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鸣溪献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5本章字数:3476字

    然后杜临渊就在孙心艾目瞪口呆之下,一点儿一点儿的把孙心艾胳膊上的纱布解了下来,胳膊上的擦伤已经开始肿了,杜临渊嘴唇紧抿,默默的拿起孙心艾手里面的医用棉签,沾了一点儿药水,就开始给孙心艾上药。

    “想给我上药就直说,竟然还拐了这么多弯儿,你累不累呀?”孙心艾说完这句话,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因为……

    “疼疼疼,你轻一点儿,轻一点儿,你这是虐待病人。”孙心艾欲哭无泪,你能够轻一点儿吗,尼玛,这是什么药水呀,为什么这么疼呀?

    “噢,我下手重,你多担待一点儿!”杜临渊面无表情的说着,手上的力道一点儿也不见轻。

    孙心艾可怜巴巴的看着杜临渊的脸,这个角度,正好能够看到杜临渊那受伤的嘴角,二大妈,你知道吗,你打的真的有一点儿轻了,平时你干活的力气都哪儿去了呀,怎么一点儿都没有见血呀?

    孙心艾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声的叫道:“杜临渊!”杜临渊刚刚又弄疼她了。

    杜临渊又弄了一会儿,才收了手,一脸嫌弃的看着孙心艾:“你是我所有病人里面,最能喊的一个。”

    孙心艾一阵无语,一阵脸红,这个,她就当杜临渊是在这里夸自己了。

    轻轻的碰了碰自己的伤口,孙心艾惊讶的说道:“这是什么?”

    只见孙心艾的伤口上附着一张透明的塑料纸还是什么东西的,反正孙心艾是不认识,但是孙心艾摸了一下,还是能够猜出来,这个东西是防水的,避免自己的伤口感染的好东西。

    杜临渊淡淡的瞥了孙心艾一眼,没有回答,只是把两张单子放到了孙心艾的面前,说道:“暂时出来两个诊断结果了,你看看,哦,对了,你看不懂,我忘了,反正你也看不懂,那就等所有结果都出来,再一起说吧。”

    “……”这算是调戏吗,孙心艾微微的握了握自己的拳头,眼神不经意间撇到一张单子,眼神一闪,笑了,温柔的对着杜临渊说道:“杜临渊,我敢打赌,你一定没有女朋友。”

    杜临渊皱了皱眉头,说道:“为什么?”

    孙心艾诡异的笑了一下,拿起杜临渊桌子上的肯德基菜谱,指了指上面的几处第二杯半价的地方,那些地方都被人用黑色签字笔打上了叉,孙心艾很是解恨的说道:“单身狗,这么粗鲁,怪不得没有女朋友!”

    杜临渊愣了愣,脸上的表情微微凝固,一把扯过孙心艾手里面的菜单,愤怒的说道:“那也比你这个瞎眼狗强,那样的一个矮冬瓜也能够看得上,真的是什么样的人找什么样的人。”

    “杜临渊,那是他倒贴上来了,本姑娘可没有答应,姑奶奶天生丽质,追求者多着呢,你这个没人追的,自然无法理解被人缠着的滋味儿了!”孙心艾转身就要走,结果忘了自己坐在桌边,桌子上了棱角直接撞到了孙心艾的左臂上的伤口,只把孙心艾疼得直呲牙。

    杜临渊有一点儿紧张的看着孙心艾,难得温柔的说道:“你,没事儿吧?”

    孙心艾正在气头上,那是一点就着呀,也不管杜临渊说的是什么,轻轻的一哼,准身就走。

    杜临渊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走了的孙心艾,和着他好心好意的给人家上药,还上出仇来的,真的是女人心,海底针,怪不得他没有女朋友,女人一个个的都这么不好相处,要女朋友干嘛呀?给自己找气受吗?

    真是不懂现在的小年轻一个个都是怎们想的,为什么一定要找对象,然后找完了再分,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吗?他杜临渊以后,要么就不找对象,要找就找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分手的那种,其他的,他不稀罕!

    “姐,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呀,是不是杜大夫说你什么了。”孙心艾心里不痛快,直接回到了302病房,鸣海看到孙心艾脸色不对,有一点儿担心的说道。

    鸣溪与二大妈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孙心艾,她们倒不是担心孙心艾什么,她们担心的是杜临渊有没有迁怒到二大爷,如果因为今天的事情对二大爷的病情有所怠慢,那他们可就亏大了呀,单单是在医药费上动一点儿手脚,也够他们这样的家庭吃一壶的了。

    孙心艾脸色臭臭的,说道:“事情是二大妈惹出来的,你怎么不去问她呀。”

    二大妈理亏在先,也不敢说什么,只是一直拿眼神怂恿鸣海继续问。

    孙鸣海接到了二大妈的命令,只能够继续可怜巴巴的说:“姐,我的好姐姐,姐,你就不要在这里吓我们了好不好呀?”

    孙心艾没有搭理鸣海,转身就出去了,二大妈是该需要一点儿吓唬,真的是反了天了,竟然敢对大夫出手,而且,闹完了事儿还什么都解决不了。

    嗨,他也不指望二大妈这一家子能够处理好这个病房里面的家属与病患的关系了,她还是自己来吧,看着其余两个病床旁边的柜子都是空空荡荡的,孙心艾就知道,二大妈这一家子肯定没有买一点儿东西给人家赔礼道歉,撑死了就是口头赔礼罢了。

    二大妈看到孙心艾不理她们,有一点儿慌了,急急忙忙的拦在了孙心艾的面前,不让孙心艾出去,满脸堆笑的说道:“心艾呀,你看,你二大爷还在病床上躺着呢,二大妈也是担心坏了,所以做了一点儿出格的事情,这都是人之常情,你好好的与杜大夫说一说,看看能不能够原谅我们,都是一家人,你是一定能够帮二大妈摆平的,是不是呀?”

    孙心艾冷冷的一哼,之前二大妈还说自己是一个外人了,现在求到自己了,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还真的是善变呀,孙心艾淡淡的看了一眼二大妈,说道:“我还是一个学生,能有什么本事呀,二大妈真看得起我,哼!”

    “不是,心艾,你是没有什么本事,但是你男朋友小王家有本事呀,你与小王说一说,让小王给你疏通一下关系,这事儿不就成了吗?”二大妈,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孙心艾的脸色彻彻底底的黑了,小王,王一凯,狗皮膏药相亲男?

    “你们敢找他试试,今天你们敢找他,今天我就敢直接回家,你们一家子的破事儿,我还不管了。”孙心艾愤怒的威胁着,孙心艾也是看出来了,二大妈家没有一个人能够担得起事儿的,鸣溪只知道哭,一点儿存在感都没有,二大妈只知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鸣海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儿,什么都不懂,再加上心理面担心害怕,一点儿主意都拿不出来,一切都要靠孙心艾顶着呢,如果不是孙心艾在这里,现在这几个人都够呛能够见到二大爷,更不要说什么报警立案了。

    而且还有那个把二大爷送到医院里面的好心人,那个人把二大爷送来之后就走了,这个都要好好的查一查,人家是在行善,但是他们可不能够心安理得的受了,只要有可能,一定要把那个好心人找到,这可要好好的谢谢人家。

    二大妈一家子的脸色都变了,她们心理面也清楚孙心艾的重要,所以一个个的都不怎么说话了,二大妈谄媚讨好的凑到孙心艾身边,说道:“心艾,二大妈知道,你不是那么没有良心的人,这件事情,你一定会尽快处理好的,我们毕竟都是一家人,我们都姓孙,那个姓王的算是什么东西呀?我们就是死了,也不会去找那个姓王的,心艾,你消消气,消消气!”

    孙心艾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儿,轻轻的一哼,转身出去了。

    这一次没有一个人拦着孙心艾,鸣溪憋屈的看着孙心艾的背影,拉了拉二大妈的衣袖,对二大妈使了一个眼色,说道:“哥,我和妈先去一趟厕所,你在这里看着爸,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好。”孙鸣海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父亲。

    卫生间里面,二大妈好奇的看着孙鸣溪,说道:“你干什么呀?有什么话不过能在屋子里面说,为什么一定要到这儿说呀?”

    孙鸣溪撇了撇嘴,说道:“谁知道孙心艾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呀,还是出来说比较好?”

    二大妈的眼睛微微一眯,说道:“什么事儿,还不能够让心艾知道?”

    “妈,你先别管是什么事儿,你就告诉我一句实话,你觉得,孙心艾真的有那个本事,把这件事情摆平吗?她只是一个大三毕业生罢了,哪有那个本事呀?”孙鸣溪还没有等二大妈说什么,自己就先把孙心艾全盘否认。

    二大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以为妈不知道呀,但是现在也只能够死马当活马医了,我们又能够有什么办法了,都是妈没有本事,都是老孙家没有本事!呜呜呜~”

    说着说着,二大妈就伤心的哭了起来。

    孙鸣溪眼中幽光一闪,笑着说道:“妈,谁说我们老孙家没有有本事的人呀,你忘了大大爷了吗?大大爷的本事可大着呢,虽然已经与我们老孙家断绝血缘关系了,但是他终究是从奶的肚子里面爬出来的,终究是我爸的亲哥哥,他难不成还能够亲眼看着我爸死不成?”

    二大妈的表情有一点儿古怪,拼命的摇着头,说道:“不行不行,不能够找你大大爷,一旦找了你大大爷,你奶还有你大姑一定会扒了我的皮,你年纪小,那些老一辈的事情,你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你大大爷,在老孙家,是不能提的禁忌,更不要说去找他了。”

    “妈,我爸都要死了,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我爸去死吗?还有我,我高考没有考好,你难道就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我没有出息吗?如果我们去找大大爷,让大大爷帮我们家,我的未来还有哥哥的未来一定是一片光明,妈,你就是不为我爸考虑,也要为哥哥考虑呀,哥哥是老孙家唯一的孙子,那可是独苗苗,大大爷对老孙家有愧,是不可能不管哥哥的,哥哥有出息了,难不成爷奶真的狠得下心和哥哥也断绝了血缘关系不成?”孙鸣溪哭着说道,一下一下的摸着自己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