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挑衅大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5本章字数:3064字

    孙心艾笑了笑,翻山越岭的为孙鸣溪夹了一筷子的腌黄瓜:“鸣溪,这个可都是你爱吃的东西,快吃吧,待会儿,都凉了。”

    孙鸣溪是爱吃家里面研制的小黄瓜,但是再爱吃这个东西也是要有米饭就着吃呀,这个东西咸着呢,可是这个米饭,是夹生的呀。

    孙心艾与孙心柔吃着碗里面的米饭,今天早上的饭是昨晚的剩饭,放了一晚上,本来就不好吃了,而且还是夹生的,就更不好吃了,但是她们还是一口一口的吃了,不吃,就等于饿肚子,她们还要上果园子里面干活呢,可没空那么矫情,其他的人更是没有那么金贵,大口大口的吃着,大姑吃的最少,只是吃了几口菜,没有动饭,但是大姑不吃,可是没人敢说什么的,反正也饿不到大姑,她的零嘴儿多着呢,单单是心柔给大姑的零嘴,就够大姑吃一阵子的了。

    鸣溪欲哭无泪的看着碗里面的腌黄瓜,不用看,鸣溪心理面也知道,奶正在那里死死地盯着她呢,只能够咬了一口黄瓜,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吃饭,也管不了这个米饭好不好吃了,这个黄瓜有一点儿咸这个可是真的。

    奶看到鸣溪开始吃了,脸色好看了很多,拍了拍自己爱孙的肩膀,说道:“快回去吃饭,待会儿好东西都让你妹妹吃完了。”

    孙鸣溪的手顿了顿,她只吃了一口腌黄瓜呀,奶就嫌她吃的太多了吗?孙鸣溪心理面好不委屈,二大妈当作没有看到,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帮着哪一个都不好,而且,鸣溪考试考砸了,确实给她丢人了。

    孙鸣海甜甜的说了声好,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一家人这才吃上了安生饭,孙心艾与孙心柔的饭量都不大,再加上晚上都吃过小灶了,自然不会吃太多的东西,很快就吃完了。

    陆陆续续的,别人也吃完了,爷擦了擦嘴,说道:“收拾收拾,都下地干活去,果园子里面还有那么多果子没有摘呢。”

    孙心艾看到都吃完饭了,大姑还没有说让孙鸣海与孙鸣溪下地干活的事情,有一点儿着急,看了大姑一眼,大姑冲着孙心艾露出了一个安心的微笑,孙心艾稍稍心安。

    “鸣溪,鸣海,还不快收拾收拾,和你妈你爷去果园子里面帮忙!”大姑淡淡的说道,眼睛里面满满都是理所当然。

    爷愣了愣,他说的那一句都下地干活,里面可是不包括孙鸣海和孙鸣溪的呀?

    孙鸣溪的小脸儿瞬间变的煞白,二大爷已经与孙鸣溪说过要把孙鸣溪留在自己身边的事情了,孙鸣溪见识过了外面世界的花花绿绿,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留在农村里面呀,自然是不乐意的。

    可是,爷竟然要让她去果园子里面帮忙,这是已经定下来了吗?

    孙鸣溪惊恐的摇着头,反映很是激烈的说道:“我不要,我不要,妈,我不要去果园子里面干活,我不要留在农村里面,我要去省里面,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待在这里,妈,我如果真的留在农村里面的话,我这一辈子就毁了呀!妈!”

    孙鸣溪哭的肝肠寸断,二大妈看的心都碎了,也跟着哭了起来:“爸,鸣溪还小,她还有机会的,爸,给鸣溪一次机会吧,不要把鸣溪留在家里面,这样,鸣溪这一辈子就真的毁了。”

    “妈,鸣溪还有一个哥哥呢,以后,鸣海是会有大出息的,一旦外人知道鸣海的亲妹妹竟然是一个考不上大学的农村人,这对鸣海以后成家立业都是很不利的呀?妈,就是为了鸣海,也不能够把鸣溪留在家里面呀,鸣溪不是一个人,鸣溪不是还有两个姐姐吗?心艾,心柔她们两个的成绩这么好,以后,鸣溪有这两个姐姐帮衬着,是不会没有出息的,妈!”二大妈也不傻,知道奶最是心疼鸣海,单单说鸣溪的好话未必有用,但是一旦扯出鸣海的前程,这个就另说了。

    奶的神色微微动容,看了看自己的大孙子,又看了看不争气的鸣溪,最后还是哀求的看了一眼爷。

    爷死死地抿着自己的嘴,之前他本来没有让鸣溪鸣海下地的打算,也没想这么快就说鸣溪成绩的事情,毕竟老二去了省里面,鸣溪是老二的孩子,孩子即使是再不好,老二也是这个孩子的父亲,老二才是这件事情的最大裁决人,老爷子年纪大了,但是不糊涂,老爷子深深的知道,自己以后身子骨不好,还是要靠老二养着的,以后,这个一家之主终究是老二来坐,万事都要给老二一点儿脸面的。

    可是现在,爷有一点儿犹豫了,只是大闺女一句子虚乌有的话,就让鸣溪这个孩子这样大的反映,看来,老二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这是已经于鸣溪交代过了,既然已经交代过了,那么,这个坏人就让他这个老不死的来当吧,毕竟,老二以后还要靠鸣溪和鸣海这两个孩子来养呢,和孩子的关系闹的不好也不是他这个做父亲愿意看到的。

    “都收拾收拾,鸣溪鸣海,你们两个也跟着你心艾姐和心柔一起下地干活,最近果园子里面忙,你爸又去省里面了,家里面实在是缺人,你们两个与心艾心柔一样,去干活,也跟着拿工钱。”既然已经话赶话了,那么干脆就将错就错,真的让所有人都去,自然,这个所有人里面是没有孙父,大姑而奶的。

    大姑笑了笑,晃晃悠悠的就要离开。

    鸣溪听到一家之主的爷都开口了,心理面知道大势已去,但是这让心高气傲的鸣溪怎么能够甘心?都是大姑,如果不是大姑多嘴,她怎么可能会去干活呢?孙鸣溪咬了咬牙,大声的说道:“大姑,你的那一份衣裳鸣溪为你准备就是了,大姑自己就不用去拿了。”

    大姑愣了愣,没有明白孙鸣溪的意思,定定的看着孙鸣溪。

    孙鸣海常年与孙鸣溪在一起,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是什么德行的,别人没有听出来,他可是听出来了,妹妹这是要把大姑也拉去干活,呵呵,这是不可能的,爷奶是不会舍得的。

    若是以往孙鸣海一定不帮孙鸣溪说话,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呀?但是今天这已经牵扯到了孙鸣海的利益,他才不要去果园子里面帮忙呢,这大热天的,谁去呀,工资本来就是二大妈发的,这个可是他的亲妈,他要钱花,只要张张嘴就好,何必这么麻烦,把自己弄得累死累活的呢?

    既然所有人都去干活,那么,凭什么大姑就可以不去?既然大姑不去,那么,他凭什么要去?

    “大姑,我妹妹的意思是,大姑去果园子里面干活的家伙事儿我妹妹就帮大姑拿了,大姑直接跟我妈一起去果园子里面就行了,不需要再回屋了。”孙鸣海淡淡的说道,站到了孙鸣溪的身边,瞬间与孙鸣溪细达成了共识!

    孙鸣溪大喜,有哥哥帮自己,也许自己还有反抗的机会,哥哥可是老孙家唯一的孙子呀!

    还没有等到大姑发怒,奶先火了,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你这小兔崽子,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吗?”

    这一次没有用孙鸣海开口,孙鸣溪先发话了:“既然人手不够,全部去干活,大姑有手有脚的,凭什么不去?大姑天天在家跟一个公主似的,饭也不做,地也不拖,衣服也不洗,天天就知道待在自己的屋子里看电视睡觉,还要我们家来养,现在,我们家用到了大姑,大姑理应来帮忙!”

    孙鸣溪觉得自己说的没有什么错,本来就是这个理儿,既然忙,那么大家就都忙起来,凭什么让大姑一个人待在家里面呀!

    奶的年纪大了,身子骨不怎么好,没有人敢让奶下地干活,而且家里面也需要一个烧火做饭的人,孙父的的腿走平道都费劲,谁敢让孙父走山路呀?一旦摔倒了,这算谁的呀?但是大姑有手有脚的,身子硬朗,这个可就不一样了呀。

    孙心艾好整以暇的看着脸色黑如锅底的大姑,似乎有好戏看了呢,鸣溪呀鸣溪,你让姐姐我说什么好呢。

    孙心艾拉了了自己妹妹,把自己的妹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这个傻是会传染的,自己的妹妹可千万不要被传染上了。

    孙心柔不明白孙心艾的意思,好奇的看着孙心艾,孙心艾笑了笑,低低的说道;“没事儿,这个位置的视野好,站这里!”

    “噢!”孙心柔虽然满脸的问号,但是还是乖乖的噢了一声。

    “也是,我是应该帮忙,但是,你妈打算给我这个大姐多少工钱呀?老二媳妇儿,不会是也和她二姑似的,白干吧?”大姑在笑,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但是就是这样的微笑,竟然让二大妈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二大妈急忙陪着笑脸:“都是孩子们的胡话,哪里能够让大姐下地干活呀,鸣溪,还不快和你大姑认错!”

    “玩笑话吗?我当真了!”大姑直接打断二大妈的话,冷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