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闹腾的二大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5本章字数:3310字

    “我们病人家属已经到了,断然没有不让看的道理呀,而且,这不是已经警告过了吗?杜大夫,你看。”孙心艾好言好语的与杜临渊商量着,杜临渊又打了一个哈欠,直接点开了自己的电脑。

    冯成成好奇的来到了杜临渊的身边,看了看电脑里面的东西,大声的对孙心艾说道:“姐姐,杜叔叔在这里看监控。”

    杜临渊瞪眼,孙心艾笑,冯成成人畜无害的漏出了自己的小虎牙。

    “你自己去和护士站那边说一下,就说是我允许你们进病房的,我会给护士站那边打一声招呼,你走吧,孩子留下。”杜临渊冷冷的瞪着冯成成,冯成成吸了吸鼻子,刺溜一下就跑到了孙心艾的身边,委屈巴巴的说道:“我不要,姐姐,我要和姐姐在一起,杜叔叔会杀了我了,姐姐救我,姐姐救我!”

    孙心艾有一点儿担心的看着冯成成,看这个样子,不仅是杜临渊认识冯成成,就连冯成成也是认识杜临渊的,似乎把冯成成交到杜临渊的手里面没有什么毛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孙心艾就是不撒手,可能真的是这个孩子太可爱了吧。

    孙心艾抱起了孩子,轻轻的一哼:“想得美,孩子是我救的,现在把孩子给你,功劳岂不是都成了你的,真的没有想到,你一个人民医生,心竟然这么黑,竟然还要坑我们这些可怜巴巴的病人家属,成成,我们走!”

    “哼,我们走!”冯成成学着孙心艾的样子,也冲着杜临渊重重一哼,但是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

    杜临渊瞪着眼睛看着冯成成,凉搜搜的说道:“冯成成,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我这就给你爸打电话,看他不收拾你!”

    冯成成一听到爸爸这个词,小身子明显的瑟缩了一下,害怕的看着孙心艾,说道:“快跑,快跑,我爸爸要来找我了,快跑,快跑!”

    孙心艾忍不住的笑了笑,抱着小成成飞快的离开,孙心艾的体力真的是没话说,姐可是有马甲线的人呀!

    等到孙心艾到了302的门口的时候,门口坐着的二大妈鸣溪鸣海已经进了屋,鸣海看到孙心艾回来,开心的来到孙心艾的身边,笑着说道:“姐,还是你有办法,我在那里与护士门好说歹说的,人家正眼都不看我一下,但是你一去说,一会儿的功夫,几个护士就把我们请了进去,姐,你到底找谁去了,都说了一些什么呀?”

    “也没有说什么,我只是运气好,正好遇到了二大爷的主治大夫,那个大夫挺好说话的。”孙心艾把冯成成放到了地方,温柔的说道:“这里是病房,不可以捣乱,知道吗?如果你惹我生气,我就把你送回到你杜叔叔的手里面,让你杜叔叔收拾你!”

    小成成急急忙忙的点了点头,黑噜噜的眼珠在那里叽里咕噜的转着,对这个病房里面的一起充满了好奇。

    鸣海看了看小成成,对孙心艾说道:“姐,那个主治大夫我也找过了,不是说刚刚下班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呀?”

    孙心艾眨了眨眼睛:“他怎么回来了,我怎么知道呀?可能是有什么急症患者需要他来诊治吧。”孙心艾随口胡诌,鸣海的眼睛里面有着浓浓的佩服:“这个杜大夫真厉害,我听说这个杜大夫一连做了三场大手术,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好不容易休息,竟然又跑了回来。”

    孙心艾愣了愣:“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

    “可不是嘛,那可是我爸的主治医生,我可是仔仔细细的打听过的。”鸣海一脸的崇拜,孙心艾默默无言。

    怪不得在出租车上看到杜临渊的时候,杜临渊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怪不得他刚刚到了办公室,就可以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呼呼大睡。

    “姐,你去哪儿?”鸣海还在那里自顾自的崇拜着杜临渊的,就看到孙心艾一溜小跑的出去了。

    “帮我看着小孩儿。”孙心艾远远的说道。

    鸣溪轻轻一哼,说道:“哥,她本事大着呢,能有什么事儿呀,你还是快来看看爸吧,爸似乎是要醒了。”

    鸣海这才收回看着孙心艾的视线,来到了自己父亲的病床前。

    孙心艾快步的回到了杜临渊的办公室,门还是开着的,刚刚孙心艾出来的时候没有关上,现在还是那样,看样子杜临渊是根本就没有挪步子,那么这一会儿,他是不是又睡着了呢?

    轻手轻脚的进了杜临渊的办公室,就看到杜临渊十指交握,坐在自己的电脑椅上均匀的呼吸着,这一次没有呼噜声,但是孙心艾还是觉得,杜临渊已经睡着了。

    随手拿起杜临渊挂在一旁衣服架上的白色大褂,批到了杜临渊的身上,轻轻的在杜临渊的耳边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如果我知道,我不会这样与你闹,我不会这样气你,对不起,你是一个好人。

    默默的退出了屋子,杜临渊的眼皮轻轻的一颤,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大褂,苦笑了一下,低低的嘟囔了一句:“你是应该说一声对不起,拿白色的东西往我身上盖,我总觉得你是来看望死尸的。”

    杜临渊换了一个姿势,继续闭着眼睛睡觉,白大褂依然坚挺的待在杜临渊的身上,等到杜临渊再睡醒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桌子上放着一份便当,一杯豆浆,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小字:“没毒,病人家属留!”

    杜临渊笑了,看了看桌子上的便当,便当已经凉了,豆浆也凉了,但是杜临渊依然吃的异常开心,那个丫头,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丫头呀!

    舒舒服服的把自己的肚子填饱,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干脆不走了,翻出302病房孙心艾二大爷的病例看了看,微微沉吟,提步到了302病房。

    302病房外,孙心艾正在那里小声的打着电话,杜临渊站立在不远处,没有打扰。

    “嗯,人已经醒了,现在二大爷只是有一些迷糊,一想事情脑袋就疼,嗯,我知道,爸,你们放心吧,我恐怕要晚几天才能够回去,你们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太累了,嗯,好,你们都放心吧,那什么,主治大夫来了,我先挂了,晚两个小时我再给你们打过去,好,好!”孙心艾挂了电话,看了看杜临渊,有一点儿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们去屋子里面说,还是在外面说。”

    杜临渊手里面拿着病例,说道:“还是去屋子里面说吧。”

    “也好,二大妈,鸣海,鸣溪,这个是杜临渊杜大夫,二大爷的主治医生。”孙心艾快步走了进去,提前知会众人一声,二大妈此时正在那里给二大爷喂饭,鸣海与鸣溪都在那里啃包子。

    三人一看到主治大夫来了,都面漏喜色,二大妈把手里面的吃的放下,激动的拉着杜临渊的手,颤颤巍巍的说道:“大夫,大夫,我男人怎么样了,我男人怎么样了?大夫,你一定要救一救他呀,救一救他呀,呜呜呜呜~”

    鸣海与鸣溪都有一点儿尴尬的急急忙忙的把二大妈扶了起来,拉到一边小声的安慰着。

    孙心艾也有一点儿歉意,说道:“不好意思,大夫,让你受惊了,那个,我二大爷怎么样了?方便说一说吗?”

    杜临渊点了点头,打开自己手里面的病例,说道:“由于病人家属之前没有到,有很多治疗都是要病人家属签字同意的,所以现在只是做了一个最简单的初步诊疗,初步确定是脑震荡。”

    “脑震荡,是不是很厉害的毛病,那个杀千刀的司机,瞎了眼了,怎么往死里撞我男人呀,呜呜呜~”二大妈哭着喊着,鸣海与鸣溪两个人的有一点儿控制不住二大妈,孙心艾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道:“大夫,我二大妈的情绪有一点儿激动,要不,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也好!”杜临渊没有拒绝,对着孙心艾善意的点了点头。

    二大妈不干了:“凭什么出去说呀,我才是病人家属,大夫,这个丫头就是一个外人,和她说有什么用呀,又不是至亲,她怎么可能盼着我男人好呀,呜呜呜~”

    “妈,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呀,要不是我姐出去打点,我们现在还被拦在病房外面进不来呢。”孙鸣海有一点儿听不下去了。

    二大妈大怒,愤怒的看着孙鸣海,说道:“好啊好啊,你这个白眼狼,你爸刚刚出事儿了,你的胳膊肘就往外拐,我真的是白养你了,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不孝子!”

    孙鸣海不敢躲,只能任由二大妈打骂,鸣溪看到二大妈发火,吓得站在那里一个劲儿的哭,左右病床上的病人都是一脸不满的看着这边儿,如果不是因为杜临渊在场,他们应该又要投诉赶人了吧?

    孙心艾歉意的看了杜临渊一眼,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放大了自己的声音,说道:“杜大夫,我二大妈受刺激过度,已经有一点儿神经失常,我觉得我二大妈也很有必要在医院里面治疗观察一下,杜大夫,不知道医院里面的床位一天多少钱。”

    说完,孙心艾就冲着杜临渊眨了眨眼睛,二大妈抠门儿,在乎钱,如果二大妈知道住一晚要那么多钱的话,一定舍不得闹的,都是钱呀!

    杜临渊什么样的患者没有见过呀,看到才孙心艾的眼神,就知道了孙心艾的意思,这样的情况他在医院里面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说道:“像你二大妈这种情况,需要做一个全身的检查,床位这个倒是没有几个钱,但是那个检查费用,没有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