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野种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6本章字数:3184字

    孙心艾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看着孙鸣溪,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竟然这样的恨自己,竟然已经恨到了这个地步。

    突然之间,孙心艾只觉得好凄凉,是啊,她终究不是孙家人,她终究不是孙家人,素来坚强的孙心艾因为这一句控诉哭了,柔弱的像一个孩子,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是啊,我终究是一个野种,我终究不是孙家人,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孙心艾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有一点儿心寒的跑了出去。

    钱塘海愣了愣,孙心艾,竟然不是孙家的亲生骨肉?

      “哇哇哇哇!”一个孩子的哭声瞬间充斥在整个病房里面,此时病房外面已经围满了很多的医护人员,但是没有一个人进来阻止两姐妹的吵架,倒是这个哭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解语第一个反映了过来,惊恐的说道:“是冯成成,冯副院长的儿子,这个孩子,一定是被孙鸣溪与孙心艾的吵架吓到了,快快快,你们谁会哄孩子呀,哄一下,哄一下!”

    几个年纪大一点儿的护士手忙脚乱的就开始哄冯成成,但是小小的冯成成就是哭,死命的哭。

    “他好像是在那里说话,冯成成似乎是在那里说什么。”解语离冯成成比较近,听到了冯成成哭声下的似乎还有话要说,一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听着冯成成哭。

    断断续续的哭声里面夹杂着断断续续的话语:“成成,成成,成成是捡来的,成成是捡,捡来的,成成是野种,成成是野种!”

    几个听清楚的人的脸色有一点儿不好看,谁敢说冯副院长的孩子是野种呀,虽然冯成成是医院里面的弃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也不能够因为这个说人家孩子是野种呀,这也太不地道了吧。

    等等,孙心艾,刚刚,孙鸣溪说孙心艾是野种,孙心艾是孙鸣溪的姐姐,孙心艾被自己的妹妹说成是一个野种,心理面一定很不好受吧,连一个不懂事儿的孩子听到别人说野种这两个字都会哇哇大哭,更不要说是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了,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所有人都把视线落到了孙鸣溪的脸上,一个个的都露出了淡淡的谴责,不管怎样,孙心艾都是你的姐姐,而且,自从病人到了医院里面,这一家子闹出了多少事儿,哪个不是孙心艾一个人磕磕绊绊一手摆平的,就连二大爷现在的医护团队,医疗设施,都是孙心艾豁出性命换来的。

    之前,护士们还没怎么在意孙心艾胳膊上的伤口,毕竟医院里面最不缺的就是受伤的人,但是现在想一想,就什么都明白了过来,孙心艾这是为了救人才伤了自己呀,而且得到了补偿都放到了孙鸣溪父亲的身上,这个孙鸣溪,做事儿真的有一点儿太不厚道了。

    “怎么回事儿,一个个的都不回去工作,都站在这里做什么?”杜临渊带着口罩,手上的医用手套上还沾着血,应该是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

    解语看到杜临渊,脸色有一点儿古怪,指了指门外,小声的说道:“杜大夫,您还是追出去看一看吧,孙心艾,孙心艾被孙鸣溪气哭,一个人跑出去了。”

    “什么?”杜临渊有一点儿不信,就孙心艾那个性子,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被别人气哭?而且那个别人还是她的妹妹,这事儿,真的可能吗?

    虽然心理面有一点儿不信,但是杜临渊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竟然真的追了出去。

    孙心艾一个人静静的待在女洗手间里面,蹲在茅坑里面呜呜咽咽的哭泣着,这样的哭声没有人会在意,医院里面每天到晚不知道会有多少这样的哭声,医院里面本来就是一个让人伤心的地方。

    杜临渊路过卫生间的事情,停下了脚步,这个声音,是,一定是孙心艾的声音,一定是孙心艾的声音,杜临渊看了看女厕所的标志,咬了咬牙,一丝不苟的把自己头上的头套还有口罩带好,只露出了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就这样直挺挺的冲了进去。

    由于杜临渊捂得真的是太严实了,而且手套上还有血,胸口挂着工作牌,一看就是一个刚刚下手术台的医生,厕所里面的女同志们都露出了敬佩理解的目光,就是这样一群手握手术刀的白衣天使们,一次又一次的把她们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这个大夫,应该又是一个为了手术成功,硬生生的别着尿意的大夫,看这着急的样子,真的是让人肃然起敬!

    杜临渊不知道这些女的心理面在那里想什么,反正杜临渊知道自己的脸应该是已经红了,顺着生源找到了一间紧闭的厕所,轻轻的敲了敲门,低低的说道:“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的情绪不要这样激动,你听我说,你的病情不是什么绝症,是可以控制的,你的情绪不要这样的激动,这对你的病情不好,你能够先出来吗?你一定要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给你找到最稳妥的办法,各位姐姐妹妹们,你们帮我劝一劝里面的病人,她的病情,不能够情绪激动的。”

    杜临渊双手合十,很是焦急的对着附近看热闹的几个想要上厕所的病人家属说道。

    也许女人真的是感性的吧,或者是杜临渊的运气好,遇到了几个喜欢管闲事儿的女人,几个女人听了杜临渊的话,不疑有她,急急忙忙加入了规劝孙心艾的阵营。

    一个妇女对杜临渊说道:“大夫,这里面的人得的是什么病呀,为什么会情绪这样的激动。”

    杜临渊死死地抿着唇,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来:“帕金森综合症!”

    赖在厕所里面不出来的孙心艾本来还在那里哭个不停,但是当孙心艾听到杜临渊这句话的时候,所有的哭声瞬间戛然而止!

    帕金森综合症,这个不就是神经病吗?尼玛,杜临渊,你才是神经病,你一个大男人跑到女厕所里面说我是神经病,我们两个到底谁是神经病呀?

    还有,你拉了这么多人来围观我,你觉得我真的还有脸出来了吗?杜临渊,你是不是又在这里整我?

    “里面的病人不哭了,情绪应该是稳定了下来,各位,能够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吗,我这个病人性格有一点儿孤僻,胆子有一点儿小,不能够见生人,她看到这么多人站在这里,一定是不愿意出来的,所以……”杜临渊很是为难的看着一众围观群众,几个妇女也不上厕所了,都对杜临渊投去了一个理解的微笑,然后陆陆续续的都离开了了。

    杜临渊看到人都走了,这才轻轻的敲了敲厕所的门,低低的说道:“再不出来,一会儿又该来人了。”

    孙心艾咬牙,拿自己的胳膊遮住了自己的脸,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真的是太丢人了,杜临渊,你才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你这是明摆着欺负我读书少呀!

    杜临渊看到孙心艾捂着脸出去了,笑了笑,把自己的医用手套脱了下来,扔到了垃圾桶里面,洗了吸手,然后才追了出去。

    孙心艾一个人心情郁闷的躲在花坛的角落,杜临渊只需要稍稍的打听了一下医院里面的医护人员,杜临渊就知道孙心艾的去向,很快,杜临渊就找到了蹲在地上静静发呆的人儿,轻轻的拥住孙心艾的后背,闷闷的说道:“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孙心艾重重的抽泣了几下,反手抱住了杜临渊,哭着说道:“杜临渊,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

    孙心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骂杜临渊,她只知道,她好想骂人,好想骂人,心理面真的好委屈,好难受。

    杜临渊嘴唇紧抿,死死的抱着孙心艾,一言不发,任由孙心艾在自己的怀里面哭成一个泪人。

    孙心艾哭了一会儿,感觉抱着自己的人一点儿反映都没有,甚至连一点儿安慰的话都不说,终于哭不下去,这个人怎么回事儿呀?怎么做人家男朋友的呀,看到女朋友这样伤心,难道就一点儿表示也没有吗?

    此时孙心艾显然已经忘了,她已经给杜临渊写了分手信,至于杜临渊有没有看到,这个她就不知道了。

    孙心艾委屈的从杜临渊的怀里面漏出了头,说道:“你怎么回事儿呀,会不会哄人呀?你看到我在这儿哭,难道你就不应该安慰我几句吗?”

    杜临渊依然死死的抿着自己的嘴唇,闷闷的说道:“我在思考,思考孙心艾是不是还有一个孪生姐妹,我认识的孙心艾是不会这样没有骨气的哭的。”

    孙心艾不说话了,狠狠地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一把推开杜临渊,冷冷的说道:“你果然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杜临渊!杜大夫现在还是工作时间吧,那么我就不打扰了。”

    杜临渊笑了笑,一把拉过孙心艾的手,不让孙心艾离开,笑着说道:“这不是好了吗,事实证明,我的那一句话,比劝你,安慰你更有用!你难道不应该好好的谢谢我吗?”

    “说的好有道理,我真的好感动呀!”孙心艾磨牙,就要甩开杜临渊的手,但是杜临渊的手劲儿出奇的大,孙心艾竟然甩不掉,孙心艾气急,恶狠狠的说道:“松开,在不松开,我可咬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