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见到鸣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7本章字数:3142字

    “这?”那个警察瞬间就不说话了,旁边的一个年长一点儿的警察拉了拉这个警察的胳膊,笑看着孙心艾,说道:“小姑娘,挺厉害的呀,你爸妈呢?你妹妹出了这样的事儿,你爸妈人呢?”

    孙心艾顿了顿,闷闷的说道:“她爸妈在路上,应该快来了。”

    “她?这么说,你不是孙鸣溪的亲姐姐呀?”刚刚与孙心艾张牙舞爪的小警察一脸无语的说道:“我还以为你是孙鸣溪的亲姐姐呢,我要是知道你不是孙鸣溪的亲姐姐,我才不和你费劲呢,等到她亲爸亲妈来了,我和她亲爸亲妈说,你先找一个地方休息吧。”

    “警察同志,我虽然不是孙鸣溪的亲姐姐,但是好歹也是同姓的姐姐,我以姐姐的名义想见一见我妹妹,这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警察同志可能不知道,孙鸣溪的家庭有一点儿复杂,她父亲前不久出了车祸,肇事的车主跑了,孙鸣溪的母亲眼睛都要哭瞎了,为了治病,家里面欠了一屁股的债,孙鸣溪的父亲现在还在炕上躺着呢,孙鸣溪从小就是一个要强的,当时她只是说出来和同学借钱,我们不知道她是……警察同志,你能够先让我见一见我妹妹吗?我,我们真的不知道她是,她是……”说着说着,孙心艾实在是编不下去了,一下一下轻轻的抽泣着,眼睛里面满满都是悔恨与心疼。

    刚刚还和孙心艾张牙舞爪的小警察震惊的看着孙心艾,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呀,什么时候出的车祸?在哪儿出的车祸,我查一查,如果是在省里面出的车祸的话,我这里应该有案底的。”

    孙心艾吸了吸鼻子,哭哭唧唧的说道:“半个月前,酒店门口出的车祸,当时就是我来立的案,警察同志,撞了我二大爷的那个凶手找到了吗?我那可怜的二大爷,现在还在炕上躺着呢,鸣溪出了这样的事儿,也不知道二大爷会不会要死要活的跟来,那样大的年纪了,身子又没有好利索,要是在出了什么事儿,这让我二大妈怎么活呀!”

    说着说着,孙心艾又哭了起来,呜呜咽咽,好不伤心!

    “找到了!”年长的警察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按着,突然惊喜的说道。

    年轻的小警察把脑袋凑了过去,有一点儿怜悯的看着孙心艾,说道:“原来是这个案子呀,小姑娘,你先别哭,那什么,很抱歉,我们已经在查了,但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凶手。”

    孙心艾一听,哭的更加凶了,愤怒的瞪着警察,说道:“警察同志,哪有你们这样办案的呀,没有找到害了我二大爷的凶手,反而把我二大爷的闺女抓了起来,你们什么意思呀?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怀疑,你们已经找到了凶手,现在你们是在这里用这样的方法给我二大爷家施压,只要我们松口不继续调查这件事情,你们就会把我妹妹放出来,呜呜呜,都说人民警察为人民,没有想到你们竟然是这样的警察!”

    “唉唉唉唉,小姑娘,话可不能这样说呀,我们抓你妹妹是有真凭实据的,我们接到了举报,说你妹妹在那里卖淫,都举报到我的头上来了,我们自然是不能不管的,抓你妹妹和你二大爷的车祸是两码事儿,你可不要混为一谈呀!”

    “就是啊,小姑娘,宫斗剧看多了吧?这个世界上,那里来的那么多的阴谋诡计,醒醒吧,小姑娘!”

    孙心艾:“……”宫斗剧看多了?什么鬼?到底是谁的宫斗剧看多了,你们给我说清楚?

    “哇哇哇!我不管,我就是要见我我妹妹,别人的话我谁的的不信,我只信我妹妹的话,除了我妹妹亲口对我说,别人的话,我谁都不信!”孙心艾直接展开了一哭二闹三上吊。

    两个警察瞬间大眼瞪小眼儿,这里是派出所,可不能让孙心艾在这儿闹呀,这都成什么样子了?

    “好好好,见见见,不就是家属看望吗?又不是不能看,多大的事儿,小刘,快,带着这个小姑娘去见一见她妹妹,让她看一看,我们有没有欺负了她妹妹。”老警察似乎是被孙心艾弄得有一点儿烦了,急急忙忙打发身边儿的小警察带孙心艾去见孙鸣溪。

    孙心艾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微笑,亦步亦趋的跟在小刘警察的身后。

    “到了,就是这儿了,孙鸣溪一来到派出所里面就一直在那儿哭,你去好好的安慰安慰她吧。”小刘警察打开了锁,对孙心艾说道,孙心艾炯炯有神的盯着小刘警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看着!

    被美女这样炯炯有神的看着,小刘警察一阵脸红,忍不住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支支吾吾的说道:“还有什么事儿吗?”

    孙心艾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说道:“没有什么事儿,我知道,我妹妹没家属看望的时候,你们也是要看着的,但是,你能够站在我和我妹妹都看不到的地方吗?我妹妹脸皮薄,她要是知道你就在这儿看着,恐怕连见都不会见我。”

    “我?”小刘警察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努力的扯出了一个微笑,说道:“好,我尽量让你们看不到我!”

    “谢谢!”

    孙心艾目送小刘警察离开,直到孙心艾觉得小刘警察站的位置足够远了,才转身进了屋子里面,一进到屋子里面,就看到孙鸣溪委委屈屈的抱着自己的膝盖低低的哭着,嗓子已经哑了,也不知道哭到什么时候了。

    轻轻的走到孙鸣溪面前,小声的说道:“怎么哭成这样?你现在还有理智吗?”

    孙心艾必须要确定,孙鸣溪现在还有没有脑子,既然现在的孙鸣溪已经失去了理智,那么孙心艾还是赶紧离开的好,等到孙鸣溪恢复了理智她再来,免得一不留神把自己也搭进来,到时候再让钱塘海来捞自己,那么自己欠钱塘海的东西可就多了。

    孙鸣溪听到孙心艾的声音,身子狠狠地一颤,不可置信的说道:“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你滚,你滚,你滚!”

    孙鸣溪情绪上的激动,让孙心艾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这个状态下的孙鸣溪,自己真的有必要与她说事情吗?

    孙心艾站在那里纠结了一会儿,说道:“鸣溪,你的事情,二大妈已经知道了,二大爷已经好多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够跟来。”

    孙鸣溪的身子再一次狠狠的颤了颤,愤怒的瞪着孙心艾,冷冷的说道:“你混蛋,谁让你告诉我爸妈的,谁让你告诉我爸妈的,谁让你告诉我爸妈的?”

    孙心艾看着孙鸣溪眼睛里面的愤怒,心里面微微有了计较,鸣溪终究还是一个孩子,还是爱面子的,出了这样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一定不是鸣溪想要的,鸣溪心里面一定也很痛苦,毕竟她是一个那么骄傲的人。

    孙心艾试探性的对孙鸣溪说道:“鸣溪,你稍稍的冷静一点儿,你听我说,我们都知道,你做出这样的事情都是为了给二大爷凑医药费,你的孝心我们都知道,可是你怎么走了这样极端的法子,鸣溪,你真的让姐姐好心疼,要是二大妈看到你哭成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要心疼成什么样子呢。”

    孙心艾一副姐妹情深的看着孙鸣溪,孙鸣溪呆呆的看着孙心艾,眼睛里面满满都是不理解。

    孙心艾笑了,孙鸣溪终究还是听进去了,最怕孙鸣溪的情绪太激动听不进去,那样的话,自己真的就是白折腾了。

    孙鸣溪卖淫这个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正如警察说的那样,要是没有证据的话,他们也不会抓了孙鸣溪,而现在孙心艾要做的事情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卖淫这样的罪可是能够毁了孙鸣溪的,但是为了自己父亲的医药费卖身,这就不一样了,一个是恬不知耻,一个是大孝,这两样东西,就看孙鸣溪要哪个了,没有哪个姑娘愿意毁了自己吧?

    孙心艾一副痛心的看着孙鸣溪,说道:“鸣溪,你不要哭了,待会儿二大妈来了,看到你这个样子,又该心疼了,要是让二大妈知道你是为了替二大爷筹医药费才把自己糟蹋成这样的,还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了,你与二大妈之间,我终究是一个外人,二大妈,也只有你才能够安抚的好,鸣溪,你是一个懂事儿的孩子,把眼泪擦了,等着姐姐和二大妈接你回家,好不好?”

    孙鸣溪泪眼婆裟的看着孙心艾,重重的点了点头,哭着叫了一声:“姐!”

    孙心艾也笑了,鸣溪是真的听进去了,这就好,剩下的任务就是说通二大妈了,二大妈身边儿有鸣海,让二大妈理解自己的意思不难,天底下哪有把自己的闺女往火坑里面推的母亲呀,即使是当年的奶,现在不是也照样后悔了吗?

    即使是奶在那里极力的补偿大姑,大姑依然不待见奶,这样的场面二大妈可是从刚刚嫁进来看到现在的,所以二大妈即使再气自己的闺女不争气,也不会真的不管自己的闺女的,毕竟是亲生的,就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差不多就行了啊,我们派出所可是不供饭的。”小刘警察懒洋洋的来到孙心艾身边,阴阳怪气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