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偷来的吃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6本章字数:3270字

    大姑看到孙心艾,脸色好看了一点儿,但是语气可没有好到哪里去,愤怒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馋猫馋死了,竟然偷了我屋的东西,我早上饿了,就要去拿放在一边儿的烧饼吃,结果你猜怎么着?我的烧饼竟然少了两个,我再仔仔细细的翻一翻,竟然发现我的榨菜也少了一袋儿,真的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孙心艾的心瞬间咯噔一下,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自己屋子的方向,咽了咽口水,急急忙忙的说道:“大姑,咱们老孙家没听说过谁手脚不干净呀,是不是你随手放哪儿了呀?好端端的,怎么会没了呢。”

    “不可能,我放的好好的,我这一点儿记性还是有的,等等,谁说我们老孙家都是手脚干净的人的,我知道是谁了,我这就去找她去!”看着大姑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孙心艾慌了,不是吧,难道心柔偷的时候漏了什么马脚不成,可别介,心柔还那么小,心柔还要脸呢。

    “大姑,大姑,别冲动,别冲动!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别冲动,千万别冲动!”孙心艾也不梳头了,急急忙忙的就去追大姑。

    孙心艾眼睁睁的看着大姑一点儿一点儿的靠近自己的屋子,心真的慌了,脑子飞快的转着,要不还是自己为心柔担下来吧,反正东西是自己吃的。

    就在孙心艾酝酿了半天的情绪,打算说出事实的时候,大姑停了下来,大喝一声:“老二媳妇,你给我滚出来。”

    孙心艾的脚步一个踉跄,这和二大妈有什么关系呀,但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孙心艾还是决定静观其变,没准儿这里面就没有她什么事儿了呢?这个又有谁说的清楚呢。

    “大姑娘,怎么了,这一大早的,就听到你在这儿委屈巴巴的”奶拄着拐棍儿走了出来,爷也跟着出来的,在那里点着汉烟,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大姑的方向。

    大姑生气的指着二大妈的屋子,说道:“咱们老孙家有手脚不干净的人,老二媳妇竟然偷我的东西吃,馋死了呀!”

    此时,二大妈也穿好衣服出来了,脸色很是不好,昨天,她几乎是被二大爷训了一天,晚上心情不好,几乎是没有睡,大早上刚刚睡着,就听到大姑在那里大呼小叫的,指着她的鼻子骂,最最重要的是二大妈还不明白大姑骂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就让二大妈很是生气了。

    “他大姑,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偷你什么东西了,我偷你什么东西了呀?”二大妈的语气不是很好,脸色极为阴沉,奶看着二大妈的态度,立马就不乐意了,大声的说道:“老二媳妇,怎么和你大姐说话呢?没有教养的东西!”

    二大妈心理面憋屈,但是也不敢和奶发火,只能够哼哼了两声,把声音放柔,说道:“大姐,到底什么事儿,你还真的要与我好好的说道说道,我这刚刚回来,就累死累活的去果园子里面忙活了,你说我偷了你的东西,我偷你什么了呀,你除了有那一点儿零嘴儿,你还有什么呀?你很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偷的呀?”

    “那一点儿零嘴儿,有本事你不要偷呀,妈,我那屋少了两个烧饼还有一袋儿榨菜,一定是老二媳妇儿偷的,咱们老孙家,除了老二媳妇,在找不出手脚不干净的人,我可是清楚的记得,鸣溪小的时候想吃鸡蛋,你就跑到我那屋去偷鸡蛋,鸣海小的时候想吃辣条,你又跑到我那屋去了,现在孩子大了,你是收敛了几年,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又开始偷东西了,老二媳妇,你又没有脸呀?”大姑生气的说道,大手直接伸到了二大妈的下巴底下,愤怒的说道:“把我的东西还我,你不是看不上我的东西吗?那么你倒是还我呀!”

    孙心艾在旁边偷笑,二大妈的这一断黑历史也是老黄历了,没想到大姑竟然还能够想去来,孙心艾突然有一点儿同情二大妈了。

    二大妈脸色通红,愤怒的说道:“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孩子小,馋一点儿东西,你这个做大姑的,给她能怎么了呀?至于你惦记这么多年,有事儿没事儿就拎出来说道说道吗?”

    “是,孩子小,给他们吃一点儿能怎么了呀,我这个做大姑的,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问题是我给了,但是那两个已经长大的孩子,可记着我这个做大姑的一点儿好了,这一次,你家的那两个馋猫从省里面回来,给他大姑我带什么了呀?人家心柔的还给我买了一身衣裳呢,你家的呢?我连一个线头都没有见到,没有良心的东西!”大姑越想越生气,只觉得自己真的是养了两个白眼狼。

    孙鸣海脸色很是不好看,狠狠的瞪着大姑,大姑的花销都是从哪儿出来的呀,还不是靠他们家的果园子养着,靠他们家养着,现在竟然还要他们的孝敬,这个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孙鸣海很生气,再加上起床气,那个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大姑看了看孙鸣海,恼了,指着孙鸣海的鼻子说道:“你这小兔崽子,你用什么眼神儿看你大姑呢,没有教养的东西!”

    二大妈大怒,说她可以,怎么可以说她的宝贝儿子的,她的这个儿子从小就给她长脸,可不能够让他大姑这样的埋汰。

    二大妈愤怒的说道:“不就是一点儿东西吗?拿了又怎么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鸣海呀,鸣海不是你侄子呀?因为一点儿东西,你就这样对鸣海,你好意思吗?”

    大姑乐了,指着二大妈的鼻子对奶说道:“妈,你看到了吗,老二媳妇已经承认了,我的东西就是她们拿的吗,就是她拿的。”

    孙鸣海愤怒的看着大姑,冷冷的说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妈,我妈才不是贼,我相信我妈。”

    “贼生的儿子自然是信自己的妈的。”大姑讥讽的说道。

    爷吧唧吧唧的抽了一口烟,说道:“好了,不就是两个烧饼也,也至于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大没个大样,小没个小样,我看你们都又错,就这么着吧,散了吧,散了吧!”

    “不行,爷,我们没有拿大姑的东西,凭什么就这么散了呀!”孙鸣海不同意了,凭什么说他妈是贼呀,有什么证据呀?

    大姑也不干了:“爸,我那烧饼可是心柔从外省带回来的东西,那是孩子的心意,是钱就能够买出来了吗?现在孩子的一点儿心意她大姑一口都没有出,就这么没了,这多伤孩子的心呀,爸,你可要一碗水端平了。”

    孙心艾眨了眨眼睛,心柔送给大姑的那一点儿东西,心艾可是都知道的,她怎么不知道里面还有烧饼呀?大姑,你把我妹妹扯出来真的好吗?

    “咳咳,爷,就是呀,我妹妹性子软,受了什么委屈都往肚子里面咽,你可要一碗水端平了呀?”在孙心艾的眼睛里面,什么都不重要,自己的家人才是第一位的,这样不了了之,不仅孙鸣海会不答应,大姑也不答应,这一折腾再把心柔给揪出来,那就不好玩儿了,还是趁着现在把二大妈一家的罪行定下来为好,反正这一家子除了二大爷是一个明白人之外,其他人对自己都不怎么样。

    大姑赞赏的看了孙心艾一眼,还是老三家的两个孩子最懂事儿,知道孝敬自己这个大姑,出了事儿还知道站在自己的一边儿。

    孙心艾笑嘻嘻的凑到了大姑的身边,继续梳头!

    爷左右看了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好,那么你们说吧,你们想怎么办?”

    大姑瞪眼,虎视眈眈的瞪着二大妈,二大妈同样瞪眼,虎视眈眈的瞪着大姑,孙鸣海看了看孙心艾,说道:“爷,我相信我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搜屋,就咱们家的这一点儿东西,有没有,真的是一目了然。”

    二大妈的脸色微微变了,有一点儿生气的说道:“鸣海,你爸还是一个病人呢,需要休息,不能够被别人打扰,怎么能够搜屋呢?”

    孙鸣海哼了哼,说道:“搜,把我爸惊出来才好呢,也好让我爸看已一看,他天天敬重的大姐,在我爸病的时候是怎么落井下石的。”

    孙心艾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这个孙鸣海,有点儿意思,他是让搜了,但是这句话扔出来,有谁敢动呀,呵呵!

    二大妈也反映了过来,笑着说道:“对对对,赶紧进屋搜,进屋好好的搜一搜,让我男人也好好的看一看,这天天只知道花钱的大姐,是怎么欺负我们娘俩的。”

    二大妈为大姑让出了一条路,大姑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没有动。

    “大姑,我们可让你进了,是你自己不进,可是你自己心虚,知道搜不出的了东西,所以才故意不进去的?”孙鸣海似笑非笑的看着大姑,大姑的脸色异常难看,他说不过鸣海这个大学生,求助似地看了看孙心艾,希望孙心艾能够有一点儿法子,毕竟连老二都一个劲儿的夸孙心艾怎么怎么聪明能干,能够让老二开口夸的人可不多呀,尤其还是一个孩子。

    孙心艾拿梳子一个劲儿的梳着头,这事儿,她真的方便插手吗?为了自己的妹妹,似乎必须插手,但是她,没有立场呀,这个尴尬了,两个长辈在这里吵架,她一个小辈,装什么蒜呀?

    看着大姑那求助的眼神,看着孙鸣海那示威的眼神,孙心艾咬了咬牙,说道:“这事儿我们不好冤枉了二大妈,但是也不好让大姑吃亏,我倒是有一个这种的法子,就是不知道爷奶能不管你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