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打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5本章字数:3292字

    二大妈犹豫了,眉头狠狠地皱了起,她的鸣海那可是她的命呀,哪有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呀,如果她大大爷真的能够提拔一下鸣海的话,自然是皆大欢喜,就是老太太和老爷子还有大姐那边儿,似乎有一点儿不好办。

    孙鸣溪看到二大妈迟迟没有做出决定,心理面有一点儿着急,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去找大大爷的话,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那么她的一生岂不是要毁了,高考没有考好,二大爷本来就有了把孙鸣溪留在自己身边的打算,现在二大爷又出了这档子事儿,家里面的果园子没有人管,孙鸣溪留下来,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她不要留下来,她不要过泥土里面刨食儿的日子,她属于外面的花花世界,她才不要留在农村里面呢。

    “妈,我们再不去找大大爷,我爸就要死了,妈,我们没有大姑那样的仪仗,大姑有爷奶护着,但是我们有什么呀,你想想二姑,二姑一个人待在娘家里面,过的都是什么样的日子,天天被人使唤来使唤去,妈,难道你也想过那样的日子,还是想让那个瘸了腿的一家人趴到我们头上来?妈,鸣溪让妈去找大大爷,不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爸妈考虑呀,爸不能有事儿,爸不能有事儿啊!”孙鸣溪哭着说道。

    二大妈心中一颤,眼睛里面有着点点松动的味道,孙鸣溪大喜,高兴的说道:“妈,妈,现在,你可是我们一家子的主心骨呀,你可一定要拿主意呀,你看看孙心艾都牛成什么样子了,对我和哥爱搭不理的,我们也就罢了,我们是小辈,但是您可是她的长辈呀,她还不是横挑眉毛竖挑眼的,她为什么那么牛呀,还不是知道我爸不行了,以后老孙家就剩下他爸那个瘸子这么一个儿子了,她孙心艾与孙心柔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自然是看不上我们这一大家字的孤儿寡母,以后我们还不是任由她家欺负了去。”

    孙鸣溪委屈的哭着,看的二大妈一阵心疼,死死地咬了咬牙,说道:“鸣溪,别哭了,妈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你回屋找你哥去,妈现在就去找你大大爷,一定把这事儿给办成了。”

    孙鸣溪大喜,开心地说道:“妈,我爱你!”

    “傻孩子,妈也爱你。”二大妈抱了抱自己不成器的闺女,淡淡的笑了

    “鸣溪,咱妈呢?”孙鸣海看到孙鸣溪一个人回来了,有一点儿纳闷儿,不是两个人一起上厕所了吗?怎么就回来一个人呀?

    鸣溪随口胡诌道:“妈出去买东西了,我就先回来了。”

    孙鸣海没有疑心,这里有病人,是应该买一点儿补品什么的,而且他们这些陪护的人也需要营养。

    孙心艾拎着水果,补品回来之后,就对着自己身边的两床病人一个劲儿的道歉,征求她们的原谅,也许美女的威力真的很大吧,两床病人都很好说话,都不计较了。

    甚至之前与二大妈打架的那一家人里面的一个小辈还总是跑来与孙心艾搭讪,追求的意思不言而喻,孙心艾一直都是直接拒绝,但是那个人的毅力十分了得,一直在那里缠着孙心艾,而那一家人似乎也十分看好孙心艾这个儿媳妇一样,竟然一致赞成,没有一个人拦着那个小伙子的,这让孙心艾一度郁闷。

    鸣海看到那样棘手的医患纠纷竟然就这样解决了,对孙心艾佩服的五体投地,总给孙鸣海一种我往那儿一座,就是大哥,不服,找我姐去的牛逼轰轰的错觉。

    那个一直追求孙心艾的小伙子叫做钱塘海,孙心艾总是容易把他叫成钱塘江,没有办法,这个名字真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钱塘江……

    “心艾,这我妈刚刚买的猪头肉,我给你拿了一点儿,补补身子,你太瘦了。”钱塘江,不是,钱塘海一只手拿着一个塑料袋儿,另一只手拿着方便筷子,讨好的往孙心艾的嘴边送。

    孙心艾在那里拿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假寐,她决定了,她要把假寐进行到底。

    孙鸣海看着钱塘海手里面的猪头肉舔了舔嘴唇,看了看孙心艾,说道:“我姐在睡觉,她睡觉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扰,要不然她会发脾气的,你还是拿走吧,免得她发火。”

    钱塘海扯了扯嘴角,坐到了孙鸣海的身边,笑着说道:“既然心艾在睡觉,那么我不叫她就是了,我单独给她留出来一份儿,这一份儿就给弟弟妹妹吃吧。”

    孙鸣海没有动筷子,摇了摇头,姐不喜欢这个男人,他怎么能够吃这个男人的东西呢?但是孙鸣溪可没有那样的顾及,她和孙心艾的关系本来就不好,现在她把孙心艾的东西吃了,占了孙心艾一点儿便宜,高兴还来不及了。

    一把把钱塘海手里面的袋子拿到了自己的手里面,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孙鸣海皱了皱眉头,说道:“鸣溪,放下!怎么能够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呢?”

    孙鸣溪的嘴巴塞的鼓鼓的,含含糊糊的说道:“这是别人吗,这以后有可能就是我们的姐夫,怎么能是别人呢,对不对呀?帅哥?”

    孙鸣溪的一句姐夫只把钱塘海说的心花怒放的,开心的说道:“谁说不是呢,鸣溪妹妹喜欢吃,哥再给你拿一点儿来。”

    “谢谢姐夫!”孙鸣溪笑着说道,心理面洋洋自得的想着,孙心艾你不是不喜欢这个人吗?好呀,你越是不喜欢,我越是要往你的手里面塞,这个钱塘江长的,还不如那个小王呢,小王是一个矮冬瓜,但是人家好歹长的周正,家里面也有一点儿钱,但是这个钱塘江,跟个瘦猴似的,像一个吸毒患者似的,这样的人给孙心艾当对象,她高兴都来不及呢。

    孙心艾从小到大哪儿都比她好,但是有什么用呀,如果真的找了这个钱塘江当对象的话,真的够孙鸣溪乐一辈子的。

    钱塘海又拿了一点儿猪头肉,送到了孙鸣溪的手里面,孙鸣海瞪眼,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妹妹,冷冷的说道:“不许拿,哥的话你也不听了?”

    孙鸣溪见孙鸣海真的生气了,撇了撇嘴,松开了自己的手,说道:“不拿就不拿,那么凶干嘛呀?”

    “就是啊,鸣海弟弟,鸣溪妹妹喜欢吃,你就让她吃呗,都是自家人。”钱塘海谄媚的说道。

    孙鸣溪在那里一个劲儿的点着头,孙鸣海轻轻的一哼:“不敢,谁敢和你们是一家人呀,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又是投诉又是扇我妈巴掌,如果真的结了亲,我姐还不被你家往死里踩呀,你们这样的人家,我们可高攀不起。”

    孙心艾真的想给孙鸣海呱唧两下,姐真的没有白疼你,说的好。

    孙鸣溪一脸无所谓的坐在那里,扇她妈巴掌的是钱塘海的妈,又不是钱塘海,让孙心艾嫁到这样的人家受气,她高兴都来不及呢,但是看着哥哥生气的样子,孙鸣溪就不说话了,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看戏。

    钱塘海尴尬的站在原地,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事儿不是已经说开了吗?都是误会,误会,大人之间的矛盾,怎么能够牵连到我们小辈的身上呀。”

    钱家大人听到孙鸣海的话,眉头也狠狠地皱了起来,看了一眼还在那里假寐的孙心艾,轻轻的一哼,说道:“钱塘海,你给我回来,那样不讲理人家的姑娘,想必也不是什么讲理的主,咱家可不敢要这样的人做媳妇儿,哼!”

    “妈!”钱塘海有一点儿急了,他是真的看上孙心艾了,他妈怎么能够说这样的话呢?紧张的看了一眼孙心艾的方向,还好,孙心艾还没有醒。

    孙鸣海大怒,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你们家这是又想打架是吗?之前是我没防备,被你们白白打了一下,你以为我真的怕你们呀?”

    然后,孙鸣海就哗啦一下把自己的外衣撕开了,漏出里面一块儿一块儿的腹肌。

    钱家人都有一点儿傻眼了,孙心艾更傻眼,这好好的,怎么又要打架呀,你们打架可以,但是打完了你们能够自己解决吗?还不是要我低声下气的去解决?

    孙心艾装不下去了,急忙睁开了眼睛,愤怒的说道:“够了,一个个的都想干什么呀?想打架是吧,谁怕谁呀,今天你们要是谁想打架,就先从我的身上迈过去。”

    说完,孙心艾就直接把自己白衬衫的下面系了一个结儿,漏出了两条异常扎眼的马甲线,虎视眈眈的看着孙鸣海和钱塘海。

    孙鸣海瞪大了眼睛,直接爆了一句粗口:“草,姐,你竟然有马甲线!”

    孙心艾骄傲的扬了扬自己的脸,有马甲线果然好装逼呀!

    “姐有的东西多着呢,怎么着,你这是想和姐先比划比划吗?”孙心艾笑嘻嘻的看着孙鸣海,其实,说实话,孙心艾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的过孙鸣海,但是孙心艾在这里赌,赌孙鸣海不敢和自己这个姐动手。

    果然,孙鸣海笑嘻嘻的摇了摇头,说道:“别别别,咱俩可是一边儿的,姐,你还是看那边儿吧,那边似乎有人想和你比划比划。”

    孙鸣海站到了孙心艾的身后,好整以暇的看着钱家人。

    钱塘海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孙心艾的肚子,眼睛都要直了,更加坚信了一定要把孙心艾追到手的决心,孙心艾的脸色有一点儿发黑,这个钱塘海的眼神让她很是不舒服。

    “嗯,你们继续,我待会儿再来,对了,用不用给你们叫120?”杜临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302病房门口,冷冷的说道。

    孙心艾眨了眨眼睛,有一点儿尴尬,杜临渊什么时候来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