈多呢,剩下的全让猪吃了,不过好在吃的那一小口也达到了目的,我妈不急着赶我走了,但是,那个媒婆是什么鬼?呜呜呜~

    “心艾,赶紧的,看看你二大大大妈二大妈在不在家,在家的话,就把你二大大大妈二大妈喊来帮忙,你爸腿不方便,也帮不上什么忙,就不要叫他了,再把你二姑也喊过来帮忙,别叫你大姑,听到了吗?”孙母急赤白眼的对着孙心艾说道。

    “噢噢!好,妈,我这就去喊人,你别着急。”孙家老爷子与老太太一共生了六个,三男三女,没有一个省心的,大大大大妈为了自己的锦绣前程,与家里面断绝了血缘关系,入赘到了自己的婆家,不提也罢。

    三姑嫁给了邻村的一个瓦匠,自己开了一个小卖部,打眼一看,日子过的还不错,但是里面的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三姑可是供养着两个儿子呢,两个儿子不争气,现在还只是高中生,那钱就已经是流水似得往外面砸了,以后上大学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大大大大妈不孝,二大大大妈一家子就要负责赡养老人了,与爷奶一起住,把家里的所有的地都接手,与二大妈一起打理,农村地多,两个人整天忙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大姑父死了,也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的,大姑一个人就回娘家住,也没有人说什么闲话,倒是有不少人在那里劝着大姑趁着年轻,再找一个,但是大姑都是一笑置之。

    二姑嫁的是一个庄稼汉,成天不在家,去镇上搬砖养家,一年挣的其实也不少的,按理说日子过的也是不错的,但是二姑不争气,没有给婆家生出一个儿子来,只生出了一个丫头,十分的不受婆婆待见,二姑父又是一个几个月几个月不回来的,所以二姑在婆家的日子过的并不好,就三天两头的往娘家跑,最后,干脆是二姑父不回家,她就不回家,直接赖在娘家了。

    奶觉得二姑给她丢人了,也很是不待见二姑,家里面什么粗活重活脏活累活都给二姑,二姑只是沉默的做着,也没有什么意见,按照二姑的话,伺候自己的亲爸亲妈,受一点儿委屈她也认了,好歹伺候的心甘情愿的,但是她凭什么伺候那两个对自己一点儿恩都没有,还挑三拣四把自己当牛羊看的公婆呀?

    至于我爸我妈,我爸小的时候就去参军了,但是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了山崩,直接砸断了一条腿,大好的年纪,只能够拿着国家给的一大笔抚恤金退役,带着我妈回娘家,由于我爸干不了什么活,家里面的活都落到了我妈的身上,我奶因为我妈没有生出儿子来,对我妈一直都是不客气的,再加上我爸与我妈结婚没多久,我爸就出了这一档子事儿,我奶一直觉得是我妈克的我爸,更是对我妈不客气了。

    孙父是一个孝顺的,一直觉得自己是家里面的拖累,所以什么事情都顺着我爷和我奶,孙母也是一个贤惠的,要不然看到我爸断了腿,八百年前就跑了,怎么可能还跟着孙父生儿育女呀?

      孙心艾与妹妹孙心柔还要念书,孙父腿不好,不能干重活,这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只能够靠别人眼睛里面的歪门邪道,打牌弄一点儿钱回来,打牌这个东西,哪里有天天赢的呀?孙母一个人靠着卖菜挣一点儿小钱,日子勉勉强强也能够维持下去,孙心艾与妹妹孙心柔也大了,上了大学之后,一直都是自供自读,即使是再揭不开锅,也没再要过家里面的钱了。

    孙父与孙母不想成为自己两个闺女的负担,努力的维持着这一大家子的和睦,有什么事情,孙母都是第一个冲上去的,可是得到的,却是微乎其微,但是为了自己的两个闺女,孙父与孙母就默默的忍了,只要自己的闺女能够安安生生的念完大学,只要自己的闺女有出息了,比什么都强!

    二姑与二大妈很快就被孙心艾叫了出来,二大大大妈和爷在山上弄果园,没在家。

    在农村,家里面的猪可是宝贝,不能够有一点儿闪失的,如果这个猪跑丢了,那可是一大笔损失呀。

    二大妈看到被猪糟蹋的不成样子的菜园子,气的鼻子都歪了,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道:“白天在果园子里面忙的跟什么似的,回来还要给猪擦屁股,什么玩意儿呀!”

    二大妈虽然在那里骂猪,但是孙心艾看的出来,二大妈在那里指桑骂槐,在那里暗指我妈是猪,她在那里给我妈擦屁股呢。

    孙心艾瞬间就不乐意了,这也是为什么,孙心艾执意要回来创业,而不是在省里面创业的一大原因,在这个家里面,爸妈和二姑都是受气包类型的,经常被欺负,不要看孙母在孙父,在孙心艾面前挺厉害的,其实在这个家里面,孙母是货真价实的脾气温顺,孙母孙父的行事标准就是,你们对我们两口子怎么都行,但是你要是敢动我闺女,敢说我闺女一句不好,他们就立马炸毛!

    孙心艾瞥了一眼站在一边儿看热闹的奶,故意大声说道:“奶,二大妈累了,不愿意关猪,让二大妈扶奶回屋歇着吧,这不是还有我和大姑吗,我这就叫大姑来帮忙!”

    大姑可是奶的心头肉,老孙家曾经穷,那个时候,只有大大大大妈一个儿子,然后一连三个都是丫头,那个时候没有什么计划生育,都是可劲儿生的,家里就一个男娃儿,自然是可劲儿的栽培了,所以,家里面的所有重活什么的都落到了几个丫头的身上,尤其是身为大姐的大姑,那是往死里使唤呀,后来,为了大大大大妈的前程,家里面需要凑一大笔钱,实在是没有法子了,就把大姑嫁给了镇上的一个有钱的老头。

    当时爷奶想的是,等到大大大大妈有了出息,过了这个坎儿,一定会把大姑救出来的,但是没有想到,大大大大妈是一个没有心肝的,拿着爷奶卖女儿的钱攀高枝儿,与家里面断绝血缘关系,这可是把大姑坑死了,现在,大姑父死了,大姑回来了,爷奶心理面对大姑有愧,可是当祖宗一样的供着呀,不要说下地赶猪了,就是下地倒水喝,都是有人伺候的。

    奶一听到孙心艾和自己的宝贝闺女要来干这样的活,瞬间就炸毛了,大声的嚷嚷着:“老二媳妇,你要是不爱干,就回屋歇着,等着我和你大姐,你亲侄女伺候你,我还没有死,我还有力气,我和你二姐,还有你三弟媳妇,能够把猪关进去。”

    奶对自己的儿媳妇苛刻,自古婆媳难相处,但是对自己的孙子孙女儿还是不错的,毕竟隔辈亲,而且这几个孙子孙女都去上学,除了二姑家的孩子还小,隔三差五的能够看到,其他的孩子可是都住校的,一年也见不到几面,孙心艾又是刚刚回来,奶自然是舍不得让孙心艾刚刚回来就干这样的活了。

    农村都是格外注重孝道的,二大妈一听奶这样说,立马堆满了笑脸,笑着说道:“妈,这事儿哪能够让你沾手呀,心艾,快扶你奶回屋歇着去,院子里面风大,别冻着。”

    孙心艾淡淡的一笑,拉起奶的手,说道:“奶,让我妈回来找一找药在哪儿吧,家里面的药都是我妈一手收拾的,我爸都不知道放在哪儿,我刚刚回来,东西放在哪儿我也不知道,什么都找不到,刚刚我爸看到猪跳圈了,着急忙慌的就想出来,一不留神磕到了,我爸那个腿,我担心磕出一个好歹来。”

    奶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儿子终究还是自己的儿子,即使是废了一条腿,也是自己的儿子,奶怎么可能一点儿都不心疼,而且,奶的这几个孩子,就属孙父最是孝顺,这些奶都是看在眼里了。

    奶看了看孙心艾,又看了看孙母,还有一脸不情愿的二大妈,瞬间来了脾气,重重的一哼,说道:“叫你妈回来,赶一头小猪也用这么多人?平时那个饭都吃到狗肚子里面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