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反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4本章字数:3140字

    孙心艾听了二大妈的话头,就知道二大妈的心思了,心理面冷笑,面上挂上了尴尬的表情,说道:“二大妈听谁嚼舌根子呢,我哪有什么本事呀,都是学校的老师看我家境不好,可怜我,为我在学校里面谋了一个副导员儿的位子,这个都是有奖学金的,所以我才应下来的。”

    “二大大大妈,我来这里找你们,其实我也是有一点儿不情之请的,我老师对我很好,很是照顾我,但是那个时候我在学校里面,日子紧巴巴的,哪里有那个闲钱来孝敬老师呀,现在,我回来了,我听爷说咱家的果园子里面的果子马上就要开始卖了,想必二大大大妈二大妈手头也是充裕了,我想着,我能不能在二大大大妈二大妈这里拿一点儿钱,也好好好的报答一下师恩!”孙心艾有一点儿尴尬的说着,心理面却是乐开了花,你们不是要利用我吗,好啊,那么你们就先出一点儿血,让我先好好的利用利用你们。

    二大妈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语气有一点儿不善的说道:“心艾呀,二大妈这还有两个孩子要养呢,哪有那个闲钱呀,倒是你妈卖菜不是也挺挣钱的吗,这样的事儿,你怎么不和你妈商量呀,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呀?”

    孙心艾继续尴尬的说道:“谁不知道呀,我爸不能够下地干活,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叫我爸是吃软饭的呢,我妈就捯饬家里面的那一片菜园子,还要养我们两个大学生,手里面没有拉饥荒(欠钱的意思)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有闲钱呀,当着我妈的面儿,我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嘴,所以就求到了菩萨似得二大妈身上了,二大妈你会帮我的,是吗?”

    二大妈差一点儿骂娘,你和你亲妈张不开嘴,你好意思和我张嘴,二大妈气的差一点儿直接赶人了,但是一想到自己闺女的事儿,又忍了下来,苦哈哈的说道:“二大妈也不是什么富裕的人,谁家养两个大学生都是够呛的,何况你二大妈我还有一个儿子,我还要给你鸣海弟弟攒房子娶媳妇儿呢,哪里有闲钱呀,而且,鸣溪这个孩子的前程还是一个问题,也不知道要走多少关系,砸多少钱,才能够让这个孩子读一所好大学,心艾,如果鸣溪能够在你念书那所大学念书就好了,可是咱也没有门路,也和那边搭不上线儿,真是愁死我了。”

    孙心艾看着二大妈摆出一副期期艾艾的样子,心理面冷冷的一笑,终于把自己心里面的小九九说出来的了吗,呵呵,很好。

    不就是比可怜,比苦吗,呵呵,她这一辈子吃得苦,受的罪,鸣海和鸣溪加在一起都没有她多。

    孙心艾想到自己刚刚到大学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处处被人欺负,经常想家想的睡不着,别人家的孩子想家了就打电话给家里面,但是孙心艾没有手机,即使是用公共电话,也是联系不上家里面的,谁让家里面没有信号呀!

    那个时候自供自读,经常被学哥学姐呼来喝去的,像个小跟班似的,瞬间苦上心头,无声的哭了起来,伤心的说道:“谁说不是呢,鸣溪妹妹也真是让人心疼,一说到鸣溪妹妹的苦,我就想起了我自己的难来了,二大大大妈二大妈应该也知道,我的成绩还不错,也有一些大公司找我去实习的,但是,在那样的大公司里面,想要有出息,哪个不需要好好的巴结巴结领导呀,要不然领导给你穿小鞋,你就是清华北大毕业的,也照样没出息。”

    “二大妈,二大大大妈,我还想着,能不能在你们手里面支一大笔钱出来,多送一点儿礼,和我的几个领导搞好关系,帮我把这个难关过了,以后,等到我有出息了,一定好好的孝敬二大大大妈二大妈,二大大大妈二大妈,你们说,成不!”孙心艾可怜巴巴的看着已经变成了猪肝脸的二大妈,嘴角淡淡的浮起了一抹笑意。

    孙心艾看着二大妈二大大大妈那阴云密布的脸,故意瑟缩了一下,说道:“是我想多了,二大大大妈二大妈过的也是不容易的,那什么,我先走了,我自己在想想办法就是了。”

    呵呵,想让我拿我的人脉,拿我的面子给鸣溪那个不争气的丫头疏通关系,先不说我有我没有这个本事,我就是有也不能这样干,如果鸣溪的成绩与心柔差不多,这个还有商量的余地,但是一个高考只考了一百零几分的人,她怎么好意思把这样的一个毒瘤扔给别人,祸害别人家呀,学校待她孙心艾本来就不薄,那高额的奖学金,本来就是学校开了一点儿后门的,要不然孙心艾也没有那个本事自供自读自己,顺便还要供着自己的妹妹心柔念大学。

    今天孙心艾已经把话说到这一步了,如果二大妈二大大大妈还想指着自己的话,行呀,那么就拿钱,只要他们能够拿出来孙心艾要的那个数,孙心艾就给鸣溪疏通关系去,当然是拿着二大妈与二大大大妈的钱在别的地方疏通关系了,她可不会让鸣溪来自己的学校,她这还没有毕业呢,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而且鸣溪那个性子,难保不会拿着自己的名头在学校里面招摇撞骗什么的,到时候,毁的还是自己的名头,她才不要呢!

    有钱,咱们公事公办,免得说我孙心艾不地道,连自己的妹子都不帮一把,没钱,爱哪哪去儿,她又不是活菩萨,没有那么多的善心,也没那么多的人脉,脸面供鸣溪挥毫。

    她的那一点儿人脉,可是给自己妹妹心柔攒着的,她鸣溪是谁呀?凭什么捷足先登呀!

    “那屋怎么了?”心艾刚刚回来,孙母就焦急的问道。

    小艾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没事儿,就是二大妈嫌弃自己闺女鸣溪没有考好,与二大大大妈埋怨了几句,二大大大妈心里面也不舒坦,就埋怨起来二大妈,说是二大妈教的不好,这就吵起来了,爸妈,这事儿,咱们别管,那是他们一家子的私事儿,说白了是他们的家丑,咱们去劝架,咱们是好心,但是人家可不是这么想的,人家会觉得咱们就是去笑话他们的,是在那里打二大大大妈与二大妈的脸,他们脸上不好看,到时候,又该找我妈和我爸的晦气了。”

    孙父与孙母想了想,觉得有理,也就都收起了自己的热心肠,和心艾一起唠闲嗑了。

    “你妹子心柔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给你准信儿了吗?”孙母思念的说着。

    孙心艾笑了笑,眼睛里面一片温柔,说道:“之前我回来的时候,已经与心柔通过电话了,她没有买到火车票,就坐客车回来,她和我虽然不在一个省念书,但是差的也不是太远,明天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孙父开心的说道:“这感情好,她娘,咱们两个大闺女都要回来了,明天一定要好好的热闹热闹,多做几个菜,哈哈哈!”

    孙心艾也跟着笑,但是眼睛里面有着一抹不翼察觉的失落,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可没有看到爸妈这样的开心,从小,爸妈就格外喜欢自己的妹妹,可能是因为,自己终究不是亲生的的原因吧。

    孙心艾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戒指,这个是自己的亲生爸妈留给自己唯一的信物,也不知道自己的亲爸妈到底是谁,竟然会有这样神奇的东西。

    虽然孙心艾说了,明天心柔可能就会回来了,但是一家子人也不能真的在这里眼巴巴的等着心柔回家,山上果园子的果子要摘了,最近正是果园最忙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二大大大妈,二大妈,爷,二姑,还有孙母就都起身,去了山上。

    家里面只剩下奶,大姑还有孙心艾,孙心艾是孙子辈的,大人们都心疼孩子,没有让孙心艾上山干活,只让孙心艾与奶待在家里面做饭。

    从小家里面穷,孙心艾也是没少干活的,后来念书,也零零碎碎的做了不少的活,倒不是什么娇身子,再加上孙心艾聪明,很多活都是奶一教立马就会了,做的是有模有样的,奶看的心情大好,直呼心艾是一个有出息的孩子。

    孙心艾腼腆的笑了笑,挑了几个嫩嫩的小黄瓜,洗干净,对着奶说:“奶,大姑爱吃这个,我把这个给大姑送去。”

    奶满意的笑了,说道:“快去吧,轻一点儿,别打扰到你大姑休息。”

    “知道了,奶!”孙心艾笑眯眯的说着,眼睛里面有着淡淡的笑意。

    大姑对孙心艾带回来的各种小零食十分的满意,在孙心艾的有意讨好之下,大姑与孙心艾的关系有了很大的进步,大姑没有孩子,看到孙心艾这样的孝顺自己,心理面开心,暗地里也是把孙心艾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疼了,而孙心艾用的到大姑,也是真心真意的孝敬大姑。

    孙心艾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家里面,大姑的地位异常高,只要大姑念着自己的好,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多帮趁着孙父与孙母一点儿,孙心艾在外创业也能够放心一点儿,至于与孙母交好的二姑,这个是真的一点儿也指不上,到时候,还要孙心艾一家子帮衬着二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