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孙鸣溪的报复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6本章字数:3258字

    孙心艾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手机,这些护士既然都已经知道了,那么论坛里面应该也有人发布了吧,她到要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孙心艾现在还是一个单身狗,怎么就与三个男人不清不楚了呀?

    孙心艾干脆也不回病房里面了,只是一个人来到了窗口,静静的吹着风,嗯,这里网络比较好,孙心艾淡定的点开了论坛,瞬间就被一个大火的新贴子吸引了。

    “失足少女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毫不犹豫的点开,孙心艾敢肯定,这里面一定有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这一点开,孙心艾的脸色彻彻底底的黑了,这个帖子里面,清清楚楚的把孙心艾与王一凯,钱塘海,还有杜临渊的事情仔仔细细的罗列了一下,然后又认认真真的歪曲了一下事实,孙心艾明明从来都没有答应过王一凯,但是帖子的主人竟然说这是孙父孙母家给孙心艾认定的亲事,而孙心艾自己也认定了,楼主还很是贴心的附上了王一凯的照片,这个照片应该也是偷拍的,角度不是很好,而且能够看出来,这个照片是在他们家的果园子里面照的。

    紧接着就是钱塘海与孙心艾的事情,照片也是偷拍,但是这一次的角度就非常好了,是钱塘海很是贴心的给孙心艾送猪头肉吃,钱塘海的表情那叫一个温柔,虽然孙心艾在那里假寐,但是拍照人并没有拍到孙心艾的脸,只拍了孙心艾一个背影,还有钱塘海的侧脸,这打眼一看,还真的是郎情歉意,好不快活。

    第三张照片是孙心艾为自己的弟弟出头,威胁杜临渊的照片,两个人离得很近,孙心艾的表现的很是霸道,而杜临渊则是有一点儿尴尬,好一副孙心艾霸王硬上弓的照片呀,这三幅照片足以见得拍照人的用心,真的是大大的用心,别的还好说,我就想知道,王一凯的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儿,那是王一凯给他们一大家子人买雪糕的事情,当初整个果园子里面可是只有老孙家人在呀,那个照片谁能够偷拍到,那个论坛的网址谁又有机会看到?这个答案真的是不言而喻!

    孙鸣溪,你还真的是不知道安生,竟然还敢给我惹事儿,这一次,你不诅咒自己的父亲了,而是开始祸害你姐姐我的清誉了,我还真是有一个好妹妹呀,你好的很,你好的很,我之前就不应该把手机给你!

    孙心艾气冲冲的冲进了病房里面,清清楚楚的看着孙鸣溪嘴角那淡淡的笑意,看到孙心艾脸色很是不好的进来,孙鸣溪嘴角的笑反而更大了,开心的说道:“姐姐,还没有吃东西吧,这里有钱大哥给的水果,要不要吃一点儿呀?”

    孙心艾死死地盯着孙鸣溪的眼睛,孙鸣溪无惧的看着孙心艾,是你毁了我的光明大道,我这样报复你有什么错,孙心艾,都是你活该的,都是你活该的,我的好姐姐,看到你这样生气,我真是开心呢,这真的是我这些日子以来,最开心的时刻。

    孙心艾死死的瞪着孙鸣溪,冷冷的说道:“鸣溪,跟我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孙鸣溪笑了笑,轻轻的为二大爷掖了掖被角,笑着说道:“这不行,我爸身边儿不能够没有人,我需要待在这里照顾我爸爸,姐,有什么事儿,就在这里说吧,钱大哥,你说是不是呀?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

    钱塘海笑着说道:“可不是吗,心艾,外面怪冷的,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也是一样的,而且,我们明天就要出院了,以后,恐怕也是老死不相往来,能够让我多看你一会儿也是好的。”

    钱母听了钱塘海的话,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狠狠的掐了钱塘海一下,钱塘海脸上的肌肉轻轻的抽了抽,努力的忍住,没有让自己痛的叫出来。

    孙心艾依然冷冷的看着孙鸣溪,说道:“出来,我们还能够和平解决,在这儿,你可就没有那么多的机会了。”

    钱塘海此时终于发现孙心艾的表情不对,也不管钱母的反对,直接来到了孙心艾的面前,担心的说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心艾,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

    孙鸣溪笑了,手机摄像头直接对准站在一起的二人,咔嚓咔嚓咔嚓的一连拍了好几张吗,孙心艾的脸色更黑了,这是还要继续在论坛上制造谣言吗?

    一把推开钱塘海,抢过孙鸣溪的手机,点开图库,果然看到论坛上的那些图片,孙心艾扬了扬手机上的图片,冷冷的说道:“孙鸣溪,你难道就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孙鸣溪懒洋洋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说道:“姐,不就是一张图片吗?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喜欢自拍,到处乱拍,这个有错吗?姐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删去就是了,姐,你何必发这样大大火呢,现在哥哥和妈都不在,你冲着我这个妹妹发这样大的火,这一旦传出去,似乎对你的名声不是很好呀,是不是呀,姐!”

    孙鸣溪在笑,笑的异常的欠扁!

    孙心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孙鸣溪说道:“这里是病房,我不想和你在这里吵,我们出去说。”

    孙鸣溪有恃无恐的看着孙心艾,笑着说道:“你不是我爸的闺女,你自然不知道心疼我爸了,我才不出去呢,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你让我怎么放心的下,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说,你既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儿,你为什么怕说呀?是不是呀,钱大妈?”

    孙鸣溪笑眯眯的冲着钱母笑了笑,钱母也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孙心艾,讥讽的说道:“心理面有鬼的人,自然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什么了。”

    “妈,你说什么呢,心艾不是那样的人。”钱塘海有一点儿生气的冲着钱母吼道。

    孙心艾皱了皱眉头,冷冷的看着钱塘海,说道:“你是不是已经听到什么了?”

    钱塘海的身子僵了僵,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心艾,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心艾,我相信你,只要你愿意与我在一起,我什么都相信你。”

    孙心艾一把甩开拉着自己的钱塘海,就往孙鸣溪的身边走,孙鸣溪,我可是你的姐姐呀,我们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我自认我对你也是不薄的,你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你难道忘了,你上小学的时候,是谁给你做的寒暑假辅导,是谁看你哭,不忍心你受到老师的责罚,熬夜帮你把昨夜写完了?

    又是谁有好吃的就送到你身边,让你尝尝鲜,我自认在你小的时候,我对你与对心柔都是一碗水端平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直到你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心思,与我越来越疏远,我才渐渐的也疏远了你,我孙心艾自认没有一点儿对不起你的地方,你我之间,只有你欠我的,没有我欠你的,你为什么要这样的对我,孙鸣溪,为什么,为什么,毁了我的清誉,对你就有什么好处吗?

    孙心艾的一步一步靠近,终于让孙鸣溪慌了神,惊恐的说道:“孙心艾,你难不成还敢把我拖走不成?孙心艾,这里是病房,你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做的。”

    “就是因为这里是病房,我才没有在这里对你做什么,我们有什么话出去说,如果这里不是病房,如果不是因为二大爷现在还在这里躺着呢,我一定扇你一个大耳光,我是你姐,你竟然这么对我,我一个人在这里劳心劳力的为你们一大家子忙前忙后,最后竟然落得这个下场,孙鸣溪,你还有良心吗?”孙心艾大怒,愤怒的说道。

    孙鸣溪死死地咬着自己的牙,愤怒的说道:“我没有良心,没有良心的明明是你,孙鸣溪,如果不是你把我妈叫了回来,现在我妈已经找到了大大爷,我以后的前程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是你,是你把我妈叫了回来,让我无法找到我大大爷,让我只能够留在农村里面,我不要,我才不要待在农村里面呢,孙心艾,是你毁了我,是你毁了我,那么,就不要怪我也毁了你,我恨你,我恨你!”

    “从小到大,你哪儿都比我强,你以为小的时候你帮我写作业我有多感谢你吗?呵呵,你知不知道,我拿着你帮我写好的作业到学校的时候,老师拿着我的作业本当样本,拿着你的解题思路,拿着你的答案照着讲课,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我没有骄傲,我有的只是深深的耻辱,深深的耻辱!”

    “你知道我的班主任老师都是怎么羞辱我的吗?小学,中学的时候,我们都在一所学校,你年年都是全年级前三,你是大队干部,但是我连一个小小的小组长都不是,你知道我心理面的落差吗?”

    “孙心艾,你,在别人的眼睛里面是学霸,是系花,是一个前途无可限量的人才,但是你在我的眼睛,你只是一样东西,你只是我前进道路上的踏脚石,只有扳倒了你,我就是家里面最优秀的孩子,以前,我可以不在乎你压在我的头上,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阻止我妈去找大大爷,我恨你,我恨你,我要你身败名裂,我要你身败名裂,孙心艾,我恨你,你一个野种,你一个外人,你凭什么凌驾在我的头上,你这个野种,你这个野种,你从我的孙家滚出去,你,不配用孙这个姓氏!”孙鸣溪恶狠狠的说道,眼睛里面满满都是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