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搜屋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6本章字数:3156字

     她是一个小辈,这事儿不好办,但是这里不是有两个长辈吗?而且还是辈分最大的长辈。

    爷奶互看了一眼,最后还是爷开了口,问道:“心艾,你说,到底是什么法子?”

    孙心艾笑了笑,说道:“二大妈是长辈,我不好说什么,但是二大妈在爷奶面前就是一个小辈,爷奶要进小辈的屋子里面,给小辈整理一下屋子什么的,这个很正常吧?我妈也经常到我和心柔的屋子里面为我们收拾屋子,所以,就劳烦爷奶进去看看。”

    孙心艾直接甩锅给爷奶,至于爷奶进不进去就不是自己的事儿了,那不是还有大姑吗?如果大姑真的要死咬着不放的话,爷奶自然是会进去的,如果大姑觉得没有必要的话,自然是不会进去的,反正孙心艾能做的已经做了,其他的就要看大姑的态度了。

    孙鸣海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他拦得住别人 ,但是还真拦不住辈分那么高的爷奶,瞬间也没有了主意,求助的看了看二大妈,二大妈能够有什么主意呀,只能够瞪着大姑。

    大姑笑了笑,看了看奶,笑着说道:“我看这个法子行,爸妈,你们觉得呢?”

    爷的眉头皱了皱,这毕竟是老二的屋子,老二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能因为自己的大姑娘受了委屈,就委屈了老二,毕竟孩子都在这儿看着呢。

    但是奶可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虑,直接拉着大姑走了进去,大声的说道:“好,我去看一看,可不能够让我这个可怜的大姑娘受了委屈,我这个大姑娘是一个寡妇,走到哪儿都比别人矮一头,现在在家里面就已经被别人欺负到了门口了,以后等到我和她爸这两个老不死的死了,我这个大姑娘岂不是要被人吃了?”

    “走,妈带你进去看看,我倒要看一看,有谁敢说三道四的。”奶拉着大姑的手往里面早,大姑笑了笑,对着孙心艾说道:“心艾,你这孩子,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你大姑还有你奶的眼神儿都不好,这样搜东西的事儿,还是你们小年轻的更有眼力,快进来,和大姑还有你奶一起进来。”

    孙心艾没有动,只是看着奶,奶轻轻一哼,说道:“进来吧,你大姑说的也没有错,我们的眼神终究没有你们这些年轻的好。”

    孙心艾笑了笑,就走了进去,这感情好,孙鸣海眉头大皱,也跟着走了进去,他要防着一点儿自己这个姐姐。

    一到屋子里面,就看到门口的椅子上堆满了还没有来得及洗的脏衣服,然后就是七歪八扭的,各色小玩意儿,这个应该是鸣溪和鸣海小的时候的东西了。

    屋子里面看着挺乱的,但是其实真的没有什么东西,二大妈一家子别看有一个果园子,但是真的是入不敷出,毕竟要养两个学生,鸣海还算是省心的,没有给家里面添加太大的负担,但是那个学费也不是一笔小数目,鸣海可没有想孙心艾这样自供自读,年年拿奖学金,一切还要靠家里面供着呢,

    至于鸣溪,就是一个十足十的惹祸精,别看鸣溪的成绩不好,但是捣乱可是一把手,什么打人抽烟喝酒泡吧什么都干过,哪一次事情闹大了,不是二大爷带着钱,眼巴巴的跑到人家学校里面一通道歉,一通承认错误,一通砸钱什么的,别看孙鸣海是一个小子,但是抡起花销,孙鸣溪可是孙鸣海的两倍不止,所以孙鸣溪才会在省里面呆不下去,刚刚出去 一天就急着回来,以前是她怎么花,都有人给她送钱,给她擦屁股。

    但是现在,她一共就有那么一点儿钱,省里面的消费又高,她又自认金贵,不想住几十块钱的小旅店,不想再吃一块钱一个的包子,姑娘家正是爱美的年纪,去服装店,化妆品点儿转悠一圈儿,售货员再忽悠两圈儿,那钱还不是如同流水一样的花?

    孙心艾虽然跟着进来了,但是没好意思翻什么,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但是大姑可不管那些,而且大姑的辈分本来就高,翻起东西来真的是一点儿也不手软。

    孙心艾站在屋子里面打着哈欠,懒洋洋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现在翻的是外屋,还不是里屋,二大爷在里屋睡觉,也不知道有没有惊动二大爷,应该是已经惊动了吧,这么大的动静,就是睡的再死,也应该惊动了,但是二大爷没有出来,这就是表明了立场,这事儿,任由奶处置,他不管。

    终究都是自己家人,大姑与奶翻起东西来看起来狠,但是都是轻拿轻放的,翻完了都给放到了原来的地方,就是没有原来那么整齐就是了。

    孙心艾左右看了看,懒洋洋的来到了一边的柜子面前,把自己的后背都交到了柜子的身上,双手环胸,好不快活。

    二大妈看着孙心艾的眼神微微一眯,孙心艾冲着二大妈扯了扯嘴角,不要记恨她呀,她还没有记恨鸣溪呢,这个做二大妈的,怎么好这么快就记恨起自己了呀?

    “起开,小小年纪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就不能够自己好好的站着?竟然还要倚着东西。”二大妈一把推开孙心艾,自己站到柜子面前,但是没有像孙心艾那样倚着,而是笔直的站着。

      孙心艾扯了扯嘴角,大声的说道:“大姑,奶,这里还有一个柜子!”

    二大妈大怒,眼睛里面有着点点的慌乱,愤怒的说道:“这个柜子里面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

    孙心艾的眼睛微微一眯,笑着说道:“二大妈这么紧张干嘛?难不成东西真的在这个柜子里面,还是二大妈觉得大姑和奶的手脚不干净,能够把你这个柜子里面的好东西顺走了不成?”

    如果第一句话还有挑拨离间的味道,那么第二句话就是货真价实的挑拨离间了。

    大姑哼哼的来到了二大妈面前,孙鸣海看了看自己的母亲,眉头一皱,拦在了大姑的面前,笑着说道:“大姑,差不多就行了,我妈也是要面子的人,你这样让我妈以后还怎么抬得起头来呀?”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本事她别那样干呀?她要是不干那事儿,我能够来折腾她?鸣海,让开。”大姑语气不善的说道。

    孙鸣海看了看二大妈,二大妈拼命的摇着头,脸色有一点儿发白,孙心艾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笑着说道:“是,二大妈也是要脸面的人,都是一家人,是要给彼此留一点儿面子的,要不这样吧,鸣海弟弟,你来,你自己来翻你自己家的东西,这个没有毛病吧?我们这几个人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们不动手,这样即成全了二大妈的面子,有成全了大姑,岂不是两全其美?”

    大姑拍手叫好:“还是心艾的脑子转得快,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样好的法子,怪不得老二从医院里面回来之后,就一个劲儿的夸心艾,心艾这个孩子,我看着也喜欢,心艾,要不你就直接认大姑为干妈算了,反正你妈还有一个闺女呢。

    孙心艾痴痴的笑着,没有答应,但是也没有反对,只是笑着看了看二大妈,说道:“二大妈,可好?”

    孙鸣海也看着自己的母亲,他总觉得这个柜子里面有什么古怪,二大妈的脸色不对。

    二大妈死死的咬着牙,说道:“翻可以,但是你们不能够打我私房钱的主意,那个烧饼那么大的一个东西,总不能够跑到我的包里面吧,我的包你们不许翻。”

    孙心艾笑了,农村人就是农村人,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如果二大妈不说,孙心艾还未必会把心思放到包里面,但是二大妈已经这样说了,孙心艾还真就好奇了,那个包里面到底有什么,二大妈竟然这样的紧张,真的只是一点儿私房钱吗?

    孙心艾笑着说道:“这些东西都是鸣海弟弟翻的,我们就是看着,二大妈即使是迁怒,也是迁怒到鸣海弟弟的头上,怎么就怪到我们的头上了,真的是好不委屈。”

    “奶,之前二大爷病了,在您的手里面拿了一些钱,那些钱二大妈还您了吗?”孙心艾笑着说道,二大妈,你不让我看,我还非要看,我们倒要看一看,最后,我到底能不能够看到。

    奶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说道:“那不是都花在医药费上了吗,那还有剩余呀。”

    孙心艾笑了,原来,二大妈与二大爷把他们没有花钱的事情瞒了下来,拿着这个理由去补鸣溪的那个窟窿了,呵呵,好算计呀,但是,这个是不是也要问一下她孙心艾答不答应呀。

    “怎么可能,奶,你逗我呢,这次去医院里面,二大妈一家子唯一的花销就是买了几顿吃的,最后我给人家方叔的车子加油,那个油钱都是我出的呢,二大妈这一次医院里面,有两百块钱使劲儿花,就买一点儿吃的能用几个钱呀,而且二大妈会过日子,吃的只吃一块钱一个的素馅包子,喝的水都是医院里面的免费水,奶的那些钱,根本就是分文未动,怪不得二大妈不让看柜子呢,因为里面的钱太多,二大妈自己圆不回去。”孙心艾笑眯眯的说着,看着二大妈那憋得通红的脸,心情好极了。

    奶的脸色发冷,愤怒的说道:“鸣海,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