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杜临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5本章字数:3195字

    “一起就一起,谁怕谁呀?喂,你叫什么名字呀?”虽萍水相逢,但是也算是患难与共过,问一下名字,应该不过分吧。

    男子淡淡的说道:“杜临渊!你的名字?”

    “孙心艾!”孙心艾也没有矫情,直接说出自己的名字,杜临渊轻轻的点了点头,与孙心艾一前一后进了省中心医院。

    “去哪,我熟。”杜临渊淡淡的说道,站在医院门口征询孙心艾的意见。

    孙心艾挑眉,有一些怀疑的看了看杜临渊,调出来孙鸣海发给她的位置信息,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要去三楼病房区302房间,认识路吗?”

    杜临渊轻轻的点了点头,孙心艾直接跟上了杜临渊的脚步,坐着电梯在二楼停了下来,二楼?孙心艾愣了愣,什么情况。

    孙心艾拿眼睛瞪着杜临渊,几个意思呀?

    杜临渊指了指不远处的护士站,说道:“你需要包扎!”

    孙心艾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此时血已经凝固,胳膊上还粘着一点儿脏脏的土渍,孙心艾皱了皱眉头,二大爷已经那样了,二大妈一家子都是六神无主的,如果自己在出了一点儿事儿,他们还不要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子呢,还是简单的包扎一下吧,免得鸣海担心。

    孙心艾哼哼唧唧的去往护士站,也不知道能不能和护士要一点儿纱布,在大医院里面,即使是简简单单的包扎,也是需要挂号的,她可是等不起呀!

    杜临渊双手插兜,跟在了孙心艾的身后,护士看到杜临渊来了,有一点儿惊讶,急忙客客气气的说道:“杜老师,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刚刚下手术台,回家休息去了吗?”

    “杜老师?你,你是这个医院里面的大夫?”孙心艾有一点儿懵,怪不得杜临渊说她对这里熟呢,能不熟吗?这是他的工作单位呀。

    杜临渊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纱布,碘酒!”

    护士站的小护士急急忙忙把杜临渊要的东西递到了杜临渊的手里面,杜临渊拿到了东西,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自顾自的离开,孙心艾想了想,还是默默的跟了上去,像一个受气小媳妇儿似的。

    杜临渊来到了一间屋子,摸出钥匙开门,绅士的对孙心艾说道:“请!”

    孙心艾仗着自己是有体力芒果傍身,仗着杜临渊打不过自己,也就没有什么顾忌,来到了屋子里面,屋子里面是古色古香的水墨画风格,到处都是画,一点儿也不像一个大夫的办公室,倒像是一个书房。

    杜临渊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看了看孙心艾,说道:“坐好,上药!”

    “你,你给我上药?”孙心艾指着杜临渊,有一点儿发懵,她在乎的不是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而是,现在的场面好奇怪呀有没有,满医院的护士,结果你说你要给我上药?

    “有问题?”杜临渊看着孙心艾,就那样看着,杜临渊的那一双眼睛似乎是有某种魔力一样,竟然让孙心艾有一点儿移不开眼睛,这一双眼睛,真的是太美了。

    最后,还是孙心艾怀里面的小男孩儿一不留神碰了孙心艾一下,孙心艾才回过神,有一点儿尴尬的看着杜临渊,说道:“有,为什么不让护士给我上药,你,我虽然知道你是一个大夫,但是我更知道,并不是每一个大夫都能够上好药的。”

    “不合规矩!”杜临渊淡淡的说着,手里面已经有了动作,医用棉签已经沾满了碘酒,就等着孙心艾的胳膊了。

    是了,单独让护士为孙心艾上药,是不和规矩,这个是要挂号的,孙心艾稍稍的领了一点儿情,把自己的胳膊凑到了杜临渊的面前,嘀嘀咕咕的说道:“那么你就和规矩了?”

    杜临渊拿碘酒一点儿一点儿清理这孙心艾胳膊上的土渍,淡淡的说道:“休息时间,无碍!”

    “啊,你能不能轻一点儿呀,疼!”孙心艾猛地叫了一声,声音里面满满都是颤音,尼玛,果然不该让这个人上药,尼玛,这是公报私仇呀,怎么还用挤的呀,怎么还拿着酒精棉使劲儿的往肉里面扣啊,很疼的好不好呀。

    杜临渊轻轻的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继续使劲儿的戳孙心艾的伤口,一点儿一点儿把孙心艾伤口里面的土都清理了出来,孙心艾虽然知道杜临渊是好心,但是她更觉得,杜临渊是故意的,她又不是没有去过医院,真的是第一次知道,包扎一个伤口竟然可以这么疼。

    过了一会儿,杜临渊就开始往孙心艾的胳膊上绑纱布,然后,系了一个丑丑的蝴蝶结,孙心艾嘴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她为什么觉得自己随手一绑,都比现在这个好看呢?

    “喂,你真的会包扎伤口吗?为什么会这么难看?”孙心艾忍不住的问道。

    杜临渊身子往椅子上一倒,眼睛一闭,说道:“不会,现学,现练。”

    孙心艾眨了眨眼睛,她可以打人吗?可以打人吗?

    许是感受到孙心艾的视线,刚刚还在那里闭目养神的杜临渊猛地睁开了眼睛,看了看一直在孙心艾怀里面的小男孩儿,说道:“孩子留下,你离开,我在这等你!”

    这是要赶她走呀,走就走,但是孩子,呵呵,孙心艾瞪眼:“你,做梦!”

    不就是比说话简洁吗,谁不会呀?呵呵哒!

    然后,孙心艾就在杜临渊的注视下,快步的离开,杜临渊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道:“正好,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孙心艾的脚步微微踉跄,睡觉?小子,长得帅了不起呀,拽什么拽呀,姑奶奶我还长得美呢,都没有你这么狂,哼!小子,你等着,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不要走,你等我腾出手来,先去看一看我二大爷再!

    一直在孙心艾怀里面的小男孩儿睡了一路,这会儿终于醒了过来,孩子的天性就是好动,此时怎么也不愿意在孙心艾的怀里面继续待着了,死命的挣扎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孙心艾是把谁家的孩子抱走了呢。

    嗯……似乎就是这样,孙心艾确实把别人家的孩子抱走了……

    孙心艾一个人,快步的去找二大爷一家人,孙鸣海早就在电梯口等着孙心艾了,一看到孙心艾过来,大喜,激动的说道:“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呀?姐?这个孩子是谁呀?”

    孙鸣海指着孙心艾怀里面的孩子有一点儿发懵,孙心艾轻轻的咳了咳,说道:“捡的,不知道是谁家的,就先抱来了,一个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如果遇到危险就不好了,等我看过二大爷,我就把这个孩子送到公安局去。”

    孙鸣海点了点头,心疼的说道:“这孩子真可怜,才这么小就走丢了。”

    孙心艾的心微微一颤,是啊,走丢了,当初,孙心艾小的时候可不就是走丢了,然后才被好心的孙父与孙母收养了吗?孙心艾这是好命,但是这个孩子呢?一旦今天这个孩子真的被那个人贩子抱走了,那么等待这个孩子的会是什么呢?

    孙鸣海看孙心艾的表情不对,也想起了孙心艾的身世,暗恼自己说话没遮没拦的,急急忙忙的说道:“姐,对不起,我,我不是说你,我,我……”

    “姐知道,姐没有怪你,走吧,去看你爸去。”孙心艾有一点儿僵硬的扯了扯嘴角,鸣海不是那种喜欢随意接别人伤疤的人,她知道鸣海不是故意的。

    孙鸣海重重的点了点头,快步的回到了病房门口,病房门口,二大妈与鸣溪坐在等候区里面低低的呜咽着,鸣溪先看到了孙心艾,摇了摇二大娘的胳膊,说道:“妈,孙心艾来了。”

    二大妈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打了鸡血一样,愤怒的来到孙心艾的身边,说道:“你怎么才来呀,你看看你二大爷都成什么样子了,你倒好,一来到省里面这个花花世界,脚都挪不动了,我们老孙家没有你孩子,果然外人就是外人,家里人出了事儿,是一点儿也指望不上。”

    孙鸣海看二大妈说的话有一点儿过了,有一点儿愧疚的看着孙心艾,低低的说道:“姐,那是我妈,我不好说她什么,你多担待一点儿。”

    孙心艾扯了扯嘴角,说道:“没事儿,我知道,二大妈也是心理面难受,我都能够理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鸣海,你与我说说。”

    孙鸣海有一点儿悲伤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爸被撞成了重度脑震荡,之前我们进去就看了一眼,然后妈和鸣溪就受不了了,在那里大哭大叫,然后护士就再也不让我们进去了,然后妈和鸣溪就一直哭,我怎么求护士都没有用,姐,你快想想办法呀,我已经和我妈说好了,只要能够让她进去照顾我爸,她保证一声不吭,保证安安静静的,一点儿也不打扰我爸休息,姐!”

    孙心艾皱了皱眉头,说道:“护士把你们轰出来了?那么主治医生呢?主治医生是哪一个,在哪儿,这样的事情,你们找护士闹什么呀,这事儿,要去找主治医生。”

    孙鸣海苦笑了一下,我打听了,那个医生刚刚忙完一场手术,然后人家上班时间就到了,已经下班了,我们就是想找也找不到人。

    “刚刚下手术台,不会这么巧吧。”孙心艾想到了之前护士站的那个护士与杜临渊说的话:“杜老师,你不是刚刚下手术台,已经回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