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鸣溪被打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6本章字数:3353字

    “杜临渊,你真以为我不敢收拾你是不是呀,我就是一个农村出来的,把我惹急了,我什么事儿都敢做。”孙心艾喘着粗气,愤怒的说道。

    杜临渊再笑,乐呵呵的说道:“我信,我当然信呀,老婆不就是用来宠的吗?而且现在妻管严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呀,是不是呀,老婆!”

    “你,杜临渊,谁是你老婆,你还要不要脸啊!”孙心艾大囧,这绝对不是第一次见面时,高冷的不要不要的杜临渊,一定换人了,一定换人了!

    “不要了,要脸也追不到这么好的媳妇呀,你看看那个钱塘海,他要脸,不想与自己的老妈子闹翻,这不只能够撒手了吗?你再看看那个王一凯,不过是被你挤兑了几句就抹不开面子跑了,如果王一凯不走,还在那里死皮赖脸的懒着你,我也不会追你,这么算来,王一凯倒是我们的媒人,哪天我们买一点儿礼物给人家送去,好好的谢谢人家。”杜临渊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嗯,不对,如果真的气死人了,杜临渊手里面的把那个手术刀也能够把人救活,所以杜临渊不怕气死人。

    但是孙心艾被气乐了,一想到杜临渊与自己拿着礼物去王一凯家,一想到那个时候王一凯的表情,孙心艾就有一点儿想笑。

    杜临渊看着孙心艾开心起来了,这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低低的嘟囔着:“还好我机智,成功的化险为夷了,老婆,现在开心了?”

    孙心艾轻轻的瞪了杜临渊一眼,故意恶狠狠的说道:“不许这样叫我,谁是你老婆呀,没羞没臊的。”

    “好好好,老婆大人来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老婆脸皮薄,来来来,喝水喝水,坐了半天了,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上,这是我的失职。”杜临渊亲自到了一杯水递到了孙心艾的面前,孙心艾愣愣的看着杜临渊的手,闷闷的说道:“你洗手了吗?”

    杜临渊愣了愣,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说道:“放心吧,早就洗过了,我是大夫,对这些东西比你还忌讳呢,要不,为了老婆大人的人身安全考虑,我先喝一口,给你消消毒,然后再给你喝?”

    孙心艾看着杜临渊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着,总觉得没有什么好事儿,但是还是按捺不住心理面的好奇,问了一句:“你喝一口就能够消毒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唾液也是可以消毒的吗?你看,我喝一口,然后让自己的唾液把这一口水给消一下毒,然后我在把我嘴里面的这一口水喂给你喝,这样就安全了,对不对呀!”杜临渊笑嘻嘻的说着,还不忘往自己的嘴里面灌了一大口水,只往孙心艾的面前凑。

    孙心艾条件反射的往后退,脸色爆红,愤怒的说道:“杜临渊,你还有没有脸呀!流氓!”

    孙心艾猛地推开办公室的门,门后的一群医护人员被下了一跳,急急忙忙的给孙心艾让路,孙心艾傻眼,什么情况,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呀,莫非,莫非刚刚她与杜临渊的对话,都被这些人听了去呀,哎呀,丢死人了。

    孙心艾大囧,如同一条泥鳅,滑溜得很,飞快的跑开。

    杜临渊把自己嘴里面的那一口水咽了下去,笑眯眯的看着已经跑了老远的孙心艾,有意思,真有意思!

    解语不可置信的看着杜临渊,震惊的说道:“杜老师,你还是我认识的杜铁树吗?你竟然,你竟然也会撩妹,你竟然,你竟然!”

    杜临渊就近点了一下解语的脑袋,笑着说道:“遇到喜欢的女人,不要说是铁树了,就是仙树也是会动凡心的,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小丫头,恋爱的事情,你是不会懂的。”

    说完,杜临渊就啪的一声把自己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解语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眼睛瞪得老大,看着众位同事,大声的说道:“杜铁树竟然说我不懂恋爱,我不懂恋爱,我是咱们医院护士组里面的恋爱小专家,杜铁树竟然说我不懂恋爱?”

    “扑哧,解语,好啦好啦好啦,杜铁树的话也能够当真吗?那真的是铁树都能够开花了。”

    “铁树本来就已经开花了,我的男神,竟然就这样飞走了。”

    “都在这里做什么呀,还不快回去工作,这里是医院,一个照顾不到,是会死人的。”

    “护士长好,护士长好,马上走,马上走!”

    “护士长来了,护士长来了,快走快走!”

    刚刚出了杜临渊的办公室没有多久,孙心艾的手机就响了,一看竟然是孙鸣海的电话,也就接了起来,淡淡的说道:“怎么了,鸣海?”

    “姐,你在哪儿,我刚刚办完手续回来,就听说鸣溪和你在病房里面闹了起来,我问鸣溪鸣溪什么都不说,只是一直在那里哭,问别人别人也不说,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呀?对了姐,我爸醒了,好像是爸把鸣溪打了,我看鸣溪的脸上有手印儿,而且现在我爸一直在那里嚷嚷着要出院,我妈拦不住,姐,你说现在这个医药费住院费都给我们全免,这个手续都已经办下来了,我爸突然要嚷嚷着出院,这是唱的哪一出呀?”孙鸣海有一点儿郁闷,他们累死累活的排队去办手续,结果人家不住院了,这都什么事儿呀?

    孙心艾的眉头皱了皱,说道:“鸣海,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去找你。”

    “姐,我在医院外面的小花园呢,我没敢在屋子里面给你打电话,我在病房里面一提你,鸣溪就发火,然后我爸也紧跟着冲着鸣溪发火,我妈劝着那边儿都不好,我干脆就出来给你打电话了。”孙鸣海如实说道。

    孙心艾点了点头:“在那里等着姐,姐马上过去。”

    很快,孙心艾就到了孙鸣海说的那个地方,孙鸣海的手里面还拿着几份快餐,应该是下来买吃的,顺便给孙心艾打的电话,或者就是为了下来给孙心艾打电话所以才买的吃的。

    “姐,你总算来了,你说我爸这闹的是哪一出呀,之前我们自己家拿钱的时候,我爸还一声不吭的,一门心思要把自己的病养好,现在不用自己家拿钱了,结果我爸还不乐意了,这都什么事儿呀,上杆子的好事儿他不要,非要回去自己遭罪,就我爸现在这个样子,即使是回家了,也是需要修养的,也是需要人照顾的,与其在家里面胡乱的修养,还不如在医院里面好好的养着呢,真不知道我爸算的是什么账。”孙鸣海着急的说道。

    孙心艾的关注点不是这样,而是孙鸣溪被打的事情,无缘无故的,二大爷是不会打自己的闺女的,老孙家的人就是再不成器,也没有男的打女的的传统,就算是打,也是让女的来打,所以二大爷能够亲自打鸣溪,这让孙心艾很是惊讶,难道是自己与鸣溪吵架的时候,被二大爷听到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二大爷气不过鸣溪从而打了鸣溪也是有可能的,毕竟鸣溪为了自己的前程,把二大爷的生死置之度外,这样的女儿,放到谁身上谁不上火呀!

    “鸣海,你跟姐说说,二大爷是因为什么打的鸣溪,姐也好帮你分析分析,二大爷之前还好好的呢,这一次突然这么坚决的要出院,应该与鸣溪有关。”孙心艾循序善诱的问道。

    孙鸣海微微思索了一下,震惊的说道:“不会是,不会是我妈去找我大大爷的事情,一不小心被鸣溪说漏了嘴,被我爸知道了,所以我爸恼了吧?”

    孙心艾皱了皱眉头,说道:“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按理说二大爷最应该迁怒的人是二大妈才对,毕竟是二大妈去找的人,你可看到二大爷凶二大妈了吗?”

    “有,没有鸣溪厉害,我爸只是说我妈教闺女教的不好什么的,没有说的太狠,把狠话都落到了鸣溪的身上,所以鸣溪到现在都一直在那儿哭,眼睛都肿成了核桃。”鸣海皱着眉头说道,眼睛里面有着淡淡的心疼。

    孙心艾心理面明白了,一定是自己与鸣溪吵架的时候,二大爷已经醒了,但是二大爷没有吱声,在孙心艾并且气走之后,二大爷才‘醒’了过来,狠狠的教训了一顿鸣溪,二大爷这么急着回去,应该也是想让鸣溪彻彻底底的断了上大学的念头,直接让鸣溪回去接手他的那一摊子事儿。

    “姐,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的劝一劝我爸呀,在家里面哪有在这里好呀,在这里,我们只需要自己花一点儿伙食费,其他的什么也不用我们出,多好呀,在家里面,哪里有这里这么好的条件呀,姐,你一定要劝一劝我爸呀。”孙鸣海拉着孙心艾的左胳膊,在那里撒娇,扯的孙心艾的左胳膊生疼,那里还受着伤呢。

    是了,她怎么忘了一件事儿,她顶着这一条受伤的胳膊走来走去的,在二大妈一家人面前晃悠了这么久,没有一个人问过一句,没有一个人说过一句场面话,这样的伤口,他们都是直接无视的,呵呵,她之前还觉得鸣海是一个有良心的,但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只不过比那一家子里面的其他人好一些罢了。

    孙鸣海一直对自己这个姐姐恭恭敬敬的,那是因为她家从刚到省里面的那一刻,就有求于孙心艾,所以他家自然是要巴结着一点儿孙心艾了,孙鸣溪是孙鸣海的亲妹妹,孙鸣溪有什么事情,真的能够一点儿也不与孙鸣海商量着来吗,说白了,孙鸣溪终究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孩子罢了,现在只能说孙鸣海这个人,比二大妈一家子里面的任何人都要聪明,孙鸣海虽然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任何事情,恐怕都没有逃过孙鸣海的眼睛,而且,有一些事情,鸣海恐怕也是有参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