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长大的鸣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57本章字数:3153字

    二大妈大口大口的吃着嘴里面的红烧肉,泪水止不住的流,母女俩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给彼此喂食,好一副母慈子孝。

    孙鸣海不尴不尬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不存在一样,二大妈的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失而复得的鸣溪,而鸣溪眼睛里面满满都是二大妈,看都不看鸣海一眼。

    孙心艾看孙鸣海有一点儿尴尬,坐在那里是吃了不是,不吃也不是,干脆直接把鸣海叫了出去,让这两个母女过起了二人世界。

    孙心艾一身轻松的靠在门口的铁栅栏上,笑着说道:“鸣海,你似乎不是很开心。”

    “怎么会?姐看错了吧。”孙鸣海的神情一紧,急忙说道。

    孙心艾点了点自己精致小巧的下巴,无所谓的说道:“可能是吧,毕竟这是你们自己家的事情,与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鸣海,待会儿你是跟着二大妈和鸣溪回家,还是跟着我一起去找大大爷,把那张不该属于我们的黑卡还了?”那张黑卡,他们当着爷奶的面儿说是杜临渊的东西,但是他们几个都心知肚明,这个是大大爷家给的。

    之前,二大爷在医院里面,二大妈去找大大爷家帮忙,孙心艾以为自己发现的已经够早了,但是没有想到,二大妈的速度那么快,竟然用那么一点儿时间就找到大大爷了,并且要来了黑卡,那速度真的是没谁了,到现在孙心艾都没想明白,那天,二大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去,我去不好吧,这个东西又不是我要来的。”孙鸣海有一点儿尴尬的说道,大大爷简直就是老孙家的禁忌,他才不要去呢。

    孙心艾懒洋洋的看着孙鸣海,说道:“这个东西是不是你弄来的,但是这个是二大妈弄来的呀,你看二大妈和鸣溪你侬我侬的样子,指望二大妈是肯定不行的,你是二大妈唯一的儿子,是家里面的顶梁柱,你代替二大妈去也是没有什么不妥的,你说是吗?鸣海?”

    他孙鸣海知道这个是烫手山芋,她孙心艾就不知道呀,而且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二大妈一家子弄来的,最后擦屁股的事儿,他们一个个的都推的干干净净的,哪有这样的道理?

    孙鸣海还是不愿意,闷闷的说道:“当初我爸可是让姐去还的,可没有让我去,姐,我爸的意思我素来不敢违背的。”

    孙心艾的眼睛微微一眯,笑着说道:“原来你这么听二大爷的话呀,要是二大爷知道,鸣溪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是你这个做哥哥的暗中唆使的,不知道二大爷舍不舍得打死你,应该不舍得吧,但是一个生气,直接把你留在农村里面种地还是有可能的。”

    孙心艾笑眯眯的看着孙鸣海,在洗澡的时候,孙鸣溪已经把孙鸣海如何如何挑唆她去做哪些事情的事儿彻彻底底的与孙心艾说了,孙心艾听了之后,真的是杀了孙鸣海的心都有,孙鸣溪可是孙鸣海的亲妹妹呀,孙鸣海怎么下得去手,自己是孙父孙母领养的,与心柔没有血缘关系,自己对心柔都是千般好万般好的,而有血缘关系的孙鸣海竟然这样对孙鸣溪,真的是,真的是,孙心艾都想不到用什么词儿来形容孙鸣海了。

    孙鸣海的脸色变了变,死鸭子嘴硬的看着孙心艾,说道:“姐在说什么,我怎么有一点儿听不懂?”

    “听不懂没有关系,姐不认识路,你就说你愿不愿意陪姐一起去就是了。”孙心艾拍了拍自己的手心,笑眯眯的说道。

    孙鸣海咬了咬牙,有一点儿恼怒的瞪着孙心艾,说道:“既然姐不认识路,那么我陪姐去就是了,我和妈说一声,免得妈担心!”

    “好!”孙心艾笑眯眯的看着孙鸣海离开,心里面发冷,我的鸣海弟弟,鸣溪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但是我知道,你不就是想走大大爷的老路,咱们老孙家没有有本事的人,你只能够自己为自己打算,二大妈心疼闺女,是绝对不会做出当年奶卖闺女帮大大爷的事儿的,但是你需要卖闺女的这份钱为你打点,所以你干脆直接让鸣溪自己来,一步一步吧鸣溪引到不学无术的地步,一点儿一点儿让鸣溪一无所有!

    但是你独独珍惜鸣溪的这一张脸,因为只有长得漂亮,才能够卖出一个好的价钱,你指引鸣溪走上这一条路,指引鸣溪去找富贵的男人,那个时候,你就会躲在暗处,教鸣溪如何如何在那些男人身上拿到更多的钱,到时候,你大学毕业,别人都是一无所有,你已经有了鸣溪为你积累下来的巨大财富,而随着时间的流失,你的手段,一定会越走越远,而鸣溪年纪大了,名声臭了,已经没有什么未来了。

    那个时候,鸣溪就只有一个选择,拼尽自己所有帮助你这个亲哥哥,然后指望你给鸣溪谋一个好的人家,好的未来,然后鸣溪还要对你千恩万谢的,殊不知,很早以前,鸣溪的一生就已经在你的掌控之中了。

    只是你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鸣溪竟然这么快就进了派出所,你更没有想到,鸣溪这样聪明,不过是进一次派出所,就什么事情都想明白了。

    “姐,我妈已经同意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孙鸣海手里面拿了一小包的包子,应该是二大妈担心孙鸣海路上饿,故意给孙鸣海准备的。

    “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儿,我们现在就走吧。”孙心艾双手插在裤兜里面,淡淡的说道。

    “姐,等等,这个拿着!”孙鸣溪焦急的从饭馆儿里面走了出来,手里面拿着一个塑料袋儿,里面满满都是热气腾腾的包子,孙鸣溪把包子递到孙心艾的手里面,笑着说道:“姐请我吃红烧肉,我请姐吃牛肉馅儿包子!”

    孙心艾欣慰的笑了,摸了摸孙鸣溪的小脑袋,开心的说道:“好,那么姐就收下了。”

    “鸣溪,你那个不是给你哥的吗?”二大妈看到鸣溪把包子给了孙心艾有一点儿不乐意,孙鸣溪笑嘻嘻的说道:“反正两个人都在一起走,让我姐拿着就是了,干嘛要累我哥呀!妈,你说是吗?”

    二大妈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也就不说什么了。

    孙鸣海炯炯有神的看着孙心艾手里面的包子,好奇的说道:“姐,鸣溪什么时候与你的关系这么好了呀?”

    以前,鸣溪与孙心艾可是死对头,鸣溪看孙心艾可是死活都看不顺眼呢。

    孙心艾笑了笑,摸了摸热气腾腾的口袋,笑着说道:“可能是因为,我这个没有血缘的姐姐比有些有血缘的长辈还要让人贴心的缘故吧。”

    孙鸣海待脸色猛地一僵,孙心艾异常享受的看着孙鸣海的样子,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鸣溪出了这样的事儿,但是大大爷这个血脉至亲竟然装作不知道,鸣溪这是寒心了呀!”

    孙鸣海愣了愣,说道:“姐说的是大大爷?”

    “那么你以为呢?除了大大爷还有谁能够让鸣溪这样的寒心呀?”孙心艾死死地盯着孙鸣海的眼睛,孙鸣海心虚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孙心艾与孙鸣海直接打车到大大爷家的豪宅门口,孙心艾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豪宅,说道:“看来,大大爷这些年混的很不错嘛,单单是这个宅子,就是正常人几辈子都不能拥有的。”

    孙鸣海羡慕的说道:“是啊,我以后也要住这样的宅子。”

    “好啊,那么姐以后就等着沾你的光了。”孙心艾随口说道,孙鸣海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到时候,我要把爷奶,大姑,二姑,还有咱家所有的亲戚都接到我的宅子里面,让你们好好的享受享受!”

    “何须等那么久,现在就可以,鸣海,打电话,你不是说这个黑卡是大大妈给的吗?那么就给大大妈打电话吧。”孙心艾懒洋洋的说道,好整以暇的看着孙鸣海。

    孙鸣海惊了惊,支支吾吾的说道:“姐,你是姐姐,也是家里面的长姐,这样的电话,还是你来把,我,我有一点儿说不出口。”

    “这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你就说,你是孙鸣海,是代替二大妈来还钱的,希望大大妈能够来见一面不就完了吗?鸣海,你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怎么连电话都不敢打呀?”孙心艾笑眯眯的看着孙鸣海,眼睛里面满满都是似笑非笑。

    孙鸣海支支吾吾了半天,可怜巴巴的把手机递到孙心艾的手里面,说道:“姐,还是你来吧,听说大大妈人可凶了,我害怕!”

    孙鸣海最后还是认怂了,孙心艾讥讽的一笑,真的是害怕二大妈凶吗?我看你是害怕你现在得罪了大大妈,耽误了你的大好前程吧?孙鸣海,承认吧,你对大大爷一家,终究还是有念向的,你终究还是希望大大爷一家能够帮你一把,祝你飞黄腾达!

    孙心艾也不和孙鸣海过多的计较,直接拿过孙鸣海的手机,拨通了大大妈的电话,第一遍没有拨通,第二遍才拨通!

    “你好,哪位?”孙心艾还是第一次听到大大妈的声音,大大妈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中气十足,一听就是那种充满朝气的人,让人很是舒服!

    不得不说,这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